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梦魇鬼魅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风汐月的别墅中,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疑惑不解的把起草的一分文件递给风汐月,“风小姐,您看看这是您要的文件。”

    “你念给我听吧。”风汐月捂着额头,一脸疲惫的样子,眼圈下露出了隐约的青色。

    “好的。”中年人正是风汐月的私人律师蒋律师,虽然他很不明白为什么风汐月会在近段时间转让了三家店铺给风漓月,现在又把手中凤祥的股份转让给廖峰,但是风汐月的吩咐他也只能够照做。

    “……风小姐,以上就是您把手中凤祥百分之三的股权转让给廖峰先生的文件,一旦签署,就会产生法律效应,您要想清楚。百分之三的股权,是现在您能够不通过董事会转让的最大额度。”蒋律师的话虽然完全是公式化的提醒,但是语气间还是有一分关切,毕竟两人合作多年,蒋律师以前是风汐月父亲的律师,后来风汐月接掌了她父亲在凤祥的职位之后,蒋律师自然也就成了风汐月的私人律师。

    “谢谢您……”风汐月勉强的笑了笑,眼神飘忽若有所思。

    这时候,门铃响了,李嫂带着廖峰走了进来。

    廖峰满脸堆笑,看到蒋律师,立即亲切的打着招呼,“蒋律师,你来了啊!一大早的麻烦你,还真是不好意思。”

    蒋律师对廖峰只是不冷不的点了点头,道,“应该的,廖先生,这份文件请你看一看,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签名了。”

    廖峰赶紧接过文件,仔细的阅读了起来,一旁的风汐月从廖峰出现开始,神色中就带着一丝惊恐,这一切,被蒋律师看在了眼里,心头更是升起一丝疑云。

    “没问题,没问题,哈哈哈!”廖峰有些忘形的笑了起来,他的出虽然也是燕京豪门,但他的父母那一支便已经是不掌权的,等于吃闲饭,家族给他的只有一个豪门子弟的光环和一纨绔的习气。

    不过,不得不说廖峰从小生长的圈子,让他更明白该如何去装一个绅士,如何去打动女人的心。至少,在风汐月的上,他表现的非常完美,所以才能够成功的算计到风汐月。

    风汐月虽然是个商界的女强人,但是对感的事却是涉世未深,留学归来接替父亲的位置,进入凤祥之后,便在一次酒会中认识了廖峰,拥有绅士风度和豪门子弟光环的廖峰成功的接近了风汐月,在众人眼中,两人也算是门当户对,风汐月便也渐渐的接受了廖峰。

    “汐月,谢谢你啊!”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廖峰此刻也忍不住对风汐月说了一声谢谢,风汐月点点头,面无表,自己以前怎么就看上了这样一个男人呢?有眼无珠!

    当廖峰志得意满的离开风汐月的别墅后,蒋律师忍不住开口道,“风小姐,虽然很多话不该我来说,但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所以也想劝你两句,廖先生……你不应该把凤祥的股权转让给廖先生啊!这些财产是风老先生留给你的,你这么轻易的给了别人……当然,将来你们若是成婚了,自然是一家人,可是现在……”

    风汐月点点到,“蒋叔叔,你的意思我明白……”中蛊毒的事,她也没办法说出口,只得强忍着眼中的泪水道,“我以后会注意的。”

    蒋律师暗暗叹了口气,收拾起东西离开了。

    风汐月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乔乔,我按照你说的,刚刚把凤祥的股权转让了百分之三给廖峰,他对我没有起疑心,下一步,我该怎么做?!”

    电话这头的楚乔道,“你的蛊毒暂时压制住了,但是,要解开这个蛊毒,必须要去一趟泰国。”

    “什么?去泰国?!我不想去!”风汐月几乎是条件反的惊呼了一声,泰国是她噩梦的开始!她再也不想踏足那个地方!

    “听我说,汐月姐,你的蛊毒是一种双生蛊,如果不杀掉母蛊,你的子蛊永远也不能够彻底的解除!所以,我们必须去一趟泰国,找到母蛊所在,要不然……”楚乔耐心的对风汐月道,其实,她也很不想去泰国,毕竟要去对付那些神秘的降头师,她一点把握都没有,连楚云天都不赞同她去冒险!

    “真的必须去吗?”风汐月几乎要哭起来了,“我怕……我再也不想去泰国了……”

    “不要怕,有我在呢!你现在先想办法以一个正当的理由离开燕京,千万不能够让风漓月和廖峰起疑心,去香港,然后从香港转机去泰国,一定要可靠的人帮你办这些事儿,我陪你一起过去!”楚乔在电话那头道。

    “乔乔……谢谢你……”风汐月终于是哭了起来,说到底,楚乔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却愿意为了她奔波,她也能够猜到,要去对付降头师,楚乔肯定会有危险!

    楚乔不顾危险的帮她,而她真正的亲人,却想方设法的要把她置于死地!

    “别说谢啦!”楚乔在电话那头笑道,“这几天你好好准备一下吧,我们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内解决掉这件事!要不然,等到廖峰回过味儿来,通知了那个叫他信的降头师,毁掉了母蛊,你就危险了!”

    “嗯!我知道!”风汐月一提到廖峰,眼中就迸发出了寒光,廖峰,你等着,还有风漓月,等到我蛊毒解除之后,就是你们的末

    接着,风汐月飞快的拨出几个电话,语气低沉却果决,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楚乔合上电话,心里琢磨着,自己也该做好准备,再查一些关于降头师的资料,多做点准备总是没错的。还有,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云陌呢?爷爷是不许自己去的,要不然,这件事干脆瞒着他们好了?

    此时楚乔正在图书馆,手中全是关于巫蛊术、降头术的一些探秘与研究的书籍,不过这些书籍讲的都是一些皮毛东西,真正的秘密,又怎么会流传出来呢?

    看到这里,楚乔也有些懒懒的,干脆合上书,准备回寝室去休息一下。

    推开寝室的门,那三个丫头都还没有回来,楚乔走进寝室,突然觉得一股凉意从脊背往上蹿,一鸡皮疙瘩刷的冒了出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是怎么回事?!

    楚乔心中顿时警惕起来,现在的天气虽然已经快到十一月了,但是也没有冷到让自己打寒战的地步吧?而且,刚刚在外面丝毫没有这样的感觉啊!为什么进来就会生出这样的感觉来?

    楚乔坐到自己的上,四下里瞧了瞧,也瞧出什么异样来,只得把自己心头的疑惑压下。

    坐在上刚刚看了一会儿书,楚乔就升起了倦意,一拉被子,蒙头睡了起来。

    “咦,怎么天下雪了啊?”楚乔坐了起来,掀开被子,站到窗子旁边,外面是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落下,一阵寒意袭来,楚乔不由的抱紧了双臂,皱着眉头自语道,“今年的雪来的也太早了点吧?还不到十一月呢!”

    “不对,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楚乔左右看看,“要是真的在做梦,这个梦也太真实了点……不过,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门外传来“咄咄”的敲门声,楚乔转道,“进来吧,门没锁呢!”

    大白天的,女生公寓的寝室基本上都不会把门反锁起来,一来因为时常会有人进出,反锁了门,会让别人很不方便。二来,这儿是女生公寓,男人也进不来,锁不锁门没关系的。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了。

    楚乔正想骂是哪个死丫头这么粗鲁,可她看到门外的人时,顿时愣住了。

    门外,站着一个女子,穿着蓝底碎花的裙子,上还沾着一些泥土,手上有一道一道的血痕,脸上也有血迹,她冲着楚乔微笑着,脸色苍白如纸,脚离地三寸悬着。

    “俞敏!”楚乔一声惊呼,更加确定了自己是在做梦!眼前的正是俞敏死时的样子!“俞敏,你回来了?!”

    俞敏没有回答,而是径直的飘了进来,楚乔一个激灵,大喝一声,“站住!你不是俞敏!俞敏已经去了界!是我亲手超度的,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乔乔……是我啊,我是俞敏。我想你们了,回来看看。”俞敏嘴巴没有动,她的声音却传了过来,“乔乔,你怎么不认得我了啊?”

    说着,俞敏的双臂,僵直的朝楚乔伸了过来,想要拥抱楚乔,可是她那双手上,原本细长的手指却长出了尖利的指甲,看上去分外渗人。

    “我让你站住!”楚乔又是一声厉喝,“我不管你是不是俞敏,不要过来!”

    “乔乔……嘤嘤……连你也不想见到我了吗?我死的好可怜,我好想你们啊……”俞敏哭了起来,那张血迹斑斑的脸上泪水横飞,更显得狰狞。

    “该死!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还不快醒过来!”

    楚乔在心里怒喝道,可是眼前的一切无比真实,她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难道是被困在梦魇中了?

    普通的梦魇怎么困得住我?!

    楚乔心头疑惑,看到俞敏又伸过来的手臂,她怒了,一巴掌拍了过去,她感觉到自己就像是拍到了俞敏僵硬的体,俞敏也被她的那一巴掌给拍飞了出去,落到墙角,消失了。

    果真是梦魇!

    其实,对普通人来说,被梦魇困住是很平常的事!很多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明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可就是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来,而且,梦中的一切,都显得很真实。有些时候会梦到逝去的亲人,有的时候会梦到一些鬼怪,虽然只是梦,当时那种无力挣脱梦境的感觉,真的让人很难受,比做恶梦还难受!

    此刻,楚乔也被梦魇困住了。虽然楚乔并不怕这个梦魇,但是她可不是普通人!她是通灵师啊!通灵师怎么会被梦魇困住?

    只有阳气比较衰弱,或者体弱多病者,才会容易被梦魇困住啊!

    楚乔看到窗外天突然就黑了下来,可纷纷扬扬的雪花还是没有停息,那种刺骨的寒意仍旧不停的朝楚乔袭来。

    对付这样梦魇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把梦魇当成真实的!并且,不要忘了,梦始终都是梦,是一种意识,并且这种意识是被做梦的人所控制的!

    也就是说,做梦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控制这个梦的!

    如果,在梦魇中心生恐惧,越是害怕出现什么,越是会出现什么!

    有些人,做了亏心事儿,或者是害了别人的命,自然会梦到前来索命的人,并且纠缠不休,怎么也无法摆脱!在梦中被得精疲力尽!

    但是,若是心中无愧的人,就算是有鬼魅侵入梦魇中,也会被赶出来!

    此刻,楚乔看到天黑了,心头琢磨着,又要出现什么?

    一转头,发现窗子外面似乎有一张人脸。

    楚乔她们住的是电梯公寓啊亲,窗子外面怎么会有人脸呢?

    若是换了别人,肯定就是失声大叫了,但是遇上楚乔,她反而是一把推开窗户,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那张人脸。

    “呵呵,原来是你啊!”楚乔笑了起来,“怎么着?还嫌你死得不够憋屈,还想再死一次?!”

    窗户外面飘着的人脸,额头上有一个黑黑的洞,洞里不断有鲜血冒出来,流淌在脸上,让那张充满愤怒的脸,更加的狰狞。

    那不是被人一枪打破脑袋的郑神棍吗?!

    “还我命来!”郑神棍拉长声音,向楚乔索命。

    “哈哈哈哈……”楚乔大笑了起来,“尼玛,杀你的又不是我,你问我索哪门子的命?识相的赶紧给我滚!要是等姑不高兴,赏你一巴掌,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说着,楚乔双手结印,手上红光一闪,幻魂血玉印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心处,郑神棍那张满脸鲜血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的表,“刷!”的一下消失了。

    楚乔站在寝室中,大吼一声,“还有什么幺蛾子,一次使出来!想要用梦魇算计我,做梦!”

    楚乔话音落下,门外传来了“呜呜……”的声音,而且,那呜呜的声音听上去,并不是一个人发出的。

    “一群?哼,让我来见识一下!”楚乔干脆走出了寝室的门,门外果真有一群各种各样的极品,古代的,现代的都有,甚至还有一两个穿着格格服戴着旗头的女子。

    楚乔失声笑道,“搞什么啊?集体穿越了?你们这是在演穿越剧吗?好吧,既然你们集体穿越了,我也只好把你们全都送回去!”

    说罢楚乔手中的幻魂血玉印“轰!”的飞出,就像一个保龄球一般,“乒乒乓乓”的一路打过去,把那群神态各异,表夸张,死得很有创意的鬼鬼们打得东倒西歪,嗷嗷叫着再次消失了。

    天空中的黑色雪花还在飘落,楚乔耳边传来孟萍萍焦急的呼唤声,“哎呀,这么烫,肯定是发烧了!”

    “这丫头,怎么睡觉连被子都不盖?上都凉了!”苏文的声音。

    “乔乔姐这是怎么了?怎么醒不过来?”井月的声音。

    真好……听到她们三人的声音,楚乔心头一暖,要醒过来了。

    下一刻,她果真能够睁开眼睛了。

    “乔乔,你醒了?!”孟萍萍一脸关切的看着楚乔,“死丫头,你这是怎么了?这个天不盖被子睡觉,你这是要闹哪般啊?”

    “我没盖被子?”楚乔一说话,声音有些嘶哑,头也昏昏沉沉的,她自己用手背挨了一下额头,果然很烫!冻感冒了,发烧了!难怪会被困在梦魇里。通灵师也是人,也会生病感冒的啊!无论是谁,体虚弱的时候,都容易中梦魇。

    “你也太不小心了!”一旁的苏文给楚乔压了压被子,“醒来就好,咱们还是去一趟校医室吧,打一针退烧针就好了。”

    楚乔立即垮下脸来,“我不去!”

    虽然楚乔同学很勇敢,很无畏,不怕鬼神,可她还是有一样东西很怕很怕,那就是——打针!

    “乔乔,你又不是小孩子!不就是打一针么?抗一抗就过去了!走,我们陪你去!”孟萍萍果断的就要把楚乔拉起来。

    “不嘛!不嘛!”楚乔缩到角,死死的拽住被子,“我不要去打针啊!不要去!”

    “这怎么行?”孟萍萍还要坚持,一旁的井月劝道,“我看乔乔姐也就是个小感冒,她平时好的,不需要打针,吃点药发发汗就好了。”

    “对!吃点药,发发汗就好了!”楚乔赶紧赞同道,同时向井月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苏文赶紧下楼去给楚乔买感冒药,孟萍萍也去食堂给楚乔弄吃的去了,井月却疑惑的坐到楚乔边道,“乔乔姐,你刚刚昏睡的时候,我们怎么也叫不醒你,你的手还不住的挥舞,脚不住的踢,是不是做噩梦了啊?”

    楚乔点点头道,“我刚刚是被困在梦魇中了。”

    “啊?你也会被困在梦魇中?”井月惊讶的问道,“梦到什么了?”

    楚乔嘿嘿一笑,“无非就是一些鬼魅,我被统统打发掉,然后我就醒了。”

    “原来是这样……不过,乔乔姐,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井月拧着眉头道,“我这两天进寝室,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很不舒服,有时候觉得有点冷,有时候又觉得后有人盯着我……你说咱们寝室……会不会有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楚乔立即摇了摇头,“没有!如果有,逃不过我的眼睛,你放心。”

    开玩笑,要是真有鬼魅敢在这里出现,那还真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井月如获重释的笑了笑,对楚乔道,“我去楼下给你买点水果。”

    等井月一离开,楚乔冷冷一笑,虽然没有鬼,但却保不准有其他什么东西!

    她翻下了,开始在寝室里到处乱翻,柜子,书桌,匣子……没有!什么都没有!

    不对,应该有!

    楚乔又拿出手电筒,往下照。

    一张一张的找。

    “这里!”楚乔眸光一凝,爬进了自己的底下,“刷!”的扯下一张纸,那张纸上用朱砂画着奇怪的符咒!

    你妹!果然有人暗算劳资!

    楚乔攥着那张符咒,恨不得一把将符咒撕得粉碎,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三下两下的把符咒折了起来放好。

    这时,苏文她们已经回来了。

    “哎呀!病人怎么能乱动?快点趟回去!”苏文夸张的大叫着,把楚乔拉回到上,然后给她冲感冒药。

    孟萍萍忙着摆起碗筷,把吃的端到上,井月则在一旁给她削水果。

    看到三人忙碌的影,楚乔心中又是一阵温暖。

    有朋友在边,真好!

    第二天,楚乔的感冒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这也多亏了她体向来很好。

    “萍萍姐,又要麻烦你跟我的辅导员请假了……我恐怕要好几天回不了学校。”楚乔苦着脸对孟萍萍道。

    “你丫的,还想不想毕业了?三天两头的请假!你当学校是茶坊酒店啊?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孟萍萍夸张的大叫着,把辅导员会说的话,全都说了。

    “我真的有事儿啊!”楚乔更加楚楚可怜的看着孟萍萍,“反正我翘课都翘惯了……也不在乎这么几天,你就帮我请个假吧!”

    “你自己怎么不去请?”孟萍萍一头黑线。

    “没脸去……”

    “我靠,姐的脸就不是脸了!?”

    “……”

    最终,请假的光荣任务还是落到了孟萍萍的头上,楚乔放心大胆的回家去了。

    悄悄潜伏回到自己房间收拾行李的楚乔,突然感觉到门口有人,回头一看,楚岑正笑意盈盈的站在门口看着她。

    “有事儿?”楚乔问道。

    “乔乔,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学校放假了?”楚岑关切的问道。

    楚乔继续收拾东西,“学校组织出去实习几天,我回来收拾行李的。”

    “哦,去哪儿实习啊?!”楚岑顿时来了兴趣。

    楚乔头也没抬的道,“跟你有关系吗?”

    楚岑神色一僵,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转瞬消失不见,“乔乔,我只是关心你一下。对了,你今天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好啊,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昨天没睡好,做了噩梦,外带有些感冒而已!”楚乔唇角勾了勾,站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纸画的符咒对楚岑道,“岑岑姐,就是这个东西让我睡不好呢!也不知道是哪个恶心的家伙,居然把这玩意放在我下,真是可恶!又好笑!”

    “啊?那是什么?”楚岑惊讶的看着楚乔手里的黄纸。

    楚乔冷冷一笑,“岑岑姐不认得这玩意?”

    “我怎么会认得?”楚岑摇了摇头,“那是什么符咒?”

    楚乔手一扬,那符咒便燃烧了起来,最后化为灰烬。

    “也不是什么厉害东西,不过就是可以召来梦魇的肮脏东西而已!”楚乔转过继续整理东西,“如果以为就凭那么一点微末的伎俩,便想要算计我,真真是可笑!简直就是跳梁小丑!”

    楚岑在门口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仍旧绷着笑容道,“乔乔,你是在怀疑我吗?”

    “没有啊,你别对号入座。”楚乔合上箱子,站起来,转头看着楚岑,“岑岑姐,我们是血脉至亲没错,以前的事我也可以不再计较,我希望你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只是为了回来寻找以前你们一家人丢弃的亲!你要做我的好姐姐,我欢迎。其他的,我也不想再多说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说这样的话。你好自为之!”

    说罢楚乔拧着箱子绕过楚岑便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喊,“九饼,走了!”

    一道白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落到楚乔脚边,白绒绒的一团,九饼大人华丽出现,一扭肥硕的股,便跟了上去。

    “乔乔,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九饼颠的问道。

    “泰国!”楚乔道。

    “哇偶!”九饼腾的蹿了起来,胖胖的子在半空中扭了一个麻花,难度着实有些高。“泰国好!泰国秒!泰国有人妖啊!嚯嚯嚯……”

    楚乔一巴掌拍了下去,“滚粗!”

    两个钟头后,楚乔带着九饼出现在了风汐月的别墅中。

    “我们去泰国,还要带上它?!”风汐月吃惊的指着眼前这只加菲猫,眼珠子差点落出来。

    “它……其实是我的通灵幻兽,带着它,能够对我们有帮助。”楚乔很不愿的介绍着某兽。

    九饼骄傲的脯子,“喵呜——”

    “啊?!——它能听懂人话?!”风汐月更加惊讶。

    “它会的还很多……”楚乔扶额,她很想说,这厮最会吃豆腐了,姑娘你要小心!

    “乔乔,护照机票都办好了,我们今晚就可以离开燕京,香港一家珠宝行正好在跟凤祥谈一笔生意,我就主动请缨过去谈,廖峰没有怀疑。”风汐月对楚乔道。

    “做的好!”楚乔点头笑道,尽力掩住眼中的忧色,看了看自己的箱子,但愿那些东西能够派上用场。

    ------题外话------

    嗯,为什么清鸢会求票呢?其实是有原因滴!清鸢的好基友秦三那厮,这个星期捞了五百多张票,嫉妒羡慕恨了,有木有?清鸢才可怜巴巴的一百多张,呜呜……其实票票对清鸢是很有用的,看爪机的孩纸们就知道,每一部作品后面都有五个小星星,是根据月票的多少来点亮的,秦三那厮五百多张票,一下就把所有小星星点亮了!而清鸢的才只有三颗小星星,清鸢也想要五颗的说,亲们,给力啊!

    ()

    [(www.geNduba.com)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