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试探!

    ()

    “发生了什么事儿?!”楚乔神色一肃,“你看到了什么?!”

    ……

    是夜,一辆豪华的兰博基尼限量版滑进了琉璃厂,从车上下来了一对年轻的男女。

    当楚乔和云陌站在灯火通明的鉴宝堂外面,看到里面金碧辉煌的装潢,心中升起滔天怒意,谁会想到着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背后是吃人的黑洞?!

    楚乔和云陌走进了鉴宝堂中,两个服务员迎了上来,“两位看点什么?”

    “随便看看。”楚乔淡淡的说道。

    其中一个服务员看来像是新来的,对业务也不是很熟悉,便笑着道,“你们随便看,标了价格的商品,是按照标价出售的。若是两位看上没有标价的商品,那就需要我们老板亲自跟两位谈了。”

    “好。”云陌点了点头。

    此刻的云陌和楚乔已经换了一装扮,云陌一袭昂贵的黑色手工西服,剪裁得体,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看上去多了几分儒雅和成熟,很像一个精英人士。而楚乔则穿着一袭红色的手工刺绣旗袍,头发也已经盘了起来,脸上画了一个亮丽的彩妆遮掩着她的稚气,脖子上一条颗颗浑圆饱满的珍珠项链,彰显着主人的份品味,肩膀上还披着一条黑水貂的披肩,优雅而富贵。

    但凡是做服务行业的,都有几分眼力,那服务员立即从云陌和楚乔的穿着打扮上看出他们两人都是有钱的主,不说别的,就云陌手腕上的那块镶嵌着真钻的机械手表和楚乔肩上披着的那条黑水貂的披肩,也许她一辈子不吃不喝也攒不到那么多钱!

    “夫人,你随便挑几件吧,反正只要入了你的眼,钱不是问题,咱们的新别墅里还缺几样像样的摆设呢!”云陌低头温柔的对楚乔笑道。

    楚乔“优雅”的点了点头,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心里却在恶寒,会不会几年后,自己和云陌就是这个样子啊?啊——不要啊!

    那店员更加的殷勤,专给楚乔介绍贵重的摆件,这里也不完全是古董,也有很多贵重的工艺品,做这一行的都知道,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难得遇到一个有钱的主顾,谁不想做一单大生意呢?

    楚乔装模作样的绕着店子走了一圈,这样拿起来瞅瞅,那样斜着眼看看,眼里都是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说,你们这么大一个店子,就没点好东西吗?全是些二等货色,欺负我们没钱还是怎么地?”楚乔扬着小下巴,高傲的说道。

    店里的两个服务员对视了一眼,赶紧过来道,“夫人,摆在外面的自然都是一般的货色,真正的好东西,是放在贵宾室的,您若是想淘弄几件真东西,还得去贵宾室里,那里有我们的经理还有我们老总亲自给你们介绍。”

    “老公……”楚乔滴滴的一声呼唤,唤得云陌都快酥了,赶紧殷勤的道,“老婆,要不要去贵宾室看看?咱们不差钱!”

    楚乔满头黑线,云陌你小子的演技也太差了点吧?就跟个土老财一样!

    “好!弄几件真东西在家里摆着,来个客人也不显得寒碜。”楚乔优雅的伸出手,挽住云陌的手臂,对两个服务员道,“带路吧。”

    其中一个赶紧领着楚乔和云陌往内堂走去,楚乔一边走,一边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这里跟他们上次来大有不同!

    上次来的时候这里生煞之气也还算是比较平衡,而这次来,煞气重了许多!

    云陌更是皱了皱眉头,有人改动了这里的风水格局!

    当两人在贵宾室里坐了一会儿功夫,上次他们见过的朱老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哎呀,两位,失敬失敬啊!”朱老板人还未到,已经开始告罪了,洋溢的声音,让人还以为他是见到了久未谋面的老友了。

    可是云陌和楚乔却清楚,他对所有进入贵宾室的人都是这样。

    “好说。”云陌股抬了抬,算是回应了,而楚乔却根本连个回应的意思都没有。

    “鄙人姓朱,两位怎么称呼?”朱老板一走进来,就开始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楚乔和云陌,不过,他根本就没有认出眼前这两个人曾经在几个月前跟他见过一面,那次见面,楚乔是素面朝天,云陌也是衬衣牛仔裤,也就是两个十**岁的学生娃,而眼前这两个人一贵气人啊!而且,这成天进进出出的客人何其多,过去了好几个月,他怎么会把当初两个学生娃跟眼前这两个“贵人”联系在一起呢?

    朱老板的目光在云陌手上的腕表上转了一圈,又在楚乔露在外面的冰种翡翠手镯上打了个弯弯,脸上的笑容更加殷勤了。

    两只大肥羊啊!

    “我们是来买东西的。”云陌淡淡的说道,端起桌子上的茶杯,鼻子嗅了嗅,这才勉强喝了一口,他的言下之意,我们是来买东西的,不是来跟你的。“朱老板,你有什么能让我老婆看得上眼的东西,尽管拿出来,价钱好商量。”

    “哎呀,是兄弟冒昧了!好好,我立马请出几件好东西让两位掌眼。”朱老板并不生气,像这种有几个钱就用鼻孔看人的主多了去了,他犯不着跟钱过不去,只要待会好好宰上一笔,就什么恶气都回来了。

    楚乔这才正眼看了朱老板一眼,心头一跳,这头猪脑门上一团黑气,上也有煞气,造了杀孽的人,上便会带着这种无形的煞气!

    而云陌也注意到了朱老板面相也有了改变,上次见他,唇厚额角宽,耳垂饱满,是个旺财之相,就算是眼角有点细纹,近期会破点小财,但也无关痛痒。时隔几月,再看他的面相,他已经不是旺财之相了,而是一副凶相!眉毛散乱,眼角上扬,眼下浮肿,嘴角还有一抹杀纹!这样一副凶相,一般是在大凶大恶之徒脸上才会出现!

    云陌和楚乔对视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惊讶。

    没想到短短数月,朱老板由一个普通的商人,变成了一个大恶之徒,他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两位稍等!”朱老板笑容可掬的对楚乔和云陌道,“我这就去取几件保证两位看得上眼的东西!”

    楚乔往贵宾室外面瞟了一眼,发现外面竟然守着三四个精壮的汉子,一看就像是黑社会的打手,并不是普通的服务员。

    “朱老板,那是什么意思?”楚乔故意露出惊惶的神色,“你这是开古玩店的吗?”

    朱老板脸上一阵难看,转而尴尬的笑了笑,“这位太太您放心,我们鉴宝堂在琉璃厂也是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做的绝对是合法的生意!您也瞧见了,这店里有好多值钱的东西,所以在下也不敢大意啊!那几个小兄弟只是在下请来帮忙看店子的,没有别的意思!”

    说着朱老板转头对那几个人道,“你们去后堂吧,别吓着客人了!”

    那几个人闻讯果然悄悄的离开了。

    楚乔这才“惊魂未定”的捂着口,嗔道,“吓死人家了,人家胆子小,见不得这样的场面。”

    “在下的错!在下的错!让两位受惊了!”朱老板一个劲儿告罪,“待会两位要是看上什么东西,在下给两位入手价!就算是赔罪了!”

    “好说,好说。”云陌那一直绷着的脸,这时才露出了一丝笑容,在朱老板眼里,这两只肥羊似乎是上钩了!

    说着朱老板赶紧拉开贵宾室的一面雕花架子,露出后面的帘子,撩起帘子,楚乔发现那一面墙壁上镶嵌着好几个硕大的保险箱!

    上次他们来,都没有看到这几个保险箱!

    朱老板果然够诈!

    “呵呵,你这都能赶上搞特工的了!”楚乔装作很吃惊的样子,笑道。

    朱老板无奈的说道,“这些东西随时有客人要看,放到银行的保险箱里也不方便,但是又怕被盗了,只好在这里弄上几个保险箱,哎,不怕您见笑,我这睡觉都把钥匙挂脖子上的啊!做点生意可真不容易呢!”

    云陌随意的瞟了瞟,这个屋子四角都安装有摄像头监控,就算是有点风吹草动,也会立即被保安公司的发现,这位朱老板的防盗措施还真是很严密呢!

    这时,朱老板已经打开了其中的一个保险箱,从里面捧出一个盒子来,“两位,要是收藏的话,这件东西可不要放过啊!”

    “哦?是什么?!”楚乔似乎是也来了兴趣,微微的凑了过去。

    “好东西呢!我朱某人敢拍着脯说,这琉璃厂里手里有这样的大件,不超过两家!”朱老板得意的拍了拍脯,“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

    说着朱老板戴上白手,也给了楚乔和云陌两人一人一双白手,这才小心翼翼的揭开那个楠木的盒子。

    “青花瓷盘?”楚乔凑近一看,撇了撇嘴,“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就是个菜盘子。”

    朱老板一听这话,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诶!老婆,这可不是菜盘子啊!”云陌立即装的很懂很在行的样子,正色道。

    朱老板赶紧点头,“先生是行家啊!您看看,这可是青花中的精品!”

    云陌拿起那青花盘,仔细的看着上面的纹饰,一边看一边点头,“嗯,好东西啊!”

    楚乔心里很崇拜云陌,那玩意一看就是假的!演戏演的真像!

    为什么我们楚乔同学一看就知道那是假的呢?!

    但凡古董,民间收藏的,基本上都是冥器,土里刨出来的!在土里埋了千儿八百年的,哪儿能没点煞之气?

    这个青花大盘看上去很是有几分古朴沧桑的感觉,但是上面却一点煞之气都没有!别说什么有人给化解掉了,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有那煞一说,何来化解?

    云陌的越看脸上越摆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最后颤声道,“难道……难道是……元青花?!”

    朱老板立即两眼放光,开口吹捧道,“先生,您真是行家啊!竟然有这份眼力劲儿!现在能有这份眼力劲儿的年轻人可不多了啊!”

    “哪里!哪里!”云陌做出一副不释手的样子,“哎呀!元青花是青花中最珍贵的啊!瞧瞧,这线条多么粗犷!正是元青花的特征!还有,还有,这里还有青花拔白!这也是元青花的特点啊!九重纹的元青花啊!简直就是珍品中的珍品!而且,这个大盘还保存的如此完整!天啊!居然被我给碰上了!”

    噗……楚乔心里笑了,云陌这蔫坏的家伙准备下了。

    楚乔知道云陌这个考古系的高材生,绝对不会看走眼,这个青花大盘既然仿的是元青花,肯定是有元青花的特点的!骗的就是那种一知半解的二愣子,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了,还捡了漏,这种人是最容易上当受骗的。

    “先生,不瞒您说,这东西在我手里也有好多年了,一直没舍得出手。”朱老板赶紧道,“一来,这元青花的价钱可不低!二来,也没几个识货的,您既然是识货的,可有兴趣带回去赏玩啊?”

    云陌连连点头,“有兴趣,有兴趣!朱老板,您这大盘多少钱?”

    朱老板故作神秘的微微一笑,竖起了三根指头。

    “三十万?”云陌一愣,转而一喜,可是还没等他笑容绽开,那朱老板赶紧道,“先生,您该不是开玩笑吧?三十万就想买这样品相的元青花大盘?!您可知道,国外的拍卖会,这样的青花大盘拍出了多少钱?!”

    云陌摇了摇头,“我不大关注国外的拍卖会,也不太了解青花的行,我是最近才想着捣鼓下这玩意,我家里是做地产生意的,对这个还真不在行!”

    朱老板一急,“先生,我可实话告诉您,就您手里这样的青花大盘,要是走到了国外,那起码也能够拍上**百万啊!咱这大盘,少了三百万是不卖的!”

    “什么?三百万?!”云陌手一顿,吓得朱老板赶紧伸手接住,“先生,这大盘您三百万拿去,再找个知名的鉴定师鉴定鉴定,给出个证明什么的,转手五六百万也是有人要的!要是您再有途径送去国外,那可是成倍的翻啊!绝对亏不了啊!”

    “这……”云陌犹豫了起来,目光投向楚乔,楚乔故意撅着嘴,“老公,那破菜盘子就值三百万?不能吃不能穿的,还不如给我买一辆保时捷开开呢!”

    元青花到了楚乔的嘴里,那就是一个破菜盘子,朱老板的嘴角抽了抽,在心里把楚乔骂了一万遍。

    “是……有点贵了点。”云陌重新坐了下来,目光“恋恋不舍”的在盘子上转来转去,“朱老板啊,就算是你这个是真品,我还是担着风险的……这个价位,的确是有点……咳咳……再说了,我还打算看看你其他东西呢,这件你要是让点呢,我还是可以考虑的!”

    朱老板心里一阵狂喜,有戏!

    “哎,这东西,也是朱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从一个朋友那里捣腾过来的,来的也不便宜啊!听说我那朋友说,这可是乾隆爷的时候,一个宫里的小太监从里面偷偷弄出来的!是我那朋友的祖上给收了下来,一直护到现在。三百万对于您这样的大老板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我们这些做点小本买卖的,也就混口饭吃。”朱老板面上不动声色的道,“您也别为难在下了,这样吧,您也是个识货的,您给多少?”

    “五十万!最多五十万!”楚乔抢着开口了,无根指头一张,很是刁蛮无理的道,“老公,咱们结婚好几年了,上次让你给我买一颗十克拉的钻戒,不过也才几十万,你都舍不得!你买这个破菜盘子倒是舍得了!我可告诉你,超过了五十万,我跟你没完!”

    云陌苦笑着看着朱老板,两手一摊,“她不懂,她就喜欢金啊玉的,买那些东西她就舍得了,你看……这青花……五十万……”

    朱老板只当是这两口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来狠狠砍价了,一脸的苦样子,“天哪!五十万!这不是要把在下的裤子赔掉么?”

    楚乔心里一阵冷笑,“你那裤子值五十万?”

    那盘子就算是一些内行的人,也有可能看走眼,因为这盘子的确算是古董,这是清代的人做的仿货!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可是高仿啊!盘子很精美自不必说,做旧也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就按这盘子的实际价值,也是能卖出个十万八万的。

    原本朱老板只打算用来钓大鱼的,这五十万对于他的心理预期来说,还是有点差距的。

    “哎……您说……呵呵,若是可以,这盘子我就签支票了。”云陌似乎也不着急了,稳稳的坐下来,开始喝茶。

    朱老板一咬牙,一副痛的神色,“先生,您不是还想看点别的吗?要是您多挑几件,这价钱的确是可以让一点的。不瞒您说,最近小店资金周转有些问题,急等着一笔钱盘活呢!要不然,我也不舍得把这些珍藏的宝贝拿出来卖了!”

    “还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来我看看!得是我喜欢的!”楚乔笑意盈盈的说道。

    朱老板已经把楚乔划归为虚荣的母老虎一类了,这样的女人,喜欢好看的贵重的首饰衣服,朱老板自然知道该如何投其所好了。

    “哎,还别说,我这里还的确有几件适合夫人的好东西!”朱老板立即起,又从另一个保险柜里拿出了几个稍小的盒子。

    “这可是真正宫里后妃们戴过的,不管是收藏还是夫人您戴,那都是上好的啊!”朱老板笑着道。

    “啊?死人戴过的啊?多晦气啊!”楚乔立即皱了皱眉头,有点反感的瞅向那几个盒子。

    “夫人您放心!”朱老板赶紧道,“这些东西绝对没入过土,而且,我们还花大价钱请了风水师帮着把这些东西里的煞气化掉了,对人不但没有妨害,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比那些寺庙里开光的法器还管用呢!”

    这次楚乔是真的惊讶了,不是演戏!

    当“煞气”“法器”这些字眼从朱老板的嘴里蹦出来,楚乔和云陌都是齐齐一惊,看来,朱老板的背后还真有一个“高人”呐!

    “哦?真的?”楚乔将信将疑的看着朱老板,朱老板得意的道,“两位有所不知,做我们这一行的,很是信奉这个,但凡有土里出来的东西,那都得请大师给去个煞!你们可知道我这几件东西送给大师去煞就花了好几十万呐!说好了,这几件东西,两位可不能像刚才那样砍价!刚才那东西说实话,来的要便宜些,这几件宝贝,可是花了我的老本呢!”

    说着,朱老板打开了其中一个盒子,楚乔只觉得眼前有那么一刹那被五彩的光芒刺了,再看时,那盒子里的东西让她的心狂跳了起来。

    那是一串血玉珠子攒成的项链啊!

    那血玉不是通常给亡去的人含在嘴里形成的血玉,而是天然的血玉啊!

    “哇!好美丽的项链!”楚乔一声惊叹,果然是忍不住伸手就要去拿那项链。

    那项链在灯光下映这莹莹的光芒,就算是一颗颗血色的水珠子,漂亮极了!更让人惊叹的是,那每一颗珠子上都雕刻着图案,那图案仔细看去,竟然是龙凤!而且还是凤在上龙在下!

    “这可是天然血玉项链啊!别说它是有些来头的物件,就算是新玉,那也是价值连城啊!”朱老板找回了自信,侃侃而谈,“现在天然血玉比钻石还珍贵呢!夫人,喜欢吗?”

    “喜欢!喜欢!”楚乔连连点头,接过项链仔细打量着,“这项链没有死煞之气,反而有丝丝灵气溢出,的确如朱老板所说,算得上是一个法器!这条项链应该是在灵中温养过的!

    但是却不是人为做出的法器!这应该是在天然灵中形成的灵气!

    ”这上面还雕琢着东西呢!“楚乔摸着那血玉的珠子,每一颗珠子上那龙凤的图案都是那般的栩栩如生、纤毫毕现,而且还不尽相同,就光这份雕工,就算是现代很多玉雕大师级的人,也未必能够做到!

    ”这玩意多少钱呢?“楚乔惊喜的问道。

    朱老板比了一根指头,但是为了防止楚乔说出一百万那样的话来,干脆就说道,”一千万!“

    ”什么?!“楚乔又是一惊,转而拉下脸来,”朱老板,你不地道!对于珠宝我可不是外行!这天然血玉是珍贵,这条链子我也真心喜欢,也许在别处的确是买不到。但是这么一条链子在外面的珠宝店,也就卖个上百万顶了天了,到你这儿,就翻了十倍!您这不是坑人么?!“

    ”天哪,我可没有坑您呢!这条链子是外面那些珠宝店里的链子可以比的么?“朱老板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跳了一下,”这条链子可大有来头的啊!“

    ”哦?什么了不得的来头?“楚乔漫不经心的放下链子,”说来听听,我看看这个来头究竟值不值那九百万!“

    朱老板犹豫着,没有开口。

    ”瞧,老公,我就知道,朱老板不地道!虽然咱们买下这么一条项链也没啥,但是也不能够平白无故的做了冤大头啊!“楚乔嘟着嘴巴道,然后目光落在那青花大盘上,”也不知道那玩意究竟是真是假!“

    ”夫人……这……您肯定不知道道上的规矩,东西是不问来路不问出处的,您这让我说……我很为难的啊!但是这条链子,我可以保证,绝对值那个价!“朱老板拍着脯子说道,”您就别为难我了!“

    楚乔又拿起那链子,仔细的看着上面的雕纹,”这真是古物?“

    ”千真万确啊!“朱老板就差没对天发誓了。

    ”这图案有点奇怪啊!“楚乔不动声色的说道,”怎么凤凰在上面,龙在下面呢?“

    朱老板看了看楚乔,又看了看一直在旁边不吭声的云陌,最终下定决心道,”两位,今儿我老朱算是给两位兜了底,咱说好,这屋子里说出的话,出了门咱可就不认了!“

    ”这个我们懂的!“云陌点点头,”我们保证不会泄露出去。“

    朱老板还是有些不放心,”这话咱们说过就算了啊!“

    ”有什么大不了的来头?朱老板您也太小心了!这琉璃厂哪家没有几件土里出来的东西?都像您这般小心,生意都不要做了。“楚乔说着又去开其他几个盒子。

    朱老板上前帮着楚乔把那些盒子一一打开,”夫人您说的没错,这琉璃厂里吃古玩这口饭的,哪家没有几件见不得光的东西呢?但是小心些总还是没错的!“

    那几个盒子里分别是一对玉吊坠,一只鎏金手镯,还有一个白玉雕成的小印章。

    ”您看看这个印章!“朱老板没有急着让楚乔看玉吊坠和鎏金手镯,反而是把那个小小的白玉印章递给了楚乔。

    那印章的握手部分雕刻着一只凤凰,楚乔翻过来一看,上面有几个字”玉虚教主“。

    ”这是什么章啊?“楚乔心里明明已经清楚了,却还指着那小印章疑惑的问道。

    ”两位有所不知吧?当年则天皇帝在感业寺出家为尼的时候,自取了一个方外的雅号,那就是——玉虚教主!两位应该知道这些是何人的物件了吧?!“朱老板压低了声音道,明明这里根本就没有多的人,但是朱老板这么压低声音,把气氛倒是搞得有点神秘兮兮的了。

    ”你是说……“楚乔把一双眼睛瞪得跟个铜铃一般大,”这是则天皇帝的东西?可是……她的那陵不是还没有开启过吗?“

    ”反正,我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两位信也好,不信也好,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两位可保证过,今儿这话,绝对不会传出去的!“说着,朱老板就要把那几件东西给收起来。

    ”朱老板,等等,那要真是则天皇帝的东西,咱们价钱好商量!“云陌赶紧拦住朱老板,”您开个价!“

    ”几样都要么?“朱老板指了指手里的东西问道。

    ”您先说个价位吧,我看看能不能接受。“云陌沉吟了一下道。

    朱老板刚比出两根指头,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朱老板二话不说,赶紧把几样东西统统塞进了保险柜。

    这时,那喧闹声已经到了贵宾室的门口,朱老板怒喝道,”外面怎么回事?!“

    立即有个精壮的男子跑进来,在朱老板耳边说了点什么,朱老板神色一变,转对云陌和楚乔道,”两位,若是真有心要,咱们价钱改天谈!今天我还有点家务事要处理,就不留两位了!“

    ”朱老板,你怎么回事啊?哪儿有这样做生意的?你当我们没有钱么?“楚乔有些不满的站了起来。

    朱老板赔笑道,”哪里,是真的出了点事儿,再说了,这比买卖也不是小数目,两位难道不需要再合计一下吗?若是咱们真有缘做成这比生意,也不在乎这么一天两天的,对吧?“

    云陌刚要说什么,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已经冲了进来,口里大声喊着,”朱老板,我老婆在你店里打工,好多天没回家了,你就不给我个说法?!“

    朱老板一声怒喝,”客人在这里呢!胡说什么?“然后转对云陌和楚乔勉强笑道,”又是一个碰瓷儿的!她老婆下班没回家,关我什么事儿?却三天两头的来闹,说不定人家跟哪个男人跑了他还不知道呢!呵呵,让两位见笑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先走一步了。“云陌皱了皱眉头,拉着楚乔往外走,”这笔生意,我们过两天再来谈。“

    ”好!好!两位慢走不送了啊!“朱老板笑容可掬的把云陌和楚乔送出店门口,一转,脸若寒霜。

    出门坐上兰博基尼的楚乔和云陌也同样的一脸寒霜。

    ”朱老板背后有一个大的盗墓集团!“云陌一边开车一边道。

    ”要把那猪头绳之以法并不难,可是他背后的盗墓集团不知道还欠下了多少条命债,咱们不能够放过他们!“楚乔道。

    ”这事儿还得跟李潇合计一下,我们不能够擅自行动!“云陌提醒道。

    ”嗯,我知道!“楚乔突然道,”刚刚那人,应该就是妮妮的爸爸吧?他最近不是一直没回家吗?怎么知道妮妮妈妈失踪了?“

    顿了顿,楚乔又立即道,”不好,咱们赶紧去妮妮家!“

    ------题外话------

    感觉八千字离一万字也不远了,以后就更八千吧?瞧,我当初给主编说的是一天更七千来着,多了一千字都是因为大伙儿的啊!嘿嘿,求表扬,求抚摸!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