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十年大计

    ()    第七十章十年大计

    看着眼前的费斯德,阿尔法是又又恨。的是费斯德的才华,恨的是他的不识好歹。阿尔法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将费斯德在股票上的才华与波蒂丝在财务上的天赋结合起来,那将会给他带来多大的财富!只可惜费斯德是头撅驴,任凭阿尔法舌灿莲花,说的太阳从西边露了出来,费斯德就是不肯答应,有时候想一想,直恨的阿尔法牙根痒痒,恨不得一枪把他给崩了,可是又实在是舍不得。

    “怎么样,最近还好吗?”阿尔法看着费斯德幽幽的问道。费斯德将头转向阿尔法,淡淡的说道“我是好的,不过看你的脸sè这么差,好像更需要关心的样子。”阿尔法皱了皱眉头,冷哼了一声说道“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费斯德笑了笑,说道“你以为我想管啊,我只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会把我放出去。堂堂的沙特zhèng fǔ竟然当起了绑架犯,真是可笑!”阿尔法面带冷笑的问道“怎么,你还想着从这里走出去?哈哈……你别做梦了,恐怕你得在这里呆一辈子喽!”

    阿尔法的话让费斯德大为生气,猛的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怒声喝道“你们竟然要关我一辈子?我抗议!”阿尔法冷笑着说道“想抗就抗吧,如果你觉得有用的话!当年你给我们沙特造成了数千亿美金的损失,如果换做是我做主,我早就把你给宰了,还容得你活到现在?告诉你,这就是报应,你慢慢消受吧!”说着一摆手,带着手下直向着通往别墅地下室的那道门走去。看到阿尔法等人向着那门走去,费斯德显得有些紧张,急声问道“你们要找波蒂丝?”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被关在同一个地方十年,总是会产生感的。不知道费斯德是在担心阿尔法会对波蒂丝不利,还是怎么的,总之他此时显得很紧张。阿尔法有些狐疑的看了费斯德几眼,眉头一皱,加快了步伐。在别墅的地下,建有一间密室,大约有七八十个平方,这里各种家具齐全,布置豪华而舒适,怎么看也不会让人联想到地下室。除了没有电话,各种电器一应俱全,电脑也有,只是不能上网。这就是波蒂丝被囚了十年的地方。

    来到门外,年男人准备上前敲门。波蒂丝是女xìng,加上阿尔法因为有很多事要仰仗她,对她很看重,年男人不敢得罪她。毕竟财务天才不常见,而负责看守犯人的看门狗却到处都是。所以,年男人每次进入波蒂丝的房间都要先敲门,得到了波蒂丝的许可之后才能进去。但是这次,他的动作却被阿尔法给阻止了。阿尔法冲着边的保镖使了个眼sè,那保镖猛的飞起一脚,将房门给踢了开。

    阿尔法的目光立即向房间里扫去,只见波蒂丝有些慌张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到阿尔法,幽幽的说道“刚才不小心摔倒了……”阿尔法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了波蒂丝的旁,围着她转了几圈儿。十年的囚生活并没有让波蒂丝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如果巴拉库见到她,会觉得她和十年前一样的美丽。波蒂丝的确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拥有让所有西方女人羡慕的脸蛋儿,以及纤细匀称,丰润饱满的材。

    波蒂丝虽然在努力克制着,但是此时在她的眼依旧闪烁着些须的不安。阿尔法围着她转了几圈儿后,忽然缓缓的说道“我让你做的工作都做完了?”波蒂丝急忙走到办公桌前捧过一摞件,说道“这是这个月的账本,我已经全都做好了,任是谁也看不出破绽!”阿尔法接过来翻了几页,转手交给了站在旁的年男人,对波蒂丝说道“做的好!”波蒂丝皱

    了皱眉头,道“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帮你做账,你就不会伤害巴拉库,你不会骗我的吧!”

    阿尔法呵呵的笑道“那是当然!你也看新闻了,现在巴拉库不是活的好好儿的吗?”波蒂丝点了点头,忽然脸sè满布忧郁的说道“我……我想见见他……”“不可能!”阿尔法不等她把话说完就断然拒绝道。波蒂丝急声说道“我不跟他说话,只是在远远的地方看他一眼。我们已经十年没见面了,难道连这点愿望你都不肯满足我吗?这十年来,我为你做了多少事?如果不是我,你的巨额不明财产恐怕早就曝光了!求求你,看在我为你做了这么多的份儿上,你就让我见巴拉库一面吧!”

    阿尔法皱了皱眉头,目光锐利的看向波蒂丝,似乎是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难以抵挡阿尔法锐利的目光,波蒂丝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阿尔法用手捏住波蒂丝圆润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和自己对视着,冷冷的道“说,你执意要见巴拉库到底转的什么念头。不要企图骗我,我阿尔法的眼睛可不是那么好欺骗的。如果你说谎,一定会被我抓住的。”“我……我真的只是想见巴拉库一面,没有……别的想法。”波蒂丝满是紧张的颤声说道。

    “哦?是吗?那这是什么!”阿尔法的声音猛的一厉,一把扯住波蒂丝的上衣,猛的用力一撕,一阵裂帛声顿时响起,伴随着波蒂丝的一声惊呼,她的上衣被阿尔法硬生生的从上扯了下来。阿尔法手里拿着波蒂丝的上衣,目光注视着惊恐交加的波蒂丝,轻轻的抖了抖,大把大把的泥土立即从上衣的口袋里掉落了出来。在一旁看着的年男人猛的吃了一惊,急忙来到一开始波蒂丝站起来的地方,猛的掀开了地毯,所看到的场景立即让他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汽油桶粗细的黝黑洞口赫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股凉飕飕的冷风从洞内吹在他的脸上,让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看到秘密被发现,波蒂丝的脸sè变的一片苍白,体摇摇yù坠。看到这个坑洞,阿尔法转头怒视着波蒂丝,咬牙说道“原来……你一直都在做着逃跑的准备。”秘密别发现,波蒂丝也无所隐瞒了,脯一声说道“没错!我不甘心被你这样关一辈子。从我刚被你抓来的第一天起我就开始筹划逃跑。我花了年的时间才挖了这个洞。可是天不佑我,眼看着就差最后一点儿就要挖通了,却还是被你给发现了!”说到这儿,波蒂丝的脸上满布着深深的沮丧和失望。

    一个女人,用十年的时间挖掘地道,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耐xìng,让阿尔法都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回想起在地上,费斯德表现出来的紧张,阿尔法沉声问道“这是你一个人挖的,费斯德没有帮忙?”波蒂丝不想连累费斯德,脆声道“没有,全都是我一个人挖的,他根本就不知道!”阿尔法一把掐住了波蒂丝的脖子,冷声说道“我刚才说过,没有人能骗过我的眼睛。维金(那个年男人)告诉过我,这两年,你每天都要费斯德到你的房间陪你聊天,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你太寂寞了,想要找个男人,现在看来你是把他叫来帮你挖地道的,对不对?”

    “不对,不是这样的……”波蒂丝连声否认道。阿尔法冷哼了一声,幽幽的说道“不管是不是这样,都已经没有意义。我问你,你挖出来的土都弄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个地道一直延伸到别墅的外面,工程量不小,挖出来的泥土至少有几百个立方。这么一大堆土可不好藏。波蒂丝的回答让阿尔法吃了一惊。原来,波蒂丝每天

    挖出来的土事先藏在了鞋子里,口袋里,然后借每天一次到别墅外放风的机会给扔了。

    听了波蒂丝的回答,阿尔法勃然大怒,猛的一巴掌扇在了维金的脸上,怒声喝道“废物!同样的事她做了十年,而你们这群饭桶竟然丝毫也未察觉!我留你们有何用?”维金的脸颊被他这一巴掌扇的,肿的老高,在一旁捂着脸连声呻吟,却说不出半个为自己辩解的字。阿尔法说的没错,他的确是废物。

    阿尔法越想越是觉得好险,如果不是他今天及时发现了波蒂丝的异常,否则再这样过上几天,不用山口组的人来抢,波蒂丝自己就先逃了。伸手捏住波蒂丝的下巴,阿尔法冷冷的说道“波蒂丝啊波蒂丝,你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聪明而又坚忍,这样的品质放到哪里都能成就一番事业。只可惜你命运不济,碰到了我阿尔法,你命的克星。哼哼……”波蒂丝满是恨意的瞪着阿尔法,道“你就尽管得意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阿尔法yīn沉的笑了几声,说道“你说的或许是对的,可是恐怕你是等不到我遭到报应的那一天了!”阿尔法的话让波蒂丝不由得一呆,愣愣的看着他,问道“你……你想干什么?”阿尔法转头看了一眼波蒂丝挖的洞,幽幽的说道“你挖这个洞不就是为了要解脱吗?何必这么麻烦,有一个方法更容易,根本就不需要准备十年那么久!”说着,阿尔法做出一个手枪的手势,轻轻的抵在波蒂丝的眉心处,嘴唇开合,发出一声‘砰’的枪声。波蒂丝的心神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阿尔法,凝声问道“你……你是要杀我?”

    阿尔法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我也舍不得杀你,你这么漂亮,又这么聪明。可是你现在是我最大的软肋,要是落在别人的手里,我就死定了。国人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对你,我也只能说一声抱歉了!”说着,转头看向维金,冷冷的说道“等我走了之后,立即动手,做的干净点儿!要是再出了什么岔子,下一个要死的人就是你!”阿尔法的话让维金的心涌起一阵惊惧,急忙点头应是。

    “阿尔法,你这个老混蛋,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诅咒你!”波蒂丝激愤不已的冲着阿尔法连声吼道。那神似乎是想要从阿尔法的上咬下一块来。阿尔法扭头深深的看了波蒂丝一眼,嘴里轻声的呢喃了几句“可惜,可惜……”随后转走出了密室。来到地面,看到费斯德一脸紧张的向自己这边张望,阿尔法冷笑了几声,举步来到了他的面前,淡淡的问道“你在看什么?”

    费斯德瞪了他一眼,将头扭到一边不说话。阿尔法笑了几声,幽幽的说道“你是在担心波蒂丝。担心她的……逃跑计划会被我发现?”阿尔法的话让费斯德的心神猛的一震,脸sè瞬间转为惨白。大概是三年前,在一次聊天,波蒂丝告诉他,她正在挖地道准备逃跑。刚一听到这个的时候,费斯德觉得波蒂丝是异想天开。可是当他看了波蒂丝已经挖了大半的洞时,他的心猛然升腾起一种巨大的希望,意识到这将是他唯一一次离开这座jīng美监狱的机会。于是怀揣着希望,费斯德加入了波蒂丝,两人准备共同完成这项惊天的逃跑计划。

    有了费斯德的加入,工程的进度大大加快,根据波蒂丝的估计,最迟还有三天的时间,地道就将贯通。可是这周围是荒郊野外,如果没有人来接应,两人根本就逃不出这些全副武装的军人的手掌心。所以波蒂丝才会要求阿尔法让他见一见巴拉

    库。其实见人是假,将求救信息发布给波蒂丝昔rì的好友,让他们前来接应才是真。可是这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阿尔法撞破,化为了泡影。所谓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费斯德此时的心是可想而知的。灰白的脸sè,足够说明他此时的心是多么的沮丧。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农民(幻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