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湘南古墓(万更)

    最新阅读请到()本文内容鬼瞳—天才通灵师62章节,如果你喜欢鬼瞳—天才通灵师62章节请收藏鬼瞳—天才通灵师62章节!
    正在兴致勃勃的用鬼瞳四处乱扫的楚乔突然觉得有好几道目光若有若无的从自己上划过,她抬起头,正好看到云陌正屈着手指,掐来掐去。

    “噗嗤!”楚乔一看到云陌掐手指,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想当年小云陌在小乔乔家蹭饭吃的时候就曾经“掐指一算”,告诉小乔乔,今天的西红柿炒鸡蛋会被乔乔妈给炒焦掉,当时笑得小乔乔满地打滚。

    楚乔现在想起云陌当时的样子,都会忍俊不,小小的人儿,抱个泰迪熊,坐在地毯上,一本正经的不断的掐着指头,活脱脱一个小神棍,然后极度严肃的报告乔乔女王,西红柿炒鸡蛋果断吃不成了!

    当乔乔女王笑得满地打滚嘴里嚷嚷着神棍的时候,云陌小受的自尊心受到严重的伤害,终于痛哭起来,爬起来要去找乔乔妈告状,不过他立即被乔乔拧着衣领楸住,然后被恶狠狠的威胁道,“你要再敢告状,就扒掉你裤子,让你光着股回去!”

    云陌小受为了保住小裤子,敢怒不敢言,委委屈屈的抽噎着,心里却下定决心,再也不要学卜卦掐算了!要学乔乔女王学的那种,那才是男人学的!

    若是云家的那帮老头知道自家少主不学云家看家本领的原因竟然是这个的话,肯定会再次吐血三升。云家的神卜术居然被嘲笑成了神棍,还让少主小小年纪就蒙受了重大的影,这让人何以堪啊?!

    云陌听到楚乔的笑声,立即回过神来,连忙把手背到后,不让楚乔看到。

    “喂,我说,你不是不要学这个么?怎么现在又开始学了?”楚乔笑嘻嘻的凑到云陌边小声道,此货丝毫没有因为小时候做了坏事而心有歉疚的觉悟,“藏什么藏?我都看到了,哈哈哈……是你家里那帮老头子你学的吧?哎,没事儿,没事儿,我不笑你了,嘿嘿嘿嘿……”

    说是不笑了,楚乔还是笑个不停,自动脑补着一个场景——云陌神棍拿着一个卦桶,穿着一道士服,嘴上贴着八字胡,腮边粘着一颗硕大的黑痣,然后闭着眼睛不住的摇卦桶,嘴里念叨着: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哈哈哈,那该是一副多么有的场景啊!

    云陌没有笑,低着头,明亮的眼睛看着楚乔,脸上神色有些不自然,等楚乔笑过了之后,才低声道,“不是他们我学的,是我自己要学的。”

    “咦——”楚乔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云陌,“你不是一直都说不喜欢学那玩意吗?现在怎么又想起学来着?”

    “因为……我不想再次尝试某一天你不在我的边,而我却不知道你在哪儿的感觉。那种无力茫然又焦急的感觉,尝过一次就好了,不管你是吉凶祸福,我都要知道,我都要和你共同面对。”云陌声音轻轻的,很温柔很好听。

    楚乔脸上的神色僵住了,那轻轻的话语重重的落到了她的心头,上次她掉入通灵秘境失踪之后,云陌那憔悴消瘦的脸庞再次浮现在她的心头。

    云陌,他一定担心坏了,可是他当时却不能够算到自己是掉入了通灵秘境,才会那样夜忧心吧?所以,他才会背着自己,偷偷的重新去学习他不喜欢的占卜之术。

    “学了多久了?”楚乔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圈儿有些泛红,抬头看着云陌。

    “从你那次掉入通灵秘境之后,我就开始让家族中的长老们把家族里所有厉害的占卜术都教给我,不过,我这么多年来都刻意去回避,所以学了这么久,但是进步还不算很大……”云陌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脸,“你该不会又笑话我吧?嗯,我想好了,就算是你笑话我,我也要学,我要更好的保护你。”

    以往云陌说要保护楚乔,楚乔从未放在心上过。保护我?我保护你差不多!瞧你那胆小鬼的样子,能跟我比么?

    可是现在,云陌这样说,楚乔突然觉得一股温暖的感觉缓缓的从心底流淌出来。

    “陌陌同学……我接受你的保护。”楚乔咧了咧嘴,然后主动抱住云陌的腰,云陌那张白皙的脸上顿时泛起了红晕,心里无数遍的骂自己笨,早知道乔乔这么容易被感动,就该早点告诉她啊啊啊啊!

    “我感觉有人跟踪我们!”楚乔在云陌的耳边低声道,“你算出什么来没有?!”

    “嗯,我还不能够算得很准,但是应该跟朱老板有关系。”云陌也低着头,两人就像普通侣那样,在街头亲密的拥抱着,“不要紧,我们四处随意的看看,你可以随便买几件真真假假的东西,那些人,是想摸清楚我们的底细罢了。”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楚乔咧嘴一笑,“看来,朱老板还是不大放心我们,说不定,还真是乾陵出了问题,这件事,咱们最好还是告诉李师兄,乾陵里面的珍品,可千万不能落入那些非法的文物贩子手里!”

    “那是以后的事,咱们现在先摆脱那些跟着我们的人。”云陌道,然后两人手拉着手,像一对普通侣那样,从这个地摊逛到那个地摊,楚乔也渐渐有了一点收获,买了几个便宜的小物件,然后两人离开了琉璃厂。

    鉴宝堂的朱老板还在郁闷的照镜子,被云陌神棍这么一说,是人也得有点心理影啊,虽然他并不相信云陌的话,但是心也总是悬悬的。

    这时候,几个年轻人从后门进了鉴宝堂。

    “你们的意思就是,他们根本就是两只什么都不知道的菜鸟?”朱老板拿着镜子瞪着眼睛。

    “是啊,他们出了鉴宝堂,就四处去逛了逛地摊,买的全是几十块的入流的地摊货,而且,全是假货!”其中一个男子笑嘻嘻的道。

    “他们发现你们没有?”朱老板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

    “那怎么可能?兄弟们一直在这条街混的,熟门熟路,而且,还是换的好几个人跟踪,他们不可能发现!”另一个男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朱老板一咬牙,把镜子往桌子上一扔,“可惜了老子一壶好茶!”

    “老板,郑先生到了。”老江在内堂的门口道。

    朱老板顿时神色一变,让老江把这几个年轻人送走,然后脸上端起了职业的微笑,走出去。

    鉴宝堂的大厅里,一个穿唐装的黑衣男子正站在大厅中央,目光从展架上的器物上一一滑过,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

    “郑先生!有失远迎啊!您怎么站外面?快请内堂看茶!”朱老板拱着手满脸笑容的走出来。

    那黑衣服的郑先生笑道,“朱老板这里好东西还真不少,让郑某刮目相看啊!”

    朱老板脸上也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一抹自傲,“不敢,不敢,我这些东西,怎么能够入先生的眼?”

    “呵呵,这件乾元年间的青花还不错,那件墨色翡翠也还能入眼,可惜却是墓里出来的,也未去煞,对人还是有妨害的,朱老板你若是想自己收藏,还是要去个煞为好。”郑先生笑盈盈的说道。

    朱老板的脸色随着郑先生的话,渐渐的变得不自然起来,“没想到您也这样说……这所谓的煞气,真的那么可怕?!”

    郑先生神色一动,“还有人说过这样的话?!”

    “刚刚两个学生娃才这样说……说什么那墨色翡翠里有煞气,要化煞才好……”朱老板呐呐的道,“我倒是没有信他们说的什么煞气,不过,他们一眼就看出那东西是墓里出来的,所以让他们看了看那个东西。”

    “哦?!”郑先生眉头一挑,双目微凝,“两个学生?”

    “是啊……其中一个学生娃还说我印堂发暗,嘴角有什么细纹,最近要破些小财。”朱老板无比郁闷的说道,“不过我看他们就是随口胡诌的,侥幸说中了一些而已,我这古玩店,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最近能破什么财呢?”

    郑先生看了看朱老板,然后才道,“他说得没错,你最近的确是要破一点小财,他恐怕还没有告诉你,你的体还会出现小问题,朱老板,你不可大意啊!”

    “什么?他说的是真的?!”朱老板脸上神色不断变换,“郑先生,您说的话我信,可我没想到两个学生娃也能够有您这样的本事啊!”

    郑先生一边往里间走,一边问道,“你给他们看了那东西,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那是赝品。”朱老板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说道,心里还是有些后悔自己太过轻率,不应该把那东西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掌眼。

    “哦?!”郑先生停下脚步,顿了顿才道,“能看出生煞之气,必定也能看出那东西的来路,怎么会说那东西是赝品呢?!难道是他们故意这样说的?这两个人离开多久了?”

    朱老板赶紧道,“我让人跟踪了一下两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啊!”

    郑先生脸上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致的神色,“我倒是很好奇,那两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份,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眼力!朱老板,你多留心一下,若是他们再出现,一定要查到他们的详细资料!”

    “郑先生,真有那么严重么?”朱老板还有一丝不解,“不过就是两个学生娃而已啊!”

    “哼……”郑先生一声冷哼,“万事还是小心点好!做咱们这一行的,一不小心,败名裂都是轻的!就像我那师弟,前不久就栽在了几个年轻人的上,瞎了一只眼不说,整个人差点都废了!”

    “啊?!”朱老板脸色更难看了,小声嘀咕道,“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啊!”

    “把东西拿出来,我好好看看。”郑先生四平八稳的坐在内阁里,“说不定还真是赝品呢!”

    朱老板腿一软,“郑先生,您可别吓唬我,我的小半家都压在那东西上了,要是真的瞎了,还要不要我活呢?!”

    说着,他亲自去取了龙凤冠摆在郑先生的面前。

    郑先生打量了许久,“难怪我看你印堂发暗,体有邪气入侵,都是这个东西在作祟,这东西原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镇压得住的,而且刚见光,煞气太重,你可要小心!”

    “啊?!”朱老板终于开始紧张起来,凑上前去,一张脸都挤成了一团,“郑先生,您帮帮我吧,帮我把这煞气化掉,朱某定然感激不尽啊!”

    “化煞对我来说的确不算是难事,不过还是很费精神的……”郑先生的话打住,没有说下去,朱老板这等人物怎么会不知道他的用意,赶紧道,“先生放心,我怎么敢白白的驱使先生,像先生这样的大能,帮朱某化煞,那是朱某莫大的机缘,郑先生请开个数,朱某莫敢不从啊!”

    “呵呵,朱老板客气了。虽然你我也算得上朋友,原本朋友之间是不该这么生分的,但是我门中是有规矩的,我也不能够坏了这个规矩,这样吧,若是单单给这龙凤冠化煞,我就收你一百万,当然,若是再加上外堂的那两件,我也就算是帮你个小忙,再加二十万,一共一百二十万吧。若是换了别人,少了两百万,我是不会出手的。”郑先生淡然的说道,仿佛那一百二十万不是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果然,朱老板听到那一百二十万,两眼瞪得溜圆,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尼玛这还算是帮我一个小忙,这是把老子往死里坑啊!

    郑先生看了朱老板一眼,知道那家伙是在痛,也不以为意,“好吧,你好好考虑下,这东西虽好,也要有命去守,钱虽多,也要有命去花,我刚刚可没有危言耸听,连一个晚辈都能够看出你的面相会破财生灾,难道你还有所怀疑吗?你若想要避灾,也可以,把这龙凤金冠易手他人便可,不过,人家能给你多少钱,就不得而知了。这就是破财,而留在你体内的邪气,会让你生点什么不好治的怪病,我也不好说,以后你会知道。”

    朱老板的涔涔冷汗再次落下,这位郑先生的话,他还真不敢怀疑,听说他很有些神通,就连当初的那个盗也是他掐算出来的,道上的人,都把他奉若神明,经常一掷千金请他卜卦。

    不过,朱老板还是心疼自己的钱啊!

    “好了,朱老板,我也只是路过你这里而已,我还得去聚缘堂一趟,你若是想好了,再来找我吧。”说罢郑先生也不多说,连茶也不喝一口,站起来便准备离开。

    “郑先生,请留步!”朱老板抹了一把汗,努力的扯起一丝笑容,“朱某家小业小,让先生见笑了。”说罢,他一咬牙,道,“我马上给先生签一张支票,请先生笑纳!”

    是啊,要是命都没有了,那些钱还有啥用?玩他们这一行的,也听过许多这样诡异的事,所以才会让楚乔和云陌为他掌眼,此刻更是对神通广大的郑先生深信不疑。

    当朱老板痛的递上支票时,心中已经把郑先生祖宗十八代的女都问候了一个遍,还要做出一副笑脸来,着实累得慌。

    郑先生收起支票,吩咐朱老板把那几件东西装好,然后等在门外的人进来抱进了他的黑色小轿车,等到车扬长而去,朱老板一张脸才彻底垮了下来,作为生意人的习惯思维,他在琢磨着,如果让那两个学生娃帮他化煞,会不会便宜点呢?!

    楚乔和云陌回到家,云陌照例留下来吃饭,当然,若是天晚了,就留在楚家过夜,反正楚家有云陌的一个房间。

    不过,没想到,李潇居然也有空过来蹭饭吃,于是楚乔便今天遇到的事告诉了李潇。

    “李师兄,乾陵周围不是有专人守护吗?怎么会还是被盗了?”楚乔不解的问道。

    “你们这能够确定那东西是出自乾陵?”李潇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赶紧道。

    云陌在一旁道,“我们可以确定。乾陵目前为止还没有大规模考古发掘,那东西出自乾陵,肯定有问题!”

    “嗯!”李潇点点头,“我这就回局里报告一下这件事,乾陵的文物可不能流落在这些不法分子手里!若是被他们弄到国外,就更麻烦了!那龙凤冠恐怕只是其中一件!”

    说罢,李潇连饭也顾不得吃,立即走人了。

    “还真是个敬业的好警察啊!”楚乔叹道。

    “好了,这件事就交给警察去管吧,咱们吃饭!”云陌笑道。

    几后,李潇传来消息,便衣警察查访了鉴宝堂,并没有发现那所谓的龙凤金冠,看来是转移了。

    楚乔和云陌也没有办法,这件事便不了了之,然而,云陌却再不肯带楚乔去琉璃厂闲逛了。

    暑假很快到了,楚乔、云陌、尹皓等十多个燕华大学的学生坐上了考古研究院的专车,启程去湘南正在开掘的古墓葬群。

    一路上因为有这十多个青年少的大学生的加入,车里显得十分闹,时不时的传出歌声。

    云陌和楚乔坐在一起,而尹皓只能够委屈的抱着九饼大人,坐在他们两人的后面。

    原本九饼大人是不能够去的,不过九饼大人要死要活的非要跟着,楚乔也只能够请求导师,带着九饼,也许是九饼温顺可的样子打动了导师,破例让楚乔带着九饼,前提条件是不能够让九饼打搅到大家的工作。

    车上不断有女生凑到九饼边,一边逗逗九饼,一边不住的拿眼睛在尹皓脸上瞟啊瞟。

    尹皓最近气色很好,脸也红润起来了,再不是那个病恹恹的样子,整个人也有了精神,体也壮实了。壮实起来的尹皓同学,居然也有了几分校草的风采,比云陌的风头都不逞多让。

    云陌是早就名草有主,可是尹皓同学还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啊!更重要的是,传说尹皓可是深藏不露的富二代呢!

    这些东西都在吸引着青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广大雌生物。

    “来,乔乔,吃水果!”云陌又恢复了小鹿加忠犬的的形象,殷勤的削了一个苹果,递给楚乔。

    楚乔刚递到嘴边,九饼就在后面用爪子刨她,眼神里写着,“哥也要吃!”

    “来,给九饼分一半。”楚乔又把苹果递给云陌,话还没说完,尹皓在后面怯怯的说了一句,“其实,我也想吃。”

    “……”云陌手里的刀子抖了抖。

    “哇!尹皓同学想吃苹果啊?!”

    不知道是谁的一声尖叫之后,尹皓周围立即出现了好多用牙签挑着的苹果块,九饼大人不客气的张着嘴巴啃起来。

    云陌微微一笑,“瞧,尹皓同学多受欢迎啊!”

    同时,也多么招人恨呐!

    同车的男同胞,包括那几个研究院的小青年也开始冒起无名之火,恨恨的盯着无辜的尹皓同学。

    就在这时,楚乔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猛的抬头一看,墨妖孽正用小扇子挡着半边倾国倾城的脸,斜斜的靠在座椅旁,捏着鼻子装模作样的道,“我也想吃呢!”

    楚乔干呕了一下,惊得云陌赶紧给她拍背,“怎么了?乔乔,不舒服吗?”

    “晕车!”楚乔面无表的道。

    墨妖孽在一旁毫不脸红的道,“肯定是被人家的美貌迷倒了。”

    这次连九饼也吐了。

    “哇!九饼也晕车了!”周围一群猫人士,大呼小叫起来。

    楚乔很想问问墨妖孽怎么闲的蛋疼跑出来到处逛,但是周围那么多人,要是看到她对着空气唧唧歪歪,肯定会吓坏的。

    不过,楚乔心里却生出一丝不安来,每次墨妖孽出现,都会有什么事儿发生,难不成,这次一个简单的考古活动,会有什么变数吗?

    墨妖孽在车厢里晃来晃去的看风景,诗兴大发,开始吟哦起来,楚乔听得痛苦万状,缩在座位上捂着耳朵,还得云陌紧张的要死,而可怜的九饼大人也被折腾的在美女们的怀疑到处乱窜,惹起呼一片。

    飞机、火车、大巴、加最后的小面包车,一行人终于在精疲力竭之后,到了考古队的宿营地。

    考古队长是研究院的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院士,也是湘南历史文化的专家,众人见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都还坚守在考古第一线,也不敢再抱怨什么了。

    老院士笑呵呵的说道,“现在还好,这里已经通了公路,要是几年前过来,我们还只能够坐牛车呢!路可不好走。”

    众人一看考古队的营地,全是一个个露天的帐篷,不要说电视网线,就是洗个澡,也得去附近的村子里,考古队员们一个个看上去都灰头土脸的,这工作哪里像他们想象中那么浪漫啊!

    学生们何时受过这样的苦,脸都绿了。

    原本以为这一路来,就当是夏令营了,没想到条件这样艰苦。

    “条件不好,嘿嘿……”老院士搓着手,嘿嘿的笑着,脸上还有些歉意,“不过,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这样,风里来雨里去,吃得苦中苦,才能够有所建树啊!”

    这里的俊男靓女们,十有**打起了退堂鼓,对考古研究的美好向往瞬间破灭了。

    不过,来都来了,众人还是开始动手搭帐篷,先把自己安顿下来。

    楚乔的帐篷左边是云陌,右边是尹皓,然后尹皓和云陌外圈全是一群美女,再往外,就是剩下的男生了。

    看到这古怪的造型,让研究院的那些本来抱着美好想望的小伙子们,都深深的蛋痛了。

    是夜,营地中央架起了篝火,毕竟年轻人居多,众人开始跳起了舞,把带来的罐头、火腿、真空包装的牛什么的都拿出来,还有人特意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了几箱啤酒,也算是开了一个篝火晚会。

    不断有漂亮姑娘邀请尹皓和云陌去跳舞,不过这两人就像钉子一样杵在楚乔边,楚乔一阵无语,再看看远处的墨妖孽,在月光下梳理自己那一头秀发,让楚乔哀叹一声,“这怎么跟我想的人生不一样呢?”

    “你想的人生是怎么样的?!”云陌不好奇的问道。

    楚乔眼里一阵闪光,“手持利剑,斩尽人间邪恶,快意江湖,踏遍万里河山!让所有的恶灵做我的刀下之鬼,哦不,是被我打的魂飞魄散,匡扶人间正义,做我想做的事!”

    云陌适时的露出了崇拜的眼神,别怪我们的云陌同学,从小被楚乔女神压迫着,那已经成了条件反

    尹皓也忍不住道,“乔乔,你的理想好伟大啊!”

    九饼不客气的说道,“有点像在装。”

    “呯!”九饼被扔出去了。

    就在众人一片和乐融融的时候,突然一个人惊呼着跑进营地,大喊一声,“不好了!开掘现场进水了!”

    “什么?!”众人一惊,还没等学生们反映过来,研究院的那些人已经朝开掘现场冲了去。

    “走,我们也也去看看!”楚乔招呼云陌和尹皓,当然,也包括九饼和墨妖孽。

    于是一行人浩浩的跟了去。

    这个墓葬群是依山而建的大型地宫,整个大山中央部位,是主墓,周围是十多个陪葬墓,而现在考古工作已经到了中期,整个陵墓已经被打开,墓室甬道虽然开口不大,但是早就被加固了。

    现在的发掘工作主要是主墓周围的十多个陪葬墓。

    根据初步开掘出来的况看,这是两千多年前湘南地区一个大的王朝——南齐的开国皇帝陵寝,这位皇帝在历史上是很有名气的,所以这次发掘工作才会引起这么大关注。周围十多个陪葬墓分别是他的皇子皇女还有一些大臣的陵墓。

    这样的墓葬群,算是很大型的了,里面会出土数不清的珍贵文物,而现在开掘现场居然进水了!这太要命了!

    开掘现场进水,容易造成开掘出来的甬道塌方,再次被填埋,更重要的是,会对文物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

    等到楚乔和云陌等人赶到时,考古队员们已经在用抽水机不断的从甬道里抽出水来,众人都在紧张的看着这一幕,默默的祈祷着,这水只是山体里的一点渗水,若是那样,水可以很快被抽干,问题不大。

    两个小时候,众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甬道里的水已经渐渐的干了,他们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老院士招呼着学生们,“你们回去休息吧,一路上路途劳顿,也累了,这儿已经没事儿了,我们看着就行。”

    学生们也不再坚持,三三两两的回了营地。

    楚乔洗了一把脸,缩到了帐篷里,原本九饼大人是要坚持跟着楚乔睡的,不过云陌硬是把它抱走了,一边走一边说,“都这么大的一个大男人了,还跟着女生睡,你好意思么?”

    当楚乔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睡个好觉的时候,墨妖孽施施然的躺了进来,手支着头,眨着大眼睛,无比妖娆的看着楚乔,“乔乔,你一个人睡肯定会害怕的吧?我就牺牲一下,陪陪你咯。”

    “麻烦你,回你的镯子里去,与鬼同眠,我才真的害怕!”楚乔翻了个白眼道。

    “你这样说,银家会很伤心啦……”墨妖孽泫然泣。

    楚乔开始掉鸡皮疙瘩,“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恶心我?!有话就说!”

    “额……那古墓有问题,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墨妖孽果然神色正常了一点,仰躺在楚乔边,把玩着自己的一缕头发,“我感觉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气息……很强!”

    “你的意思是,那古墓里有东西!?”楚乔的双眼开始放光,最近真的闲的蛋疼了,就算是她时刻用鬼瞳到处乱瞅,也没瞅见半个鬼影,这让楚大小姐想要降妖除魔的迫切愿望无法实现啊!

    “我不知道。”墨妖孽最近也学会了翻白眼,“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这次你们的考古活动,也应该暂时终止!”

    “这也不是我能够左右的啊!”楚乔道,“难道我去跟他们说,昨晚我夜观星象,掐指一算,此番不吉,大伙儿速速洗洗回了吧!”

    “噗……”墨妖孽也被楚乔逗乐了,“别人我管不着,你回去就行,那古墓玄乎,真不能进去!”

    “这儿这么多人呢,我一个人怎么好走?而且,这次机会还是导师给我争取来的,我要是走了,别人会怎么看我?”楚乔道,“再说了,丢下我的同学朋友,一个人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回家,可不是我楚乔的风格!”

    “嗯,楚女侠,你什么风格?”墨妖孽翻了翻子,凑到楚乔跟前,两人几乎面对着面,就算是墨妖孽此刻是一只灵,但是楚乔看到眼前这张放大了也毫无瑕疵的俊美脸庞,也忍不住心中羡慕嫉妒加恨了一把,而且,似乎还有隐隐的幽香传来。

    楚乔在心中暗骂,难道是姐的鼻子出了问题?怎么会闻到墨妖孽上的味道?!他怎么可能上发出味道来?靠,谁听说过鬼还有味道的?!

    “姐的风格,你还不知道吗?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绝对不是丢下朋友不管的人!”楚乔骄傲的道。

    “嗯……估计是舍不得你那两个相好的吧?”墨妖孽毫不留的说道,深潭一般的眼眸里,漾过一层水波。

    “胡说!”楚乔脸红了,脸红的楚乔愤怒了,怎么可以这样诋毁楚女侠?!

    墨妖孽千百媚的哼哼了一声,“好吧,你不走就不走吧,不过要小心些!看到不对劲撒丫子跑快些,不要死逞强!”

    “要你说!”说罢楚乔心安理得的闭上眼睛,睡觉。

    墨妖孽很奇怪,为什么有会这样的女人,被自己这双勾魂摄魄的眼睛盯着,还能安然入睡?!

    难道是自己的魅力已经不如当年了?

    墨妖孽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先前还在溪边顾影自怜来着,风采依旧来着!

    楚乔抱着被子,很快便响起平稳的呼吸声,应该是熟睡了。

    墨妖孽的嘴角勾了勾,也学着楚乔的样子,伸手把那小的人儿和被子一起揽在怀里,“嘿嘿,你还是习惯有我在边,就能安然入睡,这习惯很好。”

    次一早,楚乔他们这帮学生娃难得没有睡懒觉,都很早就起来了,看到忙乎了一夜的考古队员,主动担负起了做早饭的任务。

    这里生活物资还是不缺的,每天都有专人送新鲜蔬菜过来,也有煤气罐子可以煮吃的,学生们暗自庆幸,幸亏不用他们捡柴生火啥的,要不然杀了他们,也煮不出吃的来啊!

    “今天休息一天吧,甬道里的水刚刚才被抽干,还不能进人。”老院士的脸上并没有如获重释的神色,反而是一脸凝重,墓室里进水,这在考古工作中,算是很不吉利的事

    其实考古工作者,大多不是无神论者,他们很多人见过许多神异的现象,根本就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所以,在每次开掘古墓的时候,一般都会选定黄道吉,搞个正式的仪式,才会开始发掘。

    而这次考古工作,还没开展,就出了一些很不顺利的事,老院士已经是第三个负责人了,因为前面两个主持考古工作的负责人,一个还没到任,就出了车祸,一个刚到现场,就生了疾病,差点一命呜呼,这个工作差点没人接手。

    老院士自动请缨,用他自己的话讲,已经活了这么大岁数了,就算是死在考古现场,也不冤枉了!

    可是考古队里状况还是不断发生,有人扭伤了脚,有人生了奇怪的病,有人犯了梦游症……在学生们还没来之前,考古队里已经人心惶惶了,走了不少人,所以才会缺人手。

    现在,墓室里又开始渗水……难道这次开掘,真的是很不祥吗?

    老院士心中所想,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考古队员们也已经开始纷纷的议论起来了。

    “这次的开掘,恐怕会出事,还是不要弄了的好啊!”

    “可不是吗?陆陆续续已经出了好多事儿了,看来这个大墓的确有些不祥啊!”

    “我也想回去了,还是小命要紧啊!”

    ……

    修习了达听术的楚乔同学,早已经把这些话听在了耳朵里,心里暗自琢磨,看来墨妖孽没有危言耸听,这大墓的确有问题。

    学生们也不傻,渐渐的也猜出了一点,这一天,大家都在不安的绪中度过。

    是夜,楚乔照例抱着被子睡觉,可是她发现自己怎么翻来覆去睡不着了呢?!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呢?

    楚乔在被窝里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最后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来,把她吓了一大跳——难道是少了墨妖孽在旁边偷窥?!

    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后,楚乔默默的鄙视了自己一番,怎么可以这样啊啊?!

    暴躁的某人,终于在大半夜之后,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楚氏传人……你来了……”

    似乎有人在耳边说着什么,睡得迷迷糊糊的楚乔想醒过来,仔细听听,可是她发现,自己似乎又进入到了某种奇怪的境界里,就像每年都会做的那个奇怪的梦境一样,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不会醒过来!

    “我等你很久了啊……”

    那声音还在锲而不舍的絮絮传来。

    楚乔在心里暗骂,尼玛!又是等我等久了!尼玛,这些死鬼们,都是等姐很久了!就等着姐来一个个收拾你们?!昂?!

    还没等楚大小姐骂完,她感觉背后有一股力量,就像是一双手一样,推着她坐了起来。

    “啊?!这是要搞什么?!”楚乔在心里惊呼,奈何眼睛睁不开,更遑论嘴巴了。

    接着,楚乔感觉自己似乎是站了起来,伸手拉开了帐篷的拉链,她甚至能够感受到一阵冷风袭来,只穿着睡衣的她,条件反的打了一个寒战。

    天哪!即便是这样,楚乔悲催的发现,自己仍旧没有醒过来!

    旁边帐篷里睡熟的九饼突然炸了毛,刷的窜了起来,用爪子挠着云陌的脸。

    “醒醒!醒醒!”

    云陌被挠醒过来,顺手就要把九饼扔出去,九饼一声惊呼,“乔乔有事!”

    云陌的手立即僵住。

    ------题外话------

    这一章基本属于过渡,朱老板和郑神棍那段,是与后面的那个故事有关的,会涉及到黑帮、盗墓集团等等……下一章,会很精彩!亲们跟着乔乔去历险吧!
如果你喜欢鬼瞳—天才通灵师62章节请收藏鬼瞳—天才通灵师62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