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一百零三章:太后自讨苦吃

    
  •   第一百零三章:太后自讨苦吃

        年妃满脸惨白,恢复玉蝶?现在胤祀还受尽了四爷宠,要是她的话被四爷知道,她不是死无葬之地,年妃想想自己的后果,凄惨的大吼,“廉亲王你为男人,竟然和四爷在一起,你们这是**,你们这是让天下人耻笑。”

        胤祀笑了,毫不在意,**?皇阿玛都没说什么呢,一个外姓女人的话岂会让廉亲王在意,况且……他们这一世都是偷来的,能活着就好,还怕天下人耻笑?只要他们不说,谁又会知道。再说……就算知道了,谁又敢笑?

        胤祀内心笑的很险,但是脸上就是一副我很善良的样子,“年妃,你放心,本王不会杀了你,你还有些用处,比如说,硕王府的富察皓祯贝勒,呵呵,你这么‘聪明’,一定是知道自己的价值了吧,安分一些,起码还能活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知道的,因为你也不想自己死的太难看,让后人耻笑吧。”

        年妃全发抖,在不敢与胤祀叫嚣,廉亲王什么手段他是知道的,胤祀满意的笑了,但是还是继续给年妃下点药,“年妃啊,你说,四哥如果哪天心不好,偏偏你不安分被四哥盯上,在揪住你上辈子陷害怡亲王的事……”

        下面的话,胤祀没说,但是足够让年妃尖叫了,那时她仗着雍正的宠,竟然放肆的在雍正面前指责怡亲王,最后结果凄惨的让她终难忘,不只足了一年,撤了三年的俸禄,杖责五十,还连累了年羹尧。

        现在胤祀再提起当年之事,真是让年妃胆战心惊,不得不说,雍正这个皇帝,真是让天下人惧怕的……

        小到村,大到敌国,哪个人听到雍正的名字不得颤抖几天,从后宫,到朝堂,再有子嗣,宫女太监哪个不是被雍正制的服服帖帖,大气都不敢喘,现在牛的皇太后不也是在雍亲王府里默默无闻,雍正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小妾嘛。

        胤祀见该说的差不多了,转让人送兰馨出去了,探一见年妃出去,才问到,“主子,她真的不会说出去?”

        ················(胤禛の胤祀)·················

        ················(晖时の晖时)·················

        ················(胤俄の胤禟)·················

        对于这一点,胤祀很确信,“探一,你认为四哥边的人,子嗣,甚至臣子,谁敢忤逆新觉罗胤禛的旨意?”

        探一闻言,冷笑了一声,他是胤禛的心腹,自然知道四爷的威信,心下大定。

        胤祀办完了事,打击了四哥上辈子的‘宠妃’,心大好,但是之后没多久,钮钴禄氏就带人浩浩进了坤宁宫。

        钮钴禄氏首当其冲,后就是令嫔和舒嫔,虽然钮钴禄氏知道令嫔居然弄了个假格格污了皇家颜面,非常愤怒,但是起码这令嫔是她这边的人啊,所以现在还不是舍弃令嫔的时候,所以钮钴禄氏才没办了令嫔。

        钮钴禄氏一直打着要完全掌控后宫一切的主意,所以什么事都可以忍,她现在一心就想搬倒皇后和现在风光的三贝勒和雍郡王,想着最后让非常尊敬她的五阿哥登基,所以此时钮钴禄氏不计较令嫔的过错,直接来找胤祀麻烦了。

        钮钴禄氏一进来就坐在主位上,佟佳皇后也不愿与一个儿子的小妾计较,并没有说什么,令嫔为嫔,恭恭敬敬的给佟佳皇后,和良妃(嘉贵妃)请了安,就站在了一边,但是心里高兴得很,暗道这次能打击皇后,又能打击雍郡王。

        钮钴禄氏问道,“七福晋呢?她也太大胆了,为阿哥的福晋,兰馨格格的嫂嫂,怎能对格格动粗呢。”

        佟佳皇后闻言,“有这种事吗,嘉贵妃,你看到这种事发生了吗。”

        良妃乐的给自己无聊的生活加些乐趣,“没有啊,景娴那孩子不就是带着兰馨回来聊聊吗。”

        佟佳皇后闻言笑了,刚想说什么,却见胤祀走了进来,后是脸色不太好的兰馨,“景娴见过皇玛嬷,皇玛嬷吉祥,皇额娘吉祥,嘉贵妃吉祥,怎么皇玛嬷今个有空来这坤宁宫,啊,是来接兰馨的吗,呵呵……”

        钮钴禄氏冷哼一声,“哼,乌喇那拉氏,你怎么这点容忍质量都没有怎么做永琮的嫡福晋,你……”

        “呵呵,这是那的话啊,景娴找兰馨也不过是聊聊,不信皇玛嬷就问兰馨啊。”胤祀冷眼看了一眼钮钴禄氏。

        ················(胤禛の胤祀)·················

        ················(晖时の晖时)·················

        ················(胤俄の胤禟)·················

        年妃此时哪敢给胤祀添堵,顿时刮起一脸的笑容说道,“是,是没错,兰馨只是和景娴嫂嫂聊聊而已,太后您误会了,是不是哪个奴才在您面前胡说八道。”

        但是,好像也是心不好,自己不好,别人也别想好,年妃摆明了知道定是令妃和舒妃在钮钴禄氏面前嚼舌根,所以直接就说奴才嚼舌根,看着令妃和舒妃铁青的脸,年妃心里舒坦了。

        钮钴禄氏闻言心中大骂兰馨不是个东西,一下子准备好的大义凛然的训斥严肃的话都给堵了回去,也把想将兰馨赐给胤禛的话也堵了回去,佟佳皇后摇头,一点都看不上太后,暗自想到,一个小妾,果然难登大雅之堂。

        “既然这都是误会,太后您就回吧,一会雍郡王也就回来了,至于那些嚼舌根的人最好祈祷最近雍郡王心好,否则,谁也保不住那些奴才……”佟佳皇后看都不看钮钴禄氏,转和良妃回了内阁。

        钮钴禄氏脸色铁青,但是谁理她啊,最后怒气冲冲的转回了寝宫!

        胤祀风轻云淡的笑笑,闲得发慌的等着自家四哥回来,而兰馨也颤颤巍巍的回了慈宁宫偏,虽然心里不甘,但是此时风口浪尖上,她什么也不敢做,只能不吭声的等着胤禛对她的宣判,最后的那点利用价值,但是上辈子持宠而的年妃怎能就此平静,后,还真做了些什么,惹得胤禛大怒,这暂且是后话。

        没多久,胤禛就回来了,还带了一本奏折,脸色不怎么好,想必是听到了粘杆处的人禀告他刚刚发生的事

        (本文有些因节需要,所以与历史不符合…………一切背景各位亲们请以我写的为主去观看,毕竟我们看得是小说,不是去研究历史如何。)
  • 重要声明:小说《还珠之胤禛,九龙再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