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死亡真相(万更)

    最新阅读请到()本文内容鬼瞳—天才通灵师60章节,如果你喜欢鬼瞳—天才通灵师60章节请收藏鬼瞳—天才通灵师60章节!
    屋子里的黑气终于消散了,楚云天手执血玉琉璃盏站在屋外,门大大敞开着,楚乔和云陌惊魂未定的朝楚云天望去。

    楚云天盯着两人,厉声喝道,“你们还小么?!居然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来!”

    楚乔从未见爷爷发这样大的火,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低下头小声道,“爷爷,对不起,都是我的主意……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不敢了。”

    “不,爷爷,你不要怪乔乔,召唤笔仙是我的主意,不关乔乔的事,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会召唤来这样强大的恶灵,爷爷,我愿意接受您的惩罚。”云陌挡在了楚乔的前面,把楚乔护在后。

    楚云天看了看琉璃盏里仍旧在不断翻涌的黑气,心里一阵后怕,刚刚这两个孩子居然无意中召唤来了几百年前被封印的恶灵!

    这样的恶灵连当时的通灵师都没有办法超度,只能够把他封印起来,希望时间能够磨灭掉他的怨气,让他的魂魄逐渐的消散,而这个恶灵,虽然被封印镇压了几百年,但仍旧这般强悍,可见当时被封印的时候有多么可怕。

    恐怕也不知道是多少通灵师花费了多大力量才能够把它封印起来。

    若是自己晚来一步,这两个孩子说不定就危险了!

    在通灵师家族中出这样的事,传出去,肯定会被人笑话!

    “你们两个跟我来!”楚云天手执血玉琉璃盏,朝密室走去,楚乔和云陌对视了一眼,只好灰溜溜的跟了上去。

    就算是打是骂,也认了。

    密室中,尹皓盘膝坐在一个奇异的阵法之中,他的头顶上悬浮着一个类似于水晶球的东西,在缓缓转动着,不断的闪烁着五彩的光晕,而尹皓双目紧闭,神态安详,楚云天化掉了血玉琉璃盏之内的黑气之后,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站到了阵法边上,看着尹皓。

    “爷爷……”楚乔低着头缩在云陌后,“爷爷,尹皓他怎么了?”

    楚云天还在生气,一声不吭,只是紧紧的盯着尹皓。

    云陌和楚乔也不敢再吭声,老老实实的呆着。

    半晌之后,那五彩的水晶球发出“倏!”的一声,落下来,诡异的没入了尹皓的天灵处!

    “啊,尹皓!”楚乔一声惊呼,而楚云天脸上去出现了一丝喜色,“成了!”

    阵法结界在下一刻一闪便消失了,坐在地上的尹皓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楚云天等人。

    “楚爷爷,我通过考验了吗?”尹皓紧张的问道。

    楚云天微笑着点了点头,“尹皓啊,恭喜你,可以成为一个通灵师!”

    “啊?!”尹皓惊喜的站起来,再次“扑!”的给楚天桥跪了下去,“谢谢楚爷爷!爷爷,您答应收我为徒了?!”

    “嗯!”楚云天点点头,“原本我是不收徒弟的,不过,尹皓你的天资太难得,我也只好破例了!若是不收你为徒,就太过暴敛天物了。”

    “爷爷!你--”楚乔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云天,“难道尹皓他--”

    楚云天点点头,“对,尹皓是天赐灵体!我刚刚正在给他唤醒灵体,你们两个却来搅局,差点害了尹皓!”

    楚乔和云陌两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如果尹皓真的因为他们两个出了什么事儿,他们不知道会有多么内疚!

    “爷爷对不起,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楚乔难过的都要哭起来了,楚云天不吭声,反倒是尹皓安慰她,“乔乔,别这样,我不是好好的吗?你别哭啊!”

    “尹皓,对不起!”云陌也冷着脸给尹皓道歉。

    尹皓连连摆手,最后楚云天脸色稍稍缓和,坐了下来,对云陌和楚乔道,“说,你们两个为什么突然玩起笔仙来?!”

    楚乔见瞒不住,只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一次楚云天没有再责备楚乔,他太了解楚乔的脾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之后道,“想要召唤俞敏的亡魂,也不是不可以,但也有一个前提条件,她愿意被我们召唤!你也提过,上次俞敏连面都不想跟你见,她肯被你召唤而来么?所以,你们没有召唤来她的亡魂,反而把恶灵给召唤来了!”

    “爷爷,那现在该怎么办?”楚乔无助的看着楚云天,泪眼汪汪。

    楚云天沉吟了一下,“既然俞敏跟李慧然的关系不一般,也许我们还得从李慧然的上找突破口,俞敏不肯来找你,未必不肯去找李慧然,我们不如守株待兔,去李慧然那里看看!”

    楚乔眼睛一亮,把眼睛一抹,也不哭了,“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姜还是老的辣啊!爷爷你真棒!”

    楚云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乔乔啊……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

    楚乔赶紧又做出沉痛的悔过状,弄得众人哭笑不得,夜已深了,尹皓被楚云天留在密室中,楚乔和云陌怏怏的回自己的房间去。

    “陌陌,今天的事儿,是我不好,连累了你,对不起。”楚乔在云陌后小声的道。

    云陌子一僵,他从来没想过大大咧咧的楚乔也会跟他道歉,诧异的看着她,“乔乔……召唤笔仙的主意是我出的,后果也应该是我来承担,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要不是我硬着你想办法,你也不会出那个馊主意的,说起来还是我不对。”楚乔道。

    云陌发现,原来乔乔也是会讲道理的啊!

    “我是男人,出了事,就该我扛着!”

    “可是……”

    “好了!”云陌上前一步拥住楚乔,“无论老婆做错了什么,也该是我这个做人家老公的负责,不是吗?”

    “切!我不是还没嫁给你吗?!”楚乔一瞪眼,轻轻捶了云陌一下,云陌咯咯一笑,“迟早的事儿!”

    “对了……那啥……你还在生气么?”楚乔很乖的呆在云陌的怀里,其实小时候,都是云陌很乖的呆在她的怀里,现在那小子个头太高,她怀里已经装不下了。

    “什么?”

    “就是下午……”

    “哦,我都忘记了。”

    “嘿嘿,就知道我家陌陌心像大海一样宽广啊!”

    “少拍马!下次再胡说,小心我……”

    “你敢怎样?!”

    “我……我告诉爷爷去!”

    “……云陌,你小子就不能有点出息?!”

    ……

    次,楚乔已经从李潇那里得到了李慧然的地址。不得不说,有个师兄在衙门里办差,的确是很幸福啊!

    云陌开着车带着楚乔尹皓和九饼一起朝李慧然的别墅而去。

    尹皓的天目已经随着他天赐灵体的开启而开启了,不过,他也不能够像楚乔的鬼瞳那样随时随地使用鬼瞳,以他目前的灵力,最多能够支持他维持半个小时的天目开启。

    “尹皓,我们不是去郊游,是去做正事,你非要跟着干嘛?!”九饼老气横秋的挥舞着爪子指着尹皓道。

    尹皓对疑似猫妖的九饼还是很畏惧的,“我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爷爷说我入门晚,需要多多历练……”

    “爷爷也是你叫的吗?!”九饼吹了吹胡子,“最多许你叫一声师傅!”

    “九饼!”楚乔的脸黑黑的,尹皓叫爷爷师父,那我岂不是比他矮了一辈儿?

    尹皓怯怯的缩在座位上,不再吭声。

    李慧然的别墅离市区很远,而他在市区里也有好几豪华的公寓,真是狡兔三窟,让人没办法知道他确切的行踪。

    “咱们就在这儿碰碰运气吧!”云陌把车停到了离别墅很远的一棵大树后面,众人都坐在车上没有下车,拿着望远镜朝别墅不断张望,还颇有点办案的样子。

    “九饼也要看望远镜!”九饼不断的争取着自己的福利,用爪子挠着云陌,云陌不耐烦的挥开它,“别闹了,你懂什么?”

    就在两人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辆豪华的黑色奥迪小轿车朝别墅开了过来,“乔乔,你来看,那是李慧然的车吗?”

    乔乔凑上去一瞧,“不是!李慧然的车是一辆宝马7系列,听说要三百多万呢!”

    “这个时候,什么人会去李慧然的别墅呢?!”云陌喃喃道,“听李潇说,李慧然一般不会在这个别墅里接待客人,这里就他一个人住。”

    “也就是说,这位客人很特别吧?”楚乔补充道。

    车开进了别墅的欧式围墙,云陌可以清楚的看到从车上下来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人,那男人张着鹰钩鼻,眼神犀利,眉宇间有一股戾气,别墅的门打开,出来迎客的人居然是李慧然本人!

    “能让李慧然亲自迎接的人不多啊!”云陌道,李慧然虽然在学校里是客座教授份,但是一个月也就几节课,而且是他定时间去上。出了学校,他就是著名传媒公司的老总,一般人想见他一面是很难的。

    李慧然亲的迎上去,甚至还有点卑躬屈膝的样子,与他平里清高自傲的样子可大相径庭啊!

    那黑西服男人昂着脑袋走进了别墅,似乎对李慧然的态度很满意。

    是夜,九饼早就扛不住蜷曲在后座上睡着了,尹皓和云陌也不能够长时间的开启天目,所以只剩下楚乔瞪着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别墅周围,希望能够看到俞敏的影。

    不过,让楚乔奇怪的是,夜晚的别墅周围居然隐隐的升起了一个结界,常人看不到,楚乔却是能够清楚的看到,阵法是按照九宫八卦的方位布置的,有避邪的作用。

    “这是在防备谁?!”楚乔心中一动,难道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夜半三更了,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楚乔也有了一丝疲惫,但她仍旧强打起死死的盯着结界周围。

    突然,结界的某一处强光一闪,楚乔倏然起,有况!

    还没等楚乔下车,李慧然的别墅里面已经冲出了好多个穿黑西装的人,那些人手中还抱着一个大的塑料瓶子,瓶子里是一些红色液体,离得远,楚乔也不知道那些红色的液体是什么。

    紧接着,乘着奥迪车进入李慧然别墅的那个黑西装男人也冲了出来,手里居然还拿着一个罗盘,他看了一眼罗盘,指着一个方向对那些抱着瓶子的人喊道,“泼那里!”

    楚乔朝他指的方向望去,顿时心惊胆寒,他手指之处,俞敏被结界给困住,正在努力的挣扎,而那结界就像是蛛网一样,一旦黏上亡魂,无论亡魂如何挣扎,都不能够挣脱!

    抱着瓶子的那些人已经冲了上去,楚乔双手结印,她手指尖红光一闪,一团光晕出现在她面前,她对着面前的光晕喊道,“爷爷,我恐怕遇到那个邪灵师了!”

    “乔乔,别动!”光晕里传出楚云天的声音,下一刻,那团光晕刷的飞了出去,落到结界外,而那光晕中,居然浮现出了楚云天的影子。

    那群抱瓶子的人已经把瓶子里的液体泼到了俞敏所在的位置,俞敏发出了一阵惨烈的叫声,形慢慢的显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楚乔想要冲出去,被云陌一把拉住,“乔乔,你要听爷爷的安排!不可以再任!”

    楚乔咬着牙,竭力的忍着快要出眼眶的眼泪。

    那是狗血啊!居然是狗血!那些畜生居然用狗血来对付俞敏!

    狗血对于亡魂来说,就像是人上被泼了硫酸一样,俞敏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尖叫,显露在众人面前的样子,把那些泼狗血的人都吓得连滚带爬的往别墅离跑去。

    俞敏那张原本俏丽的脸,已经被狗血腐蚀得血模糊,已然能够看到森森白骨,黑头发沾在脸上,恐怖至极!另外半张脸上全是怨毒憎恶,上的白衣上鲜血淋漓,许多地方皮已经掉落下来,早已不复当初模样。

    那还是曾经那个清纯秀丽的女大学生吗?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

    “俞敏!……”楚乔心痛的大叫一声,光晕中的楚云天已经伸手剥掉了束缚着俞敏亡魂的结界,俞敏低吼一声,像失去理智的野兽一般,刚一挣脱结界,便再次朝着结界冲过去。

    “俞敏!”楚云天一抬手,俞敏的形便被定在原地,“不要再执迷下去!”

    俞敏哪儿听得进去,即便是被定住,仍旧是不断的在挣扎。

    “老家伙,手段不错啊!”手里握着罗盘的那个穿黑西装的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一步一步的朝楚云天走过来,“不过,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把这只小鬼交给我!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若是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光晕中的楚云天神色肃穆的对那黑西装男人道,“修灵之人,竟然泯灭良心为虎作伥,干如此伤天害理的勾当,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哈哈哈……真是笑话了!”黑西装男人猖狂的大笑起来,“我制服这只恶灵,不正是替天行道吗?怕什么天谴?老天爷还应该降下灵雷来慰藉我呢!倒是你这个老头,阻挠我施法,居然帮助一只恶灵,简直就是逆天而为!该遭天谴的是你!好了,我没时间跟你废话,一句话,交还是不交?!”

    楚云天缓缓的抬起另一只手,手掌中一团红色的光晕浮现,那光晕越来越炫目,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人形。

    那黑西装男人一惊,怒道,“老家伙,真是冥顽不灵!居然在召唤持有灵!你以为我就怕你么?”

    说罢,黑西装男人把手上的罗盘一扔,那罗盘飞旋而起,迸发出一道青色的光芒,瞬间变大,朝着楚云天镇压而下。

    “那是通灵幻器!”楚乔一声惊呼,没想到那个邪灵师居然也能够祭炼出自己的通灵幻器!拥有通灵幻器的通灵师,无疑是十分强大的!

    而拥有持有灵的通灵师,他是不是强大,就要看他的持有灵是不是很厉害!

    楚乔就觉得自己契约的持有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本事,只知道摇着小扇子不停的抛媚眼,吃饱了没事儿做拉出来养养眼还可以,一旦遇到危险,就看不到他的鬼影儿了。

    楚云天的持有灵终于被完整的召唤了出来,居然是个穿盔甲的古代将军!

    这对于通灵师来说,的确算的上是十分强大的持有灵,连黑西装男人看到楚云天的持有灵时,脸色都为之一变,再也没有了刚才的不可一世。

    “将军!战斗吧!”楚云天一声低喝,那古代战士“刷”的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放出了实质的光华,就像是两道光柱,在这夜色中闪烁着。

    “好强大!”云陌叹道,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楚云天的持有灵,神巫楚氏的确是很强!曾经的第一通灵世家名不虚传!就算是现在没落了,作为族长的楚云天,依然实力惊人,远非一般的通灵师可比!

    古代将军抬起手中的长刀,动作之间,发出了金铁交鸣的铿锵之声。

    而那八卦罗盘正好落下,长刀斜上一撩,“哐当!”一声巨响,八卦罗盘上的光晕瞬间消失,再次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落下之后,已经变成了两半!

    “啊?!--”黑西装男人惊叫一声,没想到自己的通灵幻器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被楚云天的持有灵给破解了!

    “混帐!”黑西装男人惊怒交加,双手一划,结出了一个奇怪的印结,变成两半的八卦罗盘从地上飞起来,再次合拢在一起,旋转着回到他的手上。

    “冥都十二将!”

    黑西装男人一咬牙,一声低喝,后一道道黑影浮现,足足有十二道黑影出现在他的后,而那些黑影都充满着死亡的气息,刚一出现,便开始发出一声声令人惊惧的嚎叫。

    “那些东西,是他的持有灵吗?”此刻连尹皓也开启了自己的天目,看着眼前这令他震撼无比的战斗。

    “那不是持有灵!”楚乔咬牙道,“邪灵师,哪儿配拥有持有灵?!但凡能够成为持有灵的魂魄,生前无不都是光明磊落实力高强之人,一旦与通灵师达成血契,便不再属于鬼魂之列,那是位于人与神之间的存在!一旦在阳界修行功德圆满,便可以脱离契约,飞升而去!那个家伙,不过就是利用了特殊的方法召唤来了一些地狱的恶鬼而已!”

    “杀了他!”黑西装男人气急败坏的指着楚云天,他辛苦祭炼出来的通灵幻器,不但是他的武器,也跟他的灵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刚才虽不至于被毁去,但是也上了元气!这让他怎么咽的下这口恶气?

    那十二条恶灵纷纷低嚎一声,冲了上去。

    “冥都十二将,地狱最凶残的恶鬼!一定会撕裂你的魂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黑西装男人暴吼一声,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这就是与我作对的下场!”

    古代将军倒拖着手中的长刀,一步一步的迎着那冥都二十二将走去,那长刀犹如实质一般,厚重的刀在地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沟壕,不时有火光闪现,云陌仔细的打量着那把长刀,感觉很眼熟。

    十二冥将已经围了上来,古代将军停下步子,那双透出实质光芒的眼睛,朝着周围一扫,无声的威严气势立即压盖住了周围的冥将!

    “嗷!”

    其中一个冥将吼了一声,冲上去,那鬼魅的形一闪,已经到了古代将军的前,古代将军那厚重的长刀,后发先至,当头朝着冥将劈下,只见刀上青光一闪,无尽的正气释放开来,那冥将立即被劈成两半,化成了一团黑气,带着哀嚎,消失了。

    就在那刀上青光一闪的瞬间,云陌终于看清楚了那柄刀的真实模样,惊呼声脱口而出,“青龙偃月刀!”

    “啊?!”一旁的尹皓也被惊住了,让他们震惊的不是因为那刀有多么的厉害,而是刀的主人!那可是华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啊!“天哪!你们楚家居然有胆把关云长收为持有灵!”

    楚乔其实早就知道,并没有太过惊讶,“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关云长乃是真正的战神,一正气浩乾坤,拥有他做我楚氏一族传承的持有灵,是我楚氏的莫大荣光!”

    “难怪……楚家的通灵师一个个都这样厉害!有这样一尊战神为你们家族效力几千年,你们楚家如何不能够成为神巫第一世家!”云陌咂了咂嘴道。

    “可惜,我不能够得到传承了……”楚乔在心里默默的道,脑海里浮现出了墨妖孽的样子,这只妖孽最近都没有出来晃悠,这让楚乔又有了一点若有所失的感觉。

    一个通灵师只能够契约一个持有灵,楚乔已经有了墨妖孽,就不能够让关云长成为自己的持有灵了。要说楚乔心中没有遗憾那是假的,一个只能看不能用且自由散漫目中无主人的持有灵,就像一只绣花枕头一样,这让楚乔无数次的在心中哀嚎,她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像墨妖孽那样“没用”的灵,也能够成功的与自己契约呢?!

    “刷!”

    “刷!”

    “刷!”

    ……

    看到第一个冥将被关云长轻易的劈碎,剩下的冥将也立即明白了眼前的对手不好对付,他们一拥而上,数道黑影同时闪动,朝着关云长扑过去。

    “呯!嘭!哐当!”

    金铁交鸣的铿锵之声不断响起,让人不自的觉得自己已经临刀光血影的古战场,风阵阵,嘶吼声不断响起,关云长不愧是战神,一柄青龙偃月刀舞得滴水不漏,只看到一道道刀影泛着青光,不时的劈碎一只冥将的影,伴随着冥将凄惨的叫声,黑西装的男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碰到了真正强大的通灵师了!

    对方根本没有亲自现,只是召唤来了一尊持有灵,便轻易的破解了自己的通灵幻器,还把自己通过忌之术召唤来的冥将打得四分五裂!

    黑西装男人恨恨的在一旁道,“你够狠!”

    说罢就要开溜。

    楚乔等人却早已看出了他的意图,三人一兽此刻早就候在一旁准备痛打落水狗,见他开溜,立即冲了上去,云陌一个勾拳,“呯!”的打在那男人的鼻子上,那男人的鹰钩鼻立即变成了一片鲜血淋漓,尹皓虽然从未打过架,也冲上去踢了那男人一脚,可惜,力度不够,位置也不够狠,九饼大人“嗷吼”一声,肥硕的子一跃,便跃上了那男人的头顶,爪子一挠,那男生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捂住脸。

    只见他脸上已经被挠出了数道血印,似乎还伤到了眼睛。

    “干得好!”楚乔痛快的大叫一声,冲上去一把抓住那男人的衣领,往下一拉,膝盖再往上一顶,那男人痛呼的声音戛然而止,像一只煮熟的虾子一样,蜷着子,彻底的倒在了地上。

    楚乔那一下太狠,正中黑西装男人的命门,他立即痛的晕了过去。

    别墅里的人早就被外面俞敏恐怖的鬼魂给吓得躲了起来,现在即便是听到黑西装男人的惨叫也不敢往外看。

    楚乔还不过瘾,跳起来使劲儿的踩了了那男人几脚。

    云陌和尹皓在一旁,都感觉自己下面凉飕飕的,额头冒出了涔涔冷汗,看来以后绝对不能够招惹这位小姑啊!

    “装死吗?”楚乔从地上捡起还没有泼完的狗血瓶子,“喜欢泼狗血啊?!姑娘也让你尝尝狗血的味道!”

    说罢楚乔便把手中的狗血兜头泼在了那男人的上,那男人顿时变成了一个血人,浑上下都是血,也分不清哪里是他的血,哪儿是狗血。

    楚大小姐这才解了恨,拍了拍手,犹自道,“原来狗血淋头是这样来的。”

    “……”尹皓和云陌依然默默无语的站在一旁。

    “嘭!”

    关云长一刀劈下,最后一只冥将也化为了一团黑气消失了。

    光晕中的楚云天双手结印,关云长的影慢慢变得虚化起来,最后消失了。

    俞敏还在哭号,嘴里大叫着,“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进去!我要问个明白!”

    “俞敏!”楚乔跑过去,不忍心的看着自己昔的好友,眼泪流了下来,“俞敏,是李慧然害了你,对不对?!他是怎么害你的,你告诉我,我可以为你报仇!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我好心疼!”

    俞敏终于认出了面前的人是楚乔,她停止了挣扎,把子转向一边,“乔乔,不要看我!求求你不要看我!”

    “俞敏,你在我心里永远是那样美!”楚乔道,“散去戾气,化解心中的怨恨,你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真的,相信我!”

    “乔乔……呜呜……我心中好恨啊!”俞敏痛哭流涕的道,“我要问问李慧然,他究竟有没有过我!我要问问他,他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竟然那样对我!”

    楚乔心中无比的愤怒,对着别墅大吼道,“李慧然,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你听到了吗?滚出来啊!现在就像个缩头乌龟了吗?!快滚出来,不要让姑进去把你这条死狗拧出来!”

    “还不快出来吗?那我带着俞敏进来找你!”楚乔见别墅没有动静,再次吼道。

    半晌,别墅的门开了,面无人色的李慧然迈动着僵硬的步伐走了出来,浑颤抖个不停,不敢去看楚乔边的俞敏。

    “混蛋,你敢出来了吗?!”楚乔上前就要给李慧然一巴掌,被云陌拉住,“先看他怎么说。”

    俞敏见李慧然出来了,停止了哭泣,缓缓的抬起头,那只还能依稀看的清模样的半张脸上仍旧挂着泪痕,看向李慧然的眼神,却还带着一丝眷恋,“李慧然……你终于肯见我了……我死都不能够见你一面,却只有死后才能够见到你!”

    李慧然声音颤抖的道,“俞敏……敏敏……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我求求你,你不要缠着我了!我会给你好好办后事,给你选一块最好的墓地,让法师超度你,你不要缠着我了,好不好?!”

    李慧然说到最后,声音里竟然带了一丝哭腔,眼见着是真的害怕得不得了。

    “我要这些有什么用?!”俞敏凄然道,“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我多么渴望能够拥有家庭的温暖,边能够有亲人的陪伴!是你给了我希望,又把我推进了无边的地狱!”

    “敏敏……我现在的份地位,怎么能够娶你?!”李慧然一脸的惶然,“我当初跟你说得很清楚,你要是跟着我,是不可能得到任何名分的!你答应过我的啊!”

    “是!我是答应过你!”俞敏痛苦的叫了起来,“你是我的恩人,也是我心中一直崇拜的人,我跟你是心甘愿,我不想得到什么名分,我也不是为了钱!我想报答你!想拥有我一直渴望的亲!可是你过我吗?!”

    “我……”李慧然说不出话来,目光躲闪着俞敏那凄然绝的眼神。

    “你为了不让我生下孩子,居然给我的药里下了堕胎药!”俞敏哭着,“我一直疼,一直疼,足足疼了三天三夜,你也不肯送我去医院,也不给我找医生,我以为我就要这样疼死过去了,我念着我那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我想要那孩子啊!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求你让我留下孩子,哪怕我从此隐姓埋名,不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可你还是容不下他!”

    一旁的楚乔再也忍不住了,对着李慧然大骂一声,“畜生!”

    李慧然无力的道,“敏敏,是我对不起你!可那孩子真的不能留下来,若是我有私生子的事传出去,那我的名声就全毁了啊!”

    “你只想着你的名声,你可有为我想过,哪怕一点!一点啊!”俞敏抬起头,那张半人半鬼的脸,在夜色下,吓得李慧然倒退着几步,跌坐在门口。

    “怎么了?你怕了?你当初不是很喜欢我这张脸吗?!”俞敏一步一步的走过去,那张鬼脸一步一步的近,李慧然捂住口,不住的喘气,似乎就要背过气去。

    俞敏捂着肚子,血泪一滴一滴的滴落下去,“当初我的孩子,肯定也很痛,我都那么痛,他该有多痛?他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就要受那样的苦,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啊?!”

    楚乔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见到俞敏堕胎回来,脚边会跟着一只鬼婴,恐怕就是因为那孩子在俞敏的肚子里受了太大的痛苦,才会有那般深厚的戾气,不肯轻易离开,要纠缠着俞敏。

    “敏敏……”李慧然艰难的叫着俞敏的名字。

    俞敏神色一变,眼里透出恨意,尖叫一声,“你不要叫我!你不配叫我!就算是我的孩子被你残忍的夺走,我都没有恨过你,可是你……你为什么要把我推进火坑,让那些人那般的凌辱我?!”

    “那些事,不是我支使的啊!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不管我的事啊!”李慧然更加的害怕,瑟缩在地上,艰难的爬动着,想要躲避俞敏,可是,俞敏的那张脸仍旧是贴在他脸的旁边,一双幽黑的眼睛一直看着他。

    “不是你支使……哈哈哈……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我为什么要去苜蓿花田?!”俞敏瞪着李慧然,一只眼睛上的眼睑都没有了,露出森然的眉骨,“我只是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去另一个世界寻找我的孩子,去寻找当初狠心丢弃我的父母。我带着安眠药,我只想死在我最喜欢的苜蓿花旁边,可是后来,你知道吗?我连死都成了奢侈!”

    “我……我只是让他们带你离开燕京,我已经在一个小城市里给你安排好了一切,我真的……”李慧然慌乱的解释着。

    “别再说谎了!”俞敏一声厉喝,“他们是来送我离开的,但是却是来送我去另一个世界!你终究还是不放心我,怕我把你的一切都说出去,是吗?!他们做得很好!比你预期的都好!他们不但忠实的执行了你的命令,还一个个品尝了你李慧然的女人是个什么滋味!”

    虽然早已料到是这样,但是楚乔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痛了起来,那一晚的苜蓿花田里,俞敏究竟遭遇了什么……她根本就不敢去想!

    “我死也不从,他们便打我,踢我的肚子,绑住我的手,我大声的叫救命,明明已经有人听到了我的叫喊声,可是他们却……熄了灯!那盏灯熄了,也熄了我所有的希望!我没想到人世间居然如此的冰冷,让我找不到一丝的温暖!那对老夫妇,我曾经把他们当做亲人般的照顾,他们没有儿女,我没有父母……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那群人轮流的侮辱!眼睁睁的看着我苦苦的挣扎,看着我一点点的死去!”

    “天哪!他们怎么忍心?!”

    俞敏哭着抱住头,“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要这样对我?!让我死的那么惨!我从来没有埋怨过命运,可是命运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连让我清清白白死去的机会也不给我?!”

    “敏敏……我真的没想到啊……”李慧然也痛哭了起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你!那群王八蛋,我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他们只是工具,是你握在手里的刀!是你用那把刀杀了我!”俞敏指着李慧然,“你杀了我还不知道悔改,居然又雇杀手杀了那对老夫妇,甚至还要去害乔乔!”

    “我--”李慧然再也无法狡辩,“俞敏,你放过我吧!念在是我把你养大,让你上了大学的份上!”

    “对,没有你,也许孤儿院根本就不愿意收养我,我也不能够上学,当初你就是用这句话,让我把自己给你!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我把命都给你了,你还要我称你一声恩人?!”俞敏冷笑着,缓缓的伸出了手,“恩人,还想要对你报恩,好啊,跟我走吧!跟我去地狱,我报恩,我把所有欠你的,都原原本本的还给你,你欠我的,也还给我!”

    李慧然看到俞敏伸向自己那双血淋淋的手,发出了一声竭斯底里的尖叫……

    ------题外话------

    围观群众:乔乔真是个汉纸!

    小南宫:是滴!因为亲们投年会票很羞涩,于是乔乔汉纸了,如果你们再羞涩下去,她会变成啥样儿,你们自己想!
如果你喜欢鬼瞳—天才通灵师60章节请收藏鬼瞳—天才通灵师60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