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张强家的客人

    ()    从政多年的晓正平清楚的很,如果周宗南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话,那么周宗南的话就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必然会发生的。他不希望张强有危险,更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有危险,晓正平点头道“您说的没错儿!我只是没想到张强的上竟然有这么多秘密。他的这种材料是从哪里得到的,真是有些匪夷所思!”林超然哈哈笑着说道“正平啊,你小子是捡到宝贝了。张强就好比是一座巨大的宝藏,就看你能从这宝藏里挖出多少宝贝来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看人一向很准,不会错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正平你安排一下,我们马上动去找张强!好长时间没见了,我还真的是怪想他的呢!”

    首长发话了,晓正平自然不敢不遵从,当下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工作,庞大的车队就从省zhèng fǔ出发了。一路上看着rì新月异的S省,林超然是连连点头,赞赏不断。“正平,你不要以为把你调到běi jīng是因为我的缘故。看看现在的S省,发展速度之快在全国范围内都排的上号,这都是你和何勇领导有方。国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才,是你用自己的成绩赢得了进驻běi jīng的机会。你是我的部下,没错儿,但是我林超然绝对没有偏向过你什么,我问心无愧,你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这人嘛,流言飞语总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看你自己是不是行的正,做的端!”

    林超然识人功夫果然是一流,虽然晓正平一直都掩饰的很好,但是他心的确对自己的这次上调是心怀忐忑的!晓正平是很有能力的,但是却是有能力的官员就越担心别人将自己的能力划归为人。林超然和晓正平的关系亲密,这已经不是秘密!林超然可以无所顾忌,那是因为他不需要依靠晓正平,而晓正平却不能不顾忌,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说成是趋附权贵。这让自尊心很强的晓正平很是受不了。不过现在好了,林超然的一席看似无心的话却让晓正平有了一种拨云见rì,雨过天晴的顿悟,心也放松了许多。

    车队一路畅通无阻,很快的就到了张强的家乡。看着浩浩的车队进村儿,而村民们却无动于衷,甚至连一点点稀奇之sè都没有体现出来,这显然大大的出乎了林超然的预料!以往他要是到乡下来,往往都会被好奇的村民给围个水泄不通,象这样的村落林超然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林超然的脸上透着一股子惊奇,晓正平笑道“怎么,老首长,很惊讶?呵呵。。。我告诉你这里的农民可和其他地方的农民不一样了。已经不再是印象的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了。象我们这样的车队,他们是见多了也见惯了!”林超然高兴的笑了起来道“哈哈。。我竟然忘了,他们可都是张强的父老乡亲,自然是见多了大场面!”林超然忽然叹息了一声道“正平啊,以前我下来视察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被围的水泄不通,一开始我以为那是村民对咱,还有些感动!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人家不是对我们,是对我们的车子!那个时候我的心里那个难受啊,美国的农民几乎人人都有好几辆车,而国的农民还有很多甚至连车长什么样儿都没见过!”

    听了林超然的话,晓正平也在一边儿跟着唏嘘不已。林超然顿了顿忽然爽朗的说道“不过现在好了,这里就是一个起点,我想用不老多久全国的农民都会变的有见识,有知识,人人都有车开!”晓正平看着自信满满并对为来充满期待的林超然,心暗道“老首长啊,是谁给了您这样的自信,是张强吗?”

    在晓正平的指引下,车队顺利的驶抵了张强的家。张大和翠莲一听村民说有车队来,已经早早的迎候在家门口了,看到晓正平从车上下来,两人急忙的迎了上去。张大更是直接拍着晓正平的肩膀埋怨着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自己。晓正平还清晰的记得在他第一次见到张大时,张大一听自己是省长,吓的浑都有些哆嗦。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张大已经完全的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家公,丝毫也没有局促,谈笑自如,似乎已经忘却了晓正平省长的份。

    对于这样的变化,晓正平不但没有感到不快,相反却感到更加的舒适了。捶了张大一拳,笑道“哦。你就等着我来看你,你就不会带着嫂子到省城里看我?”张大很是不满的说道“搞错没有,我可比你大两岁,当然是你来看我,哪有当哥的去看弟弟的!”晓正平笑骂道“我把姑娘都赔给你们家了,怎么,还顶不了你比我大的那两岁?”看着张大和晓正平如此没有任何隔阂的相处,林超然有些羡慕。他也有女儿,他也有亲家公。他的亲家公还是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城里人,可是怎么样,见到自己该哆嗦还是哆嗦,连话都说不顺溜,当真是无趣的很,比起来还是农民实在。只要他认可了你,你就是天王老子那也是直的来直的去,话语动作充斥着豪爽。

    晓正平和张大寒暄了一会儿,说道“来,亲家公,我这次来可是带着尊贵的客人来的!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着带着张大来到了林超然的边说道“这位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林超然已经主动的伸出手握住张大粗糙的大手说道“我是正平的一个老朋友,这次要来麻烦张老弟你了!”张大呵呵的笑道“不麻烦,有什么好麻烦的!不就是多个碗,多双筷子的事儿吗?来来,都屋里请!”张大是连拉带拽的将林超然给拉进了屋。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农民的朴实和,却已经让林超然感动。

    想起在城市里,隔着厚重的防盗门交谈,眼满是不信任和提防的人们,林超然真的是感触良多。张大的招呼着正平和林超然,翠莲也没把其他的人落下,尤其是美丽的秦琴更是受到了翠莲的加倍。看着秦琴在寒风里冻的有些发抖,不断的往手上哈气,翠莲一把把她的手拉在手里,一边揉搓着,一边用自己温暖的双手温暖着秦琴冰凉的小手。看到秦琴傻傻的站在那里,只是怔怔的望着自己,翠莲不由得有些急“不要傻站着了,外面多冷啊!赶紧到屋里暖和暖和。”说完转过头对着后周宗南,秦海的专家组说道“大家都进屋吧,家里暖和!”

    看着翠莲一边替自己温暖的双手,一边的招呼着众人,秦琴忽然一下子有些喜欢上这里了!这里的谊,这里的淳朴都是她在钢铁水泥铸就的城市里所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看着翠莲的布满沧桑的脸庞,那一刻秦琴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她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不会再想家了,可是这一刻她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厉害!

    好在张强的家够大,要不然还真的接待不了这么多的人。张大的一边招呼着众人坐,一边翻找着茶杯,茶叶已经各种各样的小点心。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张罗了琳琅满目的一桌。张大憨厚的笑道“还好你们来的是时候,为了过年准备的东西不少,没有吃完,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拿什么来招待你们!”林超然却感叹的说道“还要拿什么来招待我们,就你的这份已经是对我们最好的招待了!”林超然的话一下子就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众人心也跟着感叹起来。

    张大自然是理解不了众人心的感慨,只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城里人之间的那种冷漠。笑道“正平,你这个朋友真是不错,听他说话咱的心里甭提多舒服了!一看就是个做大事的人。”晓正平心暗笑“看不出来,我这个农民出的亲家公看人的本事还真是准的!”

    林超然打量了一下房子的摆设,一切都显得整洁朴素!虽然各种电器是一应俱全,但是布置的却错落有致,一点儿也不显得浮夸,奢华。反而处处透着简约舒适,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亿万富翁的家!林超然连连点头,问道“老弟,看你家还行,这几年农民的rì子好过了吧?”提到这个张大叹息了一声“rì子是比以前好过了,但是也没好的哪里去。农民还是靠自家地里的那几亩地过活。你看我家里不错,那全都是因为我那小子有本事,其他的人家里却不是这样!哎,凑付着过呗!”

    张大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深深的落寞和不忍。虽然他的家庭现在已经是富裕了,但是在提到仍然受穷的父老乡亲的时候,他的心却依然会痛。这种心怀让林超然颇有些感动。在当今国,zhèng fǔ宣扬共同富裕的国策时,反对最多的却不是一向被人们灌以狭隘,自私的农民,而是那些饱受化熏陶,自以为有素质的城里人。这样反常的现象,每每都会让林超然心感受到莫大的不舒服。

    “老弟,你也不要忙活了,也上炕来我们说说话!”林超然对在地上忙碌着给人们倒水递点心的张大说道。张大憨厚的恩了一声,道“等一等,我让老婆子去张罗做饭,今天来了,怎么也得畅畅快快的喝几杯!”

    林超然急忙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吧?你看看我们这么多人,要做饭那还不累死弟妹啊。不用了不用了!”张大呵呵笑道“不累不累,老婆子去喊邻居了,他们都会来帮忙的!你们是贵客,所以一定要在我这吃一顿,否则的话,就是瞧不起俺们农村人!”林超然还要推辞,却发现在院子里已经多了几个农村妇女,正在忙着帮翠莲洗菜烧火,忙的不亦乐乎。看的众人是满脸的惊讶和希奇。

    林超然笑着对晓正平说道“正平,你我都是城里人,你可在城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家有难,四方援手!这才是我们应该致力于营造的和谐社会的氛围。”晓正平听了林超然的话陷入了深思之。

    忙活了好半天,张大才在林超然的连声催促下上了炕。林超然递上一根华香烟,张大急忙接过来,夹在耳朵上没抽,却从旁边拿过了旱烟袋。林超然奇怪了“老弟,你。。。你不喜欢抽这种烟吗?”张大摇摇头笑道“你不要欺负俺没见过世面。这是华香烟,是高档货,贼贵贼贵!俺怎么能不喜欢抽,俺又不是天生受穷的命。俺是舍不得抽,留着以后慢慢抽!”

    林超然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大可是一个亿万富翁的父亲啊,还会连包烟都抽不起?林超然疑惑的问道“老弟,你儿子可是个大富翁,他连包烟都舍不得买给你抽?”张大脸sè一肃道“他要敢乱花这冤枉钱我打死他!有几个钱就了不起啊,他也不看看全村多少老百姓还在受穷呢!有钱给他们花去,先让他们填饱肚子。再说,我抽什么烟不行,这旱烟袋也不错嘛!”

    林超然真的被张大所震撼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很节俭的人了,可是面对张大,他依然感到了深深的惭愧。将手里的一包华香烟塞给张大,说道“来,今天咱俩换换,我抽你这个,你抽我的!”不由分说的将张大手里的旱烟袋抢了过来。

    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农民(幻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