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鬼花船

    ()

    九饼在楚乔怀中一动,楚乔立即感受到了,一低头,正好对上九饼那双琉璃一般的眼睛。

    楚乔趁众人不注意,在九饼的耳边轻声道,“你也觉得不对劲?”

    九饼晃了晃脑袋,眼神里有一丝犹豫,最后还是缓缓的把头伏了下去。

    姜带着楚乔她们去了二楼,楚乔她们注意到,小镇房子的格局都差不多,一进大门就有一个种花的小花园,接着便是主屋,相当于客厅,客厅里间应该是主人家的住的地方。客厅两边是楼梯,通往二楼,二楼一般都是客房,推开房间的窗户,一面可以看到前面的花园,一面可以看到后面的水道。

    小镇上的人家是离不开水道的,打开后门,便可以在流动的水道里洗衣淘菜,连卖菜的也是划着船,一边吆喝一边从家家户户的后门路过,是不是的就会有人打开门唤一声,“来半斤豆腐!”

    于是,艄公便竹篙一点,船儿轻悠悠往前一飘,立定,一个送上豆腐,一个送上钱,交易完了之后,船便又开了。

    虽然现在家家户户都安上了自来水,但是小镇的居民还是习惯在水道里面淘菜,现在正是做饭时间,楚乔坐到窗边,抬眼一看,便能够看到许多人蹲在水边洗着什么,低头一看,吴妈也蹲在水边把一条肥鱼仔仔细细的清洗着。

    “这里不错吧?”井月笑嘻嘻的凑到楚乔边,“我小时候最坐在窗子边上看一条一条的船从楼下划过,总也看不倦。”

    “这里真像是世外桃源。”楚乔也笑道。

    “等我毕业了,就回到小镇来,去镇里的中学教书,做个老师,每天走在青石板上,踏实。”井月笑眯眯的道。

    楚乔微微有点意外,燕大的学生,没有不想留在燕京,为自己博个好前途,井月的志向居然是回到小镇上来做个老师。

    “喂,别这样看着我,呵呵,这么美的地方,你舍得离开吗?”井月笑呵呵的道,“好了,大家放好东西就下楼去玩吧,也可以去小镇上转转,我估计这桌子饭菜做好,可不是一会儿就行呢!”

    孟萍萍和苏文立即欢呼一声,从包里掏出数码相机,说是要拍点古镇的照片回去,住在隔壁的尹皓也走了过来,孟萍萍她们俩拉着尹皓就出去了,楚乔对井月道,“我不想出去啦,我去帮吴妈做饭吧。”

    “你会做饭?”井月惊讶的问道。

    “会的可多了!”楚乔抿嘴一笑,跟着孟萍萍她们下楼,她直接去了后门的水边,吴妈刚刚收拾好鱼,又准备去杀鸡。

    “吴妈,我来帮你吧!”楚乔上前去帮着吴妈拔鸡毛,吴妈赶紧道,“哪儿能让贵客动手啊?”

    楚乔笑道,“吴妈,你叫我乔乔就好了,我在家里也经常做的,什么客人不客人的,我们来就已经给你们添麻烦了,帮帮忙是应该的。”

    吴妈为难的笑了笑,最后见楚乔坚持,便也作罢,她一个人忙活一桌子饭菜,的确够辛苦。

    “吴妈,你一直在姜家帮工吗?”楚乔手脚很利索,一边拔毛一边问道。

    吴妈看出眼前这个女孩子不像是小姐,便对她也多了几分好感,“有十来年了吧,姜对人很好,我就一直留在这里,我家就在隔壁镇子,每个月可以回去几天,家里孩子也大了,没啥牵挂,在这儿和姜做个伴好。”

    “姜体真好,她今年多少岁了?”楚乔继续不动声色的问道。

    吴妈一愣,笑了起来,“你还别说,这么多年来,我还真不知道姜多少岁了,也没见过她给自己过生,她的儿女们也没提过呢!”

    “哦?”楚乔微微诧异的道,居然不喜欢给自己过生……

    “姜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怎么不跟她住在一起照顾姜呢?”楚乔又疑惑的道。

    吴妈笑道,“她是有一个儿子儿媳,还有一个孙子,诺,就住在隔壁的院子里,老太太格古怪,不喜欢跟儿子媳妇住一块,喜欢自己住,连带着连孙子都不大喜欢,可是对月小姐却是例外呢!听她说,她准备把这老宅子留给月小姐。”

    “这么大的宅子,平里就你和姜两个人住?”楚乔进来之后,已经四处打量了一番,这个院子里一楼有七八间房子,二楼也有五间房子,这么大的院子,两个老人住,也太冷清了一点。

    要知道人是活物,房子是死物,人住在房子里面,才会给房子带来生气!屋大人少,可不好!那样的屋子气重,对住的人是有妨害的!

    听楚乔这么一问,吴妈笑道,“可不就是我和姜住?这么大的房子,我住着不习惯,就住在前院那个小房间里面。”

    楚乔知道吴妈说的是那间耳房,耳房说白了就是门房,以前大户人家守门人住的地方,这个院子修得精致,连耳房也不显得简陋,只是稍微小了一些,吴妈住在那里能够听到外面人来人往的脚步声,应该是这个清幽院子里最“闹”的地方了吧?

    这样说来,其实只有姜一个人住在这个大院里了?

    真是个奇怪的老人。看她的样子,不像是个孤僻的人,是如何耐得住这般的冷清?

    “你们在聊什么呢?”厨房外面传来了井月的声音,她手里拿着洗干净的苹果对楚乔道,“就让吴妈一个人忙吧,来,跟我出去吃苹果!刚刚我抱着九饼下来,看到九饼可喜欢了,诺,现在正逗着九饼呢!”

    楚乔感觉到自己心头划过一道什么东西,生为通灵师,她对一些东西是有超乎常人的敏锐力的,那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她赶紧道,“好,我去看看。九饼子不好,别让它伤到外婆了。”

    井月笑道,“怎么会?九饼那么乖。”

    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来九饼的吼声,楚乔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院子里,九饼浑毛发竖起,那双琉璃似的眼睛里微微泛着红光,它正瞪着姜

    姜看到楚乔跑出来,一脸尴尬的对着楚乔笑道,“这猫儿的子真烈,见不得生人呢。”

    楚乔赶紧道,“外婆,有没有伤到你?”他们都依着井月喊姜外婆,姜摆摆手,“没有,没有!”

    “九饼,怎么这么不听话?”楚乔故意瞪了九饼一眼,九饼的毛慢慢的收拢起来,眼中的红光也消失了,缓步走到楚乔边,蹭了蹭楚乔。

    楚乔抱起九饼对井月和姜道,“九饼平时很乖的,估计它今天坐了一天的车,想要出玩了,这样吧,我带它出去走走。”

    “好,去吧,早点回来,饭快做好了。”姜点点头道。

    楚乔这才抱着九饼走了出去,在一个人少的地方停了下来,楚乔把嘴巴附到九饼耳边道,“刚刚发生什么事儿了?”

    九饼那张毛脸皱了皱,“哼,那老太婆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法?”楚乔疑惑的问道,她刚刚也有注意观察过姜,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特别。

    “她上有一股……死气!”

    “可她是个大活人,怎么会有死气?”楚乔心头划过一丝惊讶,但是她也相信九饼的感觉不会错!

    九饼犹豫着说道,“我也拿不准那股死气是不是从她体里传出来的,但是,我靠近她的时候,的确是感受到了一股死气!”

    “九饼,在什么况下,她会沾上死气?”楚乔问道。

    九饼用爪子挠了挠毛脸,“第一种可能,她本来就是死人,自然上有死气。第二种可能,她成天跟死人在一块儿,也会沾上死气就像火葬场殡仪馆的人,上就会带着一些死气。第三种可能……她是行尸,不过,看她那样子,也不像行尸,要是行尸的话,那个吴妈早就死了几十回了!”

    “她也不可能是死人,要是活人死人我都分不出来,这通灵师我也不干了!”楚乔道,“难道是第二种可能?可是她一个老太太,怎么会成天跟死人打交道?”

    “那老太太神秘的,乔乔,你可要小心些!”九饼忍不住道。

    楚乔笑道,“我知道,对了,你在那个宅子里,有没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双眼睛时时刻刻的盯着自己?”

    九饼眼里红光一闪,“对!就是那种感觉!我刚踏进那个院子就有这种感觉了!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呢,因为那个院子应该没有灵体!”

    “那个宅子……九饼,你跟尹皓住在一起,小心保护他,孟萍萍她们有我。”楚乔吩咐九饼道,“我现在倒是对那个宅子有点兴趣了!”

    “哼,为什么要人家保护尹皓?那傻小子自己要跟来的,出了事儿活该!”九饼不满的哼哼道。

    “九饼,别闹,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够让边的朋友受到任何的伤害!”楚乔认真的道,“你也要好好的保护尹皓!”

    “你该不会是看上那小白脸了吧?”九饼撅了撅股,“他还不如爷的股呢!”

    “去死!”楚乔一巴掌拍在九饼的股上,拧着它回到了姜家大宅。

    孟萍萍她们已经回来了,客厅里也已经摆上了大桌子,院子里亮起了灯光,厨房里也传出了阵阵扑鼻的香味。

    “你们回来了啊!”井月迎了上去,对楚乔道,“刚刚吴妈炸了小鱼儿,那是专门给九饼做的,九饼,要不要去吃炸小鱼?”

    九饼顿时来了精神,嘴角边流下了可疑的晶亮的唾液,楚乔心里暗骂,那个吃货,一提到吃,啥节都没有了!

    井月抱着九饼笑盈盈的走了,孟萍萍也招呼楚乔去看她们拍的照片,吴妈一盆一盘子的把菜往桌上端,姜也在帮着吴妈端菜。

    “孩子们,吃饭了啊!”姜招呼着楚乔她们,众人立即围在了桌子边上,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眼睛都亮了。

    五菜一汤,都是江南小镇特色菜,蒸鱼、炒豆角、炖鸡、凉拌小黄瓜还有油炸小黄鱼。

    每一道菜都新鲜可口,众人吃的很欢畅,不过姜和井月两人却只是挑了一点素菜吃,姜喝了一点鱼头汤,便也作罢。

    看来井月不大吃荤腥,的确是跟姜平时的饮食习惯有关。

    晚上,四个女孩子住在二楼的大客房里,客房里有两张大,四个女孩两人挤一张,正好,九饼因为也是“男生”的缘故,被楚乔打发去跟尹皓挤了。

    “这儿没有电视,外婆不看电视,你们不会不习惯吧?”井月抱歉的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孟萍萍从背包里拖出了笔记本,“我早就料到了,带着本本呢!苏文也有带!”

    楚乔道,“我看手机也一样的。”

    现在的人,几乎不能够离开手机电脑了,苏文和孟萍萍很快连了无线网,开始浏览网页跟人聊天,忙的不亦乐乎,井月却说下楼去陪外婆说说话,去了楼下。

    楚乔趴在窗子上,看到一楼里间的一个大房间里亮着灯光,那应该就是姜住的地方了吧?嗯……要不要偷偷去她房间里看看呢?或者让井月带她们去瞧瞧?

    让楚乔奇怪的是,虽然房间里亮着灯光,姜却和井月在院子里聊天,并没有在房间里。

    死气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这宅子里的生煞之气看不清楚?

    楚乔思考着这个问题,闷闷的坐到了上,路途劳顿,她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似乎有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歌声传来,楚乔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月光透过窗子泼洒进来,虽然房间里没有开灯,但是却也能够看得很清楚。

    楚乔屏息静气,仔细的分辨着自己刚才梦里听到的歌声是不是真的,这时,那歌声似乎又传了过来。

    还真有人半夜唱歌?这江南小镇上的人还真浪漫啊!

    楚乔轻手轻脚的爬起来,她边睡着苏文,旁边大上睡着井月和孟萍萍。

    当楚乔走到后窗边,朝着窗外看去,发现外面也很亮堂,水光洒落在水面上,远远的能够看到一个挂着红灯笼的船在水道上飘着,似乎朝着这个方向来了。

    这么晚了,还有人划船唱歌?

    楚乔醒了,也睡不着,索趴在窗户边上,眼瞅着那个慢慢飘过来的花船,船近了,楚乔才明白何谓花船。

    那艘船并不大,船窗船舷全是木头雕花的,船舷上还绑着五彩的绸带,从外面能够看到里面轻纱垂曼,隐隐有暖红的光晕透出。

    江南水乡的人们,难道连睡觉都喜欢在船里?半夜不睡觉,划着船到处跑?

    其实,这花船在解放前,半夜出来的,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花船”,里面通常都有一个卖唱的女子,温了酒,准备了点心食物,一边弹唱,一边在水道上游走,若是有心的公子哥儿便会招呼一声,去花船上听听小曲,喝喝茶,吃吃点心,消磨时间。

    当然,曲不是白听的,茶和点心也不是白吃不喝的,若是要留宿过夜抱得美人归,价钱就更贵了。

    不过,这在那些年轻公子文人雅士眼里可跟逛青楼不一样,这叫雅趣!花船正因为其神秘美丽,让很多人为之向往。谁要是和一个花娘成就一段佳话,还会让人津津乐道呢。

    后来许多大户人家也有花船,但是就做的更加华丽大气,跟那些卖唱的花船是两回事了,专供家里的女眷乘坐,就像是现在的豪车一样,是份地位的象征。

    不过,楚乔当然是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她看到那挂着红灯笼的花船在水道里晃来晃去,心里虽然有些疑惑,却也没往深处想。

    要是小镇中的居民看到这个花船,肯定会大惊失色的。挂着红灯笼的花船,其实就是那种有花娘的花船,而这种花船在解放后便已经绝迹了,现在更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花船晃晃悠悠的滑过楚乔楼下时,一阵清风吹来,那船里的暖红色纱幔轻轻被吹开,楚乔一眼便看到了里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女孩子穿的是一件玫瑰色的旗袍,手里拿着一把美人团山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似乎是感受到了楚乔的目光,抬起头,迎着楚乔的目光,微微一笑,纱幔落下,挡出了那笑容,也把笑容留在了楚乔的脑海里。

    那花船又飘悠悠的走远了,楚乔趴在窗户边上,觉得睡意袭来,沉沉睡去。

    早上醒来,楚乔发现自己睡在上,可她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上的,不过头有点昏沉沉的,大概是晚上着了凉。

    等楚乔下楼来,众人都在等她吃早饭了。

    “乔乔,你怎么了?看上去精神不好啊!”孟萍萍看到楚乔脸色有些发白,忙关切的问道。

    楚乔笑了笑,“没事儿,我就是昨晚起来看月亮,可能吹了点风,着了凉,刚刚我已经吃了点药,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半夜起来看月亮?!”苏文吃惊的道,“你就睡我旁边,我怎么不知道?”

    “你睡的跟头猪一样。”楚乔笑道。

    “月亮有啥好看的?几千年了,都是那个样子!”苏文不服气的说道,“我才不会像你那么无聊呢!”

    “我昨晚不但看到月亮了,还看到花船了!嘿嘿,你们睡着了,可没我的眼福,那花船可漂亮了,我还看到花船里有个好漂亮的姑娘,居然穿着旗袍,你可别说,像三十年代的电影明星呢!”楚乔一边喝粥一边道。

    一旁的吴妈神色一变,赶紧问道,“乔乔,你看到的花船是什么样子的?”

    楚乔努力的回想了一下,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四五米长的船,船舷上扎着绸带,船头还挂着一盏红灯笼。”

    “挂着红灯笼?”吴妈失声道,姜赶紧道,“吴妈,去看看给乔乔留的馒头蒸了没!”

    吴妈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往厨房去了。

    姜笑着道,“她就是一惊一乍的,好多年的老毛病改不掉。”

    楚乔刚刚也是一愣,她没想到吴妈居然有那么大的反应,听姜这么盖弥彰的解释,她只是笑了笑,“嗯,我知道。”

    等姜吃完走了,井月才凑近楚乔小声道,“你真看到挂着红灯笼的花船了?”

    楚乔点点头,“我真看到了。”

    “这就怪了……”井月嘀咕了一句,“你才刚来这里,怎么就看到了?”

    “那个花船……有什么特别吗?”楚乔忍不住问道。

    井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楼上,楚乔点点头,闭上嘴巴,稀里哗啦的把饭吃到肚子里,拉着井月就往楼上跑。

    “快告诉我,那个花船是怎么回事啊?”楚乔一进门便问道,“莫不是有什么故事?”

    “可不是么!”井月夸张的说道,孟萍萍他们也跟了进来,“你确定你不是在做梦,是亲眼看到那个花船了?”

    楚乔点点头,那种感觉那么真实,不可能是做梦的啊!

    “那个花船……就是鬼船!”井月压低声音道,“小镇上很多人都看到过那个花船呢!”

    “啊?!”孟萍萍他们一惊,目光落到楚乔上,楚乔笑道,“什么鬼船啊!要真是鬼船,我还能看不出来么?”

    孟萍萍他们没听出楚乔话里的意思,反而是催促井月道,“井月,你快说说那鬼花船是怎么回事啊?”

    “嗨,你们不是这儿的人,不知道那红灯花船在解放前,那可就是……”井月不知道该怎么说,“杜十娘,你们懂的吧?”

    “啊?!”众人齐齐一声惊呼,九饼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不朝窗下瞅了瞅,还真浪漫啊……在船上!

    “现在应该没有那样的花船了吧?”楚乔皱眉道,要是现在还有“杜十娘”敢坐着花船到处晃悠,还真拿派出所是摆设呢?

    “解放后就没了!”井月肯定的说道,“其实,你看到的那个花船,还有船里穿旗袍的女人,别人也曾经看到过,那个吴妈,就看到过!她看到那个花船的时候,才二十多岁,后来她就死了丈夫,为了养活孩子到处打短工!她逢人就是,是那鬼船害了她!让她一辈子都晦气!乔乔,你可要小心!”

    “胡扯!”尹皓突然道,“乔乔不会有事的!”

    ------题外话------

    存稿君继续路过……亲们,为清鸢那苦的家伙祝福吧,希望她能考过了,以后存稿君我就不用出来打酱油了!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