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第一百三十八:捅破の天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捅破の天了。

    “皇上,萧侍卫,善保侍卫,和琳侍卫求见。”高无庸胤禛说道。

    “今个来的人倒是全。”胤褆靠着椅子好像没骨头似的说道。

    三人进了大门胤祀就摇头苦笑,这小九小十定是又有什么馊主意了。

    “儿臣叩见皇阿玛,皇阿玛吉祥。”三人恭恭敬敬的给康熙请安,随后才落座。

    胤禛对两人很无奈,先是看了看弘时和弘晖,“弘时你和你大哥先回去,不是说想去校场吗。”待弘时和弘晖退下后,胤禛才问到,“你们又打着什么算盘啊。”

    胤俄和胤禟,禵三人闻言,同时轻笑,胤禟说道,“今早朝的事我们都听说了,嘿嘿……应天大哥,何时娶妻啊。”

    两人都笑得异常开心,他们可是知道应天的子如何,而且与这个世界超级的不合群。

    应天见一众人都开始调侃他,嘴角抽了抽,转把后背露给众人,惹得一众大笑不止,应天嘴角抽了抽,随即冷哼一声,扭走了,留下一句,“你们和小禛禛就笑吧,反正爷是不会娶妻的。”

    看着应天的背影,众人心下一片轻松。

    胤祀摇摇手指,“小九,小十,这次可不是要娶妻,而是要给格格指婚,大哥和二哥认为多隆和浩祥都不错。”

    闻言,胤俄三人皱眉,禵说道,“八哥,四哥,你们不知道吗,浩祥有心上人了。”

    胤禛闻言暗道果然如此,胤禟有些诡异的想起了最近浩祥的反常,“四哥,八哥,你们是不知道,最近浩祥每天除了军务之外,就是看看他娘,至于其他时间他都会出城,在京城外不远的镇上,说是有一个教书的‘女子’。”

    “平民?”胤禛挑眉,教书的?女人教书?在现代也许没什么,但是这个时代怎么会有女子在外教书。

    胤俄撇撇嘴,很看不起富察岳礼,至于那个富察皓祯,胤俄可是想起来就反胃,“浩祥从小就被富察岳礼那脑残像对待下人一般养着,所以浩祥认识很多平民,相反,满人认识的就少了。”

    ················(胤禛の胤祀)·················

    ················(晖时の晖时)·················

    ················(胤俄の胤禟)·················

    ················(胤禛の胤祀)·················

    胤禛和胤祀同时无语了,这富察岳礼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不知道等富察岳礼知道他宠了二十年的富察皓祯却不是他的亲生儿子,相反被他冷落的庶子浩祥才是他唯一的血脉,唯一至亲的儿子时,不知道是什么反映。

    一众兄弟难得的聚在了一起,不多时,高无庸传唤,说是富察浩祥到了。

    浩祥一一给众人见礼,“臣,富察浩祥叩见皇上,皇后娘娘,叩见德亲王,直亲王,恒亲王,镶亲王,怡亲王。”

    胤禛淡然的问道,“浩祥,本来朕找你是为了指婚的事,但是善保却说,你一有了心仪之人,此时可是真的。”

    富察浩祥心底一颤,“皇上恕罪,臣确实已有心仪之人,恳求皇上不要让浩祥尚主,是浩祥没有福分尚到公主。”

    康熙笑道,“既然如此,浩祥不妨将那人带来,让皇上看看也好,如若真的不错,皇上亲口下旨赐婚岂不是有面子,免得那富察皓祯到时候奚落你,以你在几次战事内的军功足以让皇上为你开金口了。”

    富察浩祥闻言一阵欣喜,但是随即,浩祥嘴角僵了僵,“这……皇上……”

    眼见浩祥言又止,胤禛心下有了些许猜想,对那个教书的‘女子’越发的好奇,“你先退了吧,明个将人带进宫来,让朕看看,朕倒是好奇的很。”

    浩祥心下一颤,暗道纸包不住火皇上真要看,他也没办法,是死是活到时候再说吧,刚想退下却想到了刚刚进宫时发生的事,“皇上,臣刚刚进宫撞到了一个小太监,眼熟的厉害,现在想想那是善保家中,前不久刚搬走的那个妇人啊。”

    胤禛和禵闻言,心下一颤,猛然站起,“德妃/额娘。”

    胤褆和胤礽也是一怔,德妃进宫了?开什么玩笑,德妃怎么可能进攻,穿着太监服?

    “浩祥,她往什么方向去了。”胤禛声音冰的好似要把人冻死一样,一双眸子冷厉的很。

    浩祥心底一颤,忙答道,“那方向,应该是慈仁宫。”

    慈仁宫,皇太后的住所,现在的佟佳皇后的寝宫。

    ················(胤禛の胤祀)·················

    ················(晖时の晖时)·················

    ················(胤俄の胤禟)·················

    ················(胤禛の胤祀)·················

    胤褆胤礽,胤禟胤俄,康熙十三,皆是暗道捅破天了。

    胤禛暴怒,“混账,皇额娘少一根头发,朕要她永不超生。”

    胤禛撇下众人,直奔慈仁宫而去,禵面色苍白,冷汗浸湿了一锦袍,跟着胤禛快步走向慈仁宫。

    一行九人,外加一个富察浩祥一行人行色匆匆的走向慈仁宫。

    各个都是面色沉,吓得宫女太监各个胆战心惊,而各宫的嫔妃更是闭门不出,深怕惹恼了暴怒的皇上。

    可是众人还没到慈仁宫,就见张太医,李太医两人行色匆匆,胤禛叫住二人,“怎么回事,难道是慈仁宫出事了。”

    两人惶恐,“皇上,侍卫来报,镶亲王重伤,生命垂危。”

    胤禛心里一颤,拉着太医就走。

    富察浩祥虽不知到底发生什么,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去了慈仁宫。

    浩祥站在慈仁宫外,就看见大滩的血液留在地上,还有大团染着血的纱布。

    胤禛一行九人推门而入,胤祀眼见良妃双目通红,良妃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扑到了胤祀怀里,“应天出事了,是德妃,她……她想刺杀佟佳姐姐,却被应天挡下了。”

    胤祀闻言心中怒火与担忧同在,不过来是连忙安抚了一下恐慌的额娘!

    听着良妃说的伤势,还有良妃那恐惧的样子,胤禛体晃了晃,禵呆滞的看着地上的血泊,心里想着那个总是在他边嬉皮笑脸,惹他生气的男人,额娘的额娘,你可知道,你刺伤的那个男人,是孩儿的……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胤禛,九龙再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