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日 烧饼一袋,聊天唱歌说女孩(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目眩中,史二的脑中出现了一个选择支——用手接?用嘴接?

    这个问题比较考验脸皮厚度。之前说了,史二脸皮不算太厚,所以这儿没出现喜闻乐见的形。伸出空的手,用指缝夹过两块烧饼,史二一边在心里无奈后悔着,一边手指微动把两烧饼的前端触到一起,心酸地一起咬下。

    “……如何?”小姑娘俯在桌上问。

    史二细细噘着品味,然后点点头,不待咽下就说:“不错。”

    除了图书馆限定的部分,小姑娘对礼仪这玩意儿很不在意。史二包了一嘴的面团没能让她眉毛皱一下,甚至得了肯定后,兴冲冲地就去翻袋子了。

    “哪个好吃?”手上再次捏了一圆一扁的两块,小姑娘冲着史二问。她没那么大的嘴,没法同时包下两口。

    史二把嚼得差不多的面团咽下,想了想说:“先吃咸的吧,这样后面吃甜的会更甜。”

    小姑娘点头,然后就开口咬下。

    “好咸……”小烧饼的馅子里放了多盐,口味比普通的咸烧饼要重得多。小姑娘大概是吃惯了清淡的东西,一时有些不习惯,苦着脸砸了砸嘴,便转而咬了口圆的。

    “唔嗯……这个好……”与咸烧饼相对,甜的小烧饼味道要淡出不少,倒是中和咸味的好材料。

    ……

    小姑娘人小口也小,两块烧饼啄了半天也没啄完。

    史二手上的两块已经吃完了,却没从袋子里掏新的,而是两掌一合,吃空的手上就又多出了块。

    “魔术?”小姑娘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烧饼上,史二空着的手上突然又满了,这副光景只在余光里突然闪现,却一下子吸引住了她。

    “啊?不不,我这边手上还有而已。”自顾自地表演魔术,史二真没sāo包到这个地步,他只是很普通地把左手东西换到右手罢了。

    小姑娘并不是求知,只是单纯的好奇,当前的问题得到解答,注意力立刻就散了:

    “啊!你偷拿!?”

    “……”史二略无语。他想说这其实是他买的,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换个解释:

    “这是之前掉地上的。”

    小姑娘也思考了下,看起来就像是在学史二一样:“掉地上的能吃吗?”

    “能呀。”得到拿手的话题,史二笑着说:“有句俗话,叫做‘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没问题的。”说着还又咬了脏烧饼一口,以示安全可靠。当然这行为中以玩笑的成分居多,事实上史二只是觉得丢掉浪费罢了。

    小姑娘不再无知,这话也是相对而言的,真要与史二这些人比,那绝对称得上一张白纸。对史二的玩笑话,她没有如其所想的那样当做玩笑放过,而是作为知识给记下学下了。

    “我也来一块!”小姑娘对新知识的实践很有干劲,直直地伸出胳膊,一如递给史二烧饼时那般可

    史二看着一边两节、共计四节的小白胳膊,有些为难:“这个……呃……我是从小吃惯了没事,你吃会闹肚子的。”

    “是这样吗?”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史二赶紧点头。

    小姑娘看起来还是有点无法释怀,但也没再纠结这一点。史二对此很是送了一口气,心里复杂,就小孩子好骗这一点,也不知是该抱怨还是该感谢。

    ……

    啪呲啪呲……

    小烧饼做得薄,比大烧饼更容易炕透炕脆。两人一个趴着一个倚着,烧饼的碎屑都吧嗒吧嗒散了一桌子,而这一桌子碎屑下来,被吃的的烧饼其实也就八个而已。

    史二吃得快,一开始的两个加手里的三个,刚刚才吃完了个新从袋子里拿的,已经六块下肚了。他其实可以更快,只是想着等等小姑娘,才放慢了速度。比起史二放慢速度都能唰唰唰解决六块的高效,小姑娘就很上不得台面了。直到刚刚史二吃饭第六个为止,她才把手里的那头两块啄完。

    看着小姑娘依然兴致不减地探着袋子里面,史二摸了摸嘴唇——这两个动作没啥关联,史二并没有对小姑娘产生什么方面的饥渴。

    其实他的确饥渴,但只在单纯的食物层面上。史二的食量算是大的一类,区区六块小烧饼连半个肚子都填不满,但他这时候也不能像先前那样继续吃了——渴,他非常渴!

    烧饼这种食物,跟馒头窝头一样,吃了是会泛渴的,更何况史二今天打醒来后就没喝过水,眼下六块烧饼下肚,干得嘴里丁点儿吐沫都泌不出来。嘴唇,越越干,史二开始后悔出门太急,以至于连水都没带。既然打算在图书馆叨扰一整天,水自然是必备的战略物资,没想到却因为被龙晨的告白扰了心神,就这么给忘了!

    有个成语叫“求贤若渴”,史二这会儿是真渴,渴得嘴唇yù裂、嗓子冒烟,不自觉地就四下扫视搜索起饮用物来。

    “……?要吃吗?”

    史二发绿的眸子有些瘆人,小姑娘却不怕,反而极其大胆地把干渴源头的烧饼塞到了史二眼前。

    史二目前的状态是既饿又渴,一看见烧饼,胃在闹腾着要他张口吃掉,嗓子却强烈抗议要求先去喝水,折腾得史二生理和心理都是各种煎熬。顿了几秒,最后到底是濒临红线的嗓子博得了同,已经有半袋子食物救急的胃袋暂且委屈一下。

    “有水吗……?”嗓子干,声音也跟着沙哑。小姑娘对眼前人这副别样的声线惊奇了下,眼看着就要把楼歪掉转去研究嗓音了,史二忙制止,他现在可得尽量少说话:

    “渴,水……”

    俩字出口,跟王侯一样简洁,史二不有些后悔,担心小姑娘听不懂如此简洁的表达。

    这话的确太过简洁,非极有默契的人无法迅速理解。小姑娘不明所以地看着史二,歪了歪头,翻翻书,然后恍悟:

    “是这个吗?”

    看着小姑娘从桌洞里翻出的保温杯,史二激动点头。

    “给你!”小姑娘笑着递出,看起来很高兴。

    史二接住,同高兴,然后拧开盖子灌了两口——

    “噗哈!”

    ——紧接着就吐了出来,喷了小姑娘一头一脸,湿了大把发丝。

    ————————————————————————

    之前本只想小憩片刻,一不小心睡着了!

    话说剧有点暴走,这节奏能把歌唱起来么……?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