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宴会再世父子

    第十章:宴会再世父子

    宴会正式开始,说的那些应禛几人是听的毫无兴趣,啰啰嗦嗦一大堆,应誐撇撇嘴,有这闲工夫倒是给爷弄些八卦出来啊。

    应禟在一旁宠溺的笑了笑,拿起桌上的松饼递了过去,“晚上还没吃东西呢,先垫点,否则一会该难受了。”

    应誐抬手接过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不错,不似外表看的那般难以下咽。

    这时,应禛几人就见康熙缓步走到中央,掌声渐渐响起。

    这时站在人群中的应天和应礽应褆甚至听得见他人的对话。

    “这就是李氏的新掌舵人,那场风波谁不知道啊,这是个人物。”

    “这里李家果真不能小瞧,以前以为李老爷子,剩下的李家少爷都是些废物,没想到横空出世这么个人物,李家的水果然深啊。”

    “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与其交恶。”

    闻言,应褆三人勾唇轻笑,转(身shēn)回了一众兄弟(身shēn)边,但是一道突兀的光束打在众人(身shēn)上,除了应天好似知晓般闪到了一边,其他九人皆是不明所以。

    康熙笑了笑,毫不介意的为在场的人解惑,“今天这次晚宴的目的想必在场的各位都已经有所耳闻,没错,这九人从今天起就是我的义子,(日rì)后还望各位多多关照。”

    闻言在场众人皆是心思百转,但是面上却毫不迟疑的恭贺得九子,各个人中龙凤之类的话,应禛九人早就听了三辈子那还有什么反应,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举杯对着一众恭喜的人示意。

    应誐暗自吐槽皇阿玛来这种招数。应禛应誐应禟应礽几人自是没什么,但是应祀应祉这辈子可是有家庭的,回去免不了一番解释,而应褆背后更是有那般的势力,虽然无需向手下解释,但是那些个长老肯定难缠的很。

    而站在台上的康熙一副你们自己解决的脸色让应褆三人嘴角抽搐,谁让人家是皇阿玛呢,自家皇阿玛和那些便宜人可是明明白白的谁轻谁重啊。

    ················(应禛の应祀)················

    ················(玄烨の应祥)················

    ················(应褆の应礽)················

    宣布完了主要事宜免不了一些陪衬,就必须说秋雅,此时康熙已经下去了,接下来的事(情qíng)是弘皙负责,也让所有人看到这九个义子的重要(性xìng)。

    这不要宣布的时候本人亲自来,说完了就撤,不就是说其他事(情qíng)无关紧要吗,而这樱弘皙据说也是个不简单的角色,凭空出世就直登执行总裁的位子,不知道让李家内部的人眼红到什么地步,想来(日rì)后暗地里要做手脚的事(情qíng)是不会少了。

    应礽在台下看着弘皙侃侃而谈的样子淡淡的笑了笑,看着台下不知多少名门千金的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弘皙,他的儿子就该这般耀眼。

    弘皙开口便将话题引到秋雅的(身shēn)上,无非就是要将其雪藏,永远放弃,对于这样不自(爱ài),不知廉耻的女人不配在大众面前出现,对于前任总裁对于秋雅的放纵和他们之间见不得人的私(情qíng)他们李氏不会说什么,但是这种事(情qíng)绝不会在李氏发生,同时也以此为戒警告(日rì)后李氏的艺人别起这种心思。

    这一番话听得在公司休息室内养胎,等着李玄烨来接她们母子的秋雅怒火升腾,心中歹意慢慢浮现,那势在必得面容都显得越发扭曲,还好那个废物当初给他弄个孩子出来,否则……

    秋雅轻抚着肚子渐渐露出笑容,她(日rì)后的荣华富贵可就靠他和她的孩子了。

    而付文博在台下也是心里冷笑,嘲笑他姐姐的下场,既然你不想别人知道我有你这样‘有钱有势’的姐姐,那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姐姐,就成我的工具,帮我把霄霄搞到手吧,你这个**。

    晚宴一直开到后半夜,康熙自然是不能提前离开,所以等到一行人回到别墅都已经凌晨两三点钟了,洗洗立马去休息。

    ***

    谁知道,第二天可是有个大玩笑等着众人呢。

    ················(应禛の应祀)················

    ················(玄烨の应祥)················

    ················(应褆の应礽)················

    第二天一大早,浩祥便怒气冲冲的冲进了别墅,把李阿姨吓个半死,还以为强盗闯进来了呢,要知道浩祥的脾气可算是最好的了。

    因为是一大早,而在场的各位什么时间工作都可以自己规定,所以都还没出家门,看到浩祥如此不由得放下了手里的事(情qíng),询问起浩祥原因。

    原来一大早秋雅就去警局闹事了,说是李氏不承认这个孩子和她这个母亲,她要告李氏的掌舵人,说的有声有色,反正就是指控李玄烨和她发生关系让她怀孕却不要她们母子。

    浩祥当时就在旁边听得那是个怒火中烧啊,当场掀了桌子,指着秋雅就开始冷嘲(热rè)讽,把她以前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qíng)都说出来了,听得在场的男的女人都嘴角抽搐,竟还有其他警员小声嘟囔什么,谁知道你这孩子是和人家李总裁的还是和那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的呀。

    这话听得秋雅是面红耳(热rè)但是一项高傲惯了的秋雅哪里肯善罢甘休,竟不要脸的说什么等(日rì)后我嫁进李家要让这个警局的人统统滚蛋回家吃自己。

    浩祥险些都要动手了,秋雅竟还到李氏去威胁弘皙说什么赶快让李玄烨迎她进门,否则她就让李玄烨(身shēn)败名裂。

    樱弘皙当时就觉得这女人疯了,就这么一个丑闻当初包养你的那个废物还没说(身shēn)败名裂呢,怎么自家皇玛法怎么说也算是z国的地下皇帝了,跟那个老东西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云彩和地里的污泥的差距了。

    怎么可能就因为这点事就那么惨的下场啊,要说啊这秋雅这女人没文化也就算了,可是还出来摆弄自己那点快干了的墨水,真是不知所谓。

    樱弘皙直接命人将人丢出去,甚至还叫来了警察,将秋雅毒害自己小妈,陷害当初的小明星霄霄的事(情qíng)都交给了警局,甚至还有秋雅和那个老男人在(床chuáng)上苟合的照片,扬言希望警方给他们李氏总裁一个清白。

    众人无语,这一大早上的这女人竟然搞出这么多事,看来是昨晚上皇阿玛的事(情qíng)让她着急了。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胤禛,九龙再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