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到美国

    ()    两人笑闹在一起,张强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昨晚的冲动浪漫已经招惹了一个不可招惹的小恶魔,给他以后增添了不少的麻烦。“喂,大白天的,你们就打骂俏的,拜托注意一下影响好不好?”李爽有些不满的走了进来,瞪着两人说道。张强皱眉看着她道“你们的实验要到什么时候啊?再这样下去,我可得收你们的生活费了!”李爽瞪了一眼说道“研究到什么时候?我怎么知道?当然是哪天有了结论,哪天算了!收生活费是你的权力,可是交不叫却是我们的权力,哼!你等着吧!”说完,股一扭,快步走了出去。

    “我怎么觉得她好像不大高兴啊?”萧蔷看着李爽的背影,说道。张强摇头道“管她的呢!在野外我遇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凶巴巴的,好像和谁有仇似的,不理她!萧蔷,我马上又事要做,你一个人呆在家里行吗?”萧蔷抬头看了看电视,问道“你不会是想去偷那个设备吧!那可是美国太空总署,比五角大楼防备的还要严密,很危险的!”萧蔷的脸上写满了担心和牵挂。

    张强呵呵笑道“你觉得小小的美国太空总署能拦的住我,你忘记我的本事了?”想起两人昨天的浪漫之旅,萧蔷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下来,笑道“也是!看来我真的是杞人忧天了!”张强摇摇头道“不,那不是杞人忧天,是你对我的关心,我都记在心里呢!”萧蔷被张强的话说的心一暖,看着张强的眼神一阵迷离。

    到美国去犯罪,张强自然不会傻的乘坐飞机去,在机场留下影像资料总是一个麻烦和隐患。所以张强选择了瞬移。舒玉和张强有着同样的想法,只不过她不会瞬移,但是她会驾驶飞机,躲过美国的雷达还是有把握的。就这样两人以不同的方式却几乎同时偷渡到了美国。

    走在美国的街道上,看着从自己边走过的顶着五颜sè的头发,或白或黑的美国人,张强的心充斥着陌生的新奇。“不是说美国的空气里都是一股牛nǎi味儿吗,也没觉得和国有什么不同啊?”张强轻声的嘀咕了几句。“国人?”忽然熟悉的汉语在耳边响起,就好像是在寂静的水面上投下了一颗石子儿,那种让人心都跟着悸动的感觉在许多年后,张强都依然清晰的记得。他似乎能够理解,那些旅居国外的同胞为什么彼此之间会积存下那样深厚的谊,能够理解为什么他乡遇故知能让人如此的感动。

    张强转过头来,脸上挂着他这一辈子最真诚的笑容,看着面前的这位年大叔,材微胖,但是因为生的高大,显得尤其的壮实。穿的很普通,衬衫西裤,仿佛是预示着这位大叔在美国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似乎混的并不是很好。但是越是如此,张强心的亲切感就越是强烈。笑道“不错,我刚从国来,我叫张强!”年大叔急忙伸过手去说道“我叫劳清,很久没有看到陌生的国人了!来,进来我们好好的喝一杯,我请客!”

    张强看了一眼劳清的朴素装扮,又看了看后装饰考究的国餐馆,说道“还是我请吧!听人说,在美国吃国菜是一种奢侈,我怎么能让您这么破费呢?”劳清哈哈笑道“那是!国人到这里开餐馆,本来就是为了痛宰美帝国主义这只肥羊,那还能心慈手软?不过,你放心吧,这家国餐馆是我开的,请同胞吃顿饭还是请的起的!”张强哈哈笑道“怎么不早说,害我瞎担心半天!”说完自顾自的向饭馆里走去。劳清苦笑了一声,急忙跟了上去。

    在一间雅致的包厢里,张强毫不客气的点了一桌子菜,大口的吃起来。“恩!不错,和家乡的味道一样!”劳清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了!我告诉你,除了菜是美国农民种的之外,这油盐酱醋全部都是从国内空运过来的。虽然美帝国主义不值得同,但是咱也不能欺骗消费者不是?说是国菜,那就得是地地道道的国菜。来,咱俩走一个!”劳清端起酒杯,笑眯眯的对张强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存着一份抹不去,道不明的好感,欣赏。

    张强急忙端起酒杯,和劳清碰了一下,仰脖儿灌了下去。“咦?这……这是龙泉佳酿吧?”张强品了品笑着问道。提起龙泉佳酿,劳清没说话,先是猛拍了一下桌子,满脸振奋的说道“不错,一点儿不错!***,你不知道当我在超市的货架上看到来自国的酒时,我那个激动啊!只是这酒有点儿贵,但我还是二话没说就买了十瓶!为什么?支持国产啊!美国人是开放,但是却也很小器,就怕被别的国家的人赚走了他们的钱,你的东西要想进口到美国来,那叫一个费劲。我从来都没想过,国的粮食酒有一天能够进口到美国,和威士忌放在一个货架上。这真是给我们国人长了大脸了!”又喝了一杯酒,劳清顿了顿说道“不过,这酒也给我带来不少麻烦!”

    张强愣了一愣,疑惑的问道“麻烦?怎么会有麻烦呢?”劳清怒声说道“妈的,要不怎么说美国人要是浑起来,忒不是东西呢!这龙泉佳酿的味道实在是太人了,不要说从来没喝过我们国白酒的美国人,就是像我这样的酒虫,也不能抵抗龙泉佳酿的魅力。自从龙泉佳酿开始销售以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沉迷于龙泉佳酿的神奇口感不能自拔,可是龙泉佳酿运到美国销售的份额根本就满足不了美国人的胃口,超市货架上的龙泉佳酿已经连续提了三次价格,现在已经是恐怖的一万美金一瓶了,可是依然是供不应求。在超市里买不到龙泉佳酿,人们开始疯狂的涌向各大国餐馆,不点菜只点龙泉佳酿!***,他们简直就把我们这里当成了酒厂!没有了,他们就闹,一天一小闹,三天一大闹,自从龙泉佳酿进入美国市场以来,我这就没消停过。”

    仿佛是为老验证他说的话似,两人聊着聊着,雅间外边儿就响起了一阵sāo乱和高声的喝骂。劳清脸sè一苦道“你看看,说来就来了!”说完,急匆匆的站走了出去。雅间外已经乱成了一团。一个高大的黑衣人正抓着一位国服务员的领口大声的叫唤着什么。服务员极力的想要从黑人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是黑人长的何等的高大魁梧,一只手就好像是蒲扇一般,岂是瘦弱的服务员所能挣脱的掉的,更何况还有另外四五个大汉在一侧虎视眈眈的看着。

    劳清急忙分开人群走了过去,看到这个黑人心一惊,急忙笑道“原来是杰克先生,不知道是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您不要见怪!”叫杰克的黑人,手一松,放开了服务员,转头看向劳清,一笑露出满口雪白雪白的大牙,道“劳先生,我们已经是多年的老邻居了,而且合作的又那么愉快,您这样做可是有点不对哦!”

    劳清所在的这个街区人员十分的复杂,有黑人,有白人,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外来人口。种族冲突,黑社会互斗的事时有发生,虽然不见得每天都会有人喋血街头,但是大家斗殴事件却已经是屡见不鲜。这个杰克就是这个街区黑人帮的老大,手下掌管着两三百号的黑人打手,为人极其好斗,年少的时候练过几年拳击,手上也算是有些功夫,俨然已经成了这个街区的一霸。

    “这个……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真的是很对不住,还请您多多担待!今天我请您吃饭,一切费用都算我的!”劳清爽快的笑道。杰克手一挥,四五个手下便各自找座位坐了下来。杰克笑道“我们也不需要什么菜,只要每人给我们来一瓶龙泉佳酿就行了!”劳清就知道事会是这个样子,苦笑道“杰克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们店里也没有龙泉佳酿供应了……”他的话还没说完,杰克已经分外不满的将桌子拍的咚咚震天响,高声喝道“国老头儿,你以为我们都是傻瓜吗?国餐馆会没有国酒卖?”

    劳清皱着眉头道“您误会了!我们有国酒,但没有龙泉佳酿……”“那我不管!你想办法,去偷去抢随便你!总之我们今天要是喝不上,你就准备关门大吉吧!”杰克蛮横的态度让张强看的越发不爽,刚想出手教训他们一下,门外猛然想起一声冷笑,一个白人大汉同样带着四五个手下走了进来。看到这群人,劳清的神sè更苦,知道今天的事已经万难善了了。

    这当头的白人名叫威廉,是该街区白人党的首领。美国虽然在极力的消除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区别,但是种族冲突依然尖锐。白人和黑人的对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在这个jǐng察都不怎么光顾的街区,黑人和白人的矛盾冲突更是不断的被激化。威廉领导的白人党和杰克率领的黑人党,更是仇似海,几乎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

    “黑人也配喝龙泉佳酿吗?真是笑话!”威廉的一句话就将现场的气氛推到了爆发的极点,几个黑人大汉猛的站了起来,一齐怒视着威廉。威廉冷酷的脸上满是不屑,幽幽的说道“你们这些黑人不好好的做我们白人的奴隶,却非要争什么人权,真是可笑!人才有人权,你们是奴隶,哪里有人权可言?”说完看向劳清说道“老板,给我们来几瓶龙泉佳酿,已经好长时间没喝了,舌头上都没味儿了!”

    劳清苦笑道“威廉先生,小店真的没有龙泉佳酿供应了,各位要喝请改天再来,行吗?”威廉邪笑道“老板,我知道,你是不想让这些黑鬼糟蹋了好酒才故意这么说的!没关系,我已经来了,有我在,他们是不敢胡来的,你不需要再欺骗他们了,直接无视他们好了!啊哈哈……”

    “威廉!就你们这样的白皮猪也配!?”杰克怒发冲冠,伸指指着威廉喝道“有种,我们单挑!要是你们白人输了,以后见到我们黑人就得跪下,怎么样敢不敢啊?”威廉怒喝一声“有什么不敢的!但是你们黑人要是输了,就得全给我滚出这个街区,永远都不准回来!”眼看着两人越说越僵,劳清急忙插到两人间说道“两位两位,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动手,那样伤和气……”

    “滚开!国佬!”杰克一声怒吼,粗壮的手臂倏然伸出,揽住劳清的腰狠狠的向一边推去,一连撞翻了许多桌椅。浑散了架的疼让劳清不由得大声呻吟了起来,张强急忙冲过去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关切的问道“劳叔,您没事儿吧?”劳清痛苦的摇了摇头说道“完了,完了,这么多的家当就要毁在他们的手里了!”张强呵呵笑道“放心吧,他们打不起来!”劳清有些疑惑的看了张强一眼,张强朝着门的方向努了努嘴,劳清顺势看去,眼睛也不由得一亮,喃喃的说道“他来了就好了,他来了就好了……”只见一个一休闲打扮的年轻人悠闲的倚门而立,上是一件海蓝sè的无袖体恤,下是一条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裤,英俊不羁的脸上带着玩世不恭也似的冷笑。

    张强诧异的看着劳清问道“您认识他?”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农民(幻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