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及时出现!

    ()    第七十一章及时出现!

    “你……你打算怎么处置波蒂丝?”费斯德语气深沉的问道。阿尔法的面容一冷,眼闪过几道冷光,看着他幽幽的说道“你觉得呢?”感受到阿尔法上的那股浓浓的杀意,费斯德的心剧烈一震,喃喃的问道“你……你要杀了她?”阿尔法冷声道“我最恨的就是像她这种不肯安分的人。她能花十年的时间挖通地道,谁知道她还能不能想出别的逃跑的法子?让她永远不再想着逃跑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了她!”“混蛋!你怎么做的出来?她辛辛苦苦的为你工作了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就忍心杀她!”费斯德被彻底的激怒了,宛如狂狮一般的冲着阿尔法大声的咆哮着,如果不是两个武装军人死死的压制着他,他也许会冲上去给阿尔法一顿老拳。

    阿尔法冷冷的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也是没有办法。行了,我看你也累了,就不要cāo别人的闲心了,休息一会儿吧!”说完,笑吟吟的冲他摆了摆手,转离开了别墅。维金送走了阿尔法,心里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以阿尔法心狠手辣的xìng格竟然没有杀他,算是他捡回了一条命。庆幸过后是极大的懊恼,维金怒气冲冲的返回别墅,来到费斯德的面前,冲着他的脸颊就是一拳,费斯德被维金一拳砸倒在地,鼻孔里汩汩的向外涌着鲜血。

    “你这个混蛋,我怕你闷,好心好意的给你找了个伴儿,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维金宛如疯了一般的冲着费斯德又蹦有跳的怒吼着。费斯德擦了一把嘴角儿的血迹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他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恨死了我,你心有多大的火气尽管冲我发好了,只是希望你能放过波蒂丝,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维金哼了一声,道“你以为要杀她的人是我吗?不对,是阿尔法先生。阿尔法先生下的命令,没有任何人敢违抗!来人那,把那个女人从密室里带出来!”维金的话音一落,两个全副武装的军人立即冲了下去,没多会儿就将一脸平静的波蒂丝给带了上来。

    看着表面平静的波蒂丝,费斯德却深深的感受到了她此时心的绝望与遗憾。两人彼此凝望着,在无言的沉默叙说着离别的痛苦。十年共患难,让两人之间产生了兄妹般的谊,如今到了割舍的时候,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痛……维金看着波蒂丝道“你这个女人长的漂亮,人也聪明,可净干蠢事!这里有什么不好,风吹不着,雨淋不到,更有锦衣玉食伺候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还要逃跑?”

    波蒂丝带着几分厌恶的看了维金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又怎么知道zì yóu的宝贵?你又怎么知道我有多么的想念我的亲人?你不是我,如果你也被人囚了十年的话,你就会和我有同样的感受了!”维金冷笑着说道“zì yóu?zì yóu有生命珍贵吗?现在为了zì yóu,你连自己的xìng命都要丢掉了。既然你不愿意做失去zì yóu的人,那你就去做一个zì yóu的鬼吧!”说着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抵住了波蒂丝的眉心。

    当黑洞洞的枪口抵住波蒂丝眉心的那一刻,波蒂丝满是绝望的看了费斯德一眼,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啊!!”正当维金即将抠下扳机,结束波蒂丝的生命时,费斯德忽然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紧接着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挣脱了两个武装战士的束缚,如同下山的猛虎般,不顾一切的撞向了维金。维金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体被费斯德撞出了老远。费斯德一把抓住已经被

    惊的呆住了波蒂丝,嘴里狂喝道“走!”说完,拉着波蒂丝就向门外冲了出来。

    维金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怒声吼道“废物!快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其实维金这是杞人忧天了,在这栋小小的别墅里,足足有上百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他们又能跑到哪里呢?当维金带着人从别墅里冲出来的时候,波蒂丝和费斯德已经被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围在了间。费斯德苦笑着看了波蒂丝一眼,缓缓的说道“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不能带着你逃出去,只能陪着你一起死了……”

    听了费斯德的话,波蒂丝感动的想哭,呢喃着说道“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他们要杀的人是我,不是你,你不需要这样做的……”费斯德含笑摇了摇头,说道“这十年来是你陪着我,我才有勇气活下来。如果没有你的话,早在十年前我就已经死了。”费斯德的话让波蒂丝吃了一惊,呆呆的看向他。费斯德抬头看着遥远的天空,仿佛梦呓似的喃喃道“你好像我死去的妹妹,她也像你这样既美丽又聪明,同时还有一颗最温柔的心。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她抱着我的腿跟我撒的样子,她真是天底下最可的jīng灵……”费斯德的脸上布满了深沉的忧伤,看的波蒂丝心充满了酸楚。下意识的挽住了费斯德胳膊……

    “跑啊,怎么不跑了?我还以为你们会飞呢!”维金从别墅里冲了出来,冲着费斯德就飞出了一脚,将费斯德踹倒在地。波蒂丝猛的扬手狠狠的打了维金一个耳光,无比气愤声喝道“你这个人渣,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诅咒你!”维金一抬手,用枪指向了她的口,满脸狰狞的说道:“你要诅咒我?我先送你下地狱!”说着一咬牙手指正要抠动扳机,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凭空响起“是你想要下地狱吗?”

    这突然而来的声音,异常的冰冷,听在维金的耳朵里,让他不由自主的连打了个几个哆嗦,满是惊恐的环眼向四周扫视,声音带着几分颤抖的问道“是谁在说话,给我站出来!”维金的话音刚落,别墅那厚重的铁门缓缓的被人从外面推了开,高峰修长而匀称的体随着缓缓打开的门,逐渐的在维金的眼变的完整。看到只有高峰一个人,维金的心稍定,冷声呵斥道“这里是私人地方,马上给我滚!”

    高峰冷冷的笑了笑,幽幽的说道“是私人地方,可是现在主人不是你了!”高峰的话让维金不由得一愣,回头看了一眼后上百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心怀疑高峰一定是个疯子。就在维金惊疑不定的时候,高峰将目光转向了现场唯一的女xìng,波蒂丝,沉声问道“你就是波蒂丝?”波蒂丝满是疑惑与吃惊的看着高峰,听到他问起自己的名字,波蒂丝的心猛的一振,就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溺水者,忙不迭的点头说道“我就是波蒂丝,请问你是……”高峰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着维金,满是狂傲的说道“我要带这个女人走,你有意见吗?”

    维金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看过狂的可没见过像高峰这么狂的,面对上百个荷枪实弹的军人,高峰还能这么狂妄,不得不让人佩服。维金笑了几声,斜着眼睛对高峰说道“你问我有没有意见?哈,你还是问问我后面的这些士兵手里的枪有没有意见吧。”听了维金的话,高峰果然转头看向那些士兵,淡淡的问了一句“你们有意见吗?”回答他的是一连串拉动枪栓,子弹上膛的咔嚓声,以及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

    高峰笑了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看来你们有意见,啧啧……

    你们本不该有意见的,哎!”伴随着高峰的一声悠长的叹息,十几个黑影猛然从他的背后蹿了出来,如同一缕缕黑sè的云烟,速度奇快无比的shè向了那些高度戒备的军人当。黑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快的这些士兵根本就来不及抠动扳机,只听一声声闷哼不绝于耳的响起,那些个士兵就好像是被镰刀割倒的麦子,争先恐后,成片成片的向地上倒去,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倒满了一地。

    直到最后一个士兵倒下,那十几道黑影才现出了原形,赫然是十几个脸sè冷峻的地刺。一股凉意从维金的脊梁骨升腾而起,缓缓的将他全笼罩。在这股凉意的作用下,维金的脸sè变的苍白,持枪的手更是瑟瑟发抖,宛如见到了鬼一般,眼布满了深深的惊惧,呆呆的看着闪电,嘴巴张到了最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同样倍感吃惊的人还有波蒂丝和费斯德,地刺的动作实在是太快,直到他们将所有的士兵撂倒后,两人才反应过来,满是惊骇的看向那十几个如出鞘宝剑般气势人的地刺。

    在波蒂丝的心头除了惊骇还有深深的的担忧。高峰问她是不是波蒂丝,很显然是冲着她来的。一开始波蒂丝以为高峰是来救她的,可是看到地刺的诡异和毫不留的出手,由不得她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刚脱狼口,又入虎。看十几个地刺转眼的工夫就摆平了数倍于己的,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波蒂丝深深的知道,如果在这些士兵的手里她还有百分之一逃脱的希望吧,那在这些黑衣人的手里,他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波蒂丝胡思乱想,忐忑不安的时候,高峰缓缓的举步来到了维金的面前。此时维金浑每一寸皮肤都在发抖,就好像是得了脑血栓似的。看到高峰向他走来,维金抖的更是厉害了。声音颤抖着说道“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高峰冷冷一笑,道“现在想起来问了,刚才你怎么不问?”维金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们都要想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你们这样做是和整个沙特为敌,你们是不可能逃掉的。我劝你们在还没有铸成大错前收手,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

    高峰含笑看着他,幽幽的说道“你的口才不错啊。怎么不去全国演讲,竞选总统?哈哈……”笑了几声,高峰的脸sè猛的一肃,冷冷的说道“刚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没有抓住,现在就别怪我了!”“你……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手里有枪!”维金晃了晃手里的枪,强作镇定的吼道。“枪?在别人的眼里,是杀人的利器!可是在我的眼里,枪只不过是一件没用的玩具!”说着高峰的体猛然开始缓缓的摇摆起来。

    维金的心一紧,沉声喝道“不要我!”高峰冷冷的说道“没有人你,是你自己不识时务!把枪交给我!”“你……你做梦!交出手枪我还有活路吗?”维金向后退了一步,连声吼道。高峰的目光倏然一冷,幽幽的说道“有枪你同样没活路!”说完,体猛的向前一倾,维金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想要抠动扳机,可是他却骇然的发现扳机就好像是被焊死了一般,任凭他使出吃nǎi的力气,就是抠不动。维金急忙低头看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根手指死死的卡住了扳机。

    “啊!~~~”维金被这形骇的发出一声惨呼,下意识的想要丢掉手枪,向后退。这才发现,高峰早已经掠到了他的前,左手手指卡住了扳机,右手则如铁钳一般的紧紧的钳制住了他的手,维金想要挣脱高峰的手,简直是做梦。正当维金被骇的神无主的时

    候,高峰猛然发出一声震喝,手腕猛的一抖,维金的双脚立即离开了地面,腾云驾雾般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别墅的墙上,惨嚎着,全的骨头好像尽数碎了一般,软绵绵的顺着墙瘫倒在了地上,两眼无神的看向高峰,想要站起来,他却发现这似乎已经成了奢望。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农民(幻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