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血祭(五千更)

    最新阅读请到()

    “呵呵,等我做什么?等我来收了你?!”楚乔笑着扬起下巴,用鼻孔瞪着巫神大人,好吧,就算你比我牛叉,我气势上不能弱了去!

    “神巫楚氏的传人呐……我该如何招呼你呢?!”巫神大人不疾不徐的坐了下来,斜眼瞅着楚乔。

    “不错不错,居然还能算出我的份来,看来你这个巫神还有那么两把刷子。”楚乔嗤笑道,“不过,你难道没算出,我根本就不属于这儿么?”

    “不管你属不属于这儿,真神把你送了来,我正好品尝一下神巫楚氏的神巫灵血是什么味道!”说着巫神咧着嘴,冷的笑了起来。

    莫罕有些呆滞的看着巫神和楚乔两人一来一去的对话。

    “巫神大人!莫罕求您救救我的妻子流云!”莫罕终于忍不住了,大吼一声,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发慌,很慌!巫神大人是什么意思?他似乎在算计楚乔!

    楚乔看了莫罕一眼,对巫神道,“你的信徒在求你呢!你没听到么?”

    巫神这才把目光落到莫罕的上,“莫罕王,那块玉你可转交给王妃了?”

    “我遵照您的话,让她含着您的玉。”莫罕赶紧道,“您真是料事如神,流云真的有血光之灾!”

    巫神站起来,走到冰棺旁边,仔细的查看流云的体,然后轻轻的掰开她的嘴,他一眼就瞧见了流云嘴里的那块染血的玉,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更浓。

    “莫罕王,你做的很好。”巫神道。

    莫罕眼里闪过一丝狂喜,“巫神大人,那您快救救我妻子吧!”

    “莫罕王,你的王妃早就毒入心脉,救无可救。”巫神毫不在意的答道。

    莫罕一愣,猛的站起来,形踉跄,想要上前抓住巫神,但是被巫神轻易的避开了。

    “既然你不能够救我妻子,为什么还要给我玉给我希望?!你这是在耍我?!”莫罕怒道,“不要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巫神,就可以戏耍我!”

    巫神冷冷一笑,“虽然我不能够让她起死回生,但却可以让你们永远在一起,你愿意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莫罕按捺下怒火,看着巫神。

    巫神转一拂袖道,“莫罕王,你和王妃的命数早就注定,并不是我等可以改变的,那位神巫楚氏的传人不也没有救下王妃吗?”

    楚乔没有吭声,逆天改命要一命抵一命,就算是通灵师,谁又愿意去为别人改命,让自己遭天谴呢?!

    流云和莫罕的确是早夭之命,楚乔在看到他们第一眼,就已经确定了,从面相上就能看出来。

    “那你如何让我们永远在一起?!”莫罕看着冰棺中躺着的流云,觉得体冰凉,声音也开始起来。

    “伟大的真神曾经说过,体只是虚妄,永生不灭的是魂灵!只要莫罕王你的魂灵和王妃的魂灵永远在一起,那么你们岂不是能够生生世世的相依相伴了么?!”巫神的声音低而幽沉,带着说不出的,饶是莫罕那样心神坚定的人,此刻也有些恍惚起来,嘴里喃喃道,“永生不灭……相依相伴……”

    “莫罕!别听他的!”楚乔一声厉喝,“人死之后,魂魄便应堕入轮回,周而复始,这才是天地正道!什么永生不灭,那是逆天而为!是邪道!”

    可是莫罕此刻似乎已经被迷惑了心神,缓缓的跪在了巫神的面前,仰头对巫神道,“求巫神大人,赐我永生不灭,赐我与流云生生世世在一起!”

    “好!”巫神微笑起来,“那么献出你的灵魂给真神吧!”

    “不要!莫罕!”楚乔跑过去,想要用灵力唤醒莫罕,可是那巫神只是随手一挥袖,楚乔便被无形之力给弹开了。

    巫神的手指张开,缓缓的覆在了莫罕奠灵处,莫罕闭上了眼睛,一团黑气在巫神的手心里蔓延出来,接着莫罕一声惨叫,灵魂生生的被那团黑气从体里扯了出来!

    楚乔惊得瞪大了眼睛,当她看到莫罕的灵魂在那团黑气里苦苦挣扎的时候,大喝一声,“巫神!你这个恶魔!你快放了莫罕!”

    “莫罕!”流云的魂魄突然从收魂镯里迸了出来,当她看到黑气里的莫罕灵魂时,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哭喊着,“莫罕!莫罕!是我害了你!”

    “不要过去啊!”楚乔想要再次把流云收进收魂镯中,可是另一团黑气已经把流云笼罩住了,两个魂魄被拘起,揉进了流云体里的血玉中。

    “这下你们就可以永生永世在一起了!哈哈哈哈……感谢我吧?莫罕王!”巫神大笑着,那笑声在整个神中回,神显得更加森恐怖。

    跌坐在地上的楚乔终于明白了那诡异血玉的由来,也明白了为何莫罕和楚乔的灵魂竟然会在同一具体里!

    “巫神!你做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就不怕遭天谴吗?!”楚乔愤恨的道,“你应该下地狱!”

    “哦?地狱么?!我早就去转了一圈,可惜啊……就算是地狱,也不敢收我,所以,我又回来了。”巫神轻描淡写的说道,还掏出流云口中的血玉仔细查看着,似乎在欣赏自己的杰作。

    “这块血玉千年之后,怨气便能够达到最顶峰,若是能够再见天,必然能够引动莫罕和流云的怨灵重新苏醒,附于流云的体里。”巫神闭着眼睛,“展望”着血玉的“美好未来”。

    “混蛋!”楚乔怒骂道。

    “啧啧,到那时若是再能够与活人鲜血所配,便更好了,那具体可坚若金铁,妖力无边!”巫神不为所动,仍旧自顾自的说着,“就算是你们楚氏的通灵王者出手,也未必能够降服啊!哈哈哈……”

    楚乔心中恨得牙痒痒,事实果真就像他所说的,千年之后流云的尸出土,那揉和了流云和莫罕怨灵的血玉被唤醒,两道怨灵重新附在了流云的体里。

    怨灵支使着流云的体吞食了活人的血,变得无比的强大!就连血玉琉璃盏也拿它没有办法,反而楚乔被它的妖力给拖进了通灵秘境!

    “你究竟为何要这样做?!莫罕和流云与你无冤无仇!就算你愿意帮助他们,也不该这样害他们啊!”楚乔恨声道,“千年之后复活过来的不是莫罕和流云,而是邪灵!”

    “唔……是不是邪灵,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完成巫神信徒的心愿而已!”巫神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乔,然后使劲儿抽了抽鼻子,似乎在嗅着什么味道,“啊……神巫灵血啊……多么让人垂涎的味道啊!”

    楚乔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难道你做这些,就是为了把我引来这里?!不!不可能!就算是再逆天的通灵人,也不可能算到千年之后的事!”

    巫神桀桀的笑着,“的确,我是不能够算到千年之后的事,我的主人,伟大的真神指引我,若是能够让草原上最尊贵的两个魂灵皈依神前,便能够引来一个楚氏的传人……哈哈,伟大的真神!您虔诚的信徒感激您的指引!”

    楚乔被巫神这莫名其妙的话弄得一头雾水。

    什么真神的指引?!

    难道他做这些事还是他所谓的“真神”让他做的?!

    对于千年前漠北草原上对真神的信仰,楚乔了解不多,只知道那是一个小教派,不过兴盛了几百年,便没落了下去。

    不过,现在楚乔没有时间想那么多,赶紧逃命要紧啊!她上红光迸现,心头一声低喝,“隐遁!”

    红光过后,楚乔的影便消失在了神中。

    巫神一愣,转而那张带着病态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有点意思啊!”

    “呼!”巫神黑袍一挥,神的门“哐当!”一声闭合了,空的大中回响着巫神的声音,“隐遁术么?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此刻躲在一根柱子后面的楚乔心中有些焦急,这所谓的隐遁术,说白了,就是一种障眼法,并不是真的可把人给“瞬移”了,通灵师大都会这样的初级法术。

    只要通灵师体内灵力充沛,便可以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在一两秒之内扭曲边的空间,让光线无法折到其上,然后迅速的改变位置。在常人看来,就像是人凭空消失了一般,这就是隐遁术。

    很明显,这个草原“巫神”是知道楚氏这个法术的。他可以肯定以楚乔的速度,还没有离开神,而他需要做的只是等,等待楚乔的灵力不能够支撑她施展隐遁术,她自然就“现形”了!

    “出来吧!你坚持不了多久了!”巫神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他只需要盯着大门就可以。

    尼玛!

    楚乔心中暗骂,怎么办?总不能这样一直躲着吧?难道今真的在劫难逃?!看来,这个通灵秘境中真正的BOSS是这个巫神才对啊!只要收拾了他,就可以放出流云和莫罕的魂魄!

    可是那个家伙的巫力绝对不是楚乔可以相提并论的!

    斗勇?

    额……还是算了吧,硬拼会死得很快!

    斗智?

    这个家伙都不知道活了多大岁数了,人精一个,貌似不是那么好糊弄啊!

    楚乔暗暗在心中叹气,孤作战的感觉真但不好了!哪怕九饼在边,跟它商量下,也好啊!

    就在楚乔心里飞快的思索对策的时候,后传来一声巨响,“呯!”

    楚乔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来不及开启隐遁术,形立即在了巫神的面前!

    “哈哈,这下你逃不掉了吧?!”巫神形一掠,黑袍展开,就像一只的蝙蝠一般,朝楚乔扑过来。

    楚乔一伸手,抓过旁边的灯架子护在前,看到“黑蝙蝠”蹿过来,举起铜灯架子使劲儿敲下去。

    “嘭!”

    一声闷响,楚乔用尽了全力气才举起的铜灯架子轰然砸在了光滑的石地板上上,顿时砸出了一个小凹凼,可惜却没有砸中那只大黑蝙蝠。

    “哈哈哈……”早就躲闪在一旁的巫神抚颌大笑,“没想到楚氏还有这等的传人啊!”

    “你笑个!”楚乔喘着粗气,平时缺少锻炼啊……看来不能够光修炼通灵术,作为通灵师,还得有强健靛魄才行!对付鬼,通灵术就管用,可是对付比鬼还恶的家伙,还得拳头硬!

    “你灵力虽强,但是却没有修习到你们神巫世家的法术吧?!啧啧,看来,你并不是楚氏的嫡系子弟啊!”巫神有些遗憾的说道,“也不知道你那神巫灵血,究竟纯不纯……”

    两千年后的楚家,的确是已经不复昔辉煌,很多通灵术和法术都已经失传了,现在楚氏还在传承的这些通灵术和法术比起楚氏鼎盛时期,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楚乔咬牙,竟然还“嫌弃”姐的神巫灵血纯不纯!尼玛……通灵术和法术会失传,这血脉可不会失传!

    “你要尝尝吗?!”楚乔眼里是腾腾的怒火,把手指放到嘴里,使劲儿一咬,一股腥甜的味道便弥漫在楚乔的嘴里,“既然你这么想喝我的血,我就成全你!”

    说罢,楚乔一声厉喝,“血祭!”

    话音落下,楚乔“噗!”的喷出自己口中的血,那血瞬间变成了一层血雾,朝巫神席卷而去!

    巫神终于变了神色,双臂一展,口中怒骂道,“果然是楚家的人!都是疯子!”

    他没有想到楚乔小小年纪,还是个女子,居然也有那般的勇气施展血祭!

    血祭对于任何通灵世家来说,都是忌之术!

    以血脉之名,施以祭献,但凡有通灵者****施展出“血祭”,那个被血祭沾染到的人,会成为那个通灵者家族不死不休之敌!

    当然,付出的代价就是这个通灵者的灵力会暂时消失,起码要百才可以恢复!

    可是,在通灵师之间的战斗中施展“血祭”,那无疑是找死的行为!

    若是“血祭”不成功,这个施展者便会灵力消失跟普通人无异!

    当楚乔施展血祭之后,巫神就算是再自负,也不敢公然跟神巫世家为敌!自然不敢沾染到那团血雾!

    可是那团血雾却如影随形的朝他席卷而去,他只得在神中狼狈涤窜着。

    “你这个疯丫头,看我待会不喝了你的血,吃了你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巫神气急败坏的吼叫着。

    楚乔冷笑着,眼里是一丝决然,就算是我逃不过这一劫,我也要选择和你同归于尽!

    “你有胆量招惹楚家的人,怎么没胆接受血祭啊?!”楚乔心里也清楚这个时代的楚家是多么势大,这个血祭一旦施展成功,楚氏的那些强者一定能够感受到,无论如何,楚家一定会找上门来的!

    “哼!看你有多少血来施展血祭!”巫神冷的看着楚乔,楚乔一张小脸已经煞白了,神巫灵血可不是说说而已,之所以楚乔是个女孩子也能够顺利的成为一个通灵师,而且灵力还比一般的通灵师强很多,就在于这个神巫灵血,血脉里面也传承着楚氏一脉天生所具有的灵力!

    灵血的丧失,那也是灵力的丧失啊!

    巫神的速度太快,楚乔的血祭根本沾不到他的衣角。

    我靠!

    楚乔真的怒了,心一横,就要破釜沉舟把所有灵血集中起来,施展魂祭了!

    魂祭比血祭更狠!

    施术者的魂魄会生生世世的纠缠着中术者,一刻也得不到安宁!而施术者付出的代价便是——立即亡,魂魄得不到超度与轮回!

    “好了。”

    一声淡淡的慵懒的声音在大中响起,楚乔吭都没有吭一声,便“扑!”的栽倒在地上了。

    血雾散去,巫神有点呆滞的看了晕倒在地的楚乔一眼,却不敢过去,反而是警惕的四处张望,用略带的声音吼道,“是谁?!敢在本巫神面前装神弄鬼!还不赶快现!”

    巫神的心底缓缓的爬起一丝恐惧来,这是他成为巫神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在这神中,他就是主宰,没有什么能够逃脱他的掌控!

    可是,刚刚那淡淡的一声喝止,让他生出一种无力感。他丝毫感受不到那个人的存在!

    虽然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但是那种无形的压力,却让他觉得那个人无处不在!

    这是一种多么矛盾的感觉!

    “你究竟是谁?!”巫神有些惊惶的胡乱打出一道巫力,空的神里传来一声声的闷响,可是却一点也不能够缓解他心中的恐惧。

    终于,在楚乔的边开始泛起淡淡的白色的光芒,那光芒出现在神中,就像黑夜中点燃了一盏灯,那灯光虽弱小,但却能够驱散黑暗,驱散霾。

    白色的光芒渐渐扩大,昏暗的神被这白色的光芒照亮,随着光芒散开,一个如神祗一般的男子,垂眉闭目,神色恬静的立于其中。

    那男子,拥有世间无双的容貌,修长的眉,微闭的眸子,精致的下颌,薄薄的唇抿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他站在凡尘,却像莅于云端,当他缓缓睁开眼睛时,整个世界都为之一亮!

    他没有看巫神一眼,温柔宠溺的目光落在楚乔的上,如天籁的声音像落入玉盘的珍珠一般响起,“傻丫头,总是这样倔强,让人雄啊……”

    ------题外话------

    围观群众:好吧,妖孽终于又出现了,我们想他了!

    小南宫:体谅你们的心,大家尽扑吧!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