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巧舌如簧

    最新阅读请到()    “李队长,我们刚刚有兄弟发现鉴宝堂居然还有一个比较隐秘的后门!”李潇的指挥车上突然接到这么一个信息。

    “什么?!”李潇又惊又怒,“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的?以前侦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这么重要的信息?”

    “鉴宝堂后面是一堵围墙,墙外是一个小巷子,上次我们侦查的时候,那堵围墙都还在,今天我们一个兄弟绕到后面才看到那堵围墙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开了一个小门……对不起,李队长这件事是我们的疏忽!”

    “快,查!从楚乔云陌进门开始,有多少辆车驶出那条巷子,每一辆车的方向立即跟踪!”李潇一拳头砸在了指挥车上,心中狂跳起来,怎么会出这样大的疏漏?!那帮家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啊,就算是云陌和楚乔不是普通人,但是那帮家伙手里肯定有枪,云陌和楚乔能够躲过枪?!李潇不敢想象,急得眼冒金光。

    “李队,刚刚调出了监控,一共有三辆车离开那个小巷子,一亮黑色商务车,一辆红色雪弗兰,一辆出租车。”信息灯再次亮起来。

    “三辆车都追踪,重点追踪黑色商务车!”

    “是!”

    “等等!黑色商务车是什么时候离开小巷的?”

    “一个钟头前!”

    一个钟头前,也就是云陌和楚乔刚刚进门没多久,那辆车就离开了!

    天哪!一个钟头!李潇的心开始颤抖起来,一个钟头什么都可能发生啊!要是云陌和楚乔出一点事,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快点追踪!动用一切手段!”李潇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句话,“必要的时候,就算是任务失败,也要保护好云陌和楚乔的人安全!”

    “是!”

    ……

    黑色商务车中,楚乔紧紧握住了云陌的手,云陌轻轻的在楚乔手心里划了划,这是他们小时候常玩的游戏,闭上眼睛在手心上写字,每次小伙伴们一起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楚乔和云陌总是能够胜出,因为楚乔总能够猜出云陌在她手心里写的什么字。

    “别怕,有我。”云陌写道。

    楚乔捏了捏云陌的食指,意思是我知道。

    “答应我,无论在什么况下,先保护好自己。”云陌又写道。

    楚乔子僵了僵,然后缓缓的在云陌的手心里画了一个笑脸,云陌懂得,她在说,我们都会没事儿的。

    车停了,周围是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周老板去下了云陌和楚乔的眼罩,适应了一下睁开眼睛,这才发现眼前这里是一个废气的建筑工地,难道说这些人一直就隐匿在这里?

    “两位,请下车吧!”周老板亲自给云陌和楚乔打开车门,云陌拉着楚乔下了车,在他们前,站着数十个黑衣精壮男子,虽然他们手里没有拿着棍棒刀枪,但是任谁都能够从他们的上感受到一股让人压抑的气息。

    不过云陌和楚乔却像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一般,只是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朱老哥,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朱老板心中正暗暗称奇,看来这两个年轻人的确是见过风浪的,饶是他自己第一次面对这样阵仗的时候也两股战战,而眼前这两个年轻人却像没事儿人一般。

    “你们还不快迎两位贵客进去?”朱老板赶紧对那群黑衣人道,那群人立即分开一条道路,云陌带着楚乔淡然的走了进去,朱老板洋溢的在他们二人边指引着。

    走进去,云陌和楚乔才发现废弃的大楼里别有洞天,大楼守卫严密,地下室居然被改装成了一个个仓库!里里外外,那些穿着黑衣一脸横的精壮汉子居然有四五十人之多!

    楚乔突然脚步一顿,惊讶的目光扫向云陌,云陌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拉着楚乔继续走,但是两人故意放慢的脚步,楚乔装作东张西望的样子,脚下踢着小石头,磨磨蹭蹭的嚷嚷着,“哎呀,这是什么鬼地方,这么脏这么乱,小心可别把我脚给崴了!”

    一路上随意堆在着的几个小石头堆被楚乔一一踢散开,楚乔这才放下心来。

    刚刚那几个石头堆看似是随便摆放的,其实是一个阵法,九宫绝杀阵!

    这种阵法很简单,只需要几堆石头就可以摆出来,但是却很有效,误入阵法的人,会很轻易的被布阵的人控制住心神,若是布阵者修为很高,甚至可以让被控制者自残!所以这个阵法被成为九宫绝杀阵!是一个很损的阵法!一般的风水师通灵师都是不许布下这样的阵法的!

    楚乔仔细的观察那些黑衣人,虽然上都带着杀气,但是表很呆滞,连行动间,都显得有些僵硬,看来,这阵法对那些人都是有影响的!用阵法控制着这些亡命之徒为自己卖命,还真是很新鲜!

    那位黑老大坚持让自己和云陌来这里,估计也是想用这个阵法来控制他们,以期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此刻楚乔倒对那个布下阵法的人有了几分好奇,难道又是一个同道中人?不!应该说,又是一个邪灵师吧?!

    “哈哈哈……贵客来了啊!”

    楚乔和云陌刚走进大楼空旷的大厅中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还响起了一阵回音。

    楚乔抬头一看,大厅中央,坐着一个穿黑色唐装的中年人,带着墨镜,手里还拄着一根拐棍,莫非这人是瘸子?不过看上去不像,原来他是学人家电影里的黑老大,弄个拐棍在手里,是专门装用的。

    而那中年人后十来个黑衣人站成一排,起到了很好的背景作用,看上去的确还是很有几分气势,而大厅的四周,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地方每隔三五米就有一个人,果真是黑老窝啊!

    “久仰!久仰!”云陌不卑不亢的对着那中年人拱了拱手,“想必这位就是老大吧?真是好气质啊!让在下敬而生畏!”

    “不敢,不敢。还不给贵客看座?”老大也装模作样的跟云陌寒暄了一下,这才切入到正题。

    “听说先生想要吞进一大批货?”黑老大戴着黑墨镜,楚乔也看不到那黑墨镜背后的眼睛究竟在瞅着谁。

    “那也得仰仗老大啊!”云陌淡淡的笑了笑,“上次在下小赚了一笔,这次也是真心诚意的想来跟老大谈谈这笔生意。”

    “好说,好说!”中年人笑了笑,虽然在笑,但是那笑容看上去却有几分狰狞,“但是今天我们请小兄弟你走这一趟,其实是有更大的一笔生意想要跟小兄弟你谈谈。”

    “哦?!”云陌故意装出惊讶的样子,“不知道老大想要跟我谈什么?”

    “我就直说了吧,我的那批货,急着走到国外去,想借用小兄弟的那条路子用用,不知道小兄弟肯是不肯?当然,价钱好商量,我们不会亏待了你!”黑老大开门见山的道。

    “这……”云陌迟疑了一下,顿时感觉到了周围数道杀气腾腾的目光投了过来,若是普通人被这目光一吓,恐怕会立即心惊胆颤,可是云陌只是苦笑了一声,“老大啊,您真是太抬举我了,我那条路子,也只能够小规模的出货啊,像您手里那么大的一批货,走我那条道,恐怕是行不通的啊!”

    黑老大顿时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小兄弟这是不肯么?难道是担心我给不起钱么?你说个数吧!我绝对没有二话!”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云陌笑道,“我那条路子,虽然隐秘,但是每次走货也就走那么几件,我也想挣钱啊,可是实在是没那个本事揽下这趟活计啊!”

    “哼……”黑老大冷冷的哼了一声,心里疑惑着,那个郑先生不是说,他已经布下阵法,只要这两个人进了这里,他说什么,他们都会答应,可是现在,这两个年轻人似乎并没有着道啊,难道说,郑先生这次的阵法不好使了?

    想到这儿,黑老大心里有点不悦的对边的人道,“去请郑先生!”

    那人立即飞快的去了。

    不一会儿,另一辆车开到了这座废弃的工地外面,郑神棍优哉游哉的从车上下来,这位黑老大对他这个大师,出手可是一点都不小气,比他在琉璃厂帮人家“化煞”可强多了!所以黑老大一声召唤,他立即过来了。

    刚走到楼道口,郑神棍原本还很悠闲的神色顿时大变,几步跨到自己布下的那堆小石头边,该死,阵法居然被破掉了!什么人这么不小心?不是叮嘱过不要碰这些小石头吗?他继续往里面走,发现所有的小石头堆都被踢散了,这时他心里咯噔一跳,这绝对不是不小心的产物了!是有人故意破掉了他的阵法!

    一想到竟然有人能够看出九宫绝杀阵,还很轻易的破掉这个阵法,郑神棍的脑门上顿时浮出了一层薄汗,他主人的下场,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连那么强大的一个人,都被轻易的打败了,更遑论他?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所以这段子,郑神棍一直在夹着尾巴做人。

    郑神棍飞快的走进去,刚到大厅中,一抬头便看到了楚乔和云陌两人,顿时目瞪口呆,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指着楚乔和云陌大喊道,“是——你们!”

    云陌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这人认得他们?!

    在云陌站起来的同时,黑老大背后的那一排原本做背景的黑衣人顿时训练有素整齐划一的从腰间掏出了手枪对准了云陌,那些手枪都是开了保险栓的啊!只要黑老大一声令下,那十多把枪膛里的子弹就会毫不留到云陌的上!

    “你们干什么?”楚乔一声厉喝,挡在了云陌前,黑老大也愣了愣,手一招,“先放下枪!”

    那些人这才把枪放了下来。

    这时,郑神棍连蹦带跳的跑到黑老大的跟前,指着楚乔和云陌道,“老大,他们……他们是……”

    “我们是风水师啊!”楚乔笑眯眯的看着郑神棍,上前一步道,“先生也是我们同行吧?真是巧了,难怪我会在门口看到九宫绝杀阵,心里还想着究竟是哪位高人在这里布阵呢?是先生您吧?!”

    “你们也是风水师?!”黑老大有点惊诧的看着楚乔和云陌。

    楚乔骄傲的上前一步,“那当然!我们正是因为看到鉴宝堂里财运宏广,估摸着跟鉴宝堂做生意会很顺利,有的赚,才会选择跟朱老板合作的!这有什么奇怪的?”

    “老大,不是这样,他们……”郑神棍继续要说话,又被楚乔厉声截住,“不过,我就不明白,这位先生既然是老大您的朋友,怎么会在这里布下九宫绝杀阵?!难道不知道这个阵法的可怕之处吗?还是说,这位先生您对老大有什么不满,想要借这个阵法得到您想要的东西?!”

    “什么?!你血口喷人!”郑神棍被楚乔这么一说,脸色一白,旁边的黑老大也猛的转头看着郑神棍,“那九宫绝杀阵是……”

    “那九宫绝杀阵是会妨害主位的!”楚乔再次截断郑神棍要说的话,“老大您有所不知吧?九宫绝杀阵乃是风水术数中最为毒的阵法,聚杀气于无形,能够在无形中控制人的行为,一旦有人进入这个阵法,都会被布阵之人控制!而且,最是妨害主位,就算是主位没有进入这个杀阵,也会被阵法聚集起来的杀气给伤及本源!这里的主位,应该就是老大您吧?!”

    “你!……胡说八道!九宫绝杀阵的确是聚集杀气的阵法,但是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妨害主位!”郑神棍终于攒了一口气,吐出这句话,但是黑老大已经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头,一个黑衣人立即站在了黑老大和郑神棍之间,挡住了郑神棍。

    楚乔见到这一幕,明白黑老大已经对郑神棍产生了怀疑,呯呯直跳的心这才缓和了几分,只见她冷笑的看着郑神棍,“你摆下这个阵法,就是想控制进入阵法中的人,对吧?!若不是我刚才在进来的时候就毁掉了阵眼,现在,不管是我和我先生也好,还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被你控制了心神,就算是你让他们拿枪互相指着对,也只需要你一句话!你究竟是何居心啊?!九宫绝杀阵会不会妨害主位,你不承认,我也有办法证明!”

    “你!你简直就是混淆视听!老大!不要相信她!”郑神棍指着楚乔气得嘴唇发抖,“我绝对没有想要控制大家的意思,我只是依照老大的吩咐……”

    “闭嘴!”黑老大一声厉喝,这个混蛋在说什么?!

    “老大!”郑神棍这才觉察出黑老大的怒火以及自己的失言,“老大,您听我说,他们两个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两个法力高强,上次……”

    “上次差点就揭穿你这个害人的东西了!”云陌面无表的说道,“这个丧家之犬,学了几招风水术数就到处招摇撞骗!上次我爷爷的一个老战友请他帮忙布置一下别墅的风水,哪里想到,他把一处好好的风水旺地给布置成了绝杀之地,就为了能够多骗人家的钱!后来那老爷子几十年没有犯过的病居然复发了,爷爷带我去看望那位老爷子,我看出了端倪,帮那老爷子化解了他布下的杀阵,那老爷子何等人物?怎么甘心被这样的小人给算计?!转眼就找人端了他的老窝,让他如丧家之犬到处流窜,我们之间也结下了死仇!”

    “原来是这样啊!”楚乔又是一声冷笑,“看来,你这老毛病又犯了,这次也打着一样的主意吧?你还真是好算计!让老大和众位弟兄们中了你的绝杀阵,那批货,你就可以独吞了吧?!不过,你一个人想必是没那么大的胃口,你背后究竟是何人支使的?!”

    楚乔心里也开始佩服云陌了,这丫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编出那么“真实”的一个故事!

    “我没有!你胡说!”郑神棍原本就不是一个伶牙俐齿的人,怎么说得过云陌和楚乔?!再加上他看到周围不善的目光,早已心神乱了,说话更是结结巴巴,口齿不清。

    这些在黑老大这群人的眼里,就成了心虚的佐证了!

    刀尖上血的人,原本就小心多疑,更忌讳边的人背叛!若是郑神棍真的如楚乔和云陌所说,是个三道两面的人,这样的人留在边迟早是个祸患!

    “老大,我对您是忠心耿耿啊!您想想,上次要不是我,咱们不但损失一批货,还得损失多少弟兄啊!老大,我要是像他们说的那样,我怎么会拼死拦着你呢?!”郑神棍竭力辩白道,说话的声音里几乎有了哭腔,“老大,您可要辨别忠啊!对了,他们是警方的人!上次就是他们……”

    黑老大的神色犹豫起来,目光再次转向云陌和楚乔,是啊,上次要不是郑神棍,他不知道现在去哪儿坐着了!

    云陌还没等他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你还真是有眼力啊,连我在警方有人都知道!这个不用你告诉老大,老大自己也是清楚的,我要是在警方没有人,那批货怎么运的出去?!”

    高啊!一个偷换概念,再次把被动化为主动了。

    “上次老大的货丢了吧?这件事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云陌不以为意的说道,“做我们这种生意的,要是不能够黑白通吃,还做个啊?!上次那批货,根本就不是什么要紧的,而且只是一小批,警方可不满足钓那么只小鱼,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老大您肯定比我懂!至于谁才是两边倒的人,我想,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真的是这样吗?”黑老大一把取下墨镜,一双像金鱼一般的肿泡眼狠狠的瞪着郑神棍,“原来你是警察安插在我边的探子!”

    “老大!他根本就是胡说八道!”郑神棍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们!他们才是警方的人!老大,你要相信我啊!”

    “放你娘的!老子家产上亿,会去做警方的卧底?警方请得起老子么?!”云陌“呸!”的吐了一口郑神棍,“你把老大当猴耍吗?!”

    郑神棍一下扑了上来,想要抓住云陌的衣领,此刻他已经被云陌和楚乔得失去了理智,浑然忘记了云陌当初的手是如何的了得!

    云陌往旁边一躲,顺手反剪住郑神棍的一只手臂,郑神棍不甘心,翻转过子,另一只手握成拳头朝云陌挥去,云陌拉着他的手臂一转,背对着黑老大,然后再是一躲,手一松,郑神棍就带着他的老拳朝着黑老大冲过去了!

    “老大小心!”一旁的楚乔立即尖叫起来,“保护老大!”

    一听到“保护老大”四个字,黑老大后的黑衣人条件反的掏出枪,对着郑神棍就是一记毫无悬念的点

    “嘭!”

    “嘭!”

    “嘭!”

    ……

    郑神棍的老拳还没递到黑老大的面前,已经口里喷涌着鲜血,带着不甘心的恨意,缓缓的倒了下去,上是数个冒着汨汨鲜血的血洞子。

    云陌站在倒下的郑神棍后,对着黑老大一抱拳,“恭喜老大铲除内!”

    “是啊,恭喜老大!”楚乔也松了一口气。

    而黑老大却是愣了愣,姓郑的真有那么大胆子?

    “老大,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就察觉到老大您的面相上,犯小人!还没来得跟您说这件事呢,那小人就凑到跟前了!现在好了,一切都解除了!我们的生意也可以继续谈了!”说罢,云陌很淡定的坐了下来,楚乔也笑盈盈的坐在云陌边,没有丝毫的慌乱,那些听到枪声从外面冲进来的人,在看到黑老大的暗示后,也默默拧着枪出去继续站岗了。

    “好,继续谈。”黑老大被刚刚那么一出,给搅和得心有些不爽,但是仍旧是勉强的扯起了一丝笑容,“让两位受惊了!”说罢他挥了挥手,周围的两个人立即上来把郑神棍的尸体拖走了,只剩下一滩血在那里触目惊心的浸开。

    “老大,那条路子的确是可以借给老大您,但是我也要把丑话说在前头,第一,每次出货,不能够超过十件!第二,咱们亲兄弟明算账,每件的路费至少两百万!少了这个数,小弟我可不敢去冒这个险啊!”

    黑老大一听,眼神一亮,若是云陌给的条件太优厚,他倒有些怀疑,反而是这样,很苛刻,才显得真实!

    “好!兄弟也是个爽快人!这笔生意,我们做了!”黑老大哈哈大笑起来,刚才的不舒服也立即释怀了,“既然两位也是风水师,那以后,老哥少不得请两位帮忙占卜一二啊!”

    “好说,好说,随时听老大差遣!”云陌笑容可掬的说道,“咱们传承自麻衣神算一脉,可不是那些江湖骗子可以比的,绝对不会辱没神卦之名!”

    楚乔心头有些着急了,怎么李潇他们还没有找过来?他们东拉西扯半天,连人都杀了一个了,警察还没到!虽然电影里面警察都是最后到的,但是好歹还是来了啊!李潇他们不会还傻傻的蹲守在鉴宝堂外面吧?!

    “既然这样,老弟能不能再为老哥卜上一卦?”黑老大显然对这个很感兴趣,赶紧问道。

    云陌却连连摆手,“若是一般的算命先生,一天给老大您卜上十卦也没问题啊!但是我们麻衣一脉却不是这样,相术乃是窥破天机的神术,我们泄露了天机,同样也容易被反噬,搞不好就会天残地缺。所以,小弟极少给人卜卦相面,同时祖师爷也立下了规矩,一天只能够卜一卦,一卦价值千金!刚才小弟已经为老大卜了一卦,所以今不敢再窥天机啊!”

    黑老大见云陌说得头头是道,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顿时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失望的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以后有机会一定让老弟再为我卜上一卦!”

    楚乔心头暗笑,云陌这家伙这么能忽悠,不做神棍真是可惜了!

    指挥车里,信息灯闪烁起来,“李队!已经通过GPS定位系统确定了那辆黑色商务车的具体位置,在城西郊一处烂尾房工地!”

    “立即实施抓捕!注意,一定要保证楚乔和云陌的安全!”李潇低喝一声,下达了命令。

    “是!”

    就在云陌和黑老大相谈甚欢,相见恨晚的时候,数辆警车和武警已经悄悄的接近了这个建筑工地,把这里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投降吧!”

    警车的喊话突然响起,警笛大作,工地里的人顿时变色,刷的站了起来,那群黑衣人立即把黑老大围在了中央。

    “警察怎么会找到这里?!”黑老大气急败坏的吼道。

    朱老板在一旁慌乱的说道,“我们来的时候绝对没有尾巴!”

    “一定是那个混蛋!他通知了警察!”云陌也一脸的惊慌,“怎么办?我要是被抓到了,我爷爷也保不住我啊!”

    黑老大见云陌神色不像作假,只得道,“保护我们,走!”

    ------题外话------

    今晚YY讲课,更新有点晚,大家请见谅!年会票连被爆菊,亲们,最后两天了,要给力啊!

    ()

    ()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