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生死离别

    最新阅读请到()

    拱了好白菜的某只猪,丝毫没有应该惭愧的觉悟,举着怪异的小红纸伞蹭到云陌边,讨好的笑着,“陌陌同学,好巧啊!你在这儿等人呢?还是等人呢?”

    “等人呢。”云陌点点头,目光飘过楚乔手中的那把小红纸伞,微微仰头,“又闯什么祸了?”

    楚乔怒了,握拳,“什么叫做闯祸了?我楚乔从来都是以济世为怀拯救苍生的大英雄!我能闯什么祸?”

    云陌怪异的盯着楚乔,盯得楚乔心里发毛,“你看什么呢?”

    “我在看某个人背着自己未来老公出去和男人约会,整出一堆麻烦来,还好意思在这里称自己是大英雄……皮怎么这么厚呢?”云陌似笑非笑的说道。

    “哼!”楚乔只能哼一声,举着小红纸伞就走。

    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数数,“一、二、三……”

    咦,都数到十了,云陌那家伙怎么还没有追上来呢?要是以往,都应该颠颠的追上来了才对啊!

    楚乔猛的一回头,看到云陌还在原地,双手抱着,依然保持着刚开始那个姿索|势,斜斜的靠在自行车上,目光落在自己的脚尖上,几缕额发落下,这个美丽的侧影在秋风中,却显得有些孤独苍凉。

    好吧,楚乔同学承认自己在那一霎心里涌起一阵很难受很愧疚的感觉,千年等一回的多愁善感了。

    她原本并不屑于解释什么的,但是此刻却鬼使神差的走了回去,站到云陌的边,小声说道,“你别那么小心眼,我跟尹皓真没什么!上次小艾的妈妈住医院,我欠下他一个人,说过请他吃一顿饭的,这小子死心眼,就不能答应他什么。诺,他一直念着,我昨天就借着萍萍姐说去踏青让他一起了。你说我要是真跟他约会,肯定两人去了,而且,去电影院什么的,不是更有调么?”

    云陌还是勾着头,没有吭声。

    “陌陌同学,咱们都是革命的老同志了!”楚乔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们是能够经历战火考验的,就算是你不相信党,也得相信我啊!”

    云陌还是没反应。

    从小到大,楚乔还从来没有这样低声下气的哄过云陌,这次吧,难得良心发现,这小子却蹬鼻子上脸,都“解释”到这种程度了,还不原谅楚乔同志,这是要做哪般啊?

    “好吧,好吧,你继续生气吧,我就不打搅了,还有正事儿做呢!”楚乔心中升起一丝恼意,这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啊?

    说罢,楚乔转就走,刚走出两步,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周围响起了一声声带着羡慕嫉妒恨的尖叫声。

    楚乔这才发现,云陌那小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从后面抱住了自己!

    啊!啊!啊!……楚乔顿时觉得自己的脸火烧火燎,恐怕已经红得跟猴子股一般了吧?

    “云陌!你这是做什么啊?!”楚乔挣了一下,可是云陌这小子却死赖着不放手,头搁在她的肩膀上,吐气如兰的说道,“不是不相信你,是心里难受。”

    楚乔顿时便蔫了,每次云陌都知道该怎么哄她,她就像一只小野猫,顺着毛一摸,一下就驯服了。

    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啊!

    听云陌那委委屈屈的声音,楚乔心里生出了一点点的罪恶感,“你就这么不放心我啊?我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人吗?”

    “不止两只呢!”云陌笑着道,“那小艾对你也有点意思。”

    “别胡说啊!那是革命同志!”楚乔一瞪眼,反驳道。“喂,有什么话,先好好说呗!”

    周围已经三三两两的聚起了一些犯花痴的女生正朝着这边指指点点呢,楚乔可不愿意自己变成博物馆的展览品。

    虽然大学里谈恋也不算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儿,但是云陌那堪称校草级的帅锅,还是很养眼的。

    云陌总算放开了楚乔,却紧紧拉着楚乔的另一只手,“你这是要去哪儿?”

    “西城区小学。”楚乔干脆利落的回答道,“不介意给我做车夫吧?”

    “乐意之至!”云陌对着自己的单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楚乔熟练的跳上车,一手举着伞,一手揽住云陌的腰。嘿嘿,一点多余都没有的腰,揽着很有感觉呢!靠在云陌的背上,那种感觉真好!

    云陌的嘴角微微勾起,载着你,就是载着全世界。

    校园的林荫道上,自行车悠闲的穿梭着,两旁高大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落叶,自行车的轮子滚在落叶上,就像一曲最动听的音乐,此刻周围的所有一切都开始渐渐淡去,只剩下两个字——“浪漫”。原来浪漫如此简单。

    “我发现你很喜欢骑自行车。”楚乔没话找话,“你不是有汽车么?”

    “那是因为,我发现你最坐在自行车后面吃我的豆腐,所以为了方便你,我才天天骑自行车的!”云陌欢快的回答道。

    “……”楚乔一头黑线,原本在耳边响起的动听音乐戛然而止,“你这破坏气氛的魂淡啊……”楚乔三根手指一动,云陌便发出了“动听”的痛呼声。

    当然,云陌同学是不可能骑着自行车带着楚乔去西城区小学的,那得穿过大半个城呢!

    当楚乔和云陌赶到西城区小学的时候,正赶上学校放学,楚乔远远的站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手凭空的划出了一个印诀,那红纸伞里红光一闪,纸伞下便出现了一个白衣服的女人。

    “妮妮……”白衣服的女人焦急的朝学校的校门口望去,嘴里喃喃的叫着。

    学生渐渐的都被家长接走了,可是还没有看到白衣女人口中的“妮妮”。

    “该不会是我们来迟了吧?”楚乔有点歉意的道,“会不会已经有人把她接走了?”

    那白衣女人听了这话,顿时眼里闪现出惊恐的神色,连连摇头,“不!不会的!除了我,没人来接妮妮的!”

    “那就再等等。”云陌在一旁道。

    三人继续站在那一处树荫下紧紧盯着学校的大门。

    这时,一个穿着红色毛衣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垂着头,慢慢的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白衣女人顿时眼睛一亮,张口喊道,“妮妮!”她不由自主的冲了出去,刚刚离开红伞,就被灼的太阳光给刺得一声尖叫,痛苦的退了回来。

    楚乔赶紧上前一步,用红伞遮住她,“别着急!我带你过去!”

    那女人抬起头,感激的看了楚乔一眼,“谢谢。”

    红毛衣的小女孩在学校门口左顾右盼的瞅了几眼,顿时露出失望的神色,依旧垂着头攥着脖子上挂着的钥匙,背着硕大的书包朝着另一边走去。

    这时,几个小男孩跑过去,围住了小女孩,做着鬼脸,嘴里喊着什么。

    小女孩不理他们,依旧低着头朝前走。

    那几个小男孩不肯罢休,其中一个扯住了小女孩的小辫子,另一个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朝小女孩扔过去。

    小女孩捂着小辫子,可没护住头,那小石头一下子便砸到了小女孩的额头上。

    “哇!……”小孩子顿时大哭了起来,那帮坏小子看到闯了大祸,立即做了鸟兽散,小女孩哭着蹲下来嘴里喊着,“妈妈……妈妈……你去哪儿了?妈妈……”

    远处着看这一切的白衣女人顿时泪流满面,心痛得不得了,大喊着,“妮妮!我可怜的孩子!妮妮!”

    楚乔赶紧让云陌举着伞,她躲过几辆车,飞快的穿过马路跑过去,一把抱起小女孩,“来,妮妮,让姐姐看看!”

    那小女孩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惊讶的抬起头,却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

    楚乔仔细的看了看妮妮的额头,这才放下心来,幸亏那小石头没有棱角,只是在妮妮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红印子,过几天应该就消散了。

    “还好,还好。”楚乔松了一口气,用嘴巴轻轻的在妮妮的额头上吹了吹,“妮妮,还痛不痛?”

    妮妮呆呆的看着楚乔,都忘记了哭,“姐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楚乔一愣,转而笑道,“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你妈妈有事儿不能来接你,让我来接你放学呢。”

    “真的吗?!”妮妮高兴的大叫一声,“姐姐,我妈妈去哪儿了?我都好几天没有看到妈妈了!也不告诉我妈妈去哪儿,我好想妈妈啊!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面对小妮妮一连串的问题,楚乔突然有种想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她以后要怎么来圆这个善意的谎言呢?

    可是面对孩子明亮纯净更带着期盼的眼神,楚乔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你妈妈出差去了,要好多天才能回来呢,她走的时候太匆忙,来不及告诉你和你,这不,让姐姐来告诉你们。你妈妈说,妮妮要乖,她回来的时候,要看到妮”全文_妮拿三好生的奖状呢!”

    “妮妮每年都可以拿三好生的奖状呢!”妮妮顿时兴高采烈起来,“姐姐,妈妈去哪儿出差了?”

    “额……去很远的地方呢……你还太小,姐姐告诉你,你也不知道,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楚乔心疼的摸了一把妮妮的小脑袋,难怪那白衣女人放心不下这孩子,这孩子是个多么招人疼的丫头啊!

    这时云陌已经举着伞来到了两人边,楚乔可以看到伞下的白衣女子无限眷恋的看着妮妮,眼中不断有泪滚落下来。

    可恨啊!是谁让这对母女从此天人永隔?让女儿这么小,就失去了最的母亲,让这个可怜的母亲看到女儿却不能够抱一抱女儿!

    “妮妮,走吧,姐姐送你回家!”楚乔站起来,牵着妮妮的小手,妮妮赶紧点点头,却把手缩回去,在上使劲儿蹭了蹭,才放到楚乔的手心里。

    楚乔这才发现妮妮上的红毛衣已经脏兮兮的了,小脸蛋也像一只小花猫一样,脚上的鞋子更是又破又旧,头上的小辫子应该是她自己扎的,歪歪扭扭,不成样子。

    难怪刚才那些坏小子会追着妮妮嘲笑,还用石头扔她,大概也是因为她穿得又脏又旧吧?

    “妮妮,家里就只有吗?”楚乔有些心酸的握着妮妮的手问道。

    妮妮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勾着头,闷闷的应了一声,“爸爸他……有时也会回来。”

    “哦?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经常不在家吗?”楚乔心里一阵奇怪,很明显,妮妮这几天根本就没有人照顾她,难道说妮妮的爸爸根本就不管妮妮?

    “爸爸……经常喝酒……喝完酒……就打妈妈,打妮妮,还打……妮妮想爸爸,可是……妮妮更怕爸爸。”妮妮小声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这个恶劣的男人!

    楚乔不由的握紧了妮妮的小手,他们三人沿着一条小街走到了一个小型的菜市场,妮妮对楚乔道,“姐姐,你今晚就在我们家吃饭吧?家里就我和两个人,我给你做煎蛋面。”

    “妮妮这么小就会做饭?!”楚乔一声惊呼,现在的孩子,有哪个不是生惯养的?妮妮看上去不过七八岁,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会做煎蛋面了?!

    好吧,楚乔同学都不大会做……

    楚乔抬起头,朝白衣女人看去,白衣女人抹着眼泪颤声道,“我经常值夜班,家里就妮妮和她,我就教会她煮面,她们祖孙俩就能够自己煮面吃了。”

    妮妮扬起那张小花脸,骄傲的说道,“我会做啊!说我做的煎蛋面最好吃了!走啊,姐姐!我去买鸡蛋和西红柿,我这儿还有钱呢!”

    说着妮妮从毛衣的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钱,朝菜市场走去。

    楚乔更加惊讶了,妮妮不但会煮面,还会买菜!

    同时她心里也疑惑,为什么妮妮的不照顾妮妮呢?

    妮妮走到一个小摊子面前,挑选了几个西红柿,又让摊主送了她几根小葱,然后又去另一个摊子上去买了个鸡蛋。

    看着妮妮小小的影来来去去的忙碌着,楚乔只觉得自己的眼眶里渐渐的蒙起了一层水雾。

    开始的时候,楚乔也许只是对那女人有一丝同,帮她也只是因为碰到了这件事不能够袖手旁观,而现在,小小的妮妮是真的感动了她,她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给这对母女讨回公道!

    当小妮妮拧着鸡蛋和西红柿走到楚乔跟前的时候,看到楚乔眼里的泪花,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姐姐,你怎么了?妮妮做错什么了吗?”

    楚乔蹲下子,紧紧的抱住妮妮,“没有,妮妮是天底下最可的孩子,是姐姐见过的最懂事儿的孩子。”

    妮妮甜甜的笑着,“姐姐,妮妮现在还要学会洗衣服,给和自己洗衣服,等到妈妈回来看到妮妮都会洗衣服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楚乔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两行眼泪滑落了下来。

    妮妮带着楚乔和云陌穿过一条一条的窄巷子,楚乔便明白,妮妮家里的经济应该很窘迫,一般住在这里的都是被称为“城市贫民”的人。

    转角处,一个卖卤的摊子亮着灯,一阵香味飘了过来。

    妮妮朝那摊子看了两眼,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小口袋,拉着楚乔远远地准备绕过去。

    “妮妮,你妈妈临走的时候放了一些钱在姐姐这儿,让姐姐给你买好吃的和漂亮衣服呢!瞧,姐姐忙着过来接你放学,都忘记给你买东西了,这样,我们先买点卤回去吃,明天姐姐带你去逛街,买衣服,好吗?”楚乔蹲下子对小妮妮道。

    妮妮眼神一亮,“真的吗?”转而又有些怀疑,“姐姐,妈妈真的放了钱在你那儿?姐姐不要骗妮妮哦,妮妮不馋嘴的。”

    “真的啊!姐姐不骗你。”楚乔笑着摸了摸妮妮的脑袋,拉着妮妮朝那卤摊子走去。

    不得不说,其实真正的美食,其实就在这些不知名的小角落,这里的卤干净,没有放那些苏丹红啊什么的,味道比那些大饭店的好多了。

    楚乔让摊主切了半斤牛,一只卤鸭子,还有两只香肠,用纸包好,油滋滋的油浸透纸包,香气也随之散发了出来。路过小卖部的时候,还买了几瓶子果橙汁,妮妮一个劲的说着,“姐姐,不要买那么多,我们吃不了的!”

    三人终于走到了妮妮的家,那个家,是一处低矮的平房,其实这里离市中心也不远,应该属于城中村了吧?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拆迁了,因为房子的墙壁上已经用红漆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

    “!来客人了!”小妮妮用脖子上的钥匙打开房门,欢快的跑了进去,这时,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个白发老人摸摸索索的走了出来。

    楚乔一看,顿时明白了为何刚才屋子里没有开灯,那老人的双眼,看不见。

    “妮妮,有客人?!”老人慈的摸着自己的小孙女,无神的眼睛朝着门口“望”来,嘴里招呼着,“客人快进来坐啊!”

    “!我们是妮妮妈妈的朋友,特意来看望您呢。”楚乔拧着东西走了进去,那老人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转而又继续散开,“好,好!你们有心了,快进来坐吧,家里很乱,我老太婆也不能招呼你们……你们别介意啊。”

    “怎么会啊?!”楚乔放下手中的东西,云陌举着伞也跟着走进来,白衣女人看到老人,习惯的就想上前搀扶老人,可当她的手穿过老人的体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是人了,顿时眼泪又流了下来。

    “妮妮啊,去给姐姐做饭吃啊!”老人对妮妮道。

    妮妮笑着说道,“,还有一位漂亮哥哥呢!我给哥哥姐姐做煎蛋面,我买了西红柿和鸡蛋!姐姐还买了好多好吃的!”

    “嗯,乖孩子,快去吧。”老人点点头。

    楚乔一挽袖子,“我也去帮忙。”

    “姑娘。”老人突然叫住楚乔,“让妮妮去,你陪我说说话。”

    楚乔一愣,老人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她刚才是故意支走妮妮的。

    “,你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楚乔坐到了老人的边。

    老人叹了口气,浑浊的眼泪顿时从一双毫无神采的眼睛里滚落了下来,“姑娘,你们是好人,你们一进来我就知道。你们不要瞒我这个老婆子了,我那媳妇儿,哪儿有你们这样的朋友?这话也就妮妮相信,告诉我实话吧,她是不是……出事儿了?”

    人都说眼盲心灵,其实盲人的感知远远超于常人,而这老人经历了几十年的沧桑,从楚乔他们一进门,便已经猜到了几分了。

    “……”楚乔不知道该怎么说,为难的看了一眼云陌和那白衣女人。

    全文字+手打云陌朝着她点了点头,白衣女人也点了点头,她这才道,“这件事最好还是瞒着妮妮,你媳妇儿她,的确是出事儿了,她不在了。”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老人还是差点瘫倒在地,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哭声,只是那悲痛的哽咽却一阵又一阵的从喉咙里传出来,差点让老人背过气去。

    “!您没事儿吧!”楚乔赶紧扶住老人,“为了妮妮,您要撑住啊!”

    老人不断的点着头,用拳头一下又一下的捶着口,却不敢把那心头的悲痛发泄出来,一旁的白衣女人早就哭成了泪人,连云陌也忍不住把头转向一旁,偷偷的抹了一把眼睛。

    “,您放心!我们会帮您照顾妮妮,也会帮您媳妇儿讨回公道!”楚乔给老人抚着口,不停的安慰道,“您可千万要保重啊,妮妮就您一个亲人了。”

    “那孩子……究竟是怎么去的啊?……”过了好半天,老人才缓过气来,抹着眼睛问道。

    楚乔不忍心告诉她,只是说,现在警方还在调查,希望老人提供一些白衣女人生前的资料。

    “妮妮的妈妈是帮人家看柜台的,她做人老实本分,东家都喜欢。最近她换了工作,说是在琉璃厂一家古玩店里帮人家看铺子,比以前在服装店里看铺子要多很多钱,妮妮现在上了小学,开销大了很多,她不想妮妮在学校里被别的孩子看不起,经常加班,就为多挣点钱……妮妮她爸也是个不成器的,十天半个月不回一趟家,回来就喝酒打人,要么就是问妮妮她妈要钱!那个不孝子哦……”说着,老人又开始擦袖子。“都是我这把老骨头连累了那孩子,我让她带着妮妮走,离开这个家,她丢不下我这把老骨头,一直就那么熬着……”

    “,面煮好了哦!”里间厨房里传来妮妮的声音,老人赶紧擦干泪痕,勉强道,“那还不快给哥哥姐姐端出来。”

    楚乔忍不住抬头看了白衣女子一眼,原来她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

    妮妮端着一大碗煎蛋面从里面走出来,楚乔和云陌赶紧过去接过来,楚乔又跟着妮妮去了祖孙俩简陋的厨房,把卤用盘子盛好,端出来。

    妮妮吃得很香,很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美味的东西了,她一边吃,一边给,一边劝楚乔和云陌多吃,俨然就是一个小小的主人家。

    可惜,老人吃不下,楚乔也吃不下,云陌硬撑着吃了几口,这让妮妮很奇怪,“哥哥姐姐,妮妮做的面不好吃吗?你们怎么不吃啊!?”

    “谁说的?妮妮做的煎蛋面是姐姐吃到过的最好吃的煎蛋面了,妮妮真能干,以后要多照顾。”楚乔摸着妮妮的脑袋心疼的道。

    妮妮懂事的点点头,“姐姐你放心,妮妮会照顾好照顾好自己,等妈妈回来的。”

    白衣女子站在妮妮边,虽然明明知道摸不到女儿,她的手还是一下又一下轻轻的摸在女儿的头上。

    吃完饭,妮妮去做作业,楚乔和云陌也准备离开。

    “妮妮乖啊,明天姐姐再来接你放学。”楚乔对妮妮道。

    妮妮笑着说,“姐姐,妮妮可以自己回家。”她又想了想,“其实那些男孩子也不是天天来欺负妮妮的。”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人虽小,却那么敏感,那么会替别人着想。

    “明天姐姐有空呢,正好带你去逛逛商店。”楚乔笑道,跟着云陌走出了那间小小的平房。

    “妮妮的,恐怕不久于人世了。”走出门不远,云陌便说道。

    “你也看出来了?”楚乔惊讶的问道,她只看出妮妮的脑门上有一团死气,那是即将离世之人才会生出的气息,没想到鬼瞳能够辨出生煞之气,还能够看出死气来。

    “嗯,我刚刚观察了一下老人的面相,大限之期恐怕不远了,我们还是早点为妮妮考虑下吧。”云陌点点头,虽然一路上云陌都没有怎么说话,可是他跟楚乔一样,已经喜欢上了那个懂事可的女孩。

    “两位恩人!”白衣女人突然跪到了云陌和楚乔面前,“求求你们,帮帮妮妮和我婆婆吧!我就是来世做牛做马,也会来报答你们!”

    “请起!”楚乔对那白衣女人道,“你放心,妮妮的事,我们会照顾,无论她以后读书还是生活,我楚乔都管定了,现在,来说说你的事吧。”

    “我……”白衣女子仍旧是非常犹豫,紧紧的闭着嘴巴,不肯说话。

    “你就算是不告诉我们,我们也有办法弄明白,不过我们要走很多弯路,你过意的去吗?”楚乔叹了口气道,“我们不仅仅是在帮你,你想想,如果以后还有别的母亲像你一样,与儿女生离死别,又该是如何的凄凉!”

    “可是……我怕会连累妮妮和我婆婆!”那女人再次失声痛哭起来,“那帮人心狠手辣,我不能够让妮妮和我婆婆参和进来,我就妮妮一个孩子!”

    “我们不是普通人!你也看到了,我们有能力保护妮妮和她!”云陌神色郑重的说道,“就算是你不想报仇,你确定他们一定会放过妮妮和她吗?”

    那白衣女子子一震,终于是下定决心,不再哭泣,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决绝,“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女儿!”

    这就是母亲,可以为了孩子而软弱,同样也可以为了孩子而坚强。

    “我是两个月前去琉璃厂打工,帮一家铺子看门脸。”白衣女子娓娓道来,“那家店叫做鉴宝堂,说起来,那家店给的工资的确比我以前卖衣服给的高,所以我也尽心尽力的帮老板照顾好店子,老板还答应我,月底给我加薪,我想着月底就可以给妮妮和她准备一件新衣服了……”

    鉴宝堂……楚乔和云陌对视了一眼,心里划过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

    “后来呢?”楚乔问道。

    “十天前,我正准备关门,我们老板突然来到了店里,急匆匆让人把几件东西搬运走了,临走之前,还让我好好关好店门。”白衣女子继续说道,“我关好店门之后,往回赶,没走多远就下起了大雨,那雨好大,我想起那店面是仿古建筑,楼顶琉璃瓦有一处气窗,人钻不进去,可是雨能够飘进去!要是那雨飘进去把里面的东西给打湿了可怎么办呢?那些东西我可赔不起啊!想到这儿,我又赶紧往回赶……却没想到我刚刚回去关好气窗,楼下门打开了,老板带着许多人进进出出的搬运着东西,我当时没有立即出去,我怕老板说我做事马虎……”

    说到这里,白衣女子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悲愤,“没想到啊……我却为此送了命!”

    ------题外话------

    不许揍我!不许……。看我期盼的大眼,正眼巴巴的盯着你的兜,月票啊年会票啊神马的……统统逃出来吧!打劫!

    ↖(^ω^)↗()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