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千年疑案

    最新阅读请到()

    楚乔三人不顾后剧烈的震动,飞快的在墓道里穿梭着,而那间诡异的墓室,也在那剧烈的震动中被一片沙石给掩盖住了。

    不过楚乔却没有那么天真的觉得那只大粽子会被坍塌的墓室给埋住,看那形,那只大粽子很有可能就是血粽子!

    何谓血粽子?

    其实九饼告诉尹皓的况并不完整。血粽子对于盗墓贼来说,那无疑就是要人命的东西,不管什么黑驴蹄子还是狗血什么的,都没有用!

    与一般的大粽子和干粽子不一样,血粽子血没有腐化,有了血的温养,那么躯体里很容易便滋生出别的什么来,那就是所谓的——精!

    就像当初,唐僧取经的路上,遇到一堆白骨,都能够成精。

    但是,却不是每一堆白骨,都能够成精的。白骨所埋的地方,必须要是一个风水宝,天地灵气汇集之处,才能够有机会把一堆白骨也温养出“精”来。

    同样的道理,刚刚那间墓室虽然其貌不扬,但却是整个大墓中的龙眼所在,大墓中所有的灵气会不自觉的汇集于此,才能够温养出这么一具有血有的血粽子!

    若是云陌的风水堪舆的本事能够再钻研精通一点,说不定就能够看出那个地方的诡异来。可惜云陌至今还是个半吊子,而且才经历了两天生死考验,早已精疲力竭,哪里还能够看出那个地方的不同寻常呢?

    但凡是进入墓中的人,只要遇到血粽子,便只有跑路的份,楚乔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哀嚎,自己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寸啊?刚刚才从迷宫里出来,就遇上这么一遭!横竖是要把自己交待在这儿吗?

    尹皓一边跑还一边跟楚乔和云陌道歉,“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楚乔只好摆摆手,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就算是责怪尹皓也是于事无补。

    这三人撒丫子就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三人都跑不动了,这才停了下来,一股坐在地上喘气。

    “那……那……那家伙没有追上来吧?”尹皓抹了一脑门的汗水,气喘吁吁的问道。

    楚乔忍不住回头望去,后黑漆漆的墓道,似乎没有什么动静,“可能……没有追上来吧。”

    “咱们……还真够倒霉的……”此刻连云陌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疲惫之态,子靠在墓道的内壁上,“出门怎么就没卜上一卦呢?”

    “得了吧……”楚乔撇撇嘴,“你那半吊子的相术……”

    就在三人惊魂未定之时,突然感觉到耳旁一阵疾风,三人顿时紧张起来,可是那黑漆漆的墓道里什么都没有。

    九饼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妈呀——再这样下去,还没被粽子啃死,先吓死了哦!”

    楚乔一阵无语,确切点的说,她连说话的力气也省了,谁知道待会还会遇到些什么呢?

    三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惶惶不安的瞅着两边的墓道。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还得走!”楚乔再次站起来,“再这样下去,就算是没有遇到粽子,先得饿死!”

    “嗯!”

    既然楚乔都这样说了,云陌和尹皓两个“大人男人”也不好说什么,硬着头皮站起来,继续跌跌撞撞的朝前面走去,他们的手电筒在刚刚那一阵惊惶逃命中已经丢了,幸亏背包一直被尹皓背在背上,里面仅剩下的食物和水还在。

    兜兜转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在这漆黑的墓室里面,根本就不能够辨认方位。

    “等等!”

    楚乔突然停住脚步,朝一个方向望去,尹皓和云陌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楚乔,而九饼却偷偷的躲到了云陌的后。

    “你这是要告诉我们什么吗?”

    楚乔的目光聚焦在理她不远的一处位置上,而那个位置,空空,没有人。

    云陌立即明白了,双手结印,开启了自己的天目,再次睁眼,看到楚乔凝望的地方,站着一个女子。

    尹皓很明显也看到了那个女子,他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一路来,楚乔不知道看到了多少四处飘的鬼魂,其中不乏被活活殉葬在这座大墓里的冤魂,可是她一直没吭声,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是害怕影响到云陌和尹皓两人。

    在这种时候,楚乔多么希望自己的鬼瞳不要那么“神通广大”啊!

    云陌和尹皓在没有开启天目的时候,是看不到这些灵的,也可以说是眼不见为净,他们至少心理负担没那么重。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楚乔是能够随时随地看到鬼的,不由的对楚乔多了一分心疼。

    能力越大,意味着她上肩负的责任越大,她所要承担的东西也更多!鬼瞳,是一个通灵师最强大的天赋,同样也是她必须要经历的考验!

    面对那么多鬼魂,楚乔看都没有看一眼,而眼前这个女子,却让她驻足,肯定有她的特别之处!

    云陌能够看到那女子在暗处,全却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芒,待到她走近,她那一袭华贵的袍子,头上明晃晃的金冠,脖子上垂挂的明珠玛瑙,让云陌顿时明白了她的份。

    死后能够得到如此盛装大敛的人可不多!那必须是极有份的女子才可以!

    而眼前这个女子年纪大约在三十多岁,脸上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清冷的目光,那是久居上位者才会有的,这样的女子,在这座大墓中唯有一人!

    那便是南齐开国皇帝萧翎的皇后——姜氏。

    姜是华夏族的大姓,传说三皇五帝中的黄帝便是姓姜,所以,姜这个星,在华夏族有着超然的地位。

    但是,这个姓氏却再也没有出过一统天下的皇帝!这让后人很是费解,拥有这样底蕴的姜氏一族,为何在黄帝死后,便淡出了历史的舞台呢?!

    不过,很多英明的统治者边,却总能够看到姜姓族人的影子,比如说,眼前这位萧翎的皇后——姜皇后。

    姜皇后嫁给萧翎的时候,萧翎不过只是一个区区执金吾。

    什么是执金吾?

    说得好听一点,那就是御前行走。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给皇帝老倌守大门的。

    威风是威风,但到底也是个守大门的。

    而他由一个执金吾,最后站在了金銮上,成为南齐的开过皇帝,这期间花了整整十三年,这十三年间,无论是在铁马兵戈的戎马生涯,还是高居朝堂帷幄算计,姜皇后一直陪伴在萧翎边,是萧翎最出色的军师、伙伴,也是他最坚强的后盾。

    可是就在南齐如中天的时候,姜皇后却早早的去世了,萧翎感念姜皇后,终未再立下皇后。而且,这大墓就是他与姜皇后的合葬墓,姜皇后死后,棺椁便存放在大墓中,等他驾崩之后,才与姜皇后合葬在了一起。

    没想到,姜皇后的魂魄居然一直没有去轮回,留在了这座大墓中。

    此刻,她拦住楚乔等人的去路,是何用意?

    “这座大墓两千年来,从未被开启,本宫在这大墓中,很寂寞啊!”姜皇后开口了。

    这一开口,更加证实了她的份。

    楚乔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中也有了计较,当即回道,“我等无意闯入皇后陛下的安寝之地,扰了皇后陛下的安宁,还望皇后陛下恕罪,给我等指一条明路,离开大墓,不再打搅您。”

    姜皇后的目光多了一分欣赏,看着楚乔,“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有人记得本宫。”

    云陌上前道,“姜皇后文韬武略,巾帼不让须眉,很得后世敬仰,我等也早已耳闻皇后陛下当年的风采,今一见,果真惊为天人。”

    不得不说,云陌这一记马拍得人很舒服,就算是死人也是在乎世人看法的,姜皇后听说自己“很得后世敬仰”,嘴畔多了一丝笑意。

    “你们能够走到这里,不是普通人,能够看到我,更是不凡。说说你们的份和来这里的目的。”姜皇后开门见山的道,那语气,仍旧是当初高高在上的皇后陛下询问下臣的语气。

    “皇后陛下既然知道这大墓已经存在了千年时光,必然已经猜出了我等的份。我们是千年之后的人,进入这座大墓,并不是我等本意,实乃被魔障所制,才闯了进来,说起来,这件事,还与您的三女儿萧琛有关。”

    “哦?”姜皇后眉毛微微一抬,显得有些不高兴了,三女儿英年早逝,终未嫁,作为皇家公主,是让皇室丢脸的。但是作为她的女儿,却是让她最为心疼。

    “琛儿早逝,与她何干?”

    楚乔不卑不亢的道,“当初皇帝陛下下令处死公主府的一位幕僚白君,并且是以火刑处死的,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姜皇后神色一变,这白君的份,她也是清楚的,所以楚乔提到白君,她立即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

    “那白君其实是这座大山中的麋鹿精所化,我说的没错吧?”楚乔道,“而且,他与三公主萧琛投意合,你们却不能够容许一个精怪做你们的驸马,所以才下令让国师想办法抓住他,施以火刑,我说的没错吧?”

    “你……你是如何知道此事的?!”姜皇后一脸的震惊。

    这在皇族中都是一个很隐秘的事,天下人只知道白君乃是妖物,潜入公主府行将不轨,被国师识穿,收服了,却不知道三公主与白君是投意合私许了终

    没想到,千年后的人,竟然是知道了这段隐秘!

    “白君没死!”楚乔很干脆的说道,“而且,这座大墓也被白君动过手脚,我们也是被白君驱使魔障引入这座大墓的!”

    “什么?白君没死?!当初他可是在世人面前活活烧死的!怎么可能没死?”姜皇后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楚乔,“你说他还在这座大墓中动过手脚?!”

    “对!这座大墓,应该是姜皇后您亲自选的风水宝吧?!”云陌上前道,“这八座连绵不断的山脉,正好形成了从龙之势,这样的龙脉,至少可保一个王朝五百年兴衰,我说的没错吧?!”

    姜皇后这才正视云陌,“莫非你是岐黄一脉的传人?”

    “我是云家传人,说起来,云家跟姜家颇有渊源,云家先祖,师从姜家,按理,我该叫您一声前辈!”云陌道。

    楚乔惊讶的看着云陌,没想到云家这神卜之术,竟然是传承自姜家!那么姜家才是最早的风水玄学世家?

    “原来如此!”姜皇后脸上出现了一丝了然,“难怪你能够看出这大墓的大势。没错,这座大墓的位置是我选定的,当初这八连山脉能够出现像白君那样的精怪,自然是因为灵气氤氲,而这里也有一个天然的龙脉,正是皇陵最佳的龙!”

    “可惜,南齐虽然强盛一时,三代便易主了,您也许不知道吧?”云陌毫不留的说道。

    这次姜皇后再也无法保持她完美高贵的形象了,一张脸惊怒交加,大吼一声,“不可能!这个龙起码可保我南齐萧氏五百年的江山社稷!怎么可能三代而终?你骗我!”

    “我们没有骗你,这龙还是龙,但是却被白君给破坏了,原本龙腾冲天之势,变成了潜龙于野,萧氏皇朝能够撑到三代,可能也是因为姜皇后您留在皇宫的布置,勉强聚集起来了一些龙气,要不然,萧氏在第二代就该败亡了!”云陌唏嘘道,“可惜您机关算尽,不惜窥探天机,为萧氏筹谋,更是因为泄露了天机而英年早逝,却最终没有换来萧氏皇朝的千秋万载。”

    “不!”姜皇后颓然的后退了两步,摇着头,痛苦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楚乔听了云陌与姜皇后的对话,心里也明白了几分,能够让一个女人不惜牺牲命都要去做的事,唯一的理由,恐怕只因——

    她萧翎!

    若不是姜皇后一路相扶持,萧翎一个区区执金吾,怎么可能仅仅用了十三年的时间便成就了帝王霸业?!

    “姜皇后,我记得我们这一脉有一个规矩——不得入朝,更不得为官。您不惜以一己之力,改变天命,虽然没有入朝为官,但却生生造就出一个帝王来,定然会遭天谴!英年早逝都是轻的了,恐怕灵魂永困于大墓之中,才是最终的惩罚吧?”云陌叹道,“您这又何苦?”

    “不!”姜皇后捂住脸,痛哭了起来,“就算是我在这暗无天的大墓中不能够得到轮回救赎,我也认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萧家的江山居然三代而亡!可恶!可恶啊!”

    楚乔同的看着姜皇后,“皇后陛下,天意不可违,您就算是逆天而为,不惜牺牲了自己,最终的结果,也会是这样,您不必这样,这些事早就已经发生了,您不要难过了。皇帝陛下对您……还是深意重的!”

    姜皇后听到这里,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看着楚乔,“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萧翎皇帝陛下对您深意重!您去世之后,他终思念您,为您造了一座望妻台,每都会去望妻台朝大墓的方向看看,就像看到您一样。他没有再立下皇后,后宫形同虚设,他所有的子女,都是与您生育的。作为女子来说,您有这样的丈夫,也不遗憾了。”楚乔娓娓而道,尽量把萧翎对她的恋与思念说给她听,希望能够平息她的怨怼之气。

    “真的……是这样的吗?”姜皇后眼神有些欣喜,子也不由的朝楚乔倾了倾。

    “是真的!”楚乔奇怪的看着姜皇后,“难道……您没有再见过他?”

    姜皇后眼神一黯,摇了摇头,“他的魂魄没有在这里。他是天子了,就算是我送他坐上的那个位置,但是他仍旧是天命之子,驾崩之后,自然会有引魂尊者来引渡他,我怎么能够见到他?”

    楚乔这才想起来,的确,很多对历史进程有影响的大人物逝去,在天象上都会有所体现,死后更是有地狱份更加尊贵的引魂尊者亲自来引渡。不为别的,这样的大人物往往灵魂力量都很强大,若是不顺从天命,滞留人间,会出大事的。

    “而且,他现在不知道已经历经了几番轮回了,我哪儿能得见他?”姜皇后苦笑一声,心中的苦涩难以用言语说出来,她心的人,灵魂经历了几番轮回,现在也许早就不复当初,而她只能够枯守在这暗无天的大墓中,可悲可叹。

    “皇后陛下,难道你当初都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吗?”楚乔忍不住问道。

    姜皇后两眼无神,“想过……只以为,为他付出所有,才是我他的方式,成就他的千秋霸业,送他走上那天地至尊之位,才是我他的方式。这千年的夜夜,我都在想,我是不是很傻?很傻……”

    楚乔能够理解姜皇后此刻的心境,倾其所有的付出,到头来,却得到那么一个结果,她在这大墓中唯一的安慰,也许就是想象着萧氏一族能够统治那五百年的江山,流芳千古。却没料到,毁在了一只麋鹿精的手里。

    “白君!”姜皇后咬牙切齿的道,“勾引了我的女儿,还毁了我萧氏江山的龙脉!真是该死!”

    “若不是你们当初要硬要拆散他和萧琛公主,还要杀掉他,他又何至于此?”楚乔淡淡的道,“皇后陛下,这一切都过去千年了,您也不要在执着下去了,您不要担心,我乃神巫楚氏的传人,我会想办法帮你解脱千年的桎梏,帮助您进入轮回道。”

    “你是神巫楚氏的传人?!”姜皇后神色一凛,转而道,“不必了,我姜氏,是不会承楚氏的,你我两族,本就水火不容,我宁愿在这大墓中永不见天!”

    楚乔愕然,她并不知道楚氏与姜氏居然还有这样一层!看姜皇后的反应,这两家的梁子可结大了!

    早知道就不亮出份了。

    我们的楚大小姐,一向以自己是神巫楚氏的传人而倍感自豪,而且,她也渐渐的发现,神巫楚氏传人这个份,很好用,于是不由自主的每次总会扯出来用用,没想到这次踢到铁板了。原本还想跟姜皇后近乎,让她给指一条明路呢!

    现在看来,没啥希望了。

    “姜皇后,您何必这样呢?千年都过去了,姜家与楚家的恩怨早就淡去了,难道你还真想一直呆在这暗无天的大墓中?”云陌上前劝导,“我们现在被困在大墓中,希望您能够指点一下我们,我们出去之后,一定想办法帮助您离开大墓,进入轮回道。”

    云陌把楚乔想要说的,都说了,姜皇后没吭声,轻轻的转影开始变得飘渺起来。

    楚乔看了看云陌,他们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要知道这姜氏原本就是玄术大家,能够逆天改命,造就出一个皇帝,打造出一个王朝来,这样的本事,有几人能够做到?就算当初的诸葛孔明也会自叹不如,而她死后,生魂一直不灭,两千年啊,想想都让楚乔心生敬畏,她恐怕现在算得上是大墓中最强大的力量了!

    “琛儿跟白君,最后如何了?”姜氏突然问道,“当初琛儿失踪,这大墓中只有她的衣冠冢,我为琛儿卜过卦,她不是早夭之相,她后来……是不是跟白君走了?”

    楚乔赶紧应道,“是啊,您放心吧,白君对萧琛三公主很好,为了她还褪去了妖骨,与三公主成就了一段好姻缘。”

    “若是这样,我倒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只是可怜我那……”她没有说下去,抬头朝墓道的另一头望去。

    楚乔等人也不由的跟着望过去,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尼玛!刚刚不是被埋在墓室里了吗?怎么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了?!

    那着黄袍的“血粽子”在墓道尽头,缓步而来,因为他上血并未枯竭,所以关节处并没有一般干粽子那般僵硬,他那闲适的步伐,让人觉得他不是走在墓道里,而是走在他家小桥流水郁郁葱葱的庭院之中,那一派雍容之态,看得楚乔等人眼睛发直。

    果然可以被评为本年度最具风采之血粽子!

    楚乔的脑海里只出现了一个字“逃!”

    粽子跟灵可不一样!灵还保留着人生前的记忆,所以有恶灵和一般灵的区分。所以当楚乔等人遇到姜皇后的时候,并不惊慌,姜皇后上没有戾气,不算是恶灵,也很“讲道理”,就算是一言不合,也不会喊打喊杀。

    而粽子,一般体内的灵识已经消失,只剩下强悍的躯壳,完全就是个杀人的机器!

    楚乔可不敢指望这个本年度最具风采的粽子对待人的时候,也那么彬彬有礼。

    而楚乔边的姜皇后似乎很意外,带着一脸的惊诧,迎了上去,口里叫着,“琨儿!你……”

    楚乔三人心中一震,没想到那个血粽子,竟然是萧翎的废太子——萧琨!

    萧琨是萧翎与皇后姜氏的第一个儿子,嫡长子,自然是储君,然而,萧琨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率领太子府的护军,联络了军,冲进皇宫宫谋反!

    可是刚刚冲进宫门,就被擒下了。

    出了这样的事,萧翎是无论如何也容不下这个太子了,当即废除了萧琨太子之位,贬为庶人,囚起来。

    也许是姜皇后求的缘故,萧翎并没有杀掉萧琨,并且还在萧琨死后,把他葬入了大墓之中。

    楚乔此刻才敢细细打量萧琨的装束,居然是按照皇子的品阶下葬的,可见姜皇后对这个长子还是很有感的。

    萧琨的脚步一顿,眼神落在了姜皇后的上,很明显,他跟楚乔他们一样,能够看到姜皇后。

    “琨儿,还认得母后吗?”姜皇后顿时眼神一亮,再次上前道,楚乔他们却不断往后退,谨防萧琨要是突然发难,他们才能够应对。

    “母后……”萧琨的嘴巴动了动,居然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声音,楚乔一直拧着的心,这才稍稍放松了一点。

    既然萧琨认得姜皇后,说明他的魂魄也未离体,至少比那些只知道杀戮的粽子强!

    “孩子……你受苦了!”姜皇后突然哭了起来,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萧琨的脸颊,萧琨却往后退了一步,冷冽的目光盯着姜皇后。

    “你就希望看到这个样子吗?”萧琨冷漠的声音让姜皇后一愣,“琨儿,你说什么?母后不明白!”

    “那个养尸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吗?”萧琨嘶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愤恨,“把我的魂魄困于体中,永生永世不得安宁,把我的尸置于养尸中,布置强大的结界,这就是您对我的惩罚吗?!”

    面对萧琨的厉声质问,姜皇后一头雾水,一副根本就不明白的样子。

    “你的眼里只有父皇!就因为我犯下的过错,所以你才要这样惩罚我,让我成为这丑陋的样子,受尽折磨也不能够死去,对吗?”萧琨最后一声,就像是嘶吼一般,震得墓道中的泥土沙石不断落下,楚乔赶紧拉着云陌和尹皓准备跑路。

    看来这对母子之间,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啊!还是少参合的好!

    “琨儿,你说什么?母后听不懂!”姜皇后心疼的看着萧琨,“母后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桀桀……”萧琨冷笑了起来,“我的命是你和父皇给的,你们可以拿回去,但是却要这般折磨我,我恨你们!”

    “琛儿,当初你犯下弥天大错,母后心痛如割!可是即便是这样,你的父皇也没有舍得责怪你,只是去了你的太子之位,把你软在别院中,我们何曾想过要折磨你?!就算是你病逝之后,我们也是按照皇子品阶厚葬了你。”姜皇后看着萧琛,“你怎么能够如此说你父皇?”

    “他没舍得责怪我……我只恨他为什么没有赐我一杯毒酒了此残生!却要让我活着死后都饱受折磨!今若不是封印被打开,我还要在那棺椁之中不生不死的一只呆下去!”萧琨痛苦的叫着,“天底下怎么有你们这样狠心的父母?!”

    “琨儿!”姜皇后一声厉喝,“你父皇和我从未想过要杀你!你当初病逝,你父皇更是罢朝三,差点一病不起!你这不孝子,为了皇位不惜宫,你怎么对得起你的父皇和我?现在居然还有脸说这样的话!”

    “哈哈哈……我若真想宫,怎会只带上几个太子府的护卫来宫?!”萧琨虽然在笑,但是一脸的痛苦,“我是听闻父皇要废后,这才进宫求的啊!我想着,如果父皇执意不肯收回成命,我便把您接走,哪怕我不做这个太子,也不会让你在冷宫中度此残生!”

    “什么?!”这回换做姜皇后一脸惊诧,“你是听谁说的你父皇要废后?你父皇从未想过要废后啊!”

    萧琨一步一步的走向姜皇后,“我刚刚一走进宫门,便中了埋伏,被军给扣了起来,没有容得我申辩,便把我投入了天牢,次圣旨下来,夺了我太子之位,从此囚在别院之中!你们可曾想过见我一面,听我呈?!我是你们的亲生儿子啊!你们就听信了哪些想要算计我的人的混帐话,把我当成了谋逆的乱臣贼子!”

    “可是你带兵闯宫……我……”姜皇后也许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和萧翎是错怪了萧琨,语无伦次的说道。

    “对!带兵闯宫就是谋反!儿子无话可说!也认了这个罪!可我受尽万般凌辱,死后却不得安宁,这笔账该如何算?!”萧琨一脸煞气,视着姜皇后。

    “你不是病死的?!”姜皇后忍不住退了两步,眼中已经有眼泪掉下来了,这个大儿子,也曾经是她最心的儿子啊!温文懂礼,心地仁厚,她当初也不明白他为何会做出谋逆之事来,只当做那金銮上的位置太过人,让儿子堕入魔障!

    她心中最的还是夫君萧翎,于是在得知了大儿子想要宫谋反的时候,虽然伤心,却也并没有想过饶过萧琨。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隐

    “病死?……哈哈哈……我是被人活活打死的!”萧琨此话一出,姜皇后几乎立足不稳,转而扑上去,“琨儿!母后对不起你!”

    萧琨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柔和之意,但转眼被森冷所代替,“这座大墓是您下令修建的,把我送进养尸地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不!不是我!我怎么会舍得把你送进养尸地?!”姜皇后脸色大变,哭着道,“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儿子啊!就算犯下大错,也是我的儿子啊!我怎么会忍心……”说到这儿,她神色一变,“是他!一定是他!”

    楚乔一扶额,心中道,“难道这么伤天害理的事,也是白君那厮做的?早知道那厮那么混帐,就不该帮他了!”

    “琨儿相信母后,这不是母后做的!一定是煜王做的!”姜皇后急切的说道,“是他安排你下葬,一切都是他在做啊!”

    楚乔心里松了一口气,“幸亏不是白君那厮!”

    “煜王?!”萧琨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惊怒,“当初,就是他连夜赶到我太子府,说父皇拟定了废后诏书,第二天就要在文武百官面前宣读,废去您的皇后之位!”

    “什么?!难道一切都是他搞的鬼?!”姜皇后一脸的愤怒,“他居然敢陷害你,还把你……送入养尸地!这个畜生!”

    萧琨终于忍不住,愤怒的大吼起来,整个大墓在他愤怒的吼叫声中不断的颤抖,姜皇后嘤嘤的哭泣,她没想到,自己算计了一辈子,到头来,居然被别人给算计了!害了自己的儿子,害了女儿,还害了自己!

    “煜王他在哪里?!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萧琨挥舞着双臂,那力大无穷的双臂,立即把墓道砸出两个窟窿来。

    楚乔不摇了摇头,没想到姜皇后母子居然这么容易就着了道,宫斗小说看少了啊!比起那些穿越的女猪脚,简直就是菜鸟啊菜鸟!这么拙劣的计谋,都能够把母子俩,哦,不对,是把萧翎那一家三口耍的团团转,那煜王,不过就是一个外姓王而已啊!

    “琨儿,那个混蛋没有葬在大墓中,母后现在真是想要把那畜生碎尸万段!”姜皇后也恨恨的道,“可惜……千年过去了,那个畜生,现在都不知道已经轮回了几次了,就算是母后,也不能够找到他啊!”

    “我可以帮忙!”楚乔跳了出去,“要找到那个混蛋,并不算是难事哦!我可以!真的!”

    楚乔摆出一脸诚恳无限希冀的样子,两道森冷的目光落到了楚乔的上,萧琨此时才注意到了眼前的几个人类,他一路循着味道追过来,刚刚碰到姜皇后,倒把这茬给忘了。

    “我记得你们!”萧琨的目光在楚乔三人上打了个转转,“是你们打开了墓室的封印!你们可以帮我寻到煜王?!”

    ------题外话------

    昨晚强台风暴雨,打雷闪电,树子被连根拔起,全城顷刻停电,姐都要吓尿了…尼玛,真比古墓惊魂还恐怖啊!妞儿们,还以为今天再见不到你们了哇!呜呜……

()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