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吻出来的麻烦

    ()    听了闪电的话,史秋连声感叹道“真是了不起。仅凭你们自己的力量,就将连美国人也收拾不了的局面收拾的服服帖帖,难怪就连主席和总理他们对你们也是赞誉有加!呵呵……”史秋的笑声充斥着骄傲和自豪,更为自己的女儿找到闪电这样的好男儿感到庆幸。一路,众人无惊无险的来到了国驻伊大使馆,闪电笑呵呵的说道“伯父伯母,玉瑶就在里面,不过我想请你们……”

    大使馆内,愁云惨淡,人人的脸上都是写满了凝重。朱明言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不时的瞅一眼桌子上静悄悄的电话。旁边,史玉瑶哭的已经成了泪人儿,楚楚可怜,让人看了心难忍。晓涵揽着史玉瑶双肩,也不由得跟着轻声啜泣。朱明言心疼的看着史玉瑶安慰道:“玉瑶,不要担心,你父母吉人天相,不会出事儿的,也许他们现在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很快你们就可以见面了。”史玉瑶含泪摇头,眼的神sè越发的伤感。

    “玉瑶……”一声轻轻的呼唤响起,闪电带着凝重的神出现在三人的面前。看到闪电出现,史玉瑶就好像是触电了弹而起,秀美萋萋的眼睛,紧紧的注视着闪电,仿佛是要将闪电看穿一般。随着目光在闪电脸上的停留,玉瑶的神sè逐渐的黯淡下来,最后轻轻的问道“他们……他们……”闪电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充斥着怜惜。看到闪电摇头,朱明言仰天一声长叹,而晓涵则一脸不信的呆在了那里。史玉瑶终于再也按耐不住心的悲怆,呜的一声抱头痛哭起来,那伤心yù绝的模样,当真是看者心酸,闻着掉泪。闪电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史玉瑶紧紧的抱在了怀里,连声说道“小傻瓜,你哭什么啊?”

    晓涵有些不满的嘟嘴说道“你还说?谁的父母遇难不哭啊?”“遇难?谁的父母遇难了?”闪电做出一副迷茫的样子,让朱明言,晓涵愣住了,史玉瑶也不由得停止了自己的哭声。晓涵呐呐的说道“你刚才摇头,不是说……玉瑶的父母已经……”闪电夸张的说道“喂,你们有没有搞错,是不是地球人啊!谁都知道点头YES,摇头NO,难道你们不知道?”闪电的话让三人一阵面面相觑,史玉瑶激动的抓住闪电粗壮的胳膊,急声问道“那……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爸爸妈妈他们……”

    闪电将脸往史玉瑶的面前一凑,笑道“你先亲我一下,我再告诉你!”史玉瑶的脸一红,晓涵则不满的喊道“闪电,你这是趁火打劫,太不君子了吧?”闪电耸耸肩膀说道“当君子有什么好的,我就想做小人,怎么地吧?”晓涵被闪电的无赖弄的没了办法,瞪着闪电无可奈何。史玉瑶没有说什么,满面羞红的在闪电的脸上亲了一口,直把闪电乐的一张脸上乐开了花儿。

    “行啦,别乐了,快告诉我们史伯伯和伯母的消息,你难道真的要把你们家玉瑶给急死吗?”晓涵看不得闪电那yīn谋得逞的小人行径,连声的催促道。闪电乐呵呵的道“我当然不忍心了。你们等着!”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就在大家迷惑不解的时候,闪电左手拉着史秋,右手拽着史夫人,三人一起缓缓的出现在了史玉瑶的面前。那一刻史玉瑶的泪再次喷涌而出,怔怔的望着三人,就好像那是天底下最美丽,最动人的画卷。

    “玉瑶……”史夫人最先忍不住,看着好久不见的女儿,一声充满着深,母的呼唤脱口而出。史玉瑶再也难以掩饰心的激动,宛如归巢的rǔ燕,嘴里喊着“妈妈!”钻进了史夫人温暖柔软的臂弯。将头深深的埋在其,一刻也不肯离开。史夫人流着泪将史玉瑶紧紧的抱在怀里,那一刻,史夫人直觉得她抱着的是半个世界。母女相见的这一幕,让人感动,晓涵的心里不由得一酸,这一刻她比任何时候都想念自己的父母,想念张强,眼隐隐的有泪水弥漫开来。

    朱明言悄悄的向晓涵,闪电使了个眼sè,两人会意的和他一起离开了这里,将空间留给了这团圆的一家三口。和史夫人长长的拥抱之后,史玉瑶来到了史秋的面前。父女俩免不了一场深的拥抱,史秋笑吟吟的看着史玉瑶说道“恩,又长漂亮了,只不过瘦了些。宝贝女儿,在这儿吃了不少苦吧?”史玉瑶带着泪水笑道“不苦,不苦,有那么多关心我的同事,一点儿都不辛苦,只是我老是一个劲儿的想你们……”

    坐在外面,听着屋里不时的响起史家一家人的笑声,晓涵当真是羡慕极了,托着腮帮子,一边静静的听着,一边回忆着她和家人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出了神。忽然,一阵浓郁的玫瑰香味儿充满了她的鼻腔,晓涵被这香味儿一激,回过神儿来,赫然发现在眼前的,是一大团火焰般的红,那夺目的视觉冲击加上人的嗅觉攻势,晓涵不由得一阵失神。好半天才慢慢的清醒过来,顺着玫瑰看了上去,只见一个陌生男人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晓涵有些讶然的看着他问道“你……你这是……”“张良?你怎么在这儿?”闪电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张强化装的张良,捧着一大束红玫瑰站在晓涵的面前,不由得有些惊讶。张强呵呵的笑道“大使馆里有这样漂亮的女孩儿,我要是不来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说完,一双闪闪发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晓涵,用充满磁xìng的声音缓缓的说道“这位美丽的女神,感谢你步下凡间,与我邂逅,请您无比接受我手上这束饱含着我心意和希冀的玫瑰。”

    “这……”晓涵有些发蒙,自从离开校园之后,她已经许久没有收到过花朵了,更不要说还是示的花朵。闪电在一旁看了,先是一愣,随后又是一怒,这家伙竟然明目张胆的想要挖张强的墙角儿,这还得了?闪电大声的咳嗽了一声,说道“张良,我看你是表错了,我劝你还是少动歪脑筋,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张强做出一副惊讶的表,说道“怎么,难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已经结婚了吗?”晓涵摇头说道“没,没有。不过我已经……”不等晓涵说完,张强就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既然没结婚,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请先收下我这束玫瑰花吧。”

    晓涵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能接受你的花,请原谅!”闪电听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深知,在这些个女人,张强最喜欢的就是晓涵,若是晓涵在他的地盘上被别人抢走,他不知道张强会不会一怒之下,扒了自己的皮。张强并不气馁,低头看了一眼手的玫瑰花皱眉说道“恩,也是!这花都已经不新鲜了,怎么能讨得像您这么漂亮的女生的欢心呢?你等着,我给你变个魔术。”张强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手帕,轻轻的盖在了玫瑰花的花瓣儿上。

    “美丽的小姐,我能冒昧的请您在这手帕上吹一口气吗?”张强笑着说道。晓涵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心充满着好奇,不由自主的按照张强的意思做了,轻轻的在手帕上吹了一口,张强闭上眼睛满足的说道“好香的气息啊……”晓涵被张强的话说的脸上一红,有些不敢看他了。张强呵呵一笑道“你看好了,神奇的事就要发生喽……”说完,张强猛的揭去了那方小小的手帕,显露出了手帕下的玫瑰。

    这一来不要紧,晓涵一下子惊呼了起来,目光定定的看向那一束玫瑰,再也难以移动分毫。只见原本就鲜艳无比的玫瑰,此时更加的夺目,晶莹yù滴。一层淡淡的,袅袅的白sè云雾缭绕在其上,凝而不散,让这一束玫瑰多了一份缥缈,圣洁,仿佛是刚从王母娘娘的御花园里摘下来的一般。晓涵从来没有想像过,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盛开着如此美丽的玫瑰花,它是那样的浪漫,那样的璀璨,一下子就把晓涵的心抓的紧紧的。

    看到预期的效果达到了,张强毫不掩饰心的得意,笑着说道“怎么样,美丽的小姐,我能用这一束玫瑰花换回你的芳名吗?”晓涵有些扭捏的说道“我叫晓涵。”随后一把夺过张强手里的玫瑰花,放到鼻端细细的闻了闻,立即有一股高雅,脱俗,仿若空谷幽蓝的芳香直钻进了她的鼻孔里。随后有几分蛮的对张强说道“我虽然收了你的花,但是你休想打我的主意!我已经有了最,他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不过呢,我们倒是可以做朋友,朋友多了毕竟是好事儿嘛!”

    张强的心里一阵得意,任是谁听到自己女朋友这样的评价,不感到得意肯定是脑子有病。张强做出一副悲伤的样子,说道“哎,我的命怎么这么苦?为什么我遇到的美丽女孩儿不是被人家捷足先登,就是已经名花有主!苍天那,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么惩罚我!”看到张强夸张的表,晓涵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刚才勾起的对家人的思念,惆怅,一下子被冲的淡了。

    张强叹息了一声,说道“也罢。做朋友就做朋友吧。那么晓涵朋友,我能有幸请您共进晚餐吗?”晓涵看了一眼手里捧着的玫瑰花,笑一声说道“看在你送我这么好看的玫瑰花,我就破例答应你一次,不过下不为例哦。你等着,我去换件衣服!”说完乐呵呵的捧着玫瑰花走了出去。等到晓涵一走,闪电立即凶神恶煞的出现在张强的面前,龇牙咧嘴的冲着他说道“你小子给我当心了,最好离晓涵远一点儿,否则,我就把你大卸八块儿,扔到波斯湾里喂王八!”

    张强斜着眼睛瞟了他一眼,满是不屑的说道“你管那么宽干吗,她又不是你女朋友?”闪电咬牙切齿的说道“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但是她是我老大的女朋友。得罪了我们老大就是得罪了我,你明白吗?要是你想活着离开伊拉克,我劝你还是安分点儿!”张强做出一副怕怕的模样,颤声说道“这……这么严重啊?”闪电抱臂说道“你以为呢?所以我劝你在行动之前先考虑清楚,免得到时候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强搔了搔头发说道“是啊,如果泡妞还要冒生命危险,那就太不值得了。算了算了,我还是放弃吧……”闪电听了,心里一松,呵呵笑道“这还算你聪明。”张强皱着眉头接着说道“我听说大使馆里除了晓涵之外,还有一个大美女,好像是叫史玉瑶什么的。好吧,既然你们老大惹不起,那我就放过晓涵,从现在开始,我就泡史玉瑶好了!”闪电一听,眼睛倏然瞪大,差点儿一不小心瞪出来。

    一把揪住张强的脖领,猛的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唾沫星子乱飞的呵斥道“你敢!你要是敢打去泡玉瑶,我就泡你!”闪电心里一急,有些口不择言,直把张强吓了一跳,颤声说道“我……我不是玻璃,你……你还是去泡别的男人吧。”闪电听了一愣,回过神儿来,是刚才一激动说错了话。脸上也有些过不去,怒声说道“***,早知道当初在海里的时候就该把你扔下去,省的你他娘的现在祸害人!”

    看着闪电气冲冲的模样,张强心里都快要乐翻了天,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样吧,在晓涵,玉瑶之间我肯定要泡一个,没办法,我已经受够了单生活,就想找个伴儿,好好的疼自己。至于我泡谁就由你来替我做决定吧。”“我……”闪电一呆,有些为难。一边儿是张强,一边儿是自己,想来想去也做不出这个选择,心一急躁,怒吼一声道“我选择宰了你……”“喂,你们干吗呢?”晓涵穿着一袭雪白的连衣裙出现在两人的面前,衣裙飘飘,长发飞飞,猛一看上去倒好像是从广寒宫溜下凡间的嫦娥仙子,妩媚动人,让人看了第一眼就再也难以挪开目光。

    张强一个箭步冲上去,潇洒的竖起臂弯,挽起晓涵的胳膊,冲着闪电一摆手笑道“拜拜了您那!”闪电回过神儿来,忍不住冲晓涵说道“嫂子,您……”晓涵冲闪电有些狡黠的嘘了一声说道“闪电,你要替我保守好这个秘密哦,强子那个醋坛子,万一要是打翻了,是很难收拾的!”看到晓涵那天真无邪的表,闪电悲叹一声,狠狠的瞪了张强一眼,转过去。

    伊拉克虽然说是饱经战乱,但是在美军驻地附近,还依然保留着一些,没有遭到大规模破坏的幽雅餐厅。在晓涵的指引下,两人来到了一家名叫“琴海”的西餐厅。坐定之后,张强笑眯眯的问道“想吃点儿什么?”晓涵笑道“随便,我是典型的杂食动物。不过,我提醒你,我很能吃的哦,当心我把你给吃穷了。”

    晓涵玩笑似的话语让张强听的一怔,时间一下子就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候也是在一个幽静的餐厅里,两人也是进行着这样一番对话。时光交错,让张强心神有些恍惚。他依稀记得曾经向晓涵保证过,他会让晓涵和自己在一起的rì子里每天都感觉仿佛是在恋。可是现在张强不得不说他食言了。他甚至将晓涵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这里,如果这里是风景如画的夏威夷,充满浪漫优雅气息的巴黎之类的地方,张强或许还会感到好受一些,然而这里却是战火蔓延,子弹纷飞,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伊拉克……

    看到张强的脸sè有些凝重,晓涵不由得咯咯笑道“怎么了?不会是被菜单上的价格给吓到了吧?”张强回过神儿来,苦笑着摇头说道“能请你这样的美女共进晚餐,大不了我以后的rì子都啃馒头好了!”说完,张强点了几个晓涵最喜欢吃的菜。一边等着侍者上菜,张强一边试探似的问道“晓涵,你有怪过你男朋友吗?”

    晓涵喝了一口水,大眼睛在张强的脸上扫了一圈儿,呐呐的问道“怪他什么?”“怪他都不能在你边儿陪你,一切都让你自己来扛!你会不会觉得他特不负责任?”张强幽幽的问道。晓涵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随后笑着说道“不会啊,虽然他人不和我在一起,可是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我会想着他,他也会想着我!这就已经足够了,人们不都是说知足长乐嘛!咯咯……”晓涵快乐的笑了起来。然而张强却是笑不出来,晓涵越是这样,他越是感到内疚。

    “其实……其实你不该对他这么宽容的,否则他会越来越过分……”张强苦笑着说道。“不会的,我相信你!”晓涵忽然注视着张强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说道。张强被晓涵看的直发愣,有些不解的问道“相信我?相信我做什么?”晓涵咯咯的笑道“因为你就是张强啊!”说着起宛如小猫一般的钻进了张强的怀里,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就好像是一只布袋熊。张强愣了一下,道“你……你说什么啊?”

    晓涵咯咯的笑道“你还要跟我装到什么时候啊?要知道,用被你加工过的特殊玫瑰花骗女孩子可是你的专利,还有,你的容貌无论怎么变,你的眼睛都是不会变的!难道我当初没有跟你说过,我就是因为你的眼睛才上你的,所以呀,从一开始见面,我就知道是你在玩儿花招,刚好本姑娘闲的无聊,我就陪你玩玩喽,看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招!”看到晓涵得意洋洋的拆穿他yīn谋的表,张强不由得一阵感叹,自己的这些个女人果然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想不被她们看出破绽,最好还是自己老实点儿。

    “哼,都认出我来,还故意说那些麻的话,你的脸皮可真厚!”张强轻点了一下晓涵jīng巧的鼻尖儿说道。晓涵不甘示弱的回击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想要泡妞儿,是你丢人才对!”张强呵呵一笑,道“那……那刚才你有没有被人追求,恋的感觉?”晓涵的脸一红,低着头不肯回答。那羞而可的模样,直把张强的看的疼煞煞,就好像是得到了一件希世珍宝,片刻也舍不得放手。

    不顾周围人怪异的目光,晓涵就这样躺在张强的怀里,吃着张强喂进她嘴里的餐品,脸上写满了满足。一边吃着饭,张强一边将他的遭遇娓娓的道来。当听到张强因为董菲菲而受到那样不公的待遇,最后被迫以假死脱的经历,心疼极了,立即主动给了张强一个深吻,然而这个吻,却给张强带来一个不小的麻烦。

    “晓涵小姐,你为什么对他这样?”就在张强被晓涵吻的yù仙yù死的时候,一把不是很标准的汉语响了起来。张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晓涵的红唇,转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年轻的阿拉伯男人带着四五个保镖,正怒视着自己。张强迷茫的看向晓涵,只见晓涵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悦。张强瞥了他一眼,问晓涵道“这是谁?”晓涵皱皱眉头说道“他叫内维加,是伊拉克萨门党党魁迈哈笛的独子。”

    张强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他们在伊拉克的势力很大吗?”晓涵说道“伊拉克除了执政党之外,还有两大党派,就是真神党和萨门党。本来两党相互牵制,各占半边天,可是后来真神党胡作非为,衷于恐怖袭击。而萨门党则相对显得平和些,在真神党的强势下,逐渐的丧失了些地盘儿,被真神党给压了下去。后来闪电带着地刺来到了伊拉克,了解到了真神党的恶行,一怒之下,率领地刺将真神党给连根铲除了,萨门党趁机占领了原先真神党的地盘儿,现在已经成为仅次于执政党mín zhǔ党的伊拉克第二大大党,势力很大!”

    看到张强和晓涵只顾着自己聊天,丝毫也不理会他,内维加心升腾起一阵怒火,怒视着张强喝问道“你是什么人?和晓涵小姐有什么关系?”张强邪邪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看起来你还真的是不大聪明,这么显而易见的事都看不出来吗?”晓涵也跟着站了起来,对内维加说道“内维加先生,您看到了,我真的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以后请您不要再来sāo扰我,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内维加的父亲迈哈笛是依靠着闪电的力量才壮大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因此他心对神秘而强大的国人一直都是又又恨。的有国人做靠山,即使是美国人也不必惧怕,而恨的则是国人太过强大,强大到已经足够威胁到他的地位。为了避免这样的事发生,迈哈笛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国人的关系联系的更紧密一些。于是迈哈笛就盯上了在国大使馆工作的晓涵,希望内维加能把晓涵娶回家,那样他和国大使馆无疑就结成了最坚固的同盟,刚好,内维加也深深的被晓涵所表露出来的东方女人的美丽和神韵所折服,于是就展开了猛烈的攻势,让晓涵有些不胜其烦。

    萨门党得势,内维加就成了伊拉克当之无愧的tài子dǎng。随着份的提高,内维加的脾气也跟着上来了。一听晓涵竟然如此绝,当场就翻脸了,指着晓涵怒声喝道“晓,我对你一片衷,你却这样对我,你是瞧不起我,还是瞧不起我的家族?”张强冷哼了一声,一把抓住内维加指向晓涵的手指,猛的一拧,怒声喝道“没有教养的东西!”十指连心,内维加痛的当即惨呼了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

    他后的保镖,见状急忙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张强,张强的手上再一使劲儿,内维加的惨叫声又起,张强冷冷的说道“内维加少爷,你最好还是约束着点儿你的手下们,万一他们一激动,我也跟着一激动,你这条小命儿可就没有了。”内维加强忍着剧痛,连声怒吼道“你们……你们都把枪给我放下……放下!”几个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各自轻轻的将枪放在了地上,恶狠狠的盯着张强猛瞧。

    张强呵呵的笑道“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这样会让我感到紧张的。内维加少爷,麻烦你让他们把看我的眼神儿放的温柔些好吗?”内维加都快要哭出来了,连连点头,冲着手下们嚷道“听到了没?都把眼神放温柔点儿,难道你们想要把本少爷痛死吗?”几个凶神恶煞的保镖听了,急忙敛去眼的杀气,强自做出一副温柔,和蔼,亲切的笑脸。不过这显然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一张张笑脸比哭还要难看三分,直把晓涵乐的咯咯直笑。

    内维加强忍着心的怒火,小心翼翼的问道“现……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张强松开手,笑道“看在你们表现还不错的份儿上,今天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以后要是再敢有下一次,我绝不轻饶!给我滚!”内维加揉搓着被张强拧的快要断了的手指,冷冷的看着张强,咬牙切齿的说道“滚?我看要滚的人是你才对!”说完,一挥手,对四个保镖喝道“还傻站着干什么?他这么欺负本少爷,你们的眼睛瞎了吗?给我把他宰了!”

    四个保镖被张强戏弄,心早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此时听到内维加的命令,哪还会再跟张强客气?一个个连吃nǎi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只想一拳头将张强砸成饼。看着虎扑而来的四个保镖,张强苦笑了一声说道“晓涵,为什么他们总要在吃过亏之后才知道后悔呢?哎,可悲啊!”张强悠然一声长叹,化鬼魅,如风一般的在四人扫过,内维加还没看清楚发生老什么,张强已经掠回到了晓涵的旁,而那四名保镖则恍若木桩一般的呆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内维加无比惊诧的看着眼前这有些诡异的景,迟迟的回不过神儿来。张强面对着四个保镖,随手轻轻一挥,嘴里轻喝一声“倒!”四个保镖立即同时软倒了下去,生死不知。这仿佛是魔法一般的景,直把内维加吓的浑颤抖。张强带着些须的怜悯,幽幽的看着内维加笑道“看来,你的这些保镖不足以保护你,依我看,你还是换几个保镖吧。”说完,一揽晓涵的小蛮腰,笑眯眯的说道:“亲的,我们走吧?”

    看到自己心目的女人,就这样亲密的依偎在别的男人怀里,一向心就狭隘的内维加自然难以忍受,猛的掏出怀里的手枪,冲着张强的背影就连shè了两枪。张强眉头一皱,在枪响的一瞬间,闪电般的转过来,狂霸的挥出一掌,强劲的掌风,包裹住两颗弹头,瞬间掉转了方向,转而shè向内维加。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农民(幻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