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大齐公主

    最新阅读请到()本文内容鬼瞳—天才通灵师66章节,如果你喜欢鬼瞳—天才通灵师66章节请收藏鬼瞳—天才通灵师66章节!
    一旁的楚乔摸着下巴,小声道,“原来就是这样看对眼的啊!”一旁的萧琛已经是一脸清亮的泪水了,眼前形与当年丝毫不差,这一幕曾经在她的脑海里出现过无数次,午夜梦回时,总以为就发生在昨天。

    “白君,你是住在山里的吗?”小公主走到白君面前,仰起小脸看着白君。

    白君点点头,“我从小就住在山里。”

    “跟我回京城吧,我有大房子给你住,比你住在山里好。”小公主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渴盼。

    白君不吭声,只是定定的看着小公主,末了才道,“我不能离开大山,否则我会死。”

    小公主吓到了,“为什么啊?我是大齐公主,我可以保护你!你跟我走吧,住在这里多寂寞啊!”

    白君还是摇着头,“公主,我带你出去。”

    于是他伸手牵着萧琛的手,一步一步的朝着山外走去,是的,公主不属于山林,而他不属于尘世。

    两只手注定无法永远的握在一起,可是此刻,他们却紧紧相牵。

    “我会想你怎么办?”小公主突然说道。

    白君有点意外,回头看着萧琛,“你会想我吗?”

    “会!”小公主肯定的点点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好看的人,我会想你的!”

    “你想我,就是因为我长得……好看?”白君的眼神里有了一丝失落。

    跟在后面的楚乔心里有点想笑,一见钟什么的,当然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咯,谁和一个丑八怪一见钟啊?除非那人脑袋有问题。

    小公主突然不走了,“我不回去了!”

    “为什么?”白君问道。

    “我想留在山林你跟你在一起!”小公主执拗的说道。

    白君笑了,眉眼里都是灿烂的阳光,“可你是大齐的公主啊!你不做公主了吗?”

    “不做了,我就想呆在你边。”小公主认真的说道。

    白君沉吟了一下,突然拦腰抱起小公主,脚尖轻轻点地,整个人便凌空飞了起来。

    “啊!——”小公主一声惊呼,紧紧的捂住自己眼睛,可是又怕摔下去,反手箍住了白君的脖子,大声叫着,“我会摔死的!我会摔死的!”

    白君清朗的笑声在山林间穿梭,他带着萧琛从那树梢、嫩叶上如蜻蜓点水一般飞掠而过,他在耳边小声的对萧琛道,“美丽的小公主,你睁开眼看看,这才是山林,最美的山林……”

    萧琛那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她终于鼓起勇气睁开了眼睛,惊讶的发现周围有美丽的鸟儿在围绕着她飞舞,发出最动听的叫声,她在白君的怀里,就像一阵清风一般,徜徉在山林间,衣袂纷飞中,她觉得自己已经化成了一团云彩,而那从树叶的间隙里透出一缕缕的阳光落在她的上,就像是印下了斑斓明暗的图案,美丽极了。

    “抓稳了!”白君干脆把萧琛背在背上,双手展开,就像一只鸟儿一般,迎着阳光朝那最高的古木飞去。

    萧琛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叫,而那惊叫在最后变成了惊喜的叫声,白君带着她站在山林最高的树梢上,一眼往下望去,南齐那壮美的山河,尽收眼底。

    “啊——好美!”萧琛手做喇叭畅快淋漓的叫喊着。

    白君在一旁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你怎么会飞呢?你居然可以像鸟儿一样的飞!”兴奋之余的萧琛搂着白君问道。

    白君回头,看着萧琛,“我若是告诉你,你会怕我吗?”

    “不!”萧琛摇摇头,“我怎么会怕你?”

    “我是这山林里的精灵,自然可以飞,我还可以变化,还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白君对萧琛道,小心翼翼的看着萧琛,他害怕怀中的女子在下一刻就会花容失色,惊呼连连。

    可是萧琛眼里露出了更加惊喜的神色,“哇!你是山中的精灵?好棒!难怪你会这么好看!”

    “你不怕我吗?”白君奇怪的问道,人类不是最怕精灵的吗?

    萧琛更加奇怪的问道,“我为什么要怕你?你会吃了我吗?”

    白君失笑道,“我不吃的。”

    “就是嘛,那我为什么要怕你?”萧琛拉着白君的手无比骄傲的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大齐公主怕的事!”

    树下的楚乔看看边的萧琛,“你好勇敢!”

    是啊,就算是换了楚乔,听到自己眼前的朋友居然是个精怪,肯定也会心生畏惧,而萧琛居然一点都不怕。

    萧琛摇了摇头,“那时候我的确什么都不怕,可是后来,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人,我也有害怕的事,我怕失去他,我怕一个人度过没有他的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怕……”

    楚乔沉默了,当一个人有了牵挂,有了在乎的事,便有了弱点,便会害怕。

    “白君,你是怕别人不喜欢你,才不肯离开山林的吗?你放心好了,我的父皇母后都很宠我,我喜欢你,他们也一定会喜欢你的!我不骗你!”小公主信誓旦旦的对白君道,“跟我回去吧,山林很美,可你还没有见过尘世之美呢!”

    白君犹豫了一下,“他们在找你呢,我送你过去。”说罢,他又抱着萧琛轻盈的飘落下来,侍从们呼唤公主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萧琛大声喊着,“本宫在这里!”

    可她刚一回头,白君已经不见了,“白君!白君!你去哪儿了?跟我一起回去啊!你要丢下我吗?”

    萧琛喊了很久,可是白君依然没有出现,侍从们终于连哄带请的把萧琛弄走了。

    “原来,他没有跟你回去啊!”楚乔有点奇怪的道,“那他怎么会……”

    她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道白影一晃,白君已经出现在了楚乔她们两人的面前。

    “你是通灵师?!”白君一脸冷意的看着楚乔,“你一路跟着我,是想做什么?”

    “哇,原来你早就发现我了!”楚乔惊讶的道,“实力不弱啊!”

    白君轻蔑的看了楚乔一眼,“就你这样实力的通灵师,想要收服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不管你有什么企图,现在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

    楚乔郁闷了,通灵师是很高尚的职业好不好!为什么好像自己根本就不受待见啊!

    “喂,你以为我想来吗?你先看看她!”楚乔一把将边早已泪流满面的萧琛推了出去。

    “白郎!”萧琛轻声唤道,眼里的深几乎就要蔓延出来了。

    白君一愣,认真的打量着萧琛,不敢置信的退了一步,“你——你是——”

    “怎么,才跟人家分手,转眼就不记得她是谁了?!”楚乔在一旁抖着鸡皮疙瘩道,白郎……这名字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她——”白君转头对楚乔怒吼道,“你在搞什么鬼?我告诉你,不管你使的是什么诡计,我都不会上当的!别妄图算计我!”

    楚乔快要被这对奇葩给气晕过去了,大吼道,“我堂堂神巫楚氏传人,会对你这只麋鹿精使什么谋诡计?!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

    “那这是怎么回事?!”白君指着萧琛道,“你怎么会把她变成那个样子!”

    楚乔翻了个白眼,“大哥你看清楚!她是二十岁时候的萧琛!我们特意赶过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你和她之间的结局!”

    “白郎!……”萧琛凄楚的喊了一声,泪眼婆娑,几乎就要扑上去了,楚乔一把拉住她,“你是想害了他吗?”

    萧琛子一颤,生生的止住脚步,痛苦的看着白君,“白郎,不要去京城!不要去找我!”

    “你说什么?”白君惊疑的看着萧琛,“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去找你啊,人妖殊途,虽然我很喜欢你,但也知道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

    “那就得了!”楚乔叹了口气,“大功告成!你不去就好了,你这条小命就保住了,我也不用被困在大墓里了。”

    “楚氏传人,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啊?!”白君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还想耍什么花招?!你们这些卑鄙的通灵师,就想通过这样的卑劣的手段来骗取妖灵的信任,最后算计我们,我是不会上当的!”

    “尼玛,你那只眼睛看到姐耍花招想要捉你了?”楚乔一肚子的气,“姐是中了人的圈,被困在一座大墓里,要必须解开你们之间的孽缘,才能够离开大墓逃得生天!你以为姐闲的无聊想要管你们的闲事?不妨告诉你,现在我边的萧琛是六年后的萧琛,那时候你已经死了,被人用火刑活活烧死了!而这个傻公主因为你的死,内疚不已,天天以泪洗面,要死要活,瞧,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说着楚乔把萧琛往白君跟前一推,“瞧见没,她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就是因为天天在桃花树下弹琴想你,天天为你的死掉眼泪,要不了多久,眼睛该哭瞎了,而且,她还为你终生未嫁,二十四岁的时候就香消玉殒了!”

    楚乔一时口快,把什么都说了出来,而白君却愣愣的看着萧琛,最后轻轻的问了一句,“她说的是真的?”

    萧琛含泪点了点头,“楚乔没有骗你,我曾经对她说过,希望今生没有遇见过你,你就不会因为我而丧了命,所以她就把我带到这里来,我今生还能够见你一面,死也值得了。不过,白郎,你千万不要再犯那样的错,不要去京城找我,你好好的呆在山林里,终有一天会修炼成仙,都是我害了你……”说着萧琛泣不成声,单薄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就像是一片风中的叶子,让人心疼。

    “不要说了……”白君一挥袖,“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主,不能够怪你,公主,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白君吗?”

    “!”萧琛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多想用我自己的命去换取你的命!我多希望死的是我,而不是你!”

    “好……我知道了。”白君点点头,转看着楚乔,“你是神巫楚氏的传人?”

    “是啊!”楚乔看着白君,心里有点颤颤的,“你想干什么?我没捉过妖的啊,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坏妖怪,我也不捉你的,你……你也不要想把我怎么样,你说过你不吃的!”

    “嗯,我不吃。”白君认真的点点头,“我只是想说——谢谢你!”

    楚乔松了一口气,笑道,“谢就不必了,我估计把我困在大墓里,肯定有你一份,救了你,也许我就能出去了,咱们后会无期吧!”

    白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我打算去京城寻找小公主,既然前缘已经注定,我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就这样……我要去找她!”

    “噗……”楚乔差点喷血,“尼玛!搞了半天,你这死脑筋的家伙还是要去?!不对,等等,你刚刚还说你不打算去的啊!”

    白君笑道,“我改变主意了!既然小公主会真心我,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这世上最难得的就是获得一份真,开始我还不确定她是不是我要寻找的人,现在——”白君深的看了萧琛一眼,“我可以确定,我和她会很相。”

    萧琛急了,“白郎,你若是去的话,会被国师看穿份,他会奏请父皇让南齐所有的通灵师一起来对付你,你根本就……逃不掉啊!”

    白君爽朗一笑,“既然我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还怎么会让那些通灵师轻易的抓住我?!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可是你真的会死!”楚乔气急了,感自己没有劝到这家伙,反而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啊?!

    “我会准备后手。”白君咧着白牙一笑,然后对着楚乔道,“我记住你了,神巫楚氏的传人。”

    “记住我有个用啊?!”楚乔忍不住骂道,可惜白君已经消失了,听不到楚乔的怒骂了。

    “白郎……”萧琛一脸喜忧参半,她没有想到她的白郎明明知道会有危险,还要执意的去京城寻找自己,“你怎么那么傻啊……”

    “可不就是个傻瓜么?!”楚乔咬牙道。

    萧琛突然神色一变,“楚乔,我记起来了,当初白郎找到我之后,让我一定不要把他的消息透露出去,他一直躲在我的公主府里,从没有见过外人,而且,我发现他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悄悄叹气,在我十六岁生那天,他无意中说了一句,好像只能够陪我一年了……当时我喝了酒,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没想到,一年之后,他真的……”

    楚乔慢慢道,“你的意思是……当初的白君很有可能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嗯!”萧琛点点头。

    楚乔心里一凉……她回想起白君临走时的那句话,“神巫楚氏的传人,我记住你了!”

    而当初,把自己弄进大墓的神秘人,也说过一句话,“神巫楚氏的传人,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天哪……这难道是一个怪圈?!

    楚乔有点头疼的在心里理着这前因后果,一头乱麻。

    自己被大墓里的神秘力量控制着进入大墓,然后为了破解迷宫而进入画壁,在画壁中遇到萧琛和白君,又因为自己的介入,反而促成了萧琛和白君的姻缘,那么同样又因为自己的介入,才让白君想到布下一个局在大墓里,守株待兔,等着千年后的自己自投罗网,再次介入他们二人的感纠葛……

    这来来去去的,就成了一个死循环了!

    这么一个死循环,究竟该怎么破解?!

    “你们真是……害死我了!”楚乔一声哀鸣,“我究竟该怎么办啊?!”

    萧琛也不知所措的看着楚乔。

    “走吧,看着这白君是铁了心了!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楚乔最终无奈的道,“他是在三年后被国师算计了的吧?好,咱们再去三年后!若是能够在那个时候救下他,说不定这个局也能够破解!”

    萧琛一听,眼神一亮,差一点就要给楚乔跪下了,“楚乔,你要是能够救下白郎,就是我萧琛永生永世的恩人!”

    “哎,别说这些了,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啊!”楚乔拉起萧琛,双手结印,再次把萧琛收入了收魂镯。

    当楚乔离开画壁,回到自己的躯壳里后,再睁开眼,发现自己满头的冷汗,体很虚弱,旁边的云陌和尹皓正焦急的看着她。

    “乔乔,你醒过来了?!”云陌看到楚乔睁开眼睛,赶紧道,“你这次进入画壁的时间怎么这么长?我们都担心死了!”

    “哦?……”楚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道,“我这次进入画壁用了多长时间?!”

    “整整三个钟头!”尹皓举着腕表道。

    楚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难怪啊……我会这么累。”

    第一次进入画壁,只用了半个小时,楚乔的灵力支撑她的灵魂出窍时间比较短,所以上一次,她还没有明显虚弱的感觉,而这一次,整整三个钟头,楚乔感应了一下体里的灵力,几乎是消耗殆尽,她的体太虚弱了。

    “乔乔,这次况怎么样?”虽然云陌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仍旧忍不住问道。

    楚乔苦笑着摇了摇头,“还是没解开,看来我还要再进一次画壁啊!”

    “什么?!”尹皓夸张的叫了起来,“若是这一次进入画壁的时间更长,你的体怎么吃得消?!不行,你绝对不可以再进去了!”

    “没事儿……也许下一次就能够解开了!”楚乔道,“他把我弄进来,应该不是为了弄死我!一定有办法的!”

    “他?你能够确定设下这迷宫的人了?!”云陌蹙眉,问道。

    楚乔点点头,“我大概能够猜到,应该就是他——”楚乔指着画壁上那只白麋鹿幻化而成的白衣男子,“白君。”

    “这世上还真有妖精啊?!”尹皓目瞪口呆的看着画壁上的白衣男子,“天哪!难道说,那些关于妖怪的传说,都是真的了?”

    楚乔忍不住笑了起来,接过云陌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没见过鬼的人,是不相信有鬼的,没见过妖怪的人也是不相信有妖怪的,没见过,不代表着这世上就没有这些异类,如果说,这世界上只剩下人了,该有多寂寞啊?有点异类,也是正常的啊!”

    “也是……”尹皓又忍不住瞟了瞟那白衣男子,“乔乔,妖怪是不是都要吃人的那种啊?就像白骨精……”

    楚乔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白君说他不吃的……我们暂时可以放心。”

    “……”云陌看着楚乔和尹皓,一头黑线。

    休息了大半天之后,楚乔再次重振精神,坐到了第三幅画壁面前。

    “乔乔,真的不用再休息一下?!”云陌心疼的看着楚乔已经略有些苍白的脸。

    楚乔却看着云陌和尹皓已经开始起皮的嘴唇,这两个家伙,被困在大墓里都快一天了,都不肯喝一口水,吃一口东西,把所有的食物和水都放到自己面前,这时间是不能够再耽搁下去了!

    “没事儿,我已经恢复了,开玩笑,我是谁啊?我是……”

    “神巫楚氏的传人!”尹皓和云陌异口同声的说道。

    “嘿嘿……”楚乔咧嘴一笑,“你们知道就好!等我的好消息吧!”

    楚乔第三次施展“出窍”秘术,额头上的银色月牙儿再次出现,而这一次,那月牙儿似乎是“胖”了一点点,因为云陌刻意去注意过那月牙儿,所以即便是只有一点点的改变,云陌也敏锐的注意到了!

    难道说,那银色的月牙儿还会因为楚乔每一次施展秘术而改变?

    云陌拿不准那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能够忧心忡忡的看着那银色的月牙儿,期待着楚乔能够破解画壁的秘密。

    楚乔一步跨入画壁中,发现自己在大街上,周围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朝着一个方向涌去。

    他们这是在干啥?!

    楚乔还没有完全弄懂眼前的况,干脆随便拉住一个人问道,“兄台,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国师捉住了一只妖啊!”那人眼里全是亢奋,“真正的妖!今天要在刑场对那妖施以火刑!”

    “啊?!”楚乔心里一惊,白君已经被捉住了!

    “快走吧,迟了就看不到了!”那人挣脱了楚乔的手,忙不迭的喊着,“快!快!杀妖啊!我这辈子还没见过呢!”

    楚乔一翻白眼,这辈子你没见过的多了去了!

    “等等!”楚乔跟了上去。

    其实根本不用楚乔问路,一路的人群已经把她推搡着朝刑场而去,她在一个街角放出了萧琛,对萧琛道,“怎么办?白君已经被捉住了,现在压在刑场上,我们该怎么救他?”

    萧琛脸色一沉,“这时候的我被父皇关在皇宫里,根本没有办法去救他!不过现在,我还有办法!”

    “哦?!那就赶紧!”楚乔喜出望外,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萧琛看了看天,咬牙道,“行刑之时,是定在正午,国师说过,那时候阳气最浓,妖气最弱,在那个时候对白郎施行火刑,可以把白郎焚烧得神魂俱灭!”

    “那现在是什么时辰?!”楚乔可没有望一望太阳就能够大概的推断出时辰的本事,只能够问萧琛。

    “还有一个时辰行刑,走!”说罢,萧琛一改开始那柔弱的样子,仿佛那个骑在马上,雷厉风行的公主又回来了。只见她裙摆一提,在人群中奋力穿梭,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楚乔艰难的跟在后面,问道,“我们去哪儿?!”

    “公主府!”萧琛道。

    楚乔不由的对萧琛刮目相看,还以为这个南齐三公主是个没用的,是个只知道天天捧着琴哭啊哭的小女人,现在,她居然能够忍耐住没有想着哭哭啼啼的去刑场见白君最后一面,已经难能可贵了!

    萧琛很快带着楚乔回到了她熟悉的公主府,走上前去,一脚踢在门上,大喝一声,“开门!”

    公主府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萧琛提起裙摆一步跨了进去,开门的下人一看,惊得张大了嘴巴,“公主,您不是被皇上召去了宫里吗?怎么又……”

    其实,萧琛已经被皇帝软在宫里大半个月了,公主府里的人都知道,所以此刻见到萧琛,才会这般奇怪。

    十七岁的萧琛跟二十岁的萧琛,面貌已经相差不多了,只是现在的萧琛,眉宇间更多了一分凌厉之色。

    “立即给本宫召集公主府所有侍卫,在府院后面的校场集结!给你半刻钟的时间,逾时不到者,依军规处置!”萧琛一边走一边下达命令,周围的人哪里敢有丝毫的违逆,立即把命令传达了下去。

    萧琛走进自己的闺房,翻出了一盔甲,吩咐侍女给她换上,楚乔这才发现,萧琛换上盔甲的样子,竟然是那般英姿飒爽,丝毫不逊于传说中的女将军啊!

    “你穿上!”萧琛扔过一副软甲给楚乔,“待会刀剑无眼,你自己要小心,我不一定能够护得你的周全!”

    “我知道!”楚乔赶紧换上盔甲,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画壁里要是挂了,会不会真的死掉,还是小心点为好!

    当楚乔跟随着萧琛出现在校场之后,心中不一震,没想到这南齐三公主,竟然有这般大的能耐!
如果你喜欢鬼瞳—天才通灵师66章节请收藏鬼瞳—天才通灵师66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