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激战

    ()    “迟泽,你这个狗杂种!你犯下了滔天罪行,本应该立即枪决。是zhèng fǔ仁慈,留你一条生路!而你却不知悔改,扇动囚犯暴动,将他们带上绝路,当初我真应该一枪毙了你!”古非天冲着迟泽怒声喝道。“哼哼哈哈……仁慈?你们不杀我,只不过是想让我替你们卖命,替你们杀人罢了!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儿吗?”迟泽满是不屑的驳斥道。古非天说道“你们对祖国和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难道你们就不应该去弥补自己的罪恶?男子汉大丈夫,要有一双能担当的肩膀。你们犯下的罪恶,难道要有别人去偿还吗?”

    “够了!这五年里,同样的话你跟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听够了,也烦了!你们乖乖的去死吧!”说完,举枪冲着古非天所在的沙丘就是一顿狂扫。从他们的对话里,张强渐渐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每一个国家都设有秘密监狱,在这些秘密监狱里关押的往往都不是一般的犯人。要么是战俘,要么就是怀绝迹的罪犯。在国际舞台上,许多事是国家不适合出面解决的。比如有些人该杀,但是他却有着很深的背景,如果zhèng fǔ出面杀了他,很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麻烦和国家间的冲突,那么在不适合zhèng fǔ出面的时候,这些秘密监狱里的罪犯就变成了没有份的秘密杀手。

    在来到秘密监狱之前,他们大多都已经被执行过‘枪决’或者被zhèng fǔ宣布为死亡了的。即使对方查下来,其结果也只能是一无所获。想来,这里应该就是一所秘密监狱。也正因为如此,像迟泽这样的绝世凶人才能继续活下来。

    事已经到了如今这步天地,众囚犯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占领这所监狱或许还有逃生的可能。迟泽的枪一响,众囚犯手里的家伙也同时开了火儿。一道道火舌喷吐着,激起漫天的飞沙。古非天和十几个狱jǐng被死死的压制在沙丘上,丝毫也动弹不得。见状,迟泽得意的连声狞笑,边shè击边往前紧道“古非天,你还手啊!你不是一向都很威风吗?来啊,让我再见识见识你的威风!出来啊!”

    古非天气的肺都要炸开了,两排钢牙咬的咯嘣乱响,可是却苦于对方的火力太猛,被压制的连头都抬不起来,如何又能还击?这光挨打不能还手的窝囊事儿,古非天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经历,气的在肚子里直骂娘。“狱长,我们怎么办?被他们攻上来,我们就完了!”一个年狱jǐng眉头紧皱的看着古非天问道。

    古非天咬了咬牙说道“这样,你领大家在这里,冲天放枪,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带几个人从右边绕到他们的一侧,看到我们开火,你们再开火!这帮狗娘养的,白白浪费了国家这么多年的粮食!”说完,点了三个jīng干的狱jǐng,向沙丘的右侧滚去。那年狱jǐng开则带领着其余人,疯狂的对天shè击。

    一直都没有动静的狱jǐng,此时忽然枪声大做,众囚犯下意识的趴在了地上。迟泽满是轻蔑的看了一眼趴的满地的囚犯,怒喝一声道“都他娘的是胆小鬼!给我站起来shè击!”迟泽一脚踹在旁圆脑袋的股上,那圆脑袋吃痛,惨叫着从地上跳了起来,端着枪一通狂shè。处于对迟泽的惧怕,趴倒的囚犯重新站了起来,向前推进。迟泽冲着沙丘怒喝道“古非天,你出来啊,你不是要杀我,我就在这儿,你出来杀我啊!”

    “狗娘养的!既然你这么想死,我送你一程!”古非天猛的从他们的右侧冒了出来,手里的手榴弹脱手向着迟泽飞来。迟泽见状大惊,体本能的向一旁狠狠的倒去。“轰”的一声巨响,三四个反应慢的囚犯立即被送上了天。与此同时另外三名迂回过来的狱jǐng同时开了火,子弹带着他们的怒火倾斜在囚犯当,囚犯又倒下了几个。听到这边儿的枪声,年狱jǐng那边儿也不再客气,所有的狱jǐng同时跃了起来,手里的冲锋枪疯狂的扫shè着。这突如其来的景,立即把众囚犯给打蒙了,不知道该向那个方向还击,原本二三十个囚犯,在一瞬间就被撩倒了接近一半儿。

    迟泽见状,紧咬着牙关,大声喝道“都***快趴下,趴下!”迟泽一脚将边那完全被打蒙了的圆脑袋踹倒在地,随后自己也趴了下来。众囚犯也有样学样,要么卧倒,要么找掩护,伤亡才没有继续下去。

    “狗娘养的,混蛋!”迟泽躲在一处沙丘的后面,愤怒连连的嘶吼道。“泽哥,我们怎么办?就这么点儿人还能杀出去吗?”圆脑袋满是忧虑的对迟泽问道。迟泽怒声道“我***怎么知道?”圆脑袋一听,竟然呜咽了起来,吵的迟泽心不胜其烦,一把揪住他的脖子喝道“你他娘的要是再哭,我就把你给扔出去,被古非天揍成筛子!”圆脑袋这才停止了哭泣,恢复了平静。

    迟泽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现在囚犯已经失去了数量上的优势,就单兵来说,根本就不是饱受训练的狱jǐng的对手。在人数差不多的况下,囚犯就好像是一盘菜,被狱jǐng吃掉是迟早的事。本来还想借助这些囚犯为自己壮势,现在看看,这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迟泽转头对圆脑袋沉声说道“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你们就和条子对峙,他们不开火,你们也不开火,他们要是冲上来你们就给我把他们揍回去!总之一定要坚持到我回来!”

    圆脑袋听到迟泽要离开,急声问道“你……你要去哪儿?”迟泽嘿嘿一阵狞笑说道“我要去找一张能控制住古非天的王牌!有了这张王牌,我们就有八成的胜算!”圆脑袋一听,呐呐的问道“什么王牌?泽哥,你不会是想拿我们当炮灰,自己一个人遛吧?”迟泽一听,脸sè倏然变的极其冷峻,一手扣住了圆脑袋的脖子,怒声说道“要是我想遛的话,就凭你能阻止的了我吗?啊?”

    圆脑袋打了个冷颤,说道“泽哥,泽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离不开你,无论是去哪儿,您可一定得带上我啊!”迟泽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想跟着我就要听我的!不要惹我不高兴!乖乖的留在这里。”说完,迟泽小心翼翼的向着监狱的方向摸了过去。

    半个小时过去了,沙漠变的静悄悄的,静的让人觉得可怕。古非天的眉头一点点的皱紧,以他对迟泽的了解,迟泽绝对不是一个有耐xìng的人,这半小时的时间,迟泽一定一直在行动,可他到底在做什么,古非天却是猜不出来。“狱长,已经半个多小时了,我们是不是冲上去?”古非天摇了摇头说道“他们的火力很猛,同志们冒贸然的冲上去很可能要牺牲,我们已经牺牲了好几名同志,不能再有人牺牲了。”“可是这样老是按兵不动,也不是办法啊?”那狱jǐng又说道。

    古非天摇摇头说道“不怕!这是沙漠,没有补给和交通工具,他们是逃不出去的,现在我们就跟他们比一比,看谁耐xìng更好。”古非天正说着,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古非天心里一惊,急忙掏出电话,一看号码是副监狱长老张,接通电话,古非天急声问道“老张,家里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儿吧?其余的囚犯有什么动向?”老张厚实的笑道“老古,别担心,家里一切正常。其余的犯人都很安分。只是刚才莫名其妙的起了一把火,不过现在火势已经被我们狱jǐng全力扑灭了,损失不大!老古,你那边儿怎么样,需不需要我派人去支援你?”

    “起火?为什么会忽然起火?”古非天的心里一震,问道。老张说道“目前还不清楚原因,同志们正在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古非天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这里不需要人手了,那些暴动的囚犯已经被我们困住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解决战斗!你的任务还是尽力维护家里的安定,绝对不许新的暴动发生。”说完就收了线。但是古非天的眉头却依然没有舒展,紧紧的皱在一起。

    “怎么就会莫名其妙的起火呢?……调虎离山?!”古非天猛的浑一震,一股股寒意顺着脊梁骨一直延伸到他的头上,引得头皮一阵发麻。古非天双手有些颤抖的拨通了老张的号码,急声说道“快!带人去家属区,迟泽在那里,快!”说完,古非天猛的从掩体里跳出,一边在嘴里怒吼道“你们这群狗杂种!”一边疯狂扣动着扳机,旁的狱jǐng见状大为惊骇,想也不想的一跃而起,将古非天的体硬生生的按倒在地,与此同时,古非天刚刚站立的地方,被十几发子弹击,激起漫天的沙土。

    古非天恨恨的捶了一下地面,一双铁拳深深的陷入了黄沙之,连声吼道“我真是太笨了,为什么就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笨蛋,笨蛋!”看着状若疯狂的古非天,那狱jǐng急切的问道“狱长,到底是怎么了?您倒是说话啊!”古非天咬牙切齿的说道“迟泽那狗东西,他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啊?什么?”那狱jǐng不解的看着古非天问道。古非天痛声说道“迟泽用这些囚犯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他自己却悄悄的又返回到了监狱。”“他又回去了?他真的有这样的胆量?”那狱jǐng似乎不大敢相信的连声问道。古非天沉声说道“迟泽不同于别的亡命之徒!他凶残而且狡猾,即便是处绝境,也依然冷静如狐。这也是为什么我执意要把他关在X区的原因!可是没想到,即便是这样,仍然被他掀起了这么大的风浪。就在刚才,他在监狱里放了一把火,吸引了狱jǐng们的注意力,他自己现在恐怕已经进入家属区了!”

    “什么!?”几个狱jǐng一阵错愕。家属区里住的既有狱jǐng的家人,同时也有犯人的家属,但是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孺,面对迟泽这样凶残的罪犯,简直就是虎入羊群,难怪古非天会感到如此的痛心。

    “砰砰砰……”枪声从监狱的方向不断的传来,古非天等人的心立即紧紧的揪了起来。枪声持续了几分钟就停止了,“难道是迟泽已经被击毙了?”古非天希望是这样,但是他却知道这个可能xìng微乎其微,以迟泽的战斗素养,在整个监狱如果说还有一个能击毙他的人,那也只能是自己。老张虽然也是一位经百战的战士,但是要想击毙迟泽,他还不够看!

    果然,事再次被古非天料,随后老张打来电话,告诉了他一个噩耗。古非天的妻子受伤,仅十岁的小女儿被迟泽掳为了人质,目前正向着他们这边移动,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拿古非天的女儿要挟古非天。听到这个噩耗,古非天的体一连晃了几晃,这个铁打的汉子第一次脸上流露出悲伤耳朵绪。内疚如野草一般的在他的心疯长起来。如果不是白白的浪费了这半个小时的时间,不停歇的进攻,也许他早就发现了迟泽的yīn谋,也许他的妻子就不会受伤,也许他的女儿就不会成为迟泽的人质。越想古非天越觉得这一切是自己造成的,越想越觉得愧疚,钢制的冲锋枪在他的手里不停的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好像随时都会被捏碎一般。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农民(幻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