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日 你来我来,邂逅告白不明白(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扶地起,小姑娘却没下去。jīng灵般地一转,穿过清晨的光柱,飘儿似的落在史二的肩头,稳稳坐在了上面,体型要是再折个两次,那就真的跟jīng灵一样了。

    小姑娘虽然看着坐得极稳,形丝毫不晃,但毕竟不比真的jīng灵,仍有小半个瓣露在了史二的肩膀外面。如此这般,史二可不敢无顾忌地乱动弹。虽然比不上王侯和男生时候的龙晨,但自己少说也有一百七的高,小姑娘若从自己肩头掉下去,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这个……很危险的,真不想走我可以抱……背你。”

    小姑娘摇摇头,子跟着风抚般扭了扭,吓得史二忙伸手扶住她。当然这不可避免地触到了裙摆微翻的大腿,这回史二倒是很正常地血脉贲张了。

    似乎是未有在如此高度眺望过风景,小姑娘摇完头后,又四处转着脑袋张望,对眼下的新视野很是好奇。平视看完换仰视,在史二慌乱把握重心的时候又换成俯视,最后看到了地上的那个大塑料袋。

    塑料袋里装了二十个小烧饼,史二一路上压着嘴馋没吃,遇到纪晓时耐着恳求没送,好不容易完整抵达了图书馆门口,却一番栽倒滚落了三个。两个甜的一个咸的,二圆一扁恰好摆出个人脸来,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则成了头发或帽子一般的事物。

    小姑娘低着头,不方便做歪脑袋的动作。她只眨了眨眼,然后问:“艺术?”

    刚站稳的史二又踉跄了下,歪歪嘴:“只是摔出来了而已。”说着伸手想去捡。

    “……要不你先下来下?我捡个东西。”

    小姑娘没思考,果断摇头,长发飞舞着把光柱切碎,再和到一起拍在史二脑袋上。

    小姑娘的头发是披散的,没梳辫子,拍在脑袋也只是痒痒,偶有自头顶划跃,拂过脸颊,带起的也不是红肿,而是sāo动。史二脑袋痒痒,心里痒痒,嘴上便开始转移话题:

    “那、我、我们先进去吧……”

    对此,小姑娘没有反对。发丝滑落、垂下、静止,碎成光粉的光柱却没再拢到一块儿,转而直接溶进越来越明亮的晨光里,化作一片清明。脑袋上的痒痒消失,史二有种可惜的感觉。比起清明,他此刻更想要多一些暧昧不清。

    体僵硬着迈步,史二艰难地踏进门里。肩膀上小姑娘的长发垂在脑后,尾巴似的打着摆,好在人没跟着打摆,这就显得史二走得颇为平稳。

    两人起步的地方是在门外,那里与小姑娘的长背椅之间有着一小段路程,普通地走,也就十几秒的功夫而已。史二现在不是在走,他是在挪,一点一点挪,时间耗费得就颇多,十几秒过去,也才往门内进了一两米。

    这速度有够慢,小姑娘自己是不用走路,可不代表不会嫌烦:

    “史二走快点啦,太慢太慢!”

    “呃……但是很危险呀,摔下了就糟了。”

    “不会,我很轻,很安全!”

    一进门,小姑娘的话就明显的多了起来,子也开始不安分,晨光披在他们背后,投进走廊的影子跟着摇晃跳动。这下不但表,连话语和动作也如昨晚的小姑娘了。史二出于安全,没勉强抬头去看小姑娘的脸,但看着活泼的影,他也感到更胜之前小姑娘嘻嘻笑笑时的欢喜和安心。

    小姑娘的确很轻,明明坐在肩上,却感受不到一个人应有的重量。

    史二在老家乡下时,曾于午间的阳光中小憩,后来有只鸟落在了他的肩上,稻壳尖儿般的小爪子将他挠醒,再后来邻家姑娘跑过来,惊走了鸟儿,伸小手把史二的肩头掸了掸。小姑娘此刻压在肩上的重量,就跟鸟儿的重量,还有掸肩头的重量一样。

    重量虽轻,姑娘虽急,但史二终究不敢大意。他脚下稍快了些,但也只快了一点儿,于是从门内一两米到长背椅,他又走了十几秒,惹得小姑娘巴掌啪啪拍着他的头顶,从短裙里伸出来的腿儿也前后摇晃着,裙摆微微翻卷,未着鞋袜的白嫩小脚啪啪拍着他的下肋,让史二既担心自己的余光瞄到什么光滑无毛的地方以至于鼻血横流,又担心那看上去没啥威力的小脚丫冷不丁对着软来发狠的。

    呼啦——

    临近长背椅,不待史二蹲下好方便她下来,小姑娘就潇洒地一滑,空气鼓起裙摆,再随着人影轻飘飘落上座位,一如攀上肩头时那般写意梦幻。

    史二也觉得很梦幻,比如那一片白皙啦一片光滑啦一片无毛啦……他对着即将淌出的鼻血发誓,刚刚那真的是不可抗力!

    手往裤兜里一摸,便jīng准地摸出团纸来,史二来不及细弄,随便一撮就塞进了鼻孔。小姑娘还是那么及时,史二这边刚塞完,她就理好了裙摆抬起头来。

    “……鼻血?”

    噗哼!

    小姑娘知道鼻血了!?小姑娘二字一出,史二吓了一跳。想到她甚至可能连流鼻血的原因都已知晓,心里更是无措得紧。这种时候逃为上策,眼睛左右转转,手指却突然自己勾了下,史二顿时想起来外面还留了袋烧饼,这到是个好借口。

    “我、我去拿烧饼!”

    呲溜——

    这不是幻想出来的声音,而是真实的。图书馆地面很光滑,昨rì又下了一天的雨,尽管夜里就已经停了,但看来还是残留了不少湿气。史二走得急,又有些心不在焉,脚下一滑便是一跤,一瞬间的滞空后,再后背着地嘭地摔了个圆满。

    史二在地上呆了小会儿,很自然地翻淡定继续走,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小姑娘也很给面子地转头向着别处,假装什么也没看见,没像前几次那样很直率地问出什么让人吐血的话。

    走出门的那一刻,史二淡定的表立时不见,全的血液都仿佛涌到了脸上,红成了烧过头的炉子。才刚刚塞进鼻孔里的纸团一下子喷出,后面紧跟着两溜鲜血,在图书馆门前的台阶上洒下两道杠。

    这丢人可丢大了!史二不知道留在里面的小姑娘此刻有没有变了表,他只知道这一下是真的形象皆碎。摸出纸团重新给鼻子塞上,史二消沉地蹲下捡烧饼,垂下的双肩仿佛真被小姑娘压塌了,松垮垮地看着就没啥劲——他这会儿是真消沉,清明的晨光也照不亮他的心。

    “……咦,不对呀?”

    史二突然歪脑袋疑惑了下。仔细想想,自己好像没什么形象可碎的吧?能碎的记得前两天都已经碎完了,自己根本就不用去在意什么了。是了,明明昨天就已决定不去维护什么形象的,一觉睡过来就忘了呢。

    自己早已经没有形象了!

    ——这一句自嘲自损的宣言,史二却硬是给折腾出了威武霸气。

    想通了这点后,他立刻不纠结了。把三块掉地上的烧饼攥手里,史二面露微笑,居然自信满满地进门去了!

    ……

    ……

    ————————————————————————

    没想到还是多出来了……嘛,多就多吧,总不能因为多了几百字就不停地拖呀。

    于是明天开始第八rì的第二部分!……也只是章节上分的罢了,其实也可以算是第三部分或第四部分呢。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