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叛离

    ()    过了好半天,房间里才传出张强那略带一点儿嘶哑的声音“怎么样?”“你。。。你难道不让我进去吗?我想当面跟你说!”李丽说道。张强道“不用了,你就在那儿说吧,存在我谁也不想见!”李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道“负责成本估算的那群家伙,甚至都没有看我们提供的材料,就直接给我们下了结论,认为我们的成本不会超过二十元。张强,这样的结果我们还要拿去公证吗?”

    “哈哈哈哈。。。”李丽的话音刚落,房间里张强狂暴的笑声就冲天而起,足足笑了半天,张强才说道“李丽,你是什么意思?拿这样的结果去公证,你还嫌我们龙泉集团不够惨吗?啊!?”张强的一声厉喝,让李丽吓的忍不住连连后退了几步,心布满了惶恐,一向温柔体贴的张强不见了,此时的张强就好像是一只受了伤的狂狮,看谁不顺眼都会毫不留的咬上一口!“那。。。那我们该怎么办?”李丽稳了稳心神不安的问道。张强闷声说道“什么也不做!现在你下班了,回家去吧!”

    “下班?回家?在这个时候你竟然说我下班了,让我回家?张强,你是什么意思,你也太瞧不起我了。。。”李丽好像是受了侮辱似的,大声的喝道。“住嘴!”可还没等她说完,张强狂怒的嘶吼就将她的话语打断。“你在跟谁说话,如此大呼小叫,大概你从来没把我这个董事长放在眼里吧?如果是这样,那让我说的再清楚一点儿,从现在起你被开除了,龙泉集团不在有你的位置,滚吧!”

    张强的话就好像是一技重拳狠狠的掏李丽的心房,李丽痛苦的捂着口,扶着墙壁缓缓的坐到了冰凉的地上。听到张强和李丽的对话,龙灵儿再也忍不住了,冲到门前,不停的拍打着房门,嘴里大声的吼着“张强,你个混蛋,你个懦夫!就知道伤害你的人,我。。。我看错了你,你不是要开除李丽吗,好,你连我也一起开除了吧!。。。”“哼哼。。。”房间里传来一声轻笑,“好啊!龙灵儿,我正式通知你,撤消你龙泉集团总经理的职务,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

    “啊!?”龙灵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目瞪口呆,就好像是被点了道一般,动也不会动了。只有大滴大滴的泪珠不停的从她的脸颊上滑落。被张强挂断了电话的晓涵,心一下子慌张了起来,再继续拨打,却始终是忙音。再也坐不下去的晓涵,急忙赶到了龙泉集团。看到龙灵儿和李丽一个傻站着流泪,一个失魂落魄的呆坐着,晓涵心头的不安越发的强烈,不顾一切的抱住龙灵儿的胳膊,问道“灵儿,张强呢,他在哪里?快告诉我!”

    龙灵儿艰难的伸出手指指了指房间的门。晓涵会意,想要推门却推不开,立即该推为拍,嘴里说道“强,你在里面吗?我是晓涵,你快开门让我进去!你这是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你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什么,为什么这次却。。。”

    “闭嘴!我不想听到你们说话!都走!”张强嘶哑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决绝的语气让晓涵都有些吃惊,从认识到现在张强似乎还从来都没有这样跟他说过话,晓涵感到了委屈,声音有些颤抖“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委屈的泪水在晓涵的眼眶里打着转儿,习惯了张强的温柔,习惯了他的甜言蜜语,不知不觉,晓涵已经不能再分担张强的痛苦了。人就是这样,当你失意,受到伤害需要发泄的时候,最先倒霉的往往是你的亲人,和你越亲密的人就越会成为你发泄的首选对象。就像丈夫和妻子,当丈夫受到委屈的时候,虽然他深着自己的妻子,可是他总会不自的将心的委屈发泄到妻子上。

    可是当张强将满心的愤懑发泄到周围这些他最亲密的女人的上时,享受惯了张强柔似水的她们都有些承受不了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她们,要怪就得怪张强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扛,只愿意自己的女人跟自己分享幸福,却不愿意她们和自己一样分担痛苦。只是这次,张强所承受的实在是太沉重了,孤立无援,四面楚歌,到处都是指责他的人,这无比的压力几乎要将他压垮,他再也承受不了,他终于选择了向她边的女人发泄,希望她们能帮助自己分担一点儿痛苦,可是他没想到,只这么一次就将晓涵,灵儿她们给压垮了。

    听着晓涵那充满委屈的埋怨,张强的心越发的烦乱,电视上不利于他,批评甚至谩骂他的报道一则接着一则,看着被采访到的那些普通市民提到张强时所流露出的咬牙切齿的愤恨,让张强又是一阵心寒。

    “张强,你出来,我要你出来面对我,你凭什么那样说我,我是那么的你,可是你呢。。。”晓涵依然在喋喋不休的诉说着心的委屈。“滚!!”张强再也忍无可忍,一声震天的嘶吼,震的人耳膜嗡嗡的作响,紧跟着,房间里传出一阵劈里啪啦的东西落地摔碎的声音。龙灵儿回过神来,默默的转走开了。然后是李丽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轻轻的对晓涵说道“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听着房间里低低的嘶吼声,晓涵的心里的委屈暂时被担心所取代,“他。。。他不会有事吧?”李丽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但愿吧!”晓涵无言的注视着房门,良久良久之后,才迈着踉跄的步子和李丽一起离开了。三人都离开了,房外陡然陷入了一片无边的寂静,张强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看着天花板,眼神里满是呆滞。。。

    “灵儿,我是爸爸!”龙灵儿刚回到办公室,龙四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龙灵儿听到龙四海的声音,心一动,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好像是要把心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一般。等龙灵儿哭了一会儿,心稍微平复了,龙四海才心疼的说道“灵儿,爸爸知道这几天龙泉集团麻烦不断,你过的很辛苦。爸爸,想好了,龙泉集团这次是很难过的了这一关了,我也不想让我的女儿继续受苦,这样,你把我们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全部撤走,反正这么长时间来我们赚的也已经够多了!“

    在危难的时候,就连龙四海这样的杰出人物,也不由得露出了商人唯利的嘴脸,龙灵儿吃了一惊,说道“那怎么行?现在龙泉集团正是处于崩溃的边缘,我们再在这个时候撤走,那不是等于把张强给抛弃了吗?不行,我做不到!”龙四海苦笑一声道“我的傻丫头,张强已经完了,现在走到大街上,只要提到张强的名字就会遭到围攻,你难道要陪着他一起殉葬不成?”龙灵儿坚定的说道“即使是真的给他殉葬了,我也没有任何的怨言,总之让我在这个时候抛弃他我做不到!”

    “可是,难道在你的心只有张强,没有我这个爸爸吗?用不了多久,龙泉集团和清泉酒业有合作的事就会曝光,到时候不但龙泉集团要完蛋,清泉酒业也要跟着灭亡,这可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它就这么完蛋吗?”龙四海有些无奈的说道。

    “啊?会这样吗?”龙四海的话让龙灵儿吃了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用不了多久自己的份就会被挖出来,到那个时候,龙四海所说的将不再是可能而是铁定的事实了。龙灵儿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龙四海继续说道“不要再犹豫了,灵儿!现在动手还来得及,再耽搁下去,等到龙泉集团彻底崩溃,我们即使是想撤也没机会了!再者,我们这样做,也是在为龙泉集团保存实力,只要张强能再站起来,我们就是他东山再起的资本,他有技术,只要不要再像现在这样心肠太黑,是一定有反盘机会的!”

    “爸,难道您也觉得张强他的心太黑了吗?”龙灵儿茫然的问道。“难道不是吗?一百多倍的利润,这和抢钱有什么区别?这也是给他的一个教训,做生意追求利润没错儿,可是也不能太离谱!哦,对了,你这次离开,千万不要忘了将龙泉佳酿的配方带走,这可是价值千金啊!还有那神秘的小草,也一并带走,我派了许多人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却一直都没消息,真是奇怪。。。”

    “爸,您这是要做什么?这可是张强的研究成果,我们这样是在侵权!”龙灵儿有些恼怒的说道。龙四海笑道:“侵什么权?张强告我们了,我们才是侵权,他不告就不是侵权!再说,依他现在的状态和漫天的骂名,即使是告恐怕也没人会支持他,听我的没错!”龙灵儿沉默了,龙四海的话每一句都那么有道理,虽然有些yīn险,但是在目前的况下,似乎龙四海所说的又是最理智,最英明的。

    “好吧!爸,希望我这次听你的将来不会后悔!”龙灵儿喟然一声长叹,缓缓的说道。龙灵儿听了大喜说道“这就对了!我是你爸爸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很快我就会派直升机把你接回běi jīng,龙泉集团现在实在是太危险了。”

    挂断龙四海的电话,龙灵儿立即行动了起来,一笔笔的资金通过各种渠道转入了清泉酒业的账户,等转帐结束后,龙灵儿打开了那个锁着酒心草的保险柜。经过这么长的时间,酒心草却依然是翠绿yù滴,充满了生机,好像根本就不曾离开过土壤似的。拿起一棵酒心草,龙灵儿仔细的端详,有些明悟,也许真正名贵的是这些小小酒心草,只是那些家伙们都不识货罢了。

    李丽同一时间也在收拾着属于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龙泉集团,可是在电脑上,她敏感的发现了一系列不正常的资金流,心一惊,有些恼怒的冲到龙灵儿的办公室大声的质问道“灵儿,你在转帐?”龙灵儿无奈的转过头来说道“是的!我爸爸要我将属于清泉酒业的股份全部撤走。”

    “你。。。你这是抛弃了张强!”李丽愤怒的说道。龙灵儿心一阵委屈,反驳道“不是我抛弃他,是他不要我了!你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吗,那么的绝,我的心都碎了!”“对!你的心是碎了,可是他呢?你竖起耳朵好好的听听,门外所有的人都在反对他,指责他,现在全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难道在这个时候,你还指望他对你笑脸相迎,温柔体贴吗?你是委屈,那他呢,他就不委屈吗?你的心只是碎了,而他的心恐怕已经死了!”

    李丽的话让龙灵儿有一种振聋发聩的震撼,可是她又能怎么做,收拾了一下纷乱的心,龙灵儿淡淡的说道“你怎么骂我都不没意见,可是我和周晴一样,我不是一个人,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任xìng而毁了我爸爸的事业,我不能那么自私!这一次,就算是我对不起张强吧!。。。”

    “对!你就是对不起他,你根本就不他对吗?”李丽愤怒的呵斥道。“不!我是他的,你明明知道,我和你一样的他!”龙灵儿无比愤怒的说道。瞪大的眼睛,布满了被诬蔑的怒火,直视着李丽,好像是要将她炼化一般!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农民(幻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