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暂时无标题

    第十五章

    三兄弟没说几句话,应祀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电话的另一边好似颇为急切。

    应祀匆匆挂断电话将挂在沙发靠背上的衣服穿上,“四哥开车送我去医院,四环路车辆追尾伤亡很多,我得去帮忙。”

    闻言,应禛略微皱了皱眉站起(身shēn),医院就这点麻烦,“十四你就在家看家吧。”

    毕竟(身shēn)为特种大队中队长兼监教官的十四休假在家的时间真是少之又少,趁着没事做应桢倒是真不(爱ài)出去,欣然点头就目送两位兄长出门啦。

    再看应禛,面上虽没什么表(情qíng),但是心里可是大大的不满,应祀早年离家,连上学都是跳级上完的,一来是为了脱离应父安排的路子,二来也是想尽早朝着梦想努力,到现在不过二十二岁就不知上过多少次手术台了。

    应祀的一番成就没人能否定,但是看着应祀总是一个电话就随传随到的忙碌就是满满的心疼。

    看着众人一个个的离开,应礽和应桢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看对方,最后在应桢尴尬的笑容里应礽冷哼一声起(身shēn)也走了。

    应桢嘴角抽了抽。这太子爷是闲的蛋疼了吗……

    这大年后的第一晚竟是给应桢和应天提供了空间,孤男寡男的大好时机。

    ***

    初五一过一众数字再次忙碌起来,李氏大楼前一辆超炫的红色跑车迎面驶来,划过一道红芒最后停在门前,侍者咽了口吐沫,看着这一大概一辈子也买不起的跑车急忙跑上前抬手拉开车门。

    应礽抛出车钥匙,便迫不及待的下了车往大楼内快步走去,太子爷可不会说他是想儿子了,不会说的。

    刚走进来应礽就看到自家英气((逼bī)bī)人的儿子面容淡漠的迎了上来。

    在外面弘皙自是不好直呼阿玛,只能恭敬地叫了声二少爷,李氏掌舵人认的义子这么称呼一声也不为过。

    应礽颇为得意,那看儿子的眼神就跟当年康熙看着应礽是一摸一样,可惜总是有人不长眼的喜欢来破坏这号气氛。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缅甸……”

    “好了小八先别看了,我刚刚去酒楼定的饭菜,都是你喜欢吃的。”应禛手里提着一个木制的上等食盒走了进来。

    这家医院说来也是李氏的产业,而康熙更是有将之划到应祀名下的意思。

    应祀眼见应禛拎着食盒走进来时就笑了,随后扔掉遥控器接过食盒拉着应禛一同做到了沙发上,要不怎么说有办公司就是方便呢,传说中的办公室恋(情qíng)就是这么来的吧,两人本就不避讳外人,现在又是没人打扰的(情qíng)况下自然是你侬我侬。

    就连外面的小护士意见应禛面色冷峻的进了医院都知道八成又是来找应医生的,皆是窃窃私语,面色兴奋,各个开始yy。

    ***

    办公室内,应祀懒洋洋的靠着应禛,这几天的几个大手术真是把他累坏了,还好自家四哥陪着否则早就被应禛宠(娇jiāo)气的(身shēn)子哪里受得住。

    应禛先是端出一碗米饭,那香味绝对不是一般煮出来的米饭那种味道,应祀双眼难得的亮了亮,“四哥,这饭是你特地对酒店吩咐的吧。”

    应禛闻言理所当然得点点头,“自然。”

    话音刚落,侧脸颊便被袭击了,应禛轻勾起嘴角将这个俏皮的要离去的唇勾了回来,两人心照不宣的加深了这带着浓浓(爱ài)意的吻。

    ***

    “呦,这不是不知道从哪个山沟里跳出来攀炎附势的‘二少爷’吗。”(阴yīn)阳怪气的声音徐徐响起,这尖酸刻薄的语气让人(欲yù)杀之而后快。

    对于破坏他跟自家儿子谈心的人物应礽决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不过这次还真不用应礽亲自出马。

    自从弘皙进了这公司那天起,李家的各个夺权失败的就开始处处找茬挤兑他,弘皙有自己的骄傲自然懒得跟失败者一般见识,更何况对于一个失败者,还是他这个在公司主事的人更有资本蔑视这些人。

    但是现在不一样,这些人有什么资格对他阿玛冷嘲(热rè)讽,看来是皇玛法当初手段太过仁慈,并没有牵连他们这是小鱼小虾让他们觉得自己还(身shēn)份高人一等呢。

    不远处,看着弘皙变了脸色的一对中年夫妇就知道此时不能善了了,这对夫妇就是康熙爷这一世的便宜父母,四老爷和四夫人。

    自从自家儿子接管了李氏,他们的地位是直线上升,说句丝毫不夸张的,除了在医院随时可能去了的李家老爷子,他们便是李氏最大的,即便是以前看不起他们的大哥二哥现在也对他们毕恭毕敬。

    可是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叫樱弘皙的凭空出世的仅仅只能称作男孩的人却对他们只有小辈对长辈的尊敬,也仅仅一点而已。

    现在看到樱弘皙瞬间变了脸色,这对夫妻倒是彻底明白了这看似温和的大男孩其实也是个让人胆寒的角色。

    “二夫人可是忘了现在是谁当家,夫人若是不要脸面李氏还要,李玄烨总裁还要,如若夫人不知礼仪廉耻为何物可以回去请个老师学习一番,想来李氏的分红请个专业的还是请得起的。”这番话弘皙丝毫没留什么面子,想来自家皇玛法要是知道了这女人‘欺负’的是他从小疼(爱ài)的嫡子也定会如此处理。

    说完,弘皙便恭敬的请应礽先去办公室等候了,应礽拍拍弘皙肩膀以示鼓励,才转(身shēn)走进专用电梯上楼去了。

    弘皙看着二夫人被他气得火冒三丈的脸冷笑的将之无视了,他还没那么没有度量的就此气死他。

    随后弘皙又招待了康熙爷的两位父母,告知两人康熙的去处后才上楼去见应礽。

    至此,一楼大厅内独独留下二夫人和陪着她一道来的以为女佣人尴尬的站在那,眼见众人憋笑的嘴脸,二夫人哪里还呆的下去,甩着皮包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胤禛,九龙再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