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剑拔弩张

    ()    第三百十章剑拔弩张

    司空明急忙说道“这位是我们国家常委之一,同时也是军委副主席的曹庆东曹副主席!刀疤,客气点儿,不要放肆!”刀疤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气度不凡的老头儿竟然有着和林超然相同的权威,心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件小事竟然惊动了您这样的大人物!”刀疤看着曹庆东,不卑不亢的说道。曹庆东冷冷一笑说道“小事?呵呵……几百条人命在你的眼里只能算是小事,刀疤先生的气量真是大的惊人那!”刀疤的眉头一皱,沉声问道“曹副主席竟然知道我?”

    曹庆东淡淡的说道“闪电帮帮主刀疤的威名远播四海。我曹庆东虽然已是花甲之年,但是却眼不花,耳不聋,自然是知道的!”刀疤转头看向司空明,司空明的脸上却布满了苦sè。他也是央顶层架构的一员。林超然和曹庆东之间的事自然是清楚的,而对曹庆东一心想要将闪电帮覆灭的心思更是清楚的,这次曹庆东不远万里,从běi jīng首都跑到这穷乡僻壤,这分明是表示,曹庆东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一举平闪电帮,司空明开始为闪电帮的前途感到深深的担忧了。

    看到司空明的脸sè不对,刀疤立即意识到这其一定有事儿,对曹庆东说道“曹副主席不辞辛劳,跋涉万里,不知道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曹庆东哼了一哼说道“当然是秉公法办。该怎样处理全看法律怎么说!”刀疤听后哈哈的笑了起来,曹庆东的脸sè一板,沉声问道“你笑什么?我看不出这其有什么可笑的地方?”刀疤止住笑声,幽幽的说道“我在笑您,堂堂的军委副主席,国家的政要元首,说起话来却那么的不爽快,拐弯抹角的像个娘们儿。什么法办,你直接说将我们就地正法岂不更痛快!”

    “放肆!”听了刀疤的话,白崇禧怒声喝道“注意你现在正在跟谁说话!”刀疤撇了撇嘴说道“我不是瞎子,自然知道我正在跟一个老头子说话!”“你!……”白崇禧愈加愤怒,正准备发威,曹庆东摆了摆手打断了他,淡淡的说道“刀疤,你真是好胆量!平rì里,别人见了我,双腿都会打哆嗦。你倒好,敢当着我的面儿,骂我是个娘们儿,胆气惊人那!可惜你误入了歧途,否则我还想好好的栽培栽培你!”

    刀疤冷冷一笑道“要我说,误入歧途的人是你才对!你张口法律,闭口法律,看似是在维护法律,却只不过是在做着一些亡羊补牢的蠢事罢了。在你的眼里,法律只是用来处罚评判罪犯的工具。当人犯了罪,用法律的条条框框去严惩罪犯,这并不是维护法律的尊严。在我看来,提高法律在人们心的地位,让那些罪犯在犯罪之前就顾忌到法律的威严,让法律自然而然的成为约束人行为规则的准绳,这才是真正的维护法律!”

    刀疤的话铿锵有力,让司空明听了连连点头,再看看曹庆东,此时也是眉头紧皱,似乎是在深思。半晌之后,曹庆东缓缓的开口说道“你说的或许有道理,可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你触犯了法律,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现在你必须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率领你的人投降吧!”刀疤冷哼了一声说道“对不起,闪电帮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投降两个字!”曹庆东的面sè一沉,幽幽的说道“你最好不要我!”

    “曹副主席!”见到两人之间剑拔弩张,随时都会翻脸,司空明急忙高声喊了起来。曹庆东的眉头一皱,问道“司局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司空明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模样说道“曹副主席,您是因为刀疤先生

    没有法律的授权杀人才要逮捕他的吗?”曹庆东沉声说道“不错,有什么问题吗?”“有!”司空明朗朗的说道“如果是这样,那曹副主席您应该先逮捕您自己!”

    曹庆东的脸sè猛然一变,转头瞪着司空明,冷冷的道“司空明,你在说什么?”面对曹庆东发仿佛要吃人的目光,司空明努力的定了定神说道“曹副主席,难道您忘了!当年您就任X军区总司令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小镇上,同样是在没有得到法律授权的况下,命令军队枪杀了数百上千人,这应该是事实吧?”曹庆东的眉毛一挑,大声的喝道“混帐!那些人都是分裂分子,**武装,他们都该杀!那能和现在的况混为一谈吗?”司空明淡淡的说道“您说他们是分裂分子,他们就是分裂分子了?难道曹副主席可以替代法律吗?再者,按照您的理论,即便他们是分裂分子,但他们也是人,是人就要受法律保护。曹副主席没有通过法律认可,就将他们杀了,我看不出那和现在的况有什么区别!”

    “司空明,你!……”曹庆东勃然大怒,指着司空明的鼻子怒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这是置国家权威于不顾,为了一己之私,胡搅蛮缠,妨碍法律公正的恶劣行为!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请求央撤消你现在的所有职务!”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司空明索xìng放开了,沉声道“为了一己之私?这句话用在您上更合适!”“司空明,你疯了吗?你在胡说些什么!?”展一鸣闻言狂吼道。

    “你给我闭嘴!”司空明冲着展一鸣吼了回去,大声的说道“长官之间的谈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展一鸣空前错愕的看着司空明,惊的张口结舌。曹庆东气的满头白发乱颤,眼布满血丝,几乎要瞪出血来了。司空明丝毫也没有理会曹庆东的表,继续说道“哼,曹副主席,您之所以要这样做,难道真的是为了维护法律?我看未必吧!您的心思我清楚的很,今天只要我在这里,我绝对不许您胡来!”

    “好!好!司空明,既然你把脸皮撕破了,我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这些人我今天一定要带走,哪怕是尸体!”说完,转头对着白崇禧和展一鸣喝道“还等什么?动手!如果有人拒捕,你们随意处置!”“曹庆东!”司空明也跟着咆哮了起来,吼道“除非你把我也杀了,否则你休想带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司空明也是动了真火,目光凌厉的瞪向曹庆东,与其相对视,丝毫也不肯让步。

    “司空明,你平rì里谦虚温驯,看起来都是假的,现在这才是你的真面目!我一回去,马上就会提请主席革除你现在的一切职务!”曹庆东沉声说道。司空明哼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且不说央是你一个人的,由不得你任意妄为。就算是革了我的职,我也不在乎。朋友远远比职位来的重要!”“好!”刀疤狂吼了一声,说道“司局长,有你这句话,我刀疤认下你这个朋友了!rì后有什么需要差遣的,上刀山,下火海,咱绝不二话!不过今天,您先让到一边儿去,我要亲眼看看这个固执的老头子准备怎么对付我们!”

    “刀疤,不要逞能!闪电兄弟再厉害也不是刀枪不如的神仙。他们手里有枪,硬打起来是会吃亏的!”司空明大声的喊道。刀疤的目光充斥着刚强不屈,冷冷的看着曹庆东说道“枪?我连人都不怕还会怕枪?曹庆东是吧?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带人离开这里。三秒钟后,你不要怪我不客气!”曹庆东冷哼一声,喝道“狂妄!”“一!

    ”刀疤同时喊了一声。曹庆东不甘示弱的一扬手,对着众士兵喝道“听我的命令,准备攻击!”

    “二!”刀疤的声音又起,曹庆东的咬了咬牙,高高的举起了右手。看到双方已经是势若水火,司空明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有些透不过气。“三!”刀疤喊出了三,曹庆东的手开始往下落,然而就在他将落未落时,刀疤的形倏然动了,“首长小心!”白崇禧,展一鸣见状同时急喊了一声,下意识的向刀疤拦去。然而刀疤的动作实在太快,又是蓄势而发,待机而动,白崇禧和展一鸣是有心而无力,眼看着刀疤从两人的边掠过过去,如闪电般的扼住了曹庆东的咽喉,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向闪电战士的阵营跃去。

    这次白崇禧和展一鸣是卯足了劲儿,一心想要将刀疤给截下来。然而就在两人快要碰触到刀疤的时候,两声呼喝合而为一,木平和赵武同时纵起了形,一个对上了白崇禧,一个对上了展一鸣,以雷霆般的手段将两人了回去。等到曹庆东从一连串的剧变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他已经落在了刀疤的手里。

    刀疤的手就好比是一双铁钳,任凭曹庆东如何挣扎,刀疤的手就是纹丝不动。“好大的胆子,你知道劫持我是什么罪过吗?”见挣脱不开,曹庆东怒吼了一声说道。刀疤冷冷的说道“我管你是谁?在我的眼里都只是一个倔强的糟老头子。你最好别把我惹急了,否则我先拧断你的脖子!”“你!……”曹庆东一辈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只气的眼睛暴突,咬牙切齿,宛如瞪杀父仇人似的瞪着刀疤。

    “混蛋!马上放了老首长!否则我马上下令把你们全部击毙!”这么多人愣是没有护住曹庆东,展一鸣只觉得好像有人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光似的,一张脸火辣辣的滚烫,肺就好像是一个充气气球,都快要爆开了!刀疤鬼笑了一声说道“好啊!你要是能给你的子弹装上眼睛,就下令开枪好了!”刀疤将曹庆东挪到自己的前,挡住了自己的体。“你……你竟然敢拿首长当挡箭牌?你……你好大的胆子!”白崇禧现在总算是看清楚刀疤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在他的眼里和疯子无异。

    刀疤切了一声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你们两个马上撤兵,把白仁德给我找来!”“喜子,一鸣,不要听他的。也不要管我,下令进攻!”曹庆东很是硬气的吼道。“老首长,我们……”白崇禧的脸上掠过一丝难sè。曹庆东吼道“少罗嗦!我让你们行动就行动!我量他没有胆子杀我!”刀疤嘿嘿的笑道“你就这么了解我?你别忘了,死在我手上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可不在乎多杀你这么一个老头子。白崇禧,展一鸣,你们两个要是有胆,就不妨试试看!”

    白崇禧和展一鸣相视一阵苦笑,曹庆东的xìng命只有一条,这能试吗?万一试丢了,他们的罪过可就大了!白崇禧转头看向司空明,沉声说道“司空明,老首长怎么说也是国家的政要,你不会坐视不理吧?还是劝劝他,免得他一错再错,最后无可救药!”司空明听了冷哼一声说道“现在想起我了?对不起,我可没那个本事,你们还是自己想办法吧!”“司空明!你要想清楚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展一鸣大声喝道。司空明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不就是丢官走人吗?那正好,我也忙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是时候好好的放松放松了。”

    “你……”白崇禧被司空明气的牙根痒痒,强忍着心的怒火,说道“司空明,念在我们既是老同

    学又是老战友的份儿上。我求求你,说句话,让他放了老首长!老首长年纪大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司空明轻笑了一声说道“人家这边儿一放人,你们立即就会开枪,你让我怎么说这话?难道对他们说,你们放了曹副主席吧,然后乖乖的站在那儿,好被你们给开枪打死?白崇禧,你聪明,别人也不是傻子,这件事恕我无能为力!”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农民(幻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