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黑色编织袋

    ()

    “姐什么时候脚踏两只船了?!”楚乔一脸悲愤,“我有踏过?你们什么时候看到我踏过?”

    井月三人用“我们都懂”的眼神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无视楚乔的悲愤,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去踏青了。.7k7k001.

    小眼果然不负厚望,居然在计算机系找了好几个歪瓜裂枣浩浩的奔赴而来。

    “艾玛!”楚乔一见面前三个男生的造型,就在心里感叹啊,“看来老天对我还是太好了,见惯了养眼的,突然冒出这么几只极品,多么考验人的神经啊!”

    小眼就不说了,像棵豆芽菜,脑袋有点大,头发有点黄,子细细的一根,鼻梁上架着一个像酒瓶子底的深度近视眼镜,往彪悍的孟萍萍跟前一站,果然只到孟女神的鼻梁处,简直就不是一个段位的啊!

    孟女神叉腰,小眼就萎得更厉害了。这就是北方彪悍女与南方小男人之间的差距!可是小眼在孟萍萍拒绝他N次之后,依然不屈不挠的追求着孟萍萍,这让楚乔都忍不住佩服起小眼的毅力了!

    另一个男生,楚乔在心里已经给他安了一个绰号“方脑壳”,这绝对不是偏见啊!这孩子的脑袋真的就是方的啊!不过这孩子个子还高,比小眼看上去更让人有安全感。

    最后一个是个球。

    圆滚滚的滚到女生公寓楼下,一路上引起了无数人的侧目,就算是九饼大人来了,也会自叹不如啊!

    面对高矮胖瘦的三人组合,孟萍萍狠狠的瞪了苏文一眼,苏文捂着眼睛,所托非人!

    “好吧,走!”孟女神手一挥,指挥着这支大部队踏青去。

    男生们都背着一个包,鼓鼓囊囊,估计里面装着很多好吃的,小眼跟在孟萍萍后面,颠,方脑壳帮着苏文拧包,“圆球”对着井月大献殷勤,楚乔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无人问津!

    这个组合徒步走在校园中,不显眼都不行啊!

    楚乔远远的就看到尹皓穿着一白色休闲衬衣,头上戴着一顶白色遮阳帽,斜斜的靠在大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当楚乔朝他看去的时候,他似乎也有所感应,同时朝着楚乔这边望过来。

    阳光下,那白衬衣的男孩子很干净,浮现在嘴边的那一抹微笑,就如这灿烂的阳光一般,在水晶里折出五彩的光芒,让人无法忽视他的美丽。

    当那高矮胖瘦组合走到尹皓边的时候,楚乔不由的叹了一下造物主的神奇,他们三个天生就是为了衬托尹皓的么?!

    尹皓对周围来来往往**的目光熟视无睹,眼里只有那个穿着牛仔裤白体恤的女孩,她从学校的林荫道上轻快的走来,一步步走进他的世界,他那黑白的世界开始变成了五彩。

    “哇!尹大帅哥,你还真在这儿守着呢?!”孟萍萍走上前去,豪迈的拍了拍尹皓的肩膀,尹皓比孟萍萍高半个头,自然比小眼高出一个头了,小眼目测了一下尹皓的高度,又看了看孟萍萍的手,一咬牙,忍了。

    尹皓笑眯眯的轻声喊着,“萍萍姐。”

    孟萍萍听到那温柔且略带磁的声音,扼腕长叹,“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高矮胖瘦”顿时脸色更难看了。

    “乔乔,你答应过请我吃饭的!”尹皓的目光越过孟萍萍,执拗的看着楚乔,委屈的跟个孩子似的。

    “今天我们去踏青,你也去吧?”楚乔只好道,“喏,他们有带吃的!”

    高矮胖瘦立即护住自己的背包,“我们只为位美女服务!”

    尹皓掠起唇角,微微一笑,“嗯,我也带点东西,我们一起吧。”

    说罢,尹皓拿起电话,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一会儿校园门口就开来了一辆加长版的商务车,胖子惊呼道,“呀!大奔!”

    小眼镇定的说道,“那有什么?不过就是运气好找到个好老爸而已!”

    楚乔心里有点不快了,瞥了瞥小眼,“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不喜欢就不要上来!”说罢她第一个跳上车,孟萍萍也跟着跳了上去,“哎呀,咱也有机会坐坐大奔了!”

    苏文和井月自然不会落后,也跟着上去,同时赞道,“尹皓,你想得真周到!”

    “你们……是坐公车去?”尹皓很不地道的问了一句杵在当场的高矮胖瘦索|组合一句。

    “哼!我们是跟萍萍一起的!”说着小眼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跟方脑壳和胖子一起钻进了车。

    尹皓对司机道:“我来开车,你回去吧。”

    “少爷……董事长吩咐,您早点回去。”司机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尹皓点头,“我知道。”

    车开的很平稳,楚乔坐在副驾驶上,很奇怪的问尹皓道,“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我怎么不知道?”

    “嘿嘿,上次从湘南回来我就学会了,每次看云陌来接你,我想着,我也要学会开车,你需要的时候好接你。”尹皓虽然没有看楚乔,但是脸颊上却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楚乔被呛了一口,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执着啊……

    车很快开到了郊外,尹皓寻了一片草地,众人欢呼着跳下车,来一次野餐真的比在餐馆里吃一顿饭更有意思。

    “哇!那边还有一条小河呢!”苏文惊呼着,“哎呀,没有带钓竿来,真想钓鱼啊!”

    “你会钓鱼?”尹皓停好车,转过问道。

    “嘿嘿,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老爸可是咱们当地的钓鱼协会会长,我从小就被他骑着自行车摩托车载着到处去钓鱼,咱至少也得算个业余组的专业选手啊!”苏文说着,脸上泛起了红光。

    尹皓打开车后箱,拿出一个包裹,“这儿有鱼竿,苏文姐你要不要试试手?”

    苏文一声惊呼,拿过钓竿,“天哪,这是步拉普最好的手竿!要好几万块啊!我只在杂志上看到过!”

    “这么喜欢,那送你了。”尹皓不以为意的说道。

    “什么?送我?!”苏文激动了,真恨不得扑上去抱一抱尹皓。“我……我怎么好意思啊?!”

    “没事儿,我也不会钓鱼。”尹皓淡淡的笑道。

    “万恶的富二代!”高矮胖瘦同时咒骂道。

    楚乔也直摇头,“这孩子……真是缺心眼!”

    孟萍萍最勤劳,已经开始把野餐布铺好了,对着高矮胖瘦大喝一声,“还不快来帮忙?!”

    高矮胖瘦立即“滚”过去帮忙了。

    尹皓从商务车的后箱里抬出来一个保温箱,一个烧烤架子,还有一个保鲜箱子。

    井月打开箱子一看,惊喜的叫着,“哇!你准备了这么多东西!”

    那保温箱里全是冰冻好的海鲜,保鲜箱里有各种水果点心蔬菜和调味品,别说野餐,就算是开个聚会也绰绰有余了。

    “万恶的富二代!”高矮胖瘦再次悲愤的骂道。

    “乔乔,说好请我吃海鲜的,烤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尹皓指了指烧烤架,苏文已经快乐的去钓鱼了,众人围在一起,打开车载音乐,周末的时光还是很美好的。

    “苏文!你钓到鱼没有啊?快点来吃烤龙虾!”楚乔远远的招呼着,苏文却蹲在河边一动不动。

    “钓鱼的人都是这样!”孟萍萍瞅了瞅苏文,“再不来,我们可都吃光了啊!”

    井月啃着苹果,“要不,我们给苏文姐拿两串过去。”

    楚乔点点头,拿起两串苏文吃的小龙虾朝那边走去。

    快走到苏文边的时候,楚乔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她抬头看了看天上明晃晃的太阳,心里一阵狐疑,这里怎么会这么冷?

    而苏文听到楚乔的脚步声,也没有回头,还是以那个固定的姿势蹲坐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而她手中的钓竿上,鱼线绷得直直的,鱼漂也不见了。

    “喂,快起竿啊!水里有东西!”就算是楚乔这个不懂钓鱼的门外汉也看出来了,鱼钩肯定是勾住东西了,而苏文这个业余组的专业选手居然没有一点反应!

    楚乔立即感觉到不对,几步上前,一摸苏文的手臂,冰凉僵硬!

    “苏文!”楚乔一声惊呼,苏文苍白着一张脸,缓缓的转过头来,用一种陌生的语气缓缓说道,“水里有东西……”

    “你怎么了苏文?!”楚乔扔掉手中的小龙虾,凝神一看,苏文的额头上泛青,头顶有一团黑气。

    煞气入体!

    楚乔心头一怒,低声道,“何方冤孽,竟然敢在光天化之下作祟!”

    苏文咧嘴一笑,眼神里带着森之色,“水下有东西……”

    “滚!”楚乔一声厉喝,上灵气流转到之间,食指和中指一下子戳到了苏文的额头上。

    只见苏文额头上白光一闪,她眼睛一闭,便斜斜的倒了下去。

    一团常人看不到的煞之气缓缓的从苏文的额头处蔓延开来。

    “苏文!”远远的孟萍萍等人也看到了苏文晕倒在地,纷纷跑了过来,楚乔却暗中结印,那团煞之气被她收入了收魂镯里。

    “乔乔,苏文怎么了?”孟萍萍焦急的看着楚乔,井月也在一旁道,“刚刚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楚乔掐住苏文的人中,“头太大,这河边又有风,可能是中暑了!尹皓,车里有药箱没?”

    尹皓赶紧道,“有,我们扶她过去!”

    “好!”高矮胖瘦立即充当了劳力,扶着晕过去的苏文往车上去,楚乔却一把握住了钓竿。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钓鱼呢!”孟萍萍回头瞥见楚乔正拿着钓竿,不紧不慢的收着鱼线。

    “水里有东西。”楚乔神色中带着难得的严肃。

    “这鱼线绷的这样紧……怕是那水里的东西不小!”尹皓静静的站在楚乔边,他已经开了天眼,自然也看到了那不同寻常的煞之气。

    “管它大小呢!你们赶紧着快去看看苏文!”孟萍萍怒道,“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收鱼线呢?!”

    小眼在一旁嘲讽道,“萍萍,你不知道,那鱼线很贵的!起码要几千块,还有这钓竿,好几万块的东西呢!他们怎么舍得扔掉,还不得赶紧收上来!”

    孟萍萍听小眼这么说,转一瞪,“给我闭嘴!乔乔不是那样的人!”

    楚乔没有转头,嘴角还是浮现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好姐妹永远是相信她的。她小心翼翼的收着鱼线,顺着水流的方向,一收一放,她已经确定那水里的东西特别沉,还是死物,要是稍有不慎,鱼线一断,便别想把那东西给弄上来了!

    小眼被孟萍萍这么一呵斥,顿时也有些憋屈,恨恨的瞪了一眼楚乔和尹皓,嘴里喃喃道,“有钱有什么了不起?”

    “乔乔,让我来吧。”尹皓看到楚乔额头上居然已经浮现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心中不由的有点心疼,楚乔并不怎么会钓鱼,现在能够收回了三分之二的鱼线,已经算是做了很大努力了。

    “没事儿!”楚乔手很稳,慢慢的搅动着轮子,众人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安置好苏文之后,都围到了河边。

    “水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井月忍不住问道,“我怎么感觉心里毛毛的。”

    “嘿嘿,说不定就是一只臭皮靴!”胖子不以为然的说道,“要不就是上游丢下来的垃圾!”

    楚乔没说话,那侵入苏文体的煞,很有可能是一只怨灵,但是,她对苏文却并没有恶意,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楚乔驱逐出来了。

    苏文在晕过去的时候,一再说“水里面有东西……”这让楚乔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那东西,未必就是好东西啊!

    终于,鱼线差不多收回了五分之的样子,一个黑糊糊的东西也渐渐的浮出了水面。

    “那是……一个大口袋啊!”方脑壳的眼睛比较尖,远远的看到,大叫着,“就是一个袋子,像是编织袋。”

    “嘿嘿!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呢!”小眼嘿嘿的笑着,“咱们别不是捡到宝贝了吧?”

    孟萍萍瞪了小眼一眼,“庸俗!”

    小眼又被打击的萎掉了。

    那编织袋终于被鱼线拉到了浅水区,尹皓不顾河水打湿衣服,几步跳下了水,拽住那编织袋往上拉。

    “还不去快去帮忙!”孟萍萍吼道。

    高矮胖瘦这才极不愿的脱了鞋,挽起裤脚跳下去,秋天的河水,已经有了些许的凉意,那三个冻得直哆嗦。

    编织袋终于是被人合力弄上了岸。

    小眼看着鼓鼓囊囊的那么大那么沉的口袋,抹了一把汗,“打开来看看,好沉啊!”

    楚乔仔细的观察着那编织袋,拦住了小眼,同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们还是不要打开了,打电话给李师兄吧。”

    “不就是一个破袋子么?还需要报案啊?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孟萍萍自然知道楚乔口中的李师兄是谁,她随意的用脚尖踢了踢那编织袋子,“咦,怎么有点像……”

    楚乔已经掏出了电话,小眼趁楚乔没注意,殷勤的上前拿小刀子一下子划开了编织袋的口子,一坨圆滚滚的东西滚落了出来。

    下一刻,原本祥和宁静的河边,响起了一阵阵尖叫声。

    刑警大队里。

    “喝口水。”李潇递给眼一杯滚的白开水,小眼不停抖动的双手接过杯子,杯子里的水随着小眼手的抖动不断的泼洒出来,烫得他跳了起来。

    “小心!”李潇赶紧又把水杯子给接过来,“别怕,别怕,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不如那几个小姑娘啊?”

    小眼一张两指宽的脸苍白如纸,一听李潇这话,顿时眼泪都滚落出来了,“李警官,你是没看到啊!太恐怖了啊!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盯着我……”

    李潇拍拍他的肩膀,“谁让你去动那编织袋的?乔乔不是让你们等我来了再处理吗?”

    “李警官……谁知道那里面会是那个东西啊!”小眼哭丧着脸道,“要是早知道,借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好了,休息下就回去吧,以后电话要保持畅通,我们刑警队会随时跟你了解况。”李潇看着这个被吓破胆子的小个子男生,不由的也多了几分同,那具碎尸,的确是很恐怖!就算是他们这些老刑警看到也忍不住皱眉头,更别说一直在象牙塔里读死书的书呆子了。

    小眼一站起来,腿就软了,要不是李潇扶住他,他就又给李潇跪了。

    “要不,再歇一歇,乔乔他们也快过来了。”李潇只得又把小眼给扶到座位上去。

    小眼哽咽着道,“李警官,我要是回去睡不着觉做恶梦怎么办?”

    “额……开着灯睡吧。”李潇无奈的说道。

    “可是,我还是会做恶梦啊!”小眼痛苦的抱着脑袋,“眼睛一闭,还是黑了啊!”

    “嗯,可以去求一张护符。”李潇埋着头,开始整理资料,这小眼还真烦人,要不是看在乔乔的份上,他早让人送他回去了。

    “李警官!”小眼这次稳稳的站了起来,“我们都是生在红旗下,学着马列主义,信奉无神论的!你怎么会让我去求护符啊?这违背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

    李潇这次抬起头认真的打量着小眼,看得小眼心里发毛,“那你还害怕什么?”

    “我……”小眼又缩到椅子上,“我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个女人对我笑……”

    “按照马列主义还有无神论的理论,那个女人不可能对你笑,她都已经死亡七十二小时了,并且那具碎尸一直泡在水里,我刚刚看了,脸肿的跟馒头似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你是怎么看出她在对你笑的?”

    小眼捂着嘴凑到旁边的垃圾桶,哇的吐了。

    “无神论者要按事实说话!不要胡乱臆想!”李潇义正言辞的说道。

    下一刻,小眼踉踉跄跄的冲出了李潇的办公室。

    “嘿嘿,小样儿!”李潇一咧嘴笑了。

    楚乔一行人走出刑警大队,孟萍萍仰头望天,“哎,好好的一个踏青,又被破坏掉了!”

    “文文姐还在医院呢,也不知道醒了没,我们还是直接去医院吧。”井月担忧的说道。

    “好。”楚乔点头,但是高矮胖瘦却没有力气再去医院了,打了个车,回学校了。

    楚乔走在医院的走廊上,觉得自己最近怎么就那么犯冲呢?动不动就往医院跑,虽然每次受伤的都不是自己,但都是自己边的人啊!

    走进病房,苏文已经醒过来了。

    “苏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楚乔上前去仔细的打量苏文,苏文的脸色还是不大好,整个人懵懵懂懂的,“乔乔,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啊?”

    “你中暑晕倒了,这里是医院。索|”一旁的孟萍萍的道,“怎么好好的晕倒了呢?对了,你知不知道你钓了个什么玩意起来?”

    “啊?!”苏文浑然不知,“对啊,我记得我在钓鱼来着,好像有鱼上钩了,我正准备收线起杆,突然就觉得好冷,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嗨!幸亏你晕过去了!”孟萍萍拍着口道,“你要是不中暑晕过去,也得被吓晕过去了!”

    “出了什么事儿了吗?”苏文忍不住坐了起来。

    “你的鱼钩竟然勾住了一个编织袋!”井月在一旁道,“那编织袋里面……有一具碎尸!”

    “啊?!——”苏文惊的捂住了嘴巴,“我的鱼钩挂住了一具碎尸?!”

    “可不是么?吓死人了!”孟萍萍后怕的道,“也幸亏尹皓的那个钓鱼竿子厉害,连那么重的东西,都给钓上来了!”

    “天哪!”苏文的脸色更难看了。

    “别想那么多,我们已经报警了,医生已经给你开了药,说你醒过来就可以出院了,你现在跟我们回去吗?”楚乔道。

    苏文赶紧点头,“我跟你们回去!我一个人留在医院里害怕!”

    楚乔点了点头,苏文的确是阳气太弱,才会被煞入体,而医院其实是煞比较重的地方,苏文呆在这里,对她并不是非常好。

    “走吧!”楚乔扶起苏文,人很快回到了寝室。

    是夜,楚乔见三人都睡着了,一个人起来,偷偷溜到了顶楼的天台处,这才双手结印,把一道红光注入到了收魂镯里面。

    “现吧!”楚乔低喝一声,一道黑气从收魂镯里面冲出来,渐渐的凝聚成了一个人形,依稀能够看出来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对着楚乔当头拜下,“多谢!”

    “你就是那个……里面的那个?”楚乔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面前这个女人怨气极重却还没有失去本,已经算是很难得了,这让楚乔对她多了几分同,不忍心说出“碎尸”两个字。

    那个女人点了点头,“是,我就是被那帮畜生杀掉碎尸又放进编织袋里抛尸的人。”

    “哎……你放心,既然你遇上了我,我会想办法帮你的。”楚乔叹道,“你把你的份告诉我吧,警察才能够帮你找到家人,现在你的家人恐怕还不知道你已经……”

    那女人终于发出了嘤嘤的哭泣声,“我怕他们受不了……我死的那样惨……”

    “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楚乔不问道。

    那女人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楚乔盯着那女人道,“你是不是在害怕?你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还在害怕什么?难道你不想将坏人绳之以法吗?那些人既然敢祸害了你,说不定还会去祸害别人!怎么能够让那些人逍遥法外?”

    “我……我真的不知道。”那女人带着哭腔道,“也请你不要告诉我的家人,让他们以为我失踪了,心里也有个念想。”

    “你怎么能够这样软弱?!“六夜言”全文|”楚乔心头不由的有点生气,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冤魂怨灵不想给自己报仇的!那些含怨而死的人,心中郁结着怨气,不能够被鬼使顺利的牵引,也很有可能无法再入轮回,所以很多徘徊人间的怨灵都会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报仇,让自己那口怨气纾解,才能够顺利的进入界。

    “不是我软弱……我是为他们好。”那女人又嘤嘤的哭了起来,“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见一见我的家人。你能够帮帮我吗?”

    “你——”楚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里想着李师兄还指望着自己问出这个案子的具体况呢,要知道这个案子算是大案子了,上面已经立了专案。这女鬼一点都不配合,怎么问得出况来?

    “求求你了……你带我去见他们一眼,我就算是立即灰飞烟灭也毫无怨言了。”女鬼哀求的看着楚乔。

    “好!”楚乔点了点头,至少可以知道那女鬼的份,不是吗?

    次,楚乔手里举着一把袖珍的红纸伞离开了女生公寓。

    楼下,云陌靠在他的自行车旁边,紧紧的盯着公寓大门。

    “嗨!陌陌!”楚乔举着伞,笑得有些心虚。

    周围路过的女生这才把目光从云陌的上移到楚乔上,心头都不由的冒出一句话: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题外话------

    呜呜……被老妈骂了,说我一天到晚蹲电脑跟前,会掉头发会早衰……限制我的上网时间了!亲的们,求安慰、求捶背!

    ↖(^ω^)↗ 理想阅读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