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古墓祭台

    最新阅读请到()

    楚乔小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我可以啊!我是通灵师!我可以帮你想办法查一查煜王现在究竟在哪儿!就算是轮回几次了,也是能够找到他的!”

    尹皓偷偷的瞟了楚乔一眼,私以为,乔乔这样做貌似有点不地道,不过,他是不敢说出来的。

    萧琨一步一步的走向楚乔,楚乔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是一阵血腥之气,尼玛,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血粽子啊!当初那个狗煜王也做得太过分了,不但把萧琨丢在养尸地,还下了血咒,这下好了吧?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算是两千年过去了,这仇恨,依然在啊!

    “那个……你别过来!”楚乔心里也发憷,不住的往后退,“咱们有事儿说事对吧?我们和你们,往无仇近无冤,进来这里打搅你们,也非我们本意,对吧?再说,我们解开了你的封印,就算是你不感谢我们,也不能够对我们动手,对吧?”

    楚乔一个劲儿的说着,九饼心里道,“还以为乔乔是天不怕地不怕呢,结果也是害怕的啊!”

    萧琨果真站住了,不过那森冷的目光一直笼罩着楚乔,楚乔鸡皮疙瘩层层叠叠的摞在一起,被一只千年老粽子盯着,果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啊!

    “那你快点施法!”萧琨嘶哑的声音传来。

    楚乔子一抖,苦着脸道,“大爷啊,在这儿怎么施法啊?我上什么法器都没有啊!再说了,我刚刚灵力耗尽,想要施法,也根本没办法啊!这样吧,我们先出去,吃饱了喝足了,再把法器带进来,施法给您看,怎么样?”

    “哼!”萧琨一声冷哼,“居然敢骗我!纳命来!”

    说着手一伸,就要来捏楚乔的脖子。

    幸亏楚乔早有防备,形暴退的同时,一直捏在手中的小石头“哗啦”撒了出去,同时大喊一声,“姜皇后,拦住他!”

    姜皇后神色一变,果然形一动,挡在了萧琨的面前,“琨儿!不要!”

    萧琨形一滞,躲避了一下楚乔撒出的小石头,抬头看到母亲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不由的寒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琨儿,你现在虽是血尸,但前年来未见过鲜血,上没有罪恶,只要想办法解除你上的血咒,你还是有可能得到超度的啊!”姜皇后眼中含泪道,“若是你现在手上沾了生人血,就会变得嗜血残忍,最后逐渐丧失理智,成为一具地地道道的僵尸啊!到时候,就算是母后也救不了你!”

    萧琨抬起手,对着姜皇后,那双利爪泛着寒光,“就算是我得到超度又怎样?我这千年来所受的苦楚就这么算了吗?天若负我,我便成魔!若是我能够抱得大仇,我宁愿变成一具尸体!”

    “琨儿,你怎么能这样想?”姜皇后急了,“母后不要你变成那个样子啊!听母后的话,就算是母后下地狱,永远无法解脱,母后也要救你!相信母后!”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萧琨厉喝道,眼中全是痛苦之色,“你若是当初肯信我一分,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了!你让开!”

    “太子下!”楚乔刚刚见识了萧琨的速度,心里明白他们三人肯定是跑不过他,干脆豁出去了,“下,就算是当初你的父皇母后对你有所亏欠,命运对你不公,但是现在,你杀了我们,又有什么用呢?杀了我们就能够平息你千年来的怨气吗?如果是那样,你大可以杀了我们!”

    “可是事实并不是那样!你杀了我们,只会让你堕落到更痛苦的深渊中去!你报不了仇,还会变成一具嗜血的尸体,终在这大墓中游,待到你重见天的那一天,就是你化为灰飞之时!你将再一次让你的母亲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千年前的悲剧,还要重演!”

    楚乔的这一声厉喝,让萧琨的脚步顿了顿,目光落到了姜皇后的上,“她何曾在乎过我的死活?!”

    “不!孩子,我在乎的!天底下有哪个母亲不在乎?!”姜皇后哭着想要上前抱住萧琨,萧琨冷冷的让开了。

    “从我死的那一刻,我便不再是你的儿子了!你的儿子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只是一具僵尸!”萧琨的眼神里闪烁着痛苦与决绝,楚乔能够看出,他这些话是违心的。

    萧琨生前应该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吧?他为太子,如何不明白闯宫的后果?可是当他听到母亲即将被废,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他难道真的就蠢笨到一点都没有怀疑过煜王的话吗?

    肯定怀疑过的吧?可是对母亲的担心,已经让他顾不上想那么多了!煜王利用的正是他对母亲的孝心吧?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的恨,恨母亲对他的不信任,恨父亲的绝有多深,恨便有多深!

    “孩子!母亲错了!”高贵的姜皇后,终于说出了这样的话,骄傲如她,面对自己的孩子终究是愧疚万分。

    萧琨的子一震,指向母亲的利爪,终于是徐徐放下。

    “楚乔!”姜皇后突然转过,看着楚乔,“你有办法救琨儿的对不对?!”

    楚乔一愣,转而道,“嗯,正如你所说,太子下他虽然是一具血尸,但是生前没有什么罪恶,变成血尸之后,手上还未沾染过生人血,是能够得到救赎的!就算是我法力不行,我爷爷也是可以的,只要你们相信我,我有办法救他。”

    这楚乔到没有说谎,只要离开了大墓,她便能布阵施法,去掉他上的血咒,再焚掉他的尸,他的灵魂便不会再被锢在血尸里,自然能够得到超度。

    姜皇后看着楚乔,最终道,“不是我不相信你,你是通灵师,自然知道,我和琨儿都没有办法离开这座大墓,若是你们离开这儿之后,便不再回来,我们也奈何你们不得。你们得留下一人为质,我们才能够让你们离开!”

    楚乔想也没想的道,“我们一起来的,自然要一起离开!”

    姜皇后眼神一凛,“这是我的底线!要么你们留下一人为质,要么就全都留下陪我们母子两人吧!”

    “跟他们废话什么?”萧琨在一旁冷冰冰的道,“我不介意手上沾点生人血!”

    “你——”楚乔心里也腾的窜起一股火来,“我楚乔说出的话,就绝对不会反悔!你们为何非要留下一人?!我们本来就没有带什么食物进来,难道要让留下的那个人活活被饿死在里面吗?”

    “别说了!”云陌突然道,“我留下!”

    尹皓也在一旁说,“我留下!”

    九饼往前走了一步,却没吭声,请原谅我们胆小的九饼筒子吧!

    “你们争什么?”楚乔对云陌和尹皓吼道,“我说过,一个都不留!有我在,什么时候由得你们做主了?!”

    两大男人顿时条件反般的闭上了嘴巴。

    楚大小姐发飙,不能够惹的。

    “姜皇后,我楚乔若是背信弃义之人,就算是留下他们其中一人,我若不守信用,一样不会回来!”楚乔上前道,“可是这样的事我做不出来,我的同伴是因为我才深陷大墓之中,我若只顾着自己苟且活命,不顾他们的死活,我就不是楚乔了!我不会丢下他们,永远都不会!您若是执意要这样,我们也只能够拼个鱼死网破了!神巫楚氏的传人,自然不会辱没了楚氏的名头!今楚乔就算是把命折在你们手里,也不会让自己亏本的!”

    姜皇后愣住了,生前她以习惯了作为一个上位者,把别人命运控在自己手里的习惯,就算是她最忠心耿耿的臣子出征,也是要把家人留在京城作为人质!她从未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人与人之间,永远不能够完全信任,只有捏住对方的把柄,她才能够安然高卧。

    可是现在,她的这一在眼前这个小女子的跟前不管用了!

    看到楚乔倔强坚定的眼神,猎人无数的姜皇后知道,楚乔绝对不是仅仅在口头上在威胁她,而是真的打算那样做!

    “没想到楚氏的子孙,就算是一个女子,都有这样的气节……也难怪姜氏会败给楚氏……”姜皇后喃喃自语道。

    “罢了,罢了……”姜皇后摇了摇头,先前锐利的眼神,也渐渐变得柔和起来,她看向萧琨,那美丽的脸上,再次恢复了母的光辉,“我终究还是不放心,也等不及了……这样吧,楚乔,我借你一臂之力,你现在就为琨儿做法!如何?”

    “什么?!”楚乔不解的看着姜皇后,“我不懂你的意思!”

    “若是只为我自己,我是宁愿永生永世在这大墓中游不见天,也不会求到楚氏子孙的头上,更不会助你一臂之力!”姜皇后的眼里也多了一分执拗,“但是……为了琨儿……我欠琨儿的太多了!也不得那么多了!”

    “你要做什么?”萧琨的声音虽然僵硬,但是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心。

    “琨儿,你放心!”姜皇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我只是帮助楚乔恢复体内的灵力,她现在就能够为你做法!”

    “不!我还要报仇!”萧琨别过脸去,“大仇不报,我不甘心!”

    “母亲答应你,会为想办法为你报仇的!”姜皇后再次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萧琨的脸颊,她没有自称母后了,这一次,萧琨也没有再躲开她的手,“母亲一直都瞒着你,其实母亲不是普通的女子,母亲乃是天神山神中的圣女。母亲从小修炼玄术,原本是要保这世间一方安宁,可自从母亲遇到你父亲,便忘记了自己的份,用自己修炼的玄术,帮助他成就了千秋霸业,送他坐上了那把龙椅!”

    萧琨眼里一片惊诧,转头看向母亲,“天神山……神圣女?”

    楚乔心中明白了一个大概,看来这姜氏一族便是当初和楚氏一族分庭抗礼的那个超然的玄学世家!不过楚氏在北方,而姜氏的势力范围在南方,而这位姜皇后,应该就是当初南方姜氏一族的传人吧?可惜……居然落了这么个下场。

    “妄动天机,这是母亲应有的下场。”姜皇后愧疚的看着萧琨,“也许你的命运如此多桀,也是因为受了母亲的连累!儿啊,母亲对不起你!现在,母亲没有别的心愿,只愿你能够脱离苦海,放下心中仇怨,再如轮回道,重新做人,来世有一个疼你你的母亲!”

    “我……”萧琨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好了……琨儿,跟我走!”姜皇后一转,对楚乔等人道,“你们也跟我走吧,放心,我会保你们安然无恙!”

    楚乔心里暗自腹诽,现在除了跟你走,还有别的路可走么?

    萧琨跟在姜皇后后,楚乔暗暗庆幸,幸亏那家伙还听得进姜皇后的话,要不然,他们四个可就死翘翘了!

    姜皇后迈出的步伐很怪异,走出几十步之后,楚乔发现,那原本一个连接着一个的岔道不见了,心里这才明白,原来,这些墓道也是当初姜皇后布下的阵法!看来这位姜皇后当初活着的时候,实力绝对比自己强很多!就凭这阵法,也是自己望尘莫及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姜皇后已经带着楚乔等人来到一扇大的石门面前,楚乔心里打鼓,这大墓究竟有多大啊?这大石门的后面,又是些什么?

    这里不会是萧翎的棺椁所在吧?

    天哪,以姜皇后逆天的本事,该不会太自己夫君,给弄出一个超级大粽子来吧?

    想到这儿,楚乔又是一层鸡皮疙瘩往外冒。

    姜皇后对楚乔道,“在你左手三尺高的地方,有一个凸起,按下那个机关!”

    “啊?!”楚乔有点不愿的看着姜皇后,“里面该不会……”

    “放心!”姜皇后给了楚乔一个安定的眼神,楚乔无奈的按下了那个凸起,巨大的石门发出一阵震动,接着便由内而外的开启了!

    谁说古人的智慧不如现代人的?就这么一个机关,不用电动,却能够打开这么厚重的石门,而且,这机关起码经历了两千年,还能够这样灵敏!现代的工艺,如何能够做到?!

    石门打开,姜皇后双手结印,下一刻,刷的一下,里面的灯便一盏接一盏的亮了起来,终于有光了!

    楚乔心里一阵激动,在那黑漆漆的墓道里走了那么久,现在一看到亮光,觉得好亲切啊!

    而借着那亮光,楚乔也更加清晰的看到了边的萧琨,艾玛……就算是血尸,也真的不太好看……楚乔赶紧往旁边躲了躲。

    楚乔饶是如此,更别说尹皓和九饼了,只有云陌还比较淡定,把楚乔挡在后。

    当所有的灯都亮起来之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座大的祭台!

    楚乔看着眼前这个大中央的祭台,心里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姜皇后会在大墓中修筑这么一座祭台呢?!太奇怪了!

    姜皇后看着祭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祭台唯一一次动用,却是为了琨儿……难道说,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

    “您为什么会在大墓中建这么一座祭台啊?!”楚乔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姜皇后苦笑一声,“当初我早已料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灵魂会被困在这座大墓之中。当时我心里想着,修筑这么一个祭台,等将来若是有机缘,也许能够救赎我自己!”

    “原来是这样!”楚乔心中不由的一叹,没想到姜皇后居然是这般心思缜密的人。

    “其实我当初推算到,这座大墓中,终会有天赐灵体进来!到时候,我便能够用天赐灵体献祭,就算是我不能够得到轮回,也能够借助天赐灵体离开这座大墓……”姜皇后幽幽叹道。

    楚乔的心在她提到“天赐灵体”几个字后就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不自觉的挡在了尹皓的前。

    不过尹皓同学却并不知道自己就是姜皇后口中的“天赐灵体”,还傻乎乎的看着姜皇后,问道,“那你等了这么久,等到了吗?”

    楚乔真想一巴掌拍死尹皓,你不说话会死吗?

    姜皇后的目光缓缓的落到了尹皓的上,楚乔不由心一缩,声音也在颤抖,“姜皇后……”

    难怪啊!姜皇后为什么会在他们面前现,拦住他们的去路,就是因为她发现了尹皓的天赐灵体!

    天哪,她在这暗无天的大墓中等了两千多年,就是在等天赐灵体,在等离开大墓的机会!

    作为通灵师,这姜皇后,也太逆天了!

    现在天赐灵体就摆在她面前,她能够拒绝这样的惑吗?!

    楚乔可以肯定,若是她此时出手,他们四个绝对没有任何的希望活着离开大墓!

    看到姜皇后还在直勾勾的盯着尹皓,楚乔都想要哭了,而尹皓那迟钝的孩子,似乎也觉察到了一点什么,脸开始慢慢发白。

    “姜皇后!”楚乔提高声音,“我们来这儿,是为了太子下吧?!”

    姜皇后子微微一震,终于把目光移到了楚乔的上,只见她微微一笑,“可惜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等到天赐灵体,看来,这就是天意,这座祭台,是为了琨儿所筑!”

    ------题外话------

    有月票的话,亲们给清鸢甩两张吧!谢谢喽!

()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