108 死亡之神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九饼,过来,我给你擦一擦!”楚乔对九饼招招手,九饼立即两眼放光,蹦上了楚乔的,习惯的卧到楚乔的腿上。。

    楚乔拿起毛巾给九饼擦着毛,一边擦一边问道,“原来你还能够克制毒物,以前怎么没有告诉过我?”

    “以前你也没问啊!你就把我当成吃货了。”九饼嘟嘟囔囔的说道,舒服的哼哼着。

    “啊!——它、它、它会说话啊?!”风汐月几乎要从上蹦到地上,看着怪物一般看着九饼。

    九饼用无辜可的眼神看着风汐月,然后又看了看楚乔,“哥会说话,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汐月,你别害怕,九饼是生来就会说话的,它是通灵幻兽,像它这样的生物,从古至今都是存在的,只是在古代,它们都是被当成神来供奉着,一般人根本不得而知。后来它们慢慢的成为神巫的伙伴,每一个通灵师都有机会契约一只通灵幻兽,不过,那是要靠机缘的。”楚乔笑着解释道,“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契约了九饼,它跟我一起长大,是我最亲密的伙伴。”

    九饼骄傲的膛,晃了晃自己蓬松的尾巴。

    风汐月再次打量起九饼来,不点了点头,“的确……跟普通的猫不一样哦,仔细看就不一样。”

    九饼夸张的叫着,“不许叫我猫!哥哪儿像猫了?!哥这么英明神武,哪儿像猫了啊?!”

    “得了吧你!”楚乔把毛巾扔到九饼的上,“自己蹭蹭去。”

    风汐月再次坐回到上,用无限惊讶的眼神看着楚乔,“乔乔,我越来越觉得你好神秘!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事是出乎我想象的!有通灵师,降头师,还有通灵幻兽……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根本不会相信!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以前的我,是那么的无知啊!”

    “呵呵,也不能说你无知,只是通灵世界的事,的确是很神秘的,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触到,流传出去的,也变成了神话故事或者传奇小说,诺,就算是你现在到大街上说九饼会说话,人家只会把你当做疯子。”楚乔笑着道,“不过,汐月姐,我的份,和你这些天所看到的,你绝对不能够向别人吐露半个字,通灵师的份不足为外人道!很多人就是因为无法保守这个秘密,后来被抹去了一部分的记忆。”

    “嗯,我知道!乔乔,我发誓,关于你的一切,我绝对不会吐露半个字的!”风汐月赶紧竖起三根指头,郑重的说道。

    “没那么严重。”楚乔拉下风汐月的手,笑着道,“今天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下,有我和九饼在,你就放心好了。”

    现在知道九饼是毒物的克星,楚乔的信心也强大了几分,降头师对付通灵师,最大的优势无非就是毒蛊,在通灵术方面,降头师肯定是远远不及通灵师的!

    这点楚乔在他信上也得到了证实。她不过是用牛眼泪给他信开了鬼眼,让他信见到了一直纠缠他的两只鬼魂,再给他施下了一个幻魂咒,让他陷入到自己心中的幻境中去,就轻易的让他信中了招,!这就证明,降头师根本就没有能力破除幻象!

    “乔乔……”风汐月又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对楚乔道,“你真的能够看到鬼?”

    “额……只要我想看到,就能看到。”楚乔笑着道。

    “那……我边有鬼吗?”风汐月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楚乔一阵失笑,“你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当然没有冤鬼缠,你怕什么?”

    “啊……”风汐月的眼神里竟然露出了一点点失望的神色,“没有啊……原来没有。”

    “难道你还希望自己边有鬼?”楚乔忍不住道。

    风汐月又缩了进去,“我只想见见我妈妈,想问她好不好……”

    “汐月姐……”楚乔一愣,风汐月的声音里似乎已经带了一丝哭腔,“逝者已矣,天道轮回,谁也不能够逆天而为,就算是通灵师也不能够控制自己的生老病死,这些事儿,你想开些。你的母亲不在你边是一件好事啊,说明她已经去了轮回台,上没有怨气牵挂,放心的去了另一个世界,多好。”

    “当初她是被那个人气得心脏病复发,这才离开我的!”风汐月终于是哭了起来,“她怎么会没有怨气?那个女人,带着风漓月找上门来,要我父亲给她一个名分!我母亲心高气傲,哪儿受得了这个?当时一口气没上来,送去医院,已经晚了!”

    “啊?!”楚乔这才明白,原来风汐月和风漓月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父亲跟那个女人的事儿,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但是风漓月跟父亲的确是长得有几分像,父亲就认回了风漓月,但是却坚持不肯娶那个女人,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单。”风汐月咬牙切齿的道,“后来,父亲要退出凤祥,就让我替代他,继承了凤祥的一切。风漓月什么都没有得到,父亲只给她留了一些钱。我就知道风漓月是不肯罢休的,却没想到她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夺走我的一切!”

    “汐月姐,别去想了,等到这里事解决了,你也看清楚了他们的真面目,还愁以后没有机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吗?”楚乔安慰道。

    风汐月点点头,“嗯……我只是为母亲感到不值,她不该那么年轻就离开我,她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她……”

    风汐月在呜咽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楚乔坐在边,她的边坐着一个中年美妇,正用伤心的目光看着风汐月。

    “伯母,你真的不打算让汐月姐见你一面?”楚乔问道。

    中年美妇摇了摇头,眼中含泪“谢谢你没有告诉她我在这里。每一次,她想我的时候,我都能够借助她的念力出现在她边,所谓母女连心,她每一次伤心,我都能够感受到……汐月,我可怜的孩子……”

    “伯母,你心头还有怨恨吗?”楚乔很奇怪,风汐月的母亲去世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没有轮回转世呢?

    “没有怨恨了……我的汐月能够顺利的长大,我心中的怨恨已经渐渐的淡去了。”中年美妇缓缓的道,“我之所以还不肯去轮回台,是因为心头还牵挂着汐月,没有看到她幸福,我怎么放心得下?”

    “可怜天下父母心……”楚乔叹道,“伯母,我送你回去吧。”

    中年美妇点点头,楚乔双手结印,一道红色的印诀落到中年美妇的上,她的影便缓缓消失了。

    次一早,博古的电话就到了。

    “风小姐,大师,请原谅我之前的冒犯,博古该死,有眼不识泰山,你们放心,以后博古一定忠心为两位办事,绝对不敢有二心,其他书友正在看:。”

    风汐月开着免提,博古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楚乔与她相视一笑。

    “博古啊,我相信你不会有二心,你体里的那个小可,没有我的命令,是不敢乱跑的。”楚乔**的威胁道,对博古这样的人,只有捏住他的命脉,让他害怕,才能够对他放心。

    “是!是!”博古的声音诚惶诚恐,但是心头不敢升起丝毫的怨念,他怕自己的怨念会引动体里面的毒蛊,想想昨晚的那个他信惨死的模样,他体又开始颤抖起来。

    “好,你去查一查其他两个他信的行踪,我相信你会很快给我们带来好消息的,对吗?”楚乔不温不火的问道。

    “两位放心!我一定尽快的帮两位调查。”博古赶紧应道。

    楚乔挂了电话,九饼窝在楚乔的怀里道,“乔乔,咱们这次偷偷出来,爷爷和爸爸妈妈都不知道,还有云陌那小子,他们一定会担心你的,要不要给他们报个平安啊?”

    “额……”楚乔可以想象家里人要是发现自己不见了,会怎样着急,可是,要是告诉了他们自己在泰国,他们会不会全家总动员集体飞过来?要是那样,恐怕会惊动整个泰国的通灵界呢!

    “还是给云陌打个电话吧。”九饼劝道,“那小子要是知道你不见了,指不定以为你跟哪个小白脸跑了呢!”

    “什么啊……”楚乔一头黑线,“九饼,你怎么一点都不单纯?”

    “那是因为我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九饼傲的道,接下来还不等楚乔扔它,它自己化成一道白线,开溜了。

    电话接通了,“陌陌……”楚乔刚刚吐出这两个字,电话那头就像是打雷一般开始咆哮了起来——

    “乔乔?!乔乔死丫头!是你吗?!你去哪儿了?!跟哪个小白脸跑了?!……”

    楚乔一头黑线,泥煤!

    “我现在好好的,不用担心我,我过几天就回来,好了,我挂了!”楚乔也恶狠狠的道。。

    “别——乔乔!”云陌的声音立即软了下来,“刚刚是我胡说的,你在哪儿?你担心死我了!快告诉我,你去哪儿了?”

    听到云陌略带着些哀求的语气,楚乔的心也软了下来,“我真的没事儿,这里的事儿处理好了,就回来。”

    “乔乔,有什么事儿别瞒着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云陌的声音有些急切,“告诉我,你究竟在哪儿?让我知道!”

    “我在……泰国。”楚乔期期艾艾的说道,“你别告诉爷爷和爸爸妈妈。”

    “爷爷已经猜到你去泰国了。”云陌道,“这件事你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呢?就算是要去泰国,也不能你一个人过去!乔乔,你不要轻举妄动,我今天就坐飞机过来!等我过来再行动,知道吗?!”

    “不用了!我能对付!”楚乔赶紧道,“昨晚我都已经弄死了一个降头师了,那些降头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除了能够施点毒蛊之外,通灵术简直不值一哂!你别过来了!”

    “什么?你已经弄死了一个降头师?!”那头的云陌几乎要吞掉手机,这个死丫头,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既然这样,我们一家人都过去吧。”电话那头传来了楚云天沉稳的声音。

    “啊?——爷爷!”楚乔没想到爷爷竟然就在云陌的边!

    楚乔不知道,自从她失踪之后,楚云天立即想到她肯定是去了泰国,可是泰国那么大,该去哪儿找她?所以,一家人正聚在一起想办法,云陌已经带来了云家神盘,准备开盘推演一下楚乔的大致方位,没想到,这个时候,楚乔的电话就到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乔乔,你以为杀了一名降头师就跟捏死一只苍蝇一样吗?一名降头师莫名其妙的横死,肯定已经惊动了整个泰国的通灵界,这件事,绝对不是小事!你现在很危险,马上告诉我们你的位置,在我们到之前,不能够轻举妄动!”楚云天继续道,声音里带着平里没有的威严,那是作为一个通灵世家家主的威严。

    “爷爷……我不想让你们担心,更不想……”楚乔心头浮起一丝内疚之意,她原本以为这件事只是一件小事儿,她只想着,悄悄过来,杀死风汐月的那只母蛊,然后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去。听爷爷的语气,这件事好像很严重。

    “你已经让我们担心了!”楚云天沉声道,“不过,杀死一两个降头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通灵师何时惧怕过降头师?我只怕你在泰国吃亏,那里毕竟是降头师的地盘!我楚家的人,什么都可以吃,就是不能吃亏!”

    楚老爷子护犊子的心彰显无余,听得楚乔眼眶儿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爷爷……你们真的要过来?”楚乔问道。

    “乔乔,你是爷爷的乖孙女,爷爷可不想楚家将来没了传承,既然惹上了降头师,我楚家也不是怕事儿的,给那些人一个教训也好,让他们再也不敢来招惹我华夏的人!”楚老爷子话说得铿锵有力义薄云天,其实说到底,谁招惹了我楚家就是不行!哪怕是我楚家招惹了你们,你们想要找回场子,也是不行滴!

    “好,爷爷,我在……”楚乔立即报上了自己的位置,那头电话果断挂了,想想都知道,楚老爷子肯定是去整理行装了。

    看来,泰国的通灵界,要掀起一场惊涛骇浪了!

    就在此时,泰国一处隐秘的庄园中,一个精瘦的老者正坐在精致的凉亭里喝茶,旁边是两个年轻女子在给他轻轻的扇着风,数十个仆役在更远一点的地方等待着召唤,而凉亭周围的林子里,还有很多背着真枪实弹的保镖隐藏着。

    这场景有些眼熟,像极了古代帝王的标准配置,宫女太监侍卫都齐活了。

    那精瘦老者上的衣服倒还不算多么华丽,是细麻布制成的对襟褂子,下面穿着状似灯笼的七分短裤,单单看上去还潮。

    老者正在喝茶,一个侍者虔诚的走到他的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那老者悠游自得的神色立即消失不见,神色一僵,转而眼底泛起一道寒光,“你是说,我的大徒弟他信。道格死了?”

    那人顿时匍匐在地,“大师,属下已经再三证实了此事,他信。道格大师,的确是已经去世了。”

    “他是怎么死的?”老者垂下眼睑,让人看不出他的绪。

    “根据刚才的回报,据说他信。道格大师是死于蛊毒的反噬。”那人诚惶诚恐的说道。

    “胡说!”老者手中的茶杯随着他这两个字的吐出,“呯”的一声,化作了一地的碎片。

    “若是那些不入流的降头师被自己的毒蛊反噬,我还勉强相信,他信。道格跟随我多年,他是什么实力我还不清楚吗?他怎么会被被蛊毒反噬?!绝对不可能!”老者的声音变得森寒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又若有所思的道,“他的本命蛇蛊呢?就是那条黄金金刚眼镜王蛇王。”

    “听说那条蛇王不知道被什么动物给撕得不成样子,几乎成了一滩血。”那人赶紧道。

    “哦?!”老者眉毛微微一扬,那冷峻的神色这才缓缓散去,变得有些深邃起来,只见他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对了,把他信的尸体,还有那条蛇王给我带来看看,好看的小说:。”

    “是!”那人如获大赦般的赶紧退下,他刚刚觉得自己是在阎罗里走了一圈,要是那老者心里一不痛快,自己就完蛋了!

    等到人都走光了,那老者才喃喃道,“那条金刚眼镜王蛇可是毒蛊中的王者啊!还有什么比它更毒?居然能够克制这样的毒物……会是谁下的手呢?”

    没过多久,他信。道格的尸体和那条破破烂烂的金刚眼镜王蛇已经摆在了老者的面前。

    搬运尸体的人都全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因为尸体在搬运的过程中,不断的有黑色的血水滴落下来,那些血水滴落在花草上,花草立即枯萎,可想血水有多么的毒!

    而他信的尸体,此刻已经面目全非了,全皮肤溃烂,体乌黑发紫,肿的老高,很多地方都被毒虫给咬得稀烂。

    看这样子,的确像是被自己的蛊毒反噬了。

    老者凑近他信的尸体,仔细的查看着,还不时的在他信的尸体上翻翻捡捡,周围的几个人都忍不住想要呕吐起来,可是老者却一点不适的反应都没有。

    “毒蛊失控了……”老者一边查看一边小声道,“可是……毒蛊为什么会失控呢?他信的控蛊术,早就炉火纯青,毒蛊失控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神智已经被摧毁了!”

    “对!神智被摧毁了!”老者神色一凝,目光再次落到金刚眼镜蛇王的尸体上,那蛇王内脏几乎被掏空,破裂的地方,都是被利爪给抓破的!

    “这绝对不是一般毒物可以做到的!”老者站起来,目光望向东方,“难道是……哼,就算是又如何?敢招惹到我的头上!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虽然这些降头师大都是无无义之辈,但是他信一直在他边学艺,是他的得意弟子,就这么死了,老者虽然说不上有多么难过,但却是非常恼怒的,在泰国这个地界上,他是无人敢招惹的神一般的存在,现在他的徒弟被人弄死,那是在打他的脸!

    “快去查,昨晚那间温泉宾馆究竟有多少人进出,不管男女老少,所有人的资料都给我查出来筛选一遍,今晚我要看到可疑人的名单!”老者威严的吩咐道,“要是查不出来,你们就去死吧!”

    “是!”

    周围的人迅速的退了下去,他们可不想去死。眼前这位老者,可以说是拥有泰国国师一般的地位!就算是他去觐见泰国皇室,也不需要行礼,无论是权贵还是富豪,在他面前都不得不低头,他在泰国拥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哈德斯!死亡之神!

    楚乔和风汐月老老实实的呆在宾馆中,风汐月抱歉的对楚乔道,“乔乔,这件事居然惊动了你的家人,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楚乔笑道,“我家里人就那脾气,觉得我永远也长不大,总是护着我……不过,也怪我,从小到大老是闯祸,总要爷爷、爸爸和妈妈来为我善后,现在又多了一个陌陌。”

    “你好幸福。”风汐月眼里多了一丝羡慕的神色,“有家人关心着,多好啊。”

    “是啊……”楚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幻想着云陌那家伙得知自己悄悄溜走气急败坏的样子,他肯定担心坏了。

    “我估计,最迟,他们今天晚上应该可以到泰国,到时候,我们再商量看看怎么办。”楚乔对风汐月道。

    这时,风汐月的电话响了,是博古。

    “风小姐,我刚刚查到,另一位他信大师,现在正在曼谷东部的一间寺庙里做法事,你们要不要去看看,。”博古的声音传来。

    风汐月眼神一跳,赶紧朝楚乔看去。

    楚乔微微蹙眉,“离这里远吗?”

    “不远,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博古道。

    风汐月努力的掩盖住自己急切的心,挂上电话,对楚乔道,“乔乔,我们还是等爷爷他们来了再商量看看怎么办吧。”

    楚乔自然明白风汐月的心,早一找到母蛊,便早一解脱,她此刻肯定是想去看看的,万一那个他信,正是她们要找的他信呢?!要是错过了这次,她们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能够找到他信的行踪了。

    “去看看吧!”楚乔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可是,爷爷不是说……”风汐月想要拦住楚乔。

    “不要紧,有九饼在呢。”楚乔把一张张符咒放进包里,手一晃,看到手上那枚如玛瑙般的戒指似乎闪烁了一下红光,可是当她再看的时候,那红光又消失了。

    “唔……是我眼花了吗?”楚乔有点出神的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这枚戒指虽然是鬼域里那个神秘的男人给她的,但是离开鬼域之后,这枚戒指就像是普通的戒指一般,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之处,甚至连灵器都谈不上,所以楚乔也渐渐的把它忘到脑后了,若不是这枚戒指根本取不下来,她甚至都会怀疑那男人是逗她玩的。

    “怎么了?乔乔?”一旁的九饼凑上来问道。

    “我刚刚似乎看到它闪了一下。”楚乔指了指中指上的戒指道。

    “哦?”九饼把楚乔的手扒拉过来,也仔细的瞧了半天,“一点灵力都没有,我什么都感受不到,你该不会是眼花了吧?”

    “呵呵,也许。”楚乔笑了笑,但是她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眼花的,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件事的时候,“汐月姐,立即联系博古,让他把寺庙的具体位置告诉我们,我们自己过去,不需要他帮我们打点。”

    有了前车之鉴,楚乔虽然拿捏着博古,但却不再让博古参与到自己的行动中去。

    “好。”风汐月赶紧给博古打电话。

    上车之后,楚乔对风汐月道,“我们今天就远远的看看,不管是与不是,都不忙行动,爷爷说的有道理,我们昨晚的动静的确是太大了点,肯定已经惊动了一些降头师,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还是等爷爷他们来了再说。”

    风汐月赶紧点头,“乔乔,我一切都听你的。”

    车很快驶离了市区,但是路上的车和行人却不少,而且,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去的,难道这些人都是去那间寺庙的?

    答案很快揭晓,果然如此。

    楚乔此时反而松了一口气,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就算这个他信真的就是给风汐月施下毒蛊的降头师,那人也不可能对她们动手,至少她们可以全而退。

    楚乔和风汐月混入到了参拜的人群中,据说那位他信大师即将在正的佛坛上讲经!

    正外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广场上铺了数千个蒲团,信众们有序的进入到广场上,然后走到空着的蒲团上坐好,整个过程井然有序,数千人没有发出大的嘈杂声,倒也显得有几分庄严肃穆。

    “大师就要出来了。”

    钟鸣声响起,众人虔诚的匍匐在地,有人坐上了那高高的佛坛,楚乔和风汐月在此时悄悄抬头,朝那佛坛望去……

[(www.geNduba.com)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