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与谁同眠?

    最新阅读请到()

    上面的楚乔懒洋洋的换了一个姿势,这才对下面那个穿着旗袍的女子道,“你要真是鬼,那就让我来超度你吧!”

    那女子眼睛微微一眯,目光一凝,手上团扇红光一闪,脱手而飞,朝着楚乔袭来。(  )

    呵呵,说动手就动手,还真不含糊!

    楚乔站起来,双手飞快的捏出一个印诀,幻魂血玉印立即在她的掌心出现,同时一道红光劈出,与那柄小小的团扇撞击在一起。

    “啪!”

    一声轻微的闷响,那柄团扇四分五裂,落入水中,第一回合,楚乔的幻魂血玉印胜!

    “小小式神,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高手了么?”楚乔一声冷笑,手撑窗棂,翻一跃,轻盈的姿跃然而起,落到了下来,直接落到了那花船之上!

    花船因为接受了楚乔落下时带来的冲击力,滴溜溜的在水面上转了一个圈,船舱中的女子,盈盈而起,看着楚乔,而楚乔也负手而立,站在船头看着女子。

    “一道孤魂,被人利用,连鬼都做不成,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真是好笑!”楚乔勾了勾唇角,“你若是识相,快快供出是谁掌控你的,接近我究竟有何目的,我便帮你一把,让你得到解脱,去轮回道!”

    “就凭你?”女子依然冷笑,缓步踏出,一道蕴含着无匹力量的暗劲再次朝着楚乔袭来。

    楚乔也一脚踏出,两道暗劲撞击在一起,花船便在一声“轰”的巨响声中,断成两半!

    而让人称奇的是,那花船虽然断为两半,却没有沉下去,还是稳稳的漂浮在水面上,两人都微微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

    按理说,一个被人控制的式神,就算是有一定的自我意识,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子,看上去意识完全是她自己的!可她上没有鬼气,不是鬼啊!

    站在残破花船上的两个人,静静的对峙着,那女子终于没有再对楚乔出手,眼神里反而是多了几分好奇。

    “你是巫师?”那女子开口道。

    “我不是巫师,我是通灵师。”楚乔淡淡的道,“在一千年前,我的先祖便不再是巫师了。”

    “嗤……不都是一样的么?”旗袍女子不屑的道。

    “不一样。”楚乔微微扬起下颌,“巫师,利用的是信仰之力,勾动天地力量,所以,他们需要大量的人去崇拜他们,让那些普通人的信仰之力为他们所用。而通灵师,不需要别人的信仰,靠的是自己对天道的领悟、对体的修炼去引动天地之力!通灵师,隐没于芸芸众生之中,不受牵绊,能够去追求这天地间至强之力!”

    “哈哈哈……好个通灵师!”旗袍女子看着楚乔,一双眼睛渐渐的开始发出红光来,“今天,就让我来见识一下,通灵师究竟有多厉害!”

    “别忙!”楚乔道,“是不是你对我朋友下的手?!你背后的人,可是一个巫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女子轻笑一声,形一动,飞掠起,楚乔也不再含糊,手一伸,幻魂血玉印同时飞出,那巨大的血色虚影挡在楚乔前,就像一只奇异的盾牌。

    那女子发髻散开,一头乌发张扬舞动,双手像鹰爪一般,想要穿透幻魂血玉印朝楚乔一把抓下!

    “乔乔!”

    楚乔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呼喊,她只感觉到眼前的一切突然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团漆黑,而体也随之一轻,又是一重。

    “乔乔!”

    又是一声,伴随着推搡,楚乔刷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趴在窗子边上!

    而边推她的人,正是井月。

    “乔乔姐,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夜风很凉的,你会感冒的,快去上睡吧!”井月关切的看着楚乔,“你可别让我担心了,要是你再病了,我可没办法跟萍萍姐交代了!”

    “啊?”楚乔坐了起来,感觉自己的双臂很麻,头也有些昏沉,上虽然穿着衣服,但是的确有几分寒意。“我刚刚睡着了啊?”

    “噗……”井月没好气的笑道,“你不是睡着了是怎么了?要不是晚上我水喝多了,起来上厕所,还不知道你趴在这儿就睡着了呢!要是等到天亮,你一准得感冒!”

    “哦……呵呵……真的是睡着了啊!”楚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转头朝着楼下望去,平静的水面上,什么都没有。没有花船,没有穿旗袍的女子,更没有刚才大战一场的任何迹象。

    回到上的楚乔却再也睡不着了,难道刚才的一切,果真是梦境吗?那样的梦境,也太真实了吧?而且,自己不会无缘无故的做那样的梦!就算真是梦境,那也是有人故意为之!

    若是……自己在梦里被那女子给杀了……

    楚乔这个念头浮现在脑海里,心头不一震,若真是那样,恐怕自己也就再也醒不来了吧?

    究竟是什么人会对自己出手呢?

    楚乔想不明白,在上辗转反侧,直到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次一早,楚乔便去了苏文的房间,看看那妮子的病好些了没。

    苏文的脸色已经红润了许多,毕竟楚乔的灵力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绝对比千年人参还大补啊!

    “乔乔,你过来了啊!咦,你昨晚没睡好?怎么都长黑眼圈了?”苏文瞪着大眼睛看着楚乔。

    楚乔笑了笑,刚刚她已经照过镜子了,不但有黑眼圈,印堂还有点发暗,一脸的衰相啊!看来昨晚那个梦,对她的影响可不小!只是楚乔想不明白,那人究竟是用的什么手段让自己进入到那个奇怪的梦境中去的呢?若不是井月叫醒了自己,恐怕自己会在梦境里跟那女鬼大战三百回合吧?

    “哎呀……我担心你的病,一晚上睡不着啊!瞧瞧,都长黑眼圈了,你要对我负责啊!”楚乔故意可怜兮兮的把脸凑到苏文的面前,委屈的道。

    苏文心疼的摸了摸楚乔的脸蛋,“乔乔啊,我没事儿了,真的没事儿了,你别担心,我明天就能够下了。”

    “嘿嘿,跟你开玩笑的。”楚乔笑了起来,这时九饼大人也迈着优雅的步子进来了,大尾巴朝着门外抖了抖,看来尹皓也来了,只是大清早的不好意思进来。

    “九饼!过来姐姐抱抱!”苏文穿着睡衣,对着九饼伸开双臂,九饼那双亮晶晶的眼里顿时冒出了两坨看不见的红光,“嗷呜”一声,就朝着苏文博大的怀跃过去。

    那一闪亮的银色毛发,在半空中画了一个优美的抛物线,不过,在抛物线朝下落的趋势中,九饼大人被楚乔闪电般的一把拧住脑袋后面的那一把厚厚的脂肪,九饼立即歇菜了,四肢软哒哒的垂着,脑袋耷拉着,连尾巴也翘不起来了,一脸可怜的看着楚乔。

    这猥琐的货!

    楚乔怒其不争的瞪着九饼,“九饼啊,下去看看饭煮好了没!”

    然后随手一扔,把九饼扔了出去,九饼轻盈落地,幽怨的回头看了楚乔一眼,赶紧夹着尾巴跑了。

    “那货上有虱子,别让它上来。”楚乔看到苏文失望的眼神,解释道。

    “啊?”苏文惊讶的捂着嘴巴,虱子这种生物的杀伤力,明显一下子盖过了苏文对九饼大人的喜欢,“天哪,九饼上有虱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最近才长的,上次出去跟一只小母猫私奔了一个星期,回来后就有了!我还没来得及给它治呢!”楚乔随口说道,门外的九饼悲愤的低吼了一声,差点没突出一口老血。谁跟小母猫私奔了?谁上有虱子了?乔乔,你这是血口喷人啊!九饼大人我的一世清名都毁在你嘴上了!

    没过一会儿,孟萍萍给苏文端了一碗粥和几样小菜上来,楚乔也下楼去吃早饭了。

    九饼一边扒拉着一只鸡腿啃着,一边不满的瞪着楚乔。

    楚乔扬了扬手里的勺子,小样儿,几天没被教训,皮痒痒了!

    九饼立即衔着鸡腿躲一边去了。

    这一天,楚乔不再拉着九饼到处溜达了,而是帮着吴妈在厨房里收拾饭菜。

    “吴妈,姜平时都在宅子里吗?我来了好几天了,都没见她出去啊,老太太子蛮开朗的,在家里能闷得住?”楚乔一边择菜一边跟吴妈闲聊着。

    吴妈也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便跟楚乔说道,“平时姜一般不大喜欢出去,就在院子里坐着,看看书,养养花,喝喝茶。不过,每到初一、十五,她是一定要出门去的,她信佛,要去庙里烧香。”

    “哦,原来姜还是个信佛的人啊。”楚乔继续问道,“我看井月回来,总是跟姜在外面说话,怎么从来不见她去姜的房间里啊?”

    听楚乔这么一问,吴妈的动作一顿,然后伸头朝外面望了望,外面没人,她这才压低了声音对楚乔道,“乔乔,这话,你可别去问井月小姐。”

    “啊?”楚乔故意露出奇怪的神色,“怎么了?”

    “姜那屋子啊,从来没有人进去过……包括井月小姐,还有姜她的儿子媳妇孙子!我也是不能进去打扫的,每次老太太出去烧香,那屋子也是被锁着的。”吴妈神秘兮兮的道,“姜家在解放前可是这小镇上数得着的大户人家,解放后捐出了好多家产,才保住了这间大宅子。后来十年动乱那段子,很多人想要进大宅子搜查,姜也是个泼辣的子,拿着一把剪刀架在脖子上,站在自己屋子门口,谁要进去,就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那些人当时不敢的太紧,但是也没打消那念头,结果没过几天,镇子上就出怪事儿了!”

    “哦?”楚乔也不由的凑近吴妈,“出了什么怪事儿?”

    “嘿嘿,那些想要打姜家主意的人啊,都开始生一种怪病,怕见光,怕冷,怕见生人,成天嚷嚷着有鬼,没过多久,就死了好几个人!镇子里便流传着一个说法——姜家祖宅有姜家的先祖庇佑,谁要想打姜家祖宅的主意,都会被鬼魂缠上!于是再也没人打姜家祖宅的主意了!”吴妈小声说着,“当时都没人敢从姜家门口过啊!说姜家闹鬼!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姜就不大出门了,其实,姜家哪儿有什么鬼?我在这儿住了十多年了,从来没见过什么鬼啊神的,那些人生的怪病,也是报应!他们手里可都是有人命的!死了也活该!”

    “是这样啊!”楚乔一副原来如此的神色,“姜还真是个女中豪杰啊!”

    “镇子里的人,都说姜那屋子里肯定有很值钱的宝贝!要不然老太太怎么会连命都不要,也不让人进她的屋子呢?”吴妈继续说道,女人天生就是八卦的,吴妈也是个开朗子,她不能跟小镇上的人嚼东家的舌根,但是却愿意跟楚乔说说,一来楚乔不是这里的人,住几天就走,不怕这话传到姜老太太的耳朵里。二来,楚乔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跟楚乔说这些。

    当然,吴妈是不会看到楚乔那漆黑的眸子里,时不时的会有红光一闪即逝,她每次看到楚乔的眼睛时,都会涌起一阵想向她倾述的意愿。

    “呵呵,也许老太太就是那子,那屋子里根本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楚乔随意的说道。

    “我也是那么想的,可是别人不那么想啊!几年前,老太太的儿子媳妇硬要进去看看,老太太气急了,干脆宣布,不认儿子媳妇了,把小两口赶去了隔壁院子,从此就分了家!”吴妈继续八卦着,“不过,我也有些奇怪,姜家树大招风,这么多年,怎么没有招贼呢?”

    “噗……”楚乔笑了起来,是啊,一个孤老太太,一笔巨大的财富,怎么会没人惦记呢?肯定是有的,不过,那些惦记的人,恐怕现在都不是人了。

    当楚乔离开厨房的时候,目光深深的落到了姜屋子的方向,她究竟是什么人?她上究竟有些什么秘密?她——究竟是不是那个对自己出手的人?!

    在没人的地方,楚乔拧着九饼道,“想办法去姜老太太的屋子里看看,尽量不要惊动她!”

    “不去!”九饼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我不喜欢她上的那味道!真让我作呕!”

    “我怎么没闻到啊?”楚乔故意说道,不过,她也的确没有感受到九饼口中说的那所谓的“死气”。

    “哼,你又不是强大的通灵幻兽,你怎么会感受到?”九饼翻了个白眼,“反正我不去!”

    “九饼乖,你就帮帮我吧!我目标太大,要是被老太太发现了,还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就不一样了,你进去,就算是真被发现了,也没啥关系。”楚乔小声的哀求着,“九饼,乖了,你是人家的通灵幻兽嘛,你不帮人家,谁帮人家呢?”

    “让尹皓去嘛!”九饼甩了甩尾巴,“要不然就让墨子曦去嘛!他更方便咯!别人都看不到他咯,进进出出的,想进去多少次都行啊!”

    楚乔捏着九饼肚子上的软道,“让尹皓去?亏你想的出来!墨子曦……那个魂淡,我去哪儿找他?你帮不帮?昂?不帮是吧?那我们就开始减肥计划吧!九饼你该减肥了!什么办法最有效呢?对了,绝食吧!绝食最有效了!”

    “不是节食吗?”九饼愕然了,乔乔越来越坏了,有木有?就知道欺凌弱小!

    “节食已经无法满足你的材了!”楚乔郑重的说道,“我想,绝食一个星期,大概能够有一定的效果!”

    九饼惨呼一声,再次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次,正好是农历十五,按照吴妈所说,信佛的姜应该雷打不动的去庙里烧香吧?

    果然,吃早饭的时候,姜就对众人道,“今儿个,我去庙里走一趟,嗯,今天就不在庙里吃斋饭了,我早点回来陪着你们吃饭,上午你们也可以出去玩玩嘛,每逢十五,镇子里也闹,很多卖小玩意的,别处可买不到呢!”

    姜说的一席话,让孟萍萍也有点心动了,可是想到井月,又没了兴致。

    “说的对,乔乔姐,你和萍萍姐出去玩吧,我在家里陪着苏文姐,反正那集市我也逛过很多次了。”井月在一旁笑道。

    本以为楚乔会推辞,却没想到楚乔点点头,“嗯,正好,我也想给陌陌买几样特别的东西回去,萍萍,咱们就去逛逛吧。尹皓,你也去。”

    孟萍萍自然高兴,尹皓心里奇怪,但也点了点头,接着楚乔道,“我上去拿点钱,顺便跟苏文说一声。”

    说着,楚乔便上了楼,一会儿便换了件衣服,背着小包下来了,三人便一起出了门。

    不一会儿,姜老太太也出门了,井月跟吴妈也没话说,便上楼去找苏文了。

    让井月没想到的是,苏文虽然还在病中,但却谈极高,一上午都拉着她东拉西扯,说这说那,愣没让她离开那间屋子,直到楼下传来了姜的一声惊呼。

    “是谁进了我的屋子?!”

    井月一听,“腾!”的站了起来,冲出去,“外婆!”

    只见姜站在院子中,子微微颤抖,指着自己屋子的方向,一脸铁青。

    “外婆,发生什么事儿了?”井月一边下楼,一边问道。

    姜怒道,“有人进过我的屋子!”

    “啊?怎么会?”井月一惊,下意识的朝外婆的房间望去,房门上的铁将军好好的,根本就没有动过的痕迹,而此刻吴妈也手里拿着几根菜跑了出来,一脸惊惶的道,“姜,我可没有进过你的屋子啊!我在这个家十多年了,从来没有踏进那屋子半步的啊!”

    “外婆,您是不是看错了?锁好好的啊!”井月也有点不解的道,她深深的知道外婆的忌讳,就算是面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外婆也没有丝毫的让步!“外婆,家里只有吴妈、我和苏文三个人,我和苏文一直在楼上说话呢,没人进过你的屋子,楚乔他们出去玩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姜子微微颤抖着,两眼发直,一步一步的朝着屋子走去,嘴里喃喃道,“不!我知道,有人进去过去!一定有人进去过!”

    吴妈朝井月看去,“井月小姐……你看这……”

    井月心头也奇怪,外婆这是怎么了?

    “吴妈,你先去厨房吧,这儿没事儿的,有我在。”井月对着吴妈摆了摆手,吴妈立即如获大赦般的走了。

    姜走到自己屋子跟前,颤抖着摸出钥匙,插进锁里,井月不敢靠近,惦着脚尖朝里面张望,可是她什么都没看到,姜一进去就把门狠狠的关上了。

    “这家里明明就没有多的人,怎么会有人进了外婆的屋子呢?大白天的,也不可能是毛贼吧?哪儿有这么胆子大的毛贼?!”井月喃喃的道,“可是外婆不会无缘无故的那么说……难道是……”井月下意识的抬头朝苏文的房间望去。

    苏文窝在被窝里,乔乔早上过来叮嘱她,让她跟井月聊天,想办法不让井月下楼,刚开始她还不明白乔乔这样做是为什么,现在想来,难道是跟姜有关?可是乔乔他们都出去了啊,绝对不可能潜入姜的房间!这是怎么回事?等乔乔回来,一定要问个明白。

    中午的时候,楚乔他们三人回来了,姜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午饭都没有出来吃,井月也不好多加解释,就说自己外婆体不舒服,众人吃了饭,也便回房间去了。

    等到楚乔从尹皓被窝里把奉命做贼的某货拧出来时,发现某货浑不停的颤抖着,原本银亮的毛发,似乎也黯淡了一些。

    楚乔一惊,赶紧问道,“九饼,你怎么了?受伤了?”

    九饼摇摇尾巴,闷声道,“没有,只是虚耗过度,没想到那死老太婆的屋子里,居然还藏着那么厉害的玩意!”

    尹皓赶紧问道,“你在她屋子里看到什么了?”

    九饼大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一口浊气,这才道,“死人!”

    “死人?!”这次连楚乔也惊得差点掉下巴,她想到了无数种可能,可就是没想到姜老太太的屋子里居然藏着一个死人!

    “我就说嘛,她浑的死气究竟是从哪儿来的,现在看来,肯定就是从那死人上沾的!”九饼大人连着“呸呸”的吐了两口,“真是晦气!真是晦气!”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死人啊?”楚乔不问道,心中也奇怪,这老太太没事儿藏个死人在屋子里做什么?而且,应该是藏了好多年了吧?

    九饼没好气的瞪了楚乔一眼,“死人还能是什么样的?已经干成柴火了!就在那老太婆的上躺着!小爷刚一进去,差点给吓尿了,还以为是一只粽子呢!乔乔,你诚心折腾我啊?”

    “怎么会?我也不知道她屋子里藏着干尸啊!我就觉得姜有点奇怪……所以让你进去看看,对了,你是不是被发现了?我看她有点不对劲,井月好像也有了察觉。”

    “那老太婆不是普通人!”九饼的毛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郑重。

    “……”楚乔一阵无语。废话,普通人能在上放一具干尸?

    “她恐怕跟你一样,就算不是通灵师,也修习过巫术!”九饼道,“我一进去,就感受到了一丝阵法的波动!然后就被困住了!”

    “什么?她屋子里有阵法?”楚乔又是一惊,“她是通灵师?”

    “那阵法,不是通灵师常用的阵法,我一进入到那阵法中,就出现了幻觉!”九饼坐起来,“你们应该知道,作为通灵幻兽,我不会被这种致幻的阵法给困住的!我天生就有破障的力量!”

    “可是,你却被困住了!”楚乔看九饼疲惫的样子,心中不由的有点后悔,看来,九饼一定是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阵法中脱困而出,还是太鲁莽了点啊!

    “是,我当时就发现,自己好像被困在杀阵中,四面都有厉鬼妖兽朝我攻击,我苦苦支撑了很久,幸亏后面我拼着全力量,施展了魂兽合一,才破开了那个杀阵!”九饼心有余悸的说道,“能够我施展出魂兽合一,那阵法还真是厉害了!要是普通人,只要进入到了那个杀阵中,恐怕会立即被杀死!”

    听九饼这么一说,楚乔立即想到,那阵法应该是一种聚煞阵法,阵法中的煞气进入人的体里,才会产生那么强烈的幻觉,心志薄弱一点的人,会立即把自己吓死!就像苏文看到的那个幻觉一样,还有,自己那晚看到的鬼花船……

    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姜老太太在搞鬼?!

    “九饼,你现在没事儿了吧?”楚乔内疚的看着九饼,早知道,就不该九饼去了。

    九饼委屈的甩甩尾巴,呜咽一声,楚楚可怜的拱着背,趴到楚乔的大腿上,“人家要吓死了,怎么会没事儿?”

    从小和九饼一起长大的楚乔自然知道九饼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求安慰,求顺毛呗!

    楚乔念在九饼今的确是受惊的份上,伸手缓缓的给九饼顺着毛,九饼眯着眼,舒服的都快哼哼起来了,一旁的尹皓伸出手来,对九饼道,“九饼,要不要我给你顺顺毛?”

    九饼的毛登时就炸开了,“给小爷滚!”

    是夜,楚乔躺在上,瞪着天花板,对旁边上的井月道,“小月,你当初给我们讲的那个鬼故事,不会是真的吧?”

    “呵呵,都说是鬼故事了,肯定不是真的啦,那是大人编出来骗小孩子的,晚上小孩子就不敢乱跑了,你怎么还信这个?”井月笑着说道。

    “你不是说那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个小镇上的人么?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就算是个编出来的鬼故事,但至少也有个生活原型吧?是不是真有那么一个小姐为自杀什么的啊?!”楚乔好奇的问道。

    “哪儿有?!”井月翻了个,背对着楚乔,“你想多了,哪有那么多为自杀的痴男女啊?”

    “哦……对了,井月,我们都来这么好几天了,怎么没见你舅舅他们一家人过来串门子啊?你不是说,你还有一个小表弟么?”楚乔追问道。

    “嗨,舅舅跟外婆老吵架,很少过来,外婆也不需要他养着,所以也不希望他过来。”井月随口答道。

    “外婆今天晚饭也没出来吃,不会是有什么事儿吧?”楚乔还是不甘心,继续追问道。

    井月翻过来,看着楚乔,乌亮的眼睛映着灯光,嘴角有一抹奇异的笑容,“乔乔姐,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啊?没有啊。”楚乔赶紧道。

    “小镇子上的人,对外婆是有些偏见的,因为我们姜家以前在这小镇上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很多人眼红的,这些年,姜家虽然败落了,也不是一般人家可比,所以那些人背地里也经常嚼外婆的舌根,说外婆脾气古怪,说咱家老宅闹鬼。”井月直言不讳的说道,“可是,我从小在这老宅长大,从来没见过什么鬼啊,外婆的脾气是古怪了些,但是谁没点自己的秘密呢?”

    听井月这么一说,楚乔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井月接着说道,“每个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但是,知道了自己不该知道的事儿,也许不是件好事,你说呢?乔乔姐。”

    楚乔胡乱的点了点头,心里琢磨着,难道说井月真的猜到了什么?

    “好了,睡了吧,夜风凉,我们还是把窗户关上吧。”说着井月便起关上了窗户,而楚乔也一夜无梦,那鬼花船,没有再出现在她的“梦中”。

    次清晨,姜的房门“吱嘎”一声打开了,老太太没事儿人一样,走了出来。

    楚乔笑着上前打招呼,姜老太太眯着眼打量了楚乔很久,这才道,“乔乔,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楚乔没想到老太太居然会直接找上自己,心头一震,脸上却笑着道,“外婆您要跟我说什么?”

    “走吧,咱俩出去走走。”姜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伸手拉着楚乔,就朝外面走去,九饼和尹皓要跟过来,楚乔对着他们摆了摆手,两人几步间,已经跨出了门。

    ------题外话------

    今天下午起,迷迷糊糊的打开电脑,搓了搓眼屎,一看网页,惊得清鸢掉下巴,亲们居然给清鸢投了那么多票票了啊!艾玛,真是感激,真是意外!有亲问给清鸢投在神马奖项上,清鸢瞅了瞅那些奖项,心里没底,貌似不是新人,更新也跟码字狂人不能比,年度风云人物神马的大奖,更别想了,那是给桂圆老大量定做的……亲们就看着办吧,投那个玄幻奖好了,反正最后谁得奖还得网站说了算。这个票票决定的只是谁入围年会,只要位次保持在前六十,能入围就不错了。

    PS:好基友微雨菲菲的新文《极品狂医倾天下》首推了,在强推的位置,很不错的,亲们要是喜欢,就去支持个哦!()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