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一百六十二:脑残们的结局

    第一百六十二:脑残们的结局

    胤褆被脑中的(情qíng)景吓个半死,怒斥到,“住口,努达海,新月是个未出阁的格格,你这样做简直就是损害她的闺.誉,一时忘.(情qíng)?那都是((妓jì)jì).女,((荡dàng)dàng).妇才这般如此,难不成这新月格格就是((妓jì)jì).女((荡dàng)dàng).妇不成。”

    新月尖叫,哭哭啼啼的看着胤褆,怎么可以说她是□呢,她是高贵的格格啊,她是集万千宠(爱ài)于一(身shēn)的新月格格啊,“不,新月不是((妓jì)jì).女,我是格格啊,但是皇上,皇上,求您成全,我们是真心相(爱ài)啊。”

    胤禛脸色已经漆黑如墨了,但是一想想今(日rì)的目的,顿时好看许多,不想再纠缠,直接说到,“努达海,你(身shēn)为臣子却勾.引格格,让天下皆知新月是个不知廉.耻守孝之际和男人搂.搂.抱抱,败坏格格名誉,罪不可恕。念在其曾为朝廷出力,撤去一切官职,贬为庶民,永不得回京。”

    胤禛顿了顿,知道两个强壮的粘杆处侍卫将发了疯似的挣扎的努达海插.了出去,才继续说道,“至于你……新月格格是吧,你们两(情qíng)相悦是吧,好,(日rì)后天下之大,除了京城,努达海哪里都可以去,你也有机会去与他一辈子在一起了。

    高无庸,传朕旨意,新月格格思念端亲王与福晋,(身shēn)体(日rì)渐衰弱,于昨夜未时暴毙,而这与努达海私.通的((贱jiàn)jiàn).婢,永远驱逐出京城,擅闯京城,杀无赦。”

    站在棉忆(身shēn)旁的小克善闻言不由的看相不远处满面泪水,狼狈不已的新月格格,想起了嬷嬷说的那句话,恶有恶报,只是时候未到啊,想想自小就被新月欺辱的自己和嬷嬷,额娘,克善心里带着一丝报复的快意。

    “不,我是端亲王的女儿,皇上你不能剥夺我的(身shēn)份,我是格格,我是格格……克善,你这((贱jiàn)jiàn).人,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我才是格格,我……”新月凄厉的喊叫声回((荡dàng)dàng)着,就连路过的宫女太监听了都全(身shēn)发冷。

    最后,话没说完,高无庸都不用吩咐,直接让人打昏了新月格格,随后让人将这女人扔出了京城。

    胤禛松了口气,这努达海和新月这两个脑残终于消失了。

    ················(胤禛の胤祀)·················

    ················(晖时の晖时)·················

    ················(胤俄の胤禟)·················

    而永琪和福尔康,小燕子,紫薇,眼看着努达海和新月悲惨的结局,心中恐惧不止,他们可是没忘他们最近也不安分啊,最为惶恐的就是永琪这个给两人传信的人了。

    胤禛看了看克善,“棉忆,你带着克善先下去吧,克善,(日rì)后在哲亲王府,要好好用功,不要让你父王失望啊。”

    “是,奴才晓得了,奴才告退。”克善恭敬的答道,他知道,此时哲亲王一定在宫外等着他回宫,那个笑的很温暖的男人和那个总是(爱ài)吃飞醋的和亲王爷。

    “儿臣告退。”棉忆虽然对克善即将出宫感到不舍,但是舍不得孩子(套tào)不着狼,不,是(套tào)不着小可(爱ài),所以,棉忆带着对未来的再见克善的憧憬,拉着克善退下了……不晓得未来会不会又是一对神仙眷侣,大将军和郡王。

    等两人出去,胤禛好似随意的问了句,“五贝勒和福尔康,紫薇,小燕子,你们可有什么要对朕说的话啊?!”

    永琪和福尔康心下一凛,什么都没说,胤禛眼见如此冷哼一声,“高无庸,将人带上来。”

    永琪和福尔康不明所以,但是等二人和紫薇见到门外的两个全(身shēn)是伤的人被带进(殿diàn)时,全然露出一副绝望,恐慌的表(情qíng),紫薇捂着小嘴,不敢置信,天啊……这不是早该逃出京城的含香和蒙丹吗。

    紫薇和永琪定着计划是立刻离开京城,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福尔康这奴才自作聪明,说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即使他们除了京城,早已盯梢的粘杆处暗卫也是会将人抓回来的。

    “给朕解释一下,贝勒爷,你想把你皇阿玛的妃子,送到别的男人手里,有什么目的啊?!”胤禛嘲笑的看着永琪。

    永琪脸色一片灰暗,胤俄厌恶的冷喝,“什么东西,哼,堂堂一个贝勒,竟然帮着一个外人,给那个一直宠(爱ài)自己的皇阿玛添堵,还帮着一个妃子给自己皇阿玛戴绿帽子,不怪你坐不上皇位。”

    胤禟摇摇折扇,哎呀……这小十就是说话太直了。

    ················(胤禛の胤祀)·················

    ················(晖时の晖时)·················

    ················(胤俄の胤禟)·················

    永琪听后,气的全(身shēn)发颤,皇位可是他的死(穴xué),如今永琪心中最大的障碍,永琪怒发冲冠,气的一转头,看见羞辱他的竟是一个小小的侍卫,顿时大喝,“你放肆,我是贝勒,你一个小小的侍卫竟敢如此,来人啊,把这个((贱jiàn)jiàn).民拖下去,本贝勒要处死他。”

    胤祀冷笑,“五贝勒?笑话……哼,还以为自己是那个风光不可一世的五阿哥啊,你大逆不道,私自将太上皇的妃子偷出宫,如此贝勒,你还真以为自己还能是贝勒不成?哼,(身shēn)为皇帝的兄弟,不安分也就算了,还给自找麻烦,不是等着皇帝办你吗……蠢货。”

    永琪闻言指着胤祀,要是有把剑,永琪此时都能冲上去……

    胤禛不想再拖下去,“福尔康,夏紫薇,小燕子,胆大包天将太上皇的妃子偷出宫,如此藐视皇家权威的贼人不办,岂不丢我大清朝的脸面,福尔康,夏紫薇发配边关,福伦何其福晋贬为庶民。含香不守妇.道,但念其是回疆圣女,剃发出家,送往襄城尼姑庵,不得离开半步,蒙丹大逆不道,即(日rì)处斩,小燕子逐出京城,不得入京,违者,立斩。”

    话音落下,福尔康和紫薇,含香,蒙丹皆是面色惨白,不敢相信,他一偌大的福家,一年前还是一品大员的福家,被令妃娘娘庇佑的福家,就这么败落了?长子发配,福家全家贬为庶民?

    小燕子更是满心的不甘,不得入京?那还怎么见到永琮啊,她还要做永琮的老婆呢。

    胤禛不等福尔康和紫薇尖叫,继续说道,“经太上皇恩准,五贝勒(爱ài)新觉罗永琪,知错不改,屡犯大过,逐出宗籍。”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胤禛,九龙再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