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彼时年少

    最新阅读请到()本文内容鬼瞳—天才通灵师65章节,如果你喜欢鬼瞳—天才通灵师65章节请收藏鬼瞳—天才通灵师65章节!
    “萧琛姐姐,我就是想告诉你,也许你思念的那个人并没有死啊!”楚乔的手被萧琛抓得生疼,让楚乔觉得眼前的一切,真的不像是一个幻境,更像是真实在发生的一切。

    “他……没有死?!不……不可能!我亲眼看到的……他……”萧琛那狂喜来的快,去得也快,眼里瞬间盈满了泪水,痛苦的抱住头,“我亲眼看到的啊!他……”

    “他跟我们不一样,不是吗?!”楚乔突然说道,“正因为他跟我们不一样,所以才不被接受。但是,也因为他跟我们不一样,他也许……根本就没有死!”

    萧琛倏然抬起头,盯着楚乔,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楚乔,声音再次变得冰冷,“你是如何知道的?他的份你究竟是如何知道?!”

    “我能说我是猜的吗?”楚乔无奈的摊了摊手,“估计你也不信是吧?”

    “我自然是不信!”萧琛冷冷的说道,“当初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死了,你却敢在我面前提起他,难道不怕送命吗?!”

    楚乔这个时候才觉的萧琛更像一个公主了,这才是一个公主会说的话,无论什么时候,取人命,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你杀不了我!”楚乔淡淡的说道,“因为我根本就不属于这里,我可以随时离开,我到这儿的目的,只是为了帮助你,你要相信我!”

    “呵呵……你要帮我?你如何帮我?!你能够让他活过来?!”萧琛眼中的泪水再次垂下,“谁也没有办法帮我,若是我当初……没有遇到他该多好……”

    楚乔眼神一亮,“是啊,你要是当初不遇到他,你们后来也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你也不会抱憾终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萧琛恨恨的道,“我真恨……父皇居然那般狠心!”

    “公主,我现在的确不确定他是不是还活着,但是我却有办法让你回到当初去阻止跟他见面,你愿不愿意试一试?!”楚乔对萧琛道。

    萧琛怀疑的看着楚乔,“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跟我走!也许我们可以做到!”楚乔一把拉起萧琛,小丫鬟小青赶紧上前来阻止,楚乔双手结印,一道红光把小青挡开。

    楚乔心里道,看来自己还能够在这个画壁幻境中施展灵力呢!

    而刚刚那道结界是用来对付灵魂,能够对小青起作用,说明小青和萧琛在这画壁中,的确是以灵魂状态存在的!

    那么,是不是前面那些画有萧琛画像的画壁里面,也有萧琛的残魂呢?!而把萧琛残魂封印在画壁中的人,究竟又是谁?!

    这些问题,楚乔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明白,她直接拉起萧琛就往外跑。

    萧琛看到小青被结界控制住,吓得有些傻了,一下子挣脱楚乔,大声质问道,“难道你和他也是一样的人?!”

    楚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姐当然不是麋鹿精啦!

    “公主,我的确不是普通人,我是通灵师!是有人让我来帮你的!你明白吗?”楚乔只好这样回答。

    谁知萧琛一听到楚乔说她是通灵师,眼里立即出现了怨恨之色,“你居然是通灵师?!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不肯放过我的!白君已经被你们害了,你们还不满意吗?你们还想做什么?还想来要我的命?!好!好!我萧琛的命就在这里,你来拿啊!来拿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白君,你的白君就是那只白麋鹿吧?”楚乔心里也涌起一股恼怒之意,你以为姐很想跑到这画壁里来跟你这个被封印还不自知的残魂纠缠吗?!说不定把姐弄过来的,就是你的好郎呢!

    “不许你这样说白君!”萧琛愤怒的道,“楚乔,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你跟他们是一样的!你快走吧!离开这里,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是通灵师没错,但你也要弄弄清楚,我不是害你白君的通灵师!而且,就算是当初处置白君的人是通灵师,但是下命令的可是你的皇帝老爹,你更应该恨的人,不更应该是萧翎吗?”楚乔也憋不住大声道,“我现在是想帮你!你要么选择跟我走,要么你永远也不要再想见到白君了!”

    楚乔心里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诓进了一个局,而这个局在两千年前就布置好了!

    “我不相信你!”萧琛瞪着楚乔。

    “好,那我走了,你就永远在这儿弹琴复弹琴吧!看看能不能把你的郎个弹回来!”楚乔一跺脚,哼,你不走就不走吧,画壁也不是只有这么一面,等姐去其他的画壁,让你俩好不成!

    说罢楚乔径直朝着刚才进入画壁的方向而去,在那小湖边,楚乔仔细查看,终于发现了一个旋转的如漩涡状的奇异结界口,哪里应该就是画壁的出口吧?

    楚乔刚一抬脚准备离开画壁,她后传来萧琛的声音,“楚乔,你等等,我跟你走!”

    “那你到这里面来!”楚乔扬了扬手腕,她手腕上的收魂镯流光溢彩。楚乔不知道这被封印在画壁中的残魂究竟能不能够离开画壁,还是把残魂收入收魂镯比较保险。

    “什么?”萧琛显然还并没有自己已经是一道残魂的意识,傻乎乎的看着楚乔。

    “要离开这里,你先到这里面来!”楚乔再次晃了晃手镯,不耐烦的道,“算了,我还是直接来吧!”

    说罢,双手结印,一道红光从指尖迸发出来,笼罩住萧琛,萧琛一声惊呼,已经随着那道红光被收入了楚乔的收魂镯里面。

    楚乔一步跨出画壁,这个画壁中的世界,仍旧如先前一般,只是那落英缤纷的桃树下,蓦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一袭白衣,负手而立,看着楚乔离开的方向,他长长的发拂过脸颊,恍惚中可以看到,那双如星子般的眸子里,寒光一闪。

    下一刻,楚乔再次睁开眼睛,耳边传来了尹皓和云陌的呼唤声,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躯壳里。

    “我刚才坐了多久?!”楚乔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云陌这个问题。

    尹皓赶紧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没多久,才半个小时。”

    楚乔放下心来,她感觉到在画壁中度过的时间,起码也有半天,在外面才过了半个小时,说明现实中的时间流逝与画壁中是不一样的,这样很好,至少可以为他们三人多争取一点时间。

    “怎么样?乔乔?”云陌急不可耐的问道。

    楚乔点点头,“有一点头绪了,我们被困在这里,应该和那只麋鹿精有关系!”说着楚乔一抬手腕,“萧琛已经被我装在里面了!”

    “啊?!”云陌和尹皓不明所以的看着楚乔。

    楚乔笑了笑,指着画壁道,“你们看!”

    两人这才注意到画壁上,那原本画着年轻女子坐着弹琴的地方,只剩下一把琴,人不见了。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尹皓惊呼道,“难道有鬼?!”

    楚乔失笑道,“尹皓同学,咱们通灵师跟鬼打交道比跟人打交道还多,怎么了?怕了吗?是有鬼啊,鬼都被我收在镯子里了。”

    “乔乔……额,我不是那个意思。”尹皓同学还没有适应他的新份,有点尴尬的看着楚乔。

    “呵呵,跟你开玩笑的。”楚乔心中有了一些头绪,心也好了许多,“我们刚刚猜测的没错,这画壁中的确是被人封印了残魂在里面,而且,我也弄清楚了残魂的份,正是南齐开国皇帝萧翎的三公主,萧琛。”

    “乔乔,你的意思是,前面那几幅画中的女子,也是萧琛吗?”云陌问道。

    楚乔点点头,“嗯,而且,说不定每一个画有萧琛画像的画壁里,都封印着萧琛的残魂,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把每一个画壁里的萧琛残魂都收集起来,或许能够改变当初萧琛和那白麋鹿精的命运!”

    “改变他们的命运,跟我们寻找出路有什么关系呢?!”尹皓同学很傻很天真的问道。

    不过这个问题却是非常核心,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个非常核心非常重要的问题,把楚乔大小姐给问住了。

    过了好半天,楚乔大小姐才道,“我感觉是有关系的,你想啊,能够驱使腐尸蛇,能够把墓道化为一个迷宫困住我们的人,很有可能就不是一个人,那你说会不会就是那只两千年前的麋鹿精呢?要是麋鹿精的话,那这问题就有解了,说不定麋鹿精是想通过我们,跟萧琛再续前缘,亦或者是有别的什么目的,非要我们帮忙不可。若是那样,我们便死不了啦!”

    虽然楚乔绕来绕去,尹皓并不十分懂,但是仍旧点头道,“乔乔你真聪明,居然能够想到这么多。”

    云陌同学虽然听明白了,但是却保持怀疑态度。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道,“那我们就试试吧,走,往回走,看还能不能找到当初看到的那几幅画。”

    事实证明,他们的分析也许的确有几分道理,因为他们还未走出二十米,他们便发现了当初刚刚进入墓道的那几幅关于萧琛的画壁。

    也就是,他们从进入墓道开始,不停的走,走了两个多小时,不过才走出不到二十米而已。

    “乔乔,你还要进入到这几个画壁中去吗?”云陌问道。

    楚乔点点头,“那是自然,我要是亲自进去把事弄清楚,怎么能够破解这个迷局?”

    “可是毕竟施展出窍秘术,对你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消耗,我害怕……”云陌担心的看着楚乔。

    “放心!放心!每次进去,不过才半个小时,我半个小时休息一次,应该没事儿的!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在我边吗?!”楚乔蛮不在乎的说道,“对了,你们也要注意休息,轮流着睡一会儿,别把精力耗尽了,要是出点状况,连应付的力气都没有!还有,吃点东西!我看了背包里的吃的喝的,足够我们三个人省着点支持三四天了,别等我破解了迷宫,你俩都给饿死了!”

    云陌和尹皓忍不住笑了起来,乔乔还能跟他们开玩笑呢,她似乎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处变不惊,不知道是因为她天生神经大条,还是她本来就拥有天生的王者气度。

    “好了,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就从第一幅画开始吧。”楚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双手结印,体里的灵力涌动至天灵处,一阵红光在天灵处慢慢浮现,而那红光之后,泛着银光的月牙儿再次出现,从那银色的月牙儿中,透出了一道白色的光晕,云陌凝视着那道光晕,心里不断思索着。

    那个位置,应该是天目的位置,为通灵师的云陌自然很清楚。

    可是天目的位置,为什么会出现一个银色的月牙?而且是在乔乔施展秘术的时候出现!

    对了,乔乔的天目,并不是一般的天目,而是神巫世家的鬼瞳啊!

    难道说,那是鬼瞳的另外一种出现的形式?

    云陌弄不懂,他觉得有必要回去问问爷爷,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云陌万分纠结的时候,楚乔的灵魂已经再次离开了体,这一次更加的轻车熟路,她朝着画壁一步跨出,转眼已经进入到了画壁的幻境中了。

    这里是一片山林,看着眼熟,楚乔举目四望,终于惊讶的发现,眼前的这座山,不正是萧翎大墓所在的山脉吗?

    虽然这山在两千年后还是有一些改变,但是大体轮廓是不会错的!

    云陌刚到这座山脚下的考古队宿营地时,曾经初略的给楚乔提过,“难怪萧翎会把自己的大墓建造在这座山的山腹里,这座山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龙脉,风水是极好的!”

    当时楚乔还笑云陌,“神棍,要是风水真那么好,为什么兴盛一时的南齐皇朝三代而亡?天然龙脉啊!不是应该庇佑他的子孙后代千秋万载吗?”

    云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硬着脖子道,“我还没有仔细查看呢,肯定是有原因的,这座山脉是天然龙脉绝对是没错的!要不然萧翎怎么会把大墓建造在这里?而且,这两千多年来,多少大墓都被盗墓贼光顾过,但是萧翎的这座大墓却鲜有人能够进入,这肯定也是跟这里的风水好有关系!至于南齐皇朝为什么会三代而亡,等我仔细查看之后再告诉你,说不定是有人破坏了龙脉也不一定呢!”

    面对云陌神棍的狡辩,楚乔并没有放在心上,一笑而过。

    不过现在,楚乔心里面却是信了几分,因为她现在是灵魂状态,更能够深刻的感受到天地灵气的气息,这里的灵气极为浓郁,用玄学上的话来讲,那就是一块风水宝地!

    难怪啊,这座山里会出现像白君那样的天地灵物,可能跟这里的灵气浓郁有关。

    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楚乔心里明白,恐怕故事的主人公要出现啦!

    楚乔双手结印,手上的收魂镯红光一闪,萧琛的残魂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萧琛一脸懵懂,看着楚乔,又看看周围,“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

    “你不是想阻止当初你们两个人的相遇吗?我就把你带到了你们相遇的时刻,你看看,你们俩是不是在这里相遇的?”楚乔指了指周围。

    萧琛一脸的惊诧,看着楚乔,惊诧中又带着恐惧,“楚乔,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通灵师,自然有你想不到的手段,这个你就别问了,我没有恶意的,你现在总该明白了吧?!”楚乔对萧琛道。

    萧琛将信将疑的看着楚乔,最后才到,“你为什么要帮我?你们通灵师,一个个不都是铁石心肠的吗?”

    “谁说我是铁石心肠了?我心肠不知道有多好!”楚乔没好气的道,“其实通灵师也是人,当然也有七喜怒哀乐,不过很多时候,我们也不由己,我们也有我们无法去改变的东西。说句直白点的话,通灵师不是神,有些事我们做不到,就无法去做,但是能够做到的,我们会尽力去帮别人,知道吗?”

    萧琛点了点头,然后沉默了,她的目光落在远处,嘴里喃喃道,“是,我就是在这里遇到白君的。那时候,我只是还是一个刁蛮跋扈任的小丫头,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恍若隔世了……楚乔,我还能够在这里遇到白君吗?”

    萧琛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渴求,“我真的很想再见他一面,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看他。”

    楚乔点点头,“理论上是可以的,不过,事究竟会怎么发展,我也无法预料。走吧,当年的你,似乎就要过来了!”

    两人朝着马蹄声响起的方向而去,没走多久,终于看到了十四岁时候的萧琛,一麂皮的软甲,头发被高高束起,腰间系着一条红色的腰带,背上还背着一张漂亮的软弓,胯下是一匹驯良的枣红马,马蹄飞扬,少女萧琛腰间的红腰带也更着飘扬,青的活力就像正午的太阳一般肆意的张扬着!

    楚乔远远的看着少女萧琛,眼里也闪过一丝羡慕,自己从小在城市里长大,哪儿有机会像这样奔驰在山林中?而她又看看边的萧琛,就像是被岁月打磨得圆润的鹅卵石,再也没有了棱角,把什么感都深藏到了心里。她又不为萧琛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看!前面有一只麋鹿,帮本宫围住它!快啊!”马背上的萧琛大声叫着,楚乔边的萧琛子一颤,美目流转,紧张的朝着另一个方向望去,那里,一只漂亮的麋鹿正回头朝马背上的萧琛,投去一个回眸。

    楚乔发现那头麋鹿的眼圈子外面有一圈白白的绒毛,看上去颇有点像戴了一个眼镜,滑稽的。她脑海里立即出现一个词语——白眼狼!嗷,幸亏那只是麋鹿,不是狼啊!哈哈哈哈难怪叫白君……

    神经大条的某人还有心去打趣那麋鹿精,而她边的萧琛已经坐不住了,形一动,朝那头麋鹿扑了去。

    “喂!”楚乔一把拉住萧琛,“你想干嘛?!”

    萧琛努力的挣脱着楚乔,满脸的泪水,“是他!是他!是白君啊!”

    “我知道是他!你究竟想干嘛?!”楚乔手上红芒一闪,把萧琛困住。“你现在冲出去,是想把十四岁的你给吓死吗?”

    “啊?!”萧琛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傻傻的看着楚乔,“我……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再见一见我的白君!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他吗?我没有一刻不在思念他!我想他快要想疯了!”

    “我看出来了!”楚乔冷冷的道,“可是现在还不是出去的时候,既然你跟我来了,就要听我的!”

    “倏——”十四岁的萧琛在马上对着白麋鹿出了一箭,可是那白麋鹿子一晃,轻易的就躲过了萧琛的那只箭。

    “怎么会没中?!”小公主怒了,差点把弓给扔到地上,而那只可恶的白麋鹿居然对她晃了晃头上的鹿角,仿佛是在跟她挑衅,一双水灵灵的鹿眼睛,朝着小公主眨啊眨的,一转,轻盈的子跃出了几步,然后再次回过头来,朝着小公主晃了晃鹿角……

    从未有人敢忤逆的小公主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大喝一声,“追!”她后的侍从们赶紧从四面八方朝着那头麋鹿围过去,麋鹿总能够在关键的时候轻易地逃出包围圈,树林里的树木也越来越密集,不太适合骑马了,可那头可恶的麋鹿还是悠闲的在众人的视野里嚼着草,调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

    “公主,咱们还是回了吧,好像已经离皇上和皇子他们越来越远了啊!”边有侍从对小公主道。

    “本宫今天非要逮住那头麋鹿不可!你们听着,谁也不许放箭,本宫要抓活的!”刁蛮任的小公主一挥马鞭道。

    “可是……前方不大适合骑马啊,公主还请三思!”侍从仍尝试着劝解小公主。

    “啪!”一声响亮的马鞭声,一道血痕出现在侍从的脸上,“本宫说的话,你也有资格说三道四吗?!本宫的话就是懿旨!不适合骑马是吗?那本宫就不骑马!我就不相信会逮不住一只小小的麋鹿!”小公主如一抹红云一般,跳下了马背,根本不顾边人的苦苦劝阻,朝着那头麋鹿跑过去。

    远处看着这副场景的楚乔对边的萧琛道,“没看出来,公主您的脾气还大!”

    萧琛苦笑一声,“楚乔,你就别笑话我了,你还是叫我姐姐吧,不要叫我公主了,我已经不是什么公主了。”

    小公主在林子里灵活的奔跑着,那头麋鹿在林间轻盈的跃动着,每跃出几步,就会停下来等等小公主。

    而那些侍从们一直是跟在小公主的马后面跑,早就精疲力竭了,很快就被小公主远远的甩在后,而小公主对那些呼唤声,根本就听而不闻,只意味的追着麋鹿。

    翻过一个小山坳,那头麋鹿竟然神奇的消失了,而后的人也没有跟上来,此刻小公主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迷路了啊!

    “该死,你们都去哪儿了?本宫在这里!”小公主慌了大喊大叫起来,可是周围只有她的回音。

    “小姑娘,你迷路了吗?”一个如天籁般的声音在小公主的耳边响起,小公主欣喜若狂,猛的一转,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僵直了,那一刻,她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做惊艳。

    那是一个多么华美的男子啊!

    就算是小萧琛从小也见过许多贵族公子皇族后裔,那里面不乏有人容貌上佳气质超群,可惜谁也无法跟眼前的这个人相比!

    一袭白衣,不染一丝尘埃,一头墨发,随意的飘散,温润如水的眉眼,看上去有一点熟悉,唇角微微掠起的微笑,如水轻轻泛起的涟漪……他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让人挑不出一丝的缺陷。

    小萧琛傻傻的愣在当场,这个影子就那么走进了她的心灵,这一生,都没有再走出去过。

    “小姑娘?”男子温和的笑着,一阵清风吹过,撩起了他的几缕墨发,白袍翻卷,不似人间绝色,更像天上谪仙。

    “我……迷路了。”小萧琛没有在这个如谪仙般的男子面前自称本宫,她第一次去在乎别人的感受,她的声音很轻,话一出口,脸上便泛起了一抹红晕,眼角眉梢多了一点羞涩。

    男子笑道,“既然这样,我送你回去?”

    小萧琛使劲儿的点点头,却又摇摇头,“你认得路吗?”

    男子笑道,“我认得啊!”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萧琛。”

    “我叫白君。”

    “白君,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

    清风中,少年与少女就这样一来一回,说着毫无营养的话,忘记了他们的份,少年的脑海中,记住了那怒马鲜衣肆意张狂的女子,如天边的彩虹一般,来到了他的边。而少女记住了,温润如水淡雅如烟的男子,从画卷中踏出,来到了她的边。

    ------题外话------

    更迟了一点,你们不会已经在扎银针了吧?嗷嗷嗷……。实在要扎,用票票扎我!
如果你喜欢鬼瞳—天才通灵师65章节请收藏鬼瞳—天才通灵师65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