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拿爱做赌

    最新阅读请到()

    坐在帐篷边上百无聊赖的楚乔,只能够靠在地上画圈来打发时间,掉入这个秘境好多天了,可是对于如何破解秘境,她还是一筹莫展。

    这秘境中时间的流逝跟外界是一样的吗?若是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来化解这个秘境,等到出去的时候,头发都白了,还能见到爸爸妈妈爷爷和小陌吗?

    “哎……”楚乔不由稻气,连墨子曦都不在边,他不是自己的持有灵吗?为什么没有一起掉入秘境中来呢?哪怕是九饼那个吃货在边也好啊!也不会让人觉得这样孤独!

    “楚姑娘,您又在叹气了啊?”一个圆脸的姑娘抱着一罐子酒朝这边走来,她编着两条油光水亮的大辫子,高高的颧骨上两团高原红,是个漂亮的草原姑娘,也是跟楚乔住在一起的王庭女奴。

    “老远就听到您在叹气,您这么命好,还有什么可叹气的呢?”圆脸姑娘走近楚乔,“是不是在想咱们的王为什么还没有把你收进他的帐篷?”

    “卓玛,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楚乔装作生气的样子道,王庭里的人都已经默认了楚乔的份,不过就只等到撵莫罕把楚乔抱进帐篷了,所以,楚乔这位未来的“侧妃”才会这样清闲,谁也不敢支使她干活。

    “好好,我不说了,楚姑娘今后要是富贵了,可不要忘记关照卓玛啊!”卓玛放下酒罐子,把罐子上的碗取下来,倒了一碗酒给楚乔,“喝点酒吧,你不是很喜欢的么?”

    楚乔也不客气,接过酒喝了起来,其实这酒说起来是酒,却是一点也不醉人,酸酸甜甜的,比楚乔以前喝的酸啊那些饮料好喝多了,还纯天然无污染绿色环保呢!

    “卓玛,你刚刚从哪儿来啊?这酒是准备送给谁的?”楚乔抹了抹嘴巴,今天的酒味道更加醇厚,要么是招待贵客,要么是给王庭里那些份高贵的人备下的,怎么卓玛原封不动的抱回来了?

    卓晗叹了口气,“最近王妃不知道是怎么了,整也不见个笑脸,喏,这么好的酒,她尝都不尝一口,就让送回来了。好久都没正经的吃过一顿饭了。”

    楚乔一挑眉毛,“最近她的心一直都不好么?”

    “是啊……王还在青狼部,青狼部实力大不如前,新头领是王一手扶植的,咱们草原总算能够安定下来了,我真不明白王妃为什么不高兴。”卓玛愁眉苦脸的说道,“要是王回来看到王妃瘦了,肯定会责罚我们的!”

    “流云究竟在焦虑什么呢?难道看到自己丈夫的统治稳固不高兴吗?”楚乔心中默默道,“只要莫罕一天是草原的王,她就是草原的王妃,高高在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楚姑娘,你又在想什么呢?”卓玛看到楚乔有些出神,忍不住推了推楚乔。

    楚乔回过神来,笑了笑,“我好久没去王帐侍候了,王妃心不好,吃不下饭,我也该去服侍一下。”

    卓玛担忧的看着楚乔,“楚姑娘,王和王妃都没有传你去王帐侍候,你就不要去了吧,再说了,您的份已经不是以前的奴婢了……也不用去侍候王妃呢。”

    “嘿嘿……”楚乔不置可否,站起来,朝着王帐而去。

    想到最近一直躲着流云,楚乔觉得自己忒没出息了,自己好歹也是一个通灵师啊!还用怕流云这个普通女人么?刚刚掉入秘境的时候,太过震撼,几乎都快忘了自己的份了!

    想来,秘境的一切症结应该都在流云和莫罕上,若是不接近流云和莫罕,这秘境要到何时才能破解呐!

    楚乔加快了脚步,刚靠近王帐,那华丽厚重的帘子便被撩了起来,流云从里面施施然走了出来,一袭华丽的白裘袍子更衬托她那张小脸肤若凝脂,可惜,那张脸又清瘦了不少,眉宇间还有淡淡的忧色。

    “王妃!”楚乔笑着盈盈走了上去,就像两人之间从未有过间隙一般,流云微微一愣,转头看着楚乔,嘴角也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是你。”

    “王妃,这是要出去散步吗?要楚乔陪着你吗?”楚乔道,流云边一个服侍的人也没有,她独一人跟着莫罕走的,又不习惯让王庭的女奴服侍,偏偏楚乔这个所谓的“丫鬟”又份尴尬,此刻见楚乔主动前来,便也没有推辞,点点头,“好。”

    这时侍卫牵来两匹温顺的马,流云一翻骑了上去,动作很娴熟,看来到草原这么久,已经练习了很多回了。楚乔心中却不住的打鼓,从来没有骑过马好不好?一掉进秘境就被莫罕给弄到马上巅来巅去,对马已经产生了恐惧症了,所以这么久,楚乔也没想过要来学骑马。

    “怎么了?不敢么?”流云看向楚乔,微笑起来,“原来你也有不敢的时候啊,我还以为楚乔你的胆子大得无人能及呢!”

    楚乔听出流云的话里有一丝戏谑,一赌气,爬上了马。

    幸亏那马儿是一匹小马,楚乔虽然狼狈的趴在马背上,却也没有掉下来。

    “嗯,第一次骑马,也不错了。”流云点点头,轻轻一抖缰绳,马儿缓步朝外面的草场走去,王庭的护卫们远远的跟随着。

    楚乔捏了捏马的耳朵,悄悄的对马儿说道,“马儿,马儿,慢慢走,不要把我摔下来,回去给你喝酒!”

    然后她讨好的给马儿顺了顺毛,马儿果然也慢吞吞的跟在了流云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那一个个围在一起的帐篷,楚乔这才认真的打量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原,由衷稻道,“好美啊!”

    “楚乔,你很像楚国人。”流云转过脸,含笑看着楚乔,“你也是来自燕京么?”

    楚乔笑了,心里道:是啊,我是来自燕京,而且还是两千多年之后的燕京,你想不到还是你把我弄进来的吧?

    “我不记得我的家在哪儿了。”楚乔回答道,“王妃,您有什么忧心的事儿吗?最近清瘦不少,王回来看到可要雄呢!”

    流云苦笑了一声,“这儿就我们两个人,你都不肯对我说实话吗?”

    “啊?!”楚乔故意不解的看着流云,“王妃,我没有骗你啊!难道,您以为我是楚国来到子?”

    流云死死的盯着楚乔,“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楚乔答道,“您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因为我找不到别的理由来解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莫罕的边!”流云的眼神冷了下来。

    楚乔沉默了,是啊,自己从天而降,竟然被莫罕给收留了……的确是不大合常理,也不怪流云一直提防着自己。

    见楚乔不说话,流云继续说道,“你承认了吗?是他派你来的吧?他还是不放心我吗?”

    “啊?!”这回弄不懂的是楚乔了。

    “他终究还是不信任我!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我来?!”流云咬住了下唇,那张小脸苍白的有些透明,脸上出现了莫名的怒气,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哀怨。

    他……是谁?!

    楚乔不吭声,流云肚子里有秘密,而这秘密憋但久,会憋坏人的,她只需要做个好听众就行了。

    “今天你打算给我说什么?”流云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气息,“他是在催我动手吗?”

    “没有。”楚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便随口道。

    “哼!”流云冷哼一声,“他倒沉得住气啊!”

    楚乔依旧沉默。

    “你告诉他,我知道该怎么做!”流云握紧了缰绳,手指节泛着白色,看来她在竭力的抑制着自己的绪。

    楚乔很想问,大姐你究竟要做什么?说明白点行吗?你知道该怎么做,我还不知道呢!

    “你是打算一直留在我边,对吗?”流云见事挑明了,索不再掩藏,“楚乔,不知道你在他边是什么份,但是,莫罕对你不感兴趣,你不要妄想勾引他!”

    楚乔一头黑线,“我对莫罕王也不感兴趣!您放心!”

    “三之后他就会回王庭,到时候,我自然会动手。”流云继续说道,“但是,这件事不许你插手!明白吗?!”

    这回楚乔听明白了,这个“他”无疑是莫罕!流云要对莫罕动手?!这是什么意思?!

    楚乔心中一惊,再次细细的回想着流云的话。

    很明显,流云是听命于一个人!以流云的份,堂堂的楚国郡主,是什么人才能够让她心甘愿谍从他的命令呢?!

    答案似乎并不难猜啊!

    难道说,流云的和亲是假的?楚国和漠北草原的和平约定也是假的?更有甚者,这里面还有莫大的谋?!

    楚乔越想越心惊,流云不是着莫罕吗?她真的会做对莫罕不利的事

    可惜楚乔不能够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但是,这零星的信息,已经足够了。

    当初在小酒店中收服流云的行尸时,流云的脸会突然变成一个男子的脸,现在回想起来,那张脸不正是莫罕的脸吗?

    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莫罕真的是死于流云之手?!

    楚乔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看上去柔弱美丽的女子,会恨下心肠对一个自己着,又着自己的人下毒手!

    一切,静观其变。

    五后,莫罕带着王庭的战士们回到王庭,这一路迅疾的马蹄声宣告着莫罕想要见到妻的急迫心

    流云也带着王庭的人早早的等在了离王庭十里之外的草原上,楚乔冷眼看着流云,她眼中那种期盼、忧虑不像是作假。

    楚乔真想知道此刻流云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心在等待莫罕。

    远远的能够看到莫罕骑着那匹漠北草原跑得最快的黑骑奔驰在队伍的最前面,流云一挥鞭子,她胯下的白马也飞驰了出去,一黑一白两个小点终于在碧绿的草原上交汇在了一起,流云扑到了莫罕的怀里。

    接下来是排山倒海的欢呼声,这欢呼不但是冲着莫罕,也冲着草原上难得的安宁。

    莫罕在草原人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骁勇,更多的是,他并不好战!常年征战的草原,太需要莫罕了!

    接下来又是数的狂欢,青狼部即将爆发的叛乱,被彻底的平息了,虽然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扎答尔所带领的青狼部精英全都葬狼腹,但是在草原人的心目中,那就是他们的真神在帮助莫罕!

    莫罕王是天命所归!

    一连很多天,流云都默默的陪伴在莫罕的边,楚乔也毫不避讳的在流云边晃来晃去,每当流云看到楚乔时,眼神都会微微一下。

    一,楚乔又厚脸皮的端着一些新鲜的瓜果送去王帐,她远远的就听到莫罕在对流云说着什么,便站在帐子外面的角落里偷听。

    “流云,你最近有心事吗?!”莫罕的声音带着关切。

    “没有,王你多虑了。”流云温婉的声音响起。

    “不是告诉过你,在没人的时候,叫我的名字。”微微嗔怪。

    “嗯,莫罕……今天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

    “哪儿能劳动我的王妃亲自动手呢?!”

    “我愿意啊!为自己夫君做饭,是每个女人最幸福的事。”流云的声音带着甜蜜。

    楚乔蹲在帐子外面听两人你侬我侬,得了,还是先回避下吧,这些话根本毫无营养啊……

    “对了,我有个东西要送给你,这是我在巫神那里求来的,可以保平安!”楚乔刚准备离开,一听莫罕这样说,又蹲了回去。

    “哇!好美的羊脂白玉……这个可以保平安?”

    “那当然!这可是巫神施过法的!来,我给你戴上!”

    “还是你戴着吧!我有你保护,还能不平安吗?你就是我的平安符。”流云推脱着。

    “你是不信巫神的神通吗?”莫罕有些不悦的道,“我知道,你们楚国人只相信神巫楚氏,但是我们漠北人,也信奉我们的巫神!”

    “不,我没有不信巫神啊!”流云赶紧道。

    “那就好好的戴上!”

    ……

    巫神?

    楚乔琢磨着,也许扎答尔的那个护符也是在巫神那里求来的吧?那护符的确还是有几分法力!至少那么多冤鬼无法近扎答尔的,若是不是自己使诈破了扎答尔的护符,扎答尔也不会被怨鬼所缠葬狼腹了。

    没过一会儿,莫罕离开了王帐,楚乔走进去,正好看到流云手中拿着一块玉,正傻傻的发呆。

    楚乔一眼望去,看到那块玉的样子,眼神抖了抖。

    天哪!那不是从流云的尸体里取出的血玉吗?那块诡异血玉的样子,楚乔见过一次就再也忘不掉了。

    不过,现在,那块血玉,还不是血玉,只是一块成色上佳的羊脂白玉!

    难怪那血玉能够成为流云的陪葬品,原来是莫罕送给她的,而且还是巫神施过法的护之玉。

    “王妃,您改变主意了吗?”楚乔上前问道。

    流云这才发现楚乔进来了,赶紧收起玉,神色一冷,“我不会忘记我的使命。”

    “其实……您又何必非要听命于人呢?!在这草原上,山高皇帝远,没人能够把您怎么样!而且,还有莫罕王护着您,您怕什么呢?”楚乔漫不经心的道,“您很他吧?既然这样,何苦要为难自己呢?!跟他好好过一辈子不好么?”

    流云神色一变,厉声道,“你不用来试探我!我现在没有动手,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

    楚乔叹道,“我没有试探你,这是我的肺腑之言,你现在改变主意,好好的做你的莫罕王妃,岂不是皆大欢喜?!”

    流云刷的一下站起来,狠狠的盯着楚乔,“你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说这样的话了!你明明知道我郡王府一家老小三百余口人的命都捏在他的手里!我父王母妃的荣华富贵也捏在他的手里!现在却在我跟前说什么皆大欢喜的话!你不觉得可笑吗?!”

    楚乔一愣,她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她正奇怪呢,既然流云已经上了莫罕,为何不将错就错,好好跟莫罕过子呢?!

    原来症结在这儿!

    “他多么狠的心啊……”流云颓然的坐了下去,“他当初还曾经对我说,要娶我……转眼就可以把我送到千里之外的蛮荒之地和亲!他何曾有一丝一毫的顾及过我的感受?!”

    “流云……”楚乔看到流云眼中缓缓流淌而出的泪水,心中也有了一丝不忍,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可笑啊!他竟然对我说,只要办成了这件事,我回去之后,还可以入他的后宫,做他的妃嫔!还要把父王的郡王换做亲王!”流云低声啜泣着,“我做了莫罕的王妃,还有什么脸面进他的后宫做他的妃子?!”

    楚乔一愣,没想到那楚国的皇帝居然许下这样吊件!

    “以前,我以为我心里是着他的,直到我遇见莫罕……我才发现,我对他不是,我的人是莫罕!”流云握着那块玉,捂在口,“他抛弃了我还不够,还要我……我对自己心的人下手!拿郡王府三百多条人命来我……就算我想死,也不敢死!”

    “流云……你把这一切告诉莫罕吧!让他去想办法!”楚乔突然道,“他那么你,肯定会护着你的!”

    “不!”流云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我不能告诉他!我不能用他对我的来做赌注!”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鬼瞳—天才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