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爱情故事

    最新阅读请到()

    “姜,您有什么话对我说?”楚乔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老太太,却没有放松戒备,即便是被她拉着手臂,楚乔手心里仍旧是捏着幻魂血玉印。。

    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姜这才放开楚乔的手,上下打量着楚乔,“你是哪家的后人?还真是后生可畏啊,居然能够从我九宫绝杀阵里囫囵出来,倒也有几分本事。”

    楚乔装糊涂的看着姜,“外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

    “哈哈哈……乔乔,从你进门开始,我就知道你的份了,当时我就好奇了,难道说,你故意接近我家月月,就是为了来找我这个老太婆的麻烦?可后来觉得你这丫头心地还算纯良,所以便不再戒备你,没想到你却支使你那只肥猫跑到我房间去,你究竟想干什么?”姜脸上布满了寒霜,盯着楚乔,那寒气,直楚乔心神,若是普通人被这样的眼神给盯一眼,恐怕会立即心神失守。

    楚乔总算是明白了这个小老太太的厉害之处,想来也是,当初十年动乱的时候,那些人丧心病狂,跟疯了一样,怎么会被姜剪刀架在脖子上就威胁到了呢?真正骇退那些人的,应该就是这样摄人心神的冰冷眼神吧?

    “外婆,九饼不是肥猫,九饼是通灵幻兽,其他书友正在看:!”楚乔必须要把这件事说明白,要不然多委屈九饼大人啊!“外婆,您早看出我是通灵师?”

    “你上有不同于普通人的灵力波动,我自然可以肯定你是修炼中人!”姜淡淡的道,“乔乔,你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进入我房中,又有什么企图?”

    楚乔那清澈明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姜老太太,倒把老太太盯的有些不自在起来了。

    “外婆,我是井月的室友,也是好朋友,这次是她邀请我们来这儿来玩的,而我让九饼到你房间里去,是因为我也察觉到你不是普通人!而我——担心你对我的朋友下手!”楚乔也收敛起了脸上的笑意,“既然您也是奇门中人,难道您没有看出苏文是中煞气吗?她没有招惹谁,谁会对她这么一个普通人下手呢?”

    “你怀疑我?”姜老太太得笔直的子,那略有些干瘦的体里一股傲气冲出,“且不说苏文那丫头是月月的朋友,我跟她往无冤近无仇,就算是她跟老太婆没有一点交,我老太婆也绝对不会随意的去动用杀阵去对付她!杀阵本来就有违天和!人不犯我,我绝对不会犯人!”

    听姜老太太一句话,楚乔心里的石头松动了一些,她真的很难想象,若真是眼前这个老太太对苏文动手,给她使招,她该如何面对。更难以接受,若是那样,井月来到她们边,就是早就预谋好了的!

    敌人的使坏,不会伤到她分毫,若是朋友的利用,那才是让人伤心的!

    “外婆……既然我们都说开了,我心中的疑问,也想请您帮我解释一下,要不然我真的寝食难安。”楚乔诚恳的道,“如果说因为九饼对您有什么冒犯,请您原谅我。”

    姜老太太又盯了楚乔许久,这才道,“你果真只是因为苏文那丫头的缘故,才让九饼进我的房间查看?”

    “千真万确!我以楚氏先祖的名义起誓,绝对不是想要冒犯您!”楚乔郑重无比的说道。

    “楚氏……难道说,你是当年神巫楚氏的传人?”姜老太太神色中的冰冷也渐渐淡去,奇门中人是绝对不会拿先祖来随意起誓的,楚乔既然那样说,那肯定没有撒谎。

    “正是!”楚乔也不再隐瞒自己的份,她突然想到眼前这个老太太姓姜,莫非……“外婆,难道您是姜氏的传人?”

    姜老太太眼神一抖,骄傲的神色中,也夹杂了一丝黯然,比起楚氏,姜氏没落的更早,她不是姜氏嫡系,也没有资格将姜氏的传承传下去,这是老太太一生的遗憾。“没想到小丫头你还听说过姜氏!”

    楚乔忍不住道,“我曾经与南齐姜皇后有过一面之缘……。”

    这句话让姜老太太子猛的一震,姜氏的没落,就跟那个南齐的姜皇后有关!别人不知道,但是姜氏族人岂能不知?正因为姜皇后逆天改命,为自己的丈夫生生的建立起一个王朝来!这算是逆天而为,扰了天机,逆了天道!姜氏整个一族不得不为姜皇后所为付出巨大的代价!

    姜氏一族的命运逃不掉天命的惩罚,若不是因为族中还有许多逆天的强大修士,拼着命不要,用逆天改命的方式偷天换,蒙蔽了几个姜氏子孙的命程,让他们侥幸逃过一劫,要不然姜氏一族恐怕早就覆灭了!

    所以,一说到姜皇后,姜老太太的反应很大,一把抓住楚乔道,“你见过姜皇后?你在哪儿见过?你是见过她的人,还是见过她的魂?或者是她的尸?!”

    同样作为通灵者,姜老太太并不觉得楚乔是在说大话,死了千年的人就不能见到么?未必!像姜皇后那样的奇人,总有法子保存下来自己的体或者魂魄,被后人撞见,也不奇怪,其他书友正在看:!

    “上次我和我的朋友在湘南大墓考古,掉入湘南大墓的秘境中,在那里我见到了姜皇后的魂魄……”楚乔便把上次在湘南古墓遇险的事儿大概的告诉了姜,当然略去了得到九州鼎的事儿。。

    姜拉着楚乔的手,两人去了附近一处水边亭子里,坐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姜老太太唏嘘道,“姜皇后也算是姜家先祖中的一位天纵奇才,可惜却没勘破字一关,原本以为给丈夫创下千秋基业,却没料到一切都是给他人做嫁衣,果然天道不能违,还连累了姜氏一族之人!可怜、可叹!也可恨啊!”

    “姜,姜皇后曾经说姜氏一族跟我楚氏有什么仇怨,我并不清楚,难道真有其事?”楚乔还是忍不住试探了一句。

    姜老太太叹道,“现在姜氏早就不是以前的玄学大家,留下的玄术也只能够勉强自保而已,跟楚氏的传承是不能够比的!要不然,我精心布置的杀阵,怎么会连你的一只小小的通灵幻兽都困不住呢?至于姜家和楚氏的仇怨,已经是千年之前的一些旧事了,我若是现在还想着为姜家报仇岂不是太可笑了点么?”

    “外婆,您大量,还请原谅楚乔的冒犯之处!”楚乔再次道歉,姜家就算是没落了,也有姜家的骄傲,这才是当初可以与楚家比肩的姜家应有的气度!不错楚乔心中是清楚的,姜屋子里的那个大杀阵就算是尹皓进去,也有去无回!也幸亏了九饼天生就有破障的力量,要不然是绝对没有可能闯出来的,由此可见,姜家的传承也没有完全丢掉。

    “事说清楚了就好了。”姜点点头道,“我老太婆也有不对的地方,当初察觉到苏文那丫头出事儿了,就应该跟你好好谈谈的,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屋子里的人,你都知道了吧?”

    楚乔心头一惊,她自然知道姜老太太说的是什么,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姜老太太上的只是一具干尸,她怎么会说屋子里的“人”?难道说,在她的眼里,那具干尸,还是人么?

    “外婆……难道说……那个‘人’跟您有什么关系?”楚乔试探着问道,“当然,您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只是好奇而已。”

    姜沉默了很久,眼神里的沉郁几乎化成了一汪水,一汪深不见底的水。

    过了半晌,楚乔以为姜不会搭理她了,姜才突然说出一句话来,“那人是月月的外公。”

    “啊?!”楚乔虽然也猜到了一点,但是没想到姜居然这样坦然的说出来。

    姜微微仰起头,楚乔能够看到那双眼睛里,有点点晶莹在闪动。

    “既然是月月的外公,您为什么……不让他入土为安呢?”楚乔轻轻道,虽然他们修炼者有异于常人的本事,但是也不可能长生不死,还是要和普通人一样面对生离死别,这些作为一个通灵者,应该看的很多,也应该看得很透了,为什么姜却这样执迷呢?保存着月月外公的尸又有什么用?他的灵魂早就去了另一个世界了啊!

    “我……”姜眼中的泪花终于是滚落了下来,“我何尝不想啊……当初把他葬了,我天天去他的坟头坐着,想他,想得不得了……于是我就……”

    楚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了,敢这位姜竟然把夫君的坟给趴了,然后把夫君的尸给带回了家,保存在自己上就是几十年啊!难道说,这几十年,她都是与那具干尸睡在一起?这得多强悍啊!

    “乔乔……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姜抹了一把眼泪,抬头望向楚乔,“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怕,我在人前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不敢让任何人进我的屋子,不敢让任何人发现我他一直在我边!我一个人带大一双儿女,却不敢跟他们太亲近,每次看到他们疏离的眼神,我都心如刀绞,只能够晚上给他述说心中的委屈……”

    楚乔看到姜说这样的话时,完全不像是一个老人,更像是一个委屈的小媳妇,说到井月外公的时候,脸上甚至出现了一抹羞,仿佛她的人就在边一般,好看的小说:。。

    姜家总是出这样的痴女子。

    难怪姜听到姜皇后的故事,也没有多少愤怒,只是唏嘘感叹,看来是同病相怜了。

    要到何等的深沉,才能够跨越这样的生死界限啊?

    也许刚才楚乔还对姜的做法有点接受不了,但是现在,她已经能够体会到姜而不得,却忍不住放弃的纠结无奈,她能够忍受世俗的偏见,能够忍受儿女的不理解,但不能够忍受人不在边……

    “我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要是有人真的闯进了我的屋子,看到了他,会不会把他夺走?大家会不会骂我是疯子?会不会所有人都躲着我,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姜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恐惧,那个大杀阵正是因为她的恐惧,才会布置的那么厉害吧?

    “外婆……”楚乔第一次伸出手去,握住了姜冰冷的双手,“一个人,没有任何错!没有人有资格说你错!不管别人是怎么以为的,但是乔乔并不觉得您疯了,或者说您可怕。你选择跟您的人同共枕,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并没有干扰到别人啊,您不可怕,真的。”

    姜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乔,子微微有些颤抖,这么多年,她没有一刻放松过,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活着,昨天被楚乔撞见了秘密,她在屋子里一夜未眠,她以为楚乔会给所有人说屋子里的秘密,她以为天要塌下来了,她以为从此之后,没有人会再踏足她的宅子了。

    可是没想到,一夜过去了,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她坐不住了,她要好好问问楚乔,如果楚乔真的打算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她不介意对一个后生晚辈出手!所以,她刚才才会把自己的一切秘密都告诉楚乔,一个人憋闷太久,总是想要找个人倾述的!而这个人,也会永远的为她保护这个秘密!死人,是不会张嘴的,不是吗?

    “乔乔……”姜看着楚乔,“你……真的不觉得外婆是个怪人吗?你真的能够理解外婆的做法吗?”

    “外婆,至深处,有些行为,是不能够以常理来揣度的,您的,我不了解,但是,我相信,您是真心着月月的外公的,我理解,我会为你保守秘密,对任何人都不会提起,您放心!我起誓!”说着楚乔竖起三根指头,刚要起誓,被姜一把拦住,“修炼之人,不要轻易的起誓,外婆相信你!”

    “其实,月月对这件事,恐怕也是知道一点的,虽然我没有告诉过她,也没有让她进过那个屋子,但是那孩子聪明的紧,怕是猜到了。”姜又叹道,“我还以为那孩子会疏远我,没想到,她跟她的妈妈和舅舅不一样,对我这个老太婆特别上心,就算是知道那件事,也一样跟我亲……”

    “外婆,为什么您的传承没有传给小月呢?”楚乔忍不住问道。

    姜摇了摇头,“姜家的传承只传嫡系,我能够得到传承,已经是意外了,月月已经不算是姜家的人了,怎么能够获得姜家的传承?而且,得到这个传承未必是好事儿……姜家的女子,还是不要学的好!”

    “对了,外婆,你对苏文被煞气袭击的事儿怎么看?难道说这个小镇中还有能人?”楚乔突然想到这件事若是跟姜老太太没关系,那肯定另有其人!“我发现,那人不是冲着苏文,而是冲着我来的,那天晚上的鬼花船……”

    姜的神色也变了变,关切的问道,“乔乔,你真的看到过那个花船?按理说,不应该啊!”

    “外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告诉我吧!要不然我心里不踏实!”楚乔忍不住道,“敌在暗,我在明,那人虽然是冲着我来,但还伤害了我的朋友,所以这件事我觉对不能够就那么算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嗯!”姜点了点头,上也很自然的流露出了一丝霸气,“我玄门中人,虽然与人为善,但是也没有善良到任人欺辱的地步!既然对方下了杀手,这件事儿就不能够善了,不管对方是人是鬼,是神是魔,咱们都要斗上一斗!乔乔你放心,你和苏文在我这儿出了事儿,我也不能置事外了!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谢谢外婆!”对于姜老太太的话,楚乔可一点怀疑都没有,这位老太太的确也不是什么善茬,手里绝对有人命,不过,那些人都是该死的!

    姜老太太点点头,“乔乔,那鬼花船,你给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于是楚乔便那两晚见到鬼花船,还在第二天晚上跟那女子交手的事儿告诉了姜老太太。

    “你的意思是,那女子是在你的梦境中跟你交手的?”姜思索了一下,人老成精,她毕竟要比楚乔经验丰富多了,立即便判断出了女子的份,“乔乔,你猜的没错,我也觉得那女子应该是被人控制的式神!只是,这个式神很特别,恐怕是那种签下平等血契的式神!”

    楚乔心头咯噔一下,想起了墨子曦那混蛋,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来无影去无踪,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不就是因为跟自己签下的血契是这种平等血契吗?而且,虽然他的确算是自己的持有灵,但是自己却不能够掌控他半分!难道说那女子也是那样?

    也只有强大的鬼魂才能够如此!

    “外婆,您知道那女子的份吗?我也不认识她,她为什么会找上我?”楚乔不解的问道,“真是太奇怪了!”

    “我并不知道那女子的份,从前听那鬼花船的事儿,我也曾经想过去查一查这件事,若真是冤鬼怨灵,我不介意超度她一下,可惜,我从来未曾见过那花船的踪迹啊!只是偶尔听到有人撞见过那个鬼花船,但凡撞见那花船的人,都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在上!”姜道,“可惜,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机会见上一见!”

    “既然这样,我们就只能够等,我相信,它还会找上门来的!”楚乔道,“对了,外婆,在来的时候,井月曾经给我们讲过一个鬼故事,会不会跟那个鬼故事有关?”

    姜老太太一愣,“什么鬼故事?”

    于是楚乔再次巴拉巴拉的把井月讲的那个故事告诉了姜老太太,姜老太太刚听到一半,就笑起来了,跟楚乔摆了摆手,“没想到那丫头居然把这个鬼故事到处讲,还去吓唬人……”

    “外婆……那故事……”楚乔见此形,心里开始打鼓,那故事的原型该不会就在眼前吧?不会吧?不会吧?!

    “那故事一半真一半假,变了样儿了。”姜老太太目光落到了远处,“其实,没有鬼新娘,只有两对冤家,三个痴人。”

    “啊?”楚乔有些不明白,怎么是两对冤家,三个痴人呢?

    “当初,我被父亲着出嫁,没有办法,我只能够用一个障眼法,造出了一个人偶,替我出嫁!”姜解释道,“那人偶中自然也有我的一丝精神力掌控着,我留在家中的阁楼里,让我的丫鬟每天给我偷偷送吃的,在阁楼外我也布置了阵法,除了我的丫鬟,谁也不能够靠近阁楼,家里的人,都以为我嫁出去了,为了不露馅,我不得不一直把自己的精神力附在那人偶的上,婆家的人,远远的看到我,就像是看到我本人一样,只有我的那个丈夫,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他没有揭穿我,更没有害怕,很多时候都呆在屋子里跟我说话,我为了维持人偶的幻像,也在那个家中布置了阵法,我们就用这样的方式相处了近一年的时间!”

    楚乔震惊了,那个男人的心理素质也太强悍了吧?对着一个人偶老婆,也能够相安无事的相处一年!

    “一年后,月月的外公终于是回来了,他不是什么京城大富商的儿子,只是小镇上一个普通的小商人,为了能够有资格娶我,他倾家产的置办了一批货,运到了关外,总算是赚回了一大笔钱,却听到了我已经出嫁了的消息,好看的小说:!他悲痛绝,差一点轻生,幸亏我及时赶到,告诉了他真相,才没有酿成悲剧!”

    “我要名正言顺的嫁给月月的外公,没办法,只好亲自去我的婆家,为我自己求一份休书!当我终于亲眼看到我的那个名义上的丈夫时,才发现自己错了!”

    “因为我布置在屋子里维持我人偶幻象的阵法,在一年间竟然不知不觉的聚起了一股极为厉害的煞,而我的那个丈夫常年呆在那个屋子里,体里早就被煞给伤了本源,命在旦夕了!”

    “我内疚万分,他是无辜的啊!当我第一次真正的坐到他的边,握着他的手,求他原谅的时候,他却对我笑,说他终于是能够亲眼见一见自己的娘子,死也值了!他还说,我真人比人偶漂亮多了……”

    说到这里,姜的眼圈儿又红了,不住的抹着眼泪,“那个痴儿啊,为什么那么傻?他若是不呆在那间屋子里,就不会被煞入体!也不会重病缠啊!那个人偶有什么看头?值得他一直守着?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

    “他守着的不是人偶,是您呐……”楚乔无声的叹道,她可以想象出,当姜见到奄奄一息,又如此痴的“丈夫”时,那种纠结矛盾的心,一边是深意重的“丈夫”,一边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如何取舍啊?

    “我知道……”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尽我全力帮他化解了煞气,但是他的体被伤及本源,就算是煞气被化解了,仍旧是会折寿二十年……我开不了口让他给我一份休书,但是他却把休书送到了我手里……他说,你,就是看你幸福,不是看你流泪。”

    楚乔心中一震,那虽然只是一个平凡的男子,却有如此山一般沉重的和海一般宽广的襟,多么让人敬佩!

    “也许是因果循环吧,我跟月月的外公成亲后好多年,都没有孩子,终于盼到我们的一双儿女降世后,他却痼疾复发了!原来当年他去关外贩卖那批货时,遇到了马匪,受了很重的伤,差一点就丢了命,虽然捡回一条命,却也留下了病根,才会早早的离开我!”姜颓然的道,“这就是报应,可是这报应不是应该报在我上吗?为什么要牵连到他呢?”

    “外婆,不要伤心了……”楚乔轻轻的拍着姜老太太的背,“至少上天还给了你们一双儿女啊!”

    姜老太太点点头,“是啊……我也不知道我那样做是不是错了,但是我真的只想跟他在一起啊!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他在我心里还是原来的他!我不在乎世俗的看法,无论是生,是死,我都要在他边,我说过不会离开他的!”

    楚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

    “你说,他会不会怪我?”姜突然有点担心的问道,有些惊惶的看着楚乔,这么多年来,这个秘密是她第一次与人分享,“我怕他怪我让他不得安宁……”

    “不会的……若是他在天有灵,一定会体谅到你的苦心,不会怪您!”

    “乔乔……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有些疯狂了……不过,若是重来一次,我也许还是会那样做!”姜淡淡的道,“人活一世,还有什么比更重要?”

    ------题外话------

    亲们,给清鸢投年会票的话,记得写一个留言哦,这次选取幸运读者,是要从留言里选的,昨年年会,清鸢的宝贝妮妮非常幸运的被抽中了幸运读者,跟清鸢一起参加了年会,我们一起逛古城墙,看兵马俑,被大雁塔的风吹的快要冷死了……今年我多么希望还有机会和我的宝贝们一起畅游桂林山水啊!所以,千万不要忘记写留言哦!群么一个!

()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