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日 你唱我唱,听那人歌声嘹亮(17)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食堂依旧划着大大的yīn阳鱼,托史二慢步子的福,这会儿黑鱼不在打饭窗口前,而是在座位那块儿了。

    “史二,下次放学走快点儿!”王相表示他很饿,心很不好。

    史二也抱歉的。他走这么慢其实是故意为之,因为有个事先定好的计划需要他慢慢地走,而且他还没想好让王相接受汪姳再次加入的说辞。这还幸好纪晓上课时受了一肚子气,就算没气饱,也不会腆着脸来掺和了,不然史二怕是得走得更慢。

    “呃……那边那桌快吃好了,我们去那儿等吧。”平时都是王相、何音两人找座位,这次一来史二自己有错,二来待会儿还得帮汪姳说话,自然得先积极表现赚点儿印象分。于是史二飞快扫了扫那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发动从早cāo队中一眼认出同桌小脑袋的本事,很快找到一桌即将吃完的学生。等到他们走近,这桌人也正好吃完离座,真是巧得不行。

    “那个、我去打饭,你们坐,呵呵……”

    王相似笑非笑看眼史二:“还是我和哥去打吧,史二你坐。”

    “不不不不,我去就好我去就好!”史二额头不自觉滑下一滴冷汗,赶紧抢先跑开了。

    “……咦,王相你好像还是第一次管王侯叫‘哥’吧?”史二这边跑开了一会儿,何铃才后知后觉地发问。

    “呃,是吗?”王相有些害臊地别过头挠挠脸,这一别却正瞧见王侯冷硬的脸和飘渺的眼,脸红了红又转别处去。

    “嗯?”

    何铃有些奇怪地看王相,却因有大条的神经加持没想太多,倒是何音喳喳喳地表示反对:

    “偶尔换个称谓有什么奇怪的?你看我不也有时候叫你名字有时候叫你姐姐吗?”

    “你没叫过我姐姐!”

    “呃……是、是么……”

    何铃难得地怒了,何音顿时畏缩闭嘴。看来从没被当作姐姐的事实还是让她积攒了庞大的压力和怨念,这一怒之威快赶上王侯和眼镜的拍桌了,就是柳眉倒竖脸颊鼓胀的样子比起可怕,用“可”来形容更加贴切。

    ……

    史二对老家那些同乡进城时抢着付钱的景记忆犹新,他担心王相也那样抢着来打饭,跑得那叫一个飞快,仿佛把来时慢慢挪步子省下的速度给填这儿了。等他排队快到了窗口,才想起光自己打饭可不顶用,而且自己也没本事儿一个人端六份,就连王侯也只端过三份,尽管那看上去还有余力。

    眼看就要到自己了,史二四下狂扫,再次发动起寻人秘技。这一秘技脱胎于寻找汪姳的行动,如今干起老本行那是迅捷无比,史二一下子就发现了目标——

    食堂两侧有门,汪姳正躲在另一侧门旁向里面张望。这是下午上音乐课前就和史二商量好的位置,汪姳经过教室与食堂的岔口时就先独自离开,然后绕路跑到这里躲好。届时跟着史二一起端餐盘出现,就说自己忘带饭啊什么的来食堂碰巧遇见……

    正如王相曾经暗赞过的那样,史二其实也有张厚脸皮,而且肚子里也是有坏水儿的,只是一般不用而已。

    汪姳一直关注着这边,史二发现她时,她也发现了史二。史二招招手,她便啪哒啪哒跑过来。史二看着她的样子,一下就联想到在老家招小狗的景,忍不住想笑。

    汪姳似乎也联想到了什么,脸红了下,伸胳膊磕了磕史二的腰眼,嗔道:“别笑!”

    史二没有听话地闭口不笑,反而笑得有些扭曲,仿佛又笑又哭,怪异无比。

    “还笑!”

    “别……酸……痒……”

    史二真不是故意惹同桌,只怪汪姳磕得太准了,直接对上了他的酸。他可不是王侯,没法用面瘫来遮掩一切表和感

    “你们还要不要饭了?不要我回去了!”

    不但给钱的是大爷,给饭的同样是大爷。食堂大妈一怒,比何铃一怒要霸气多了。何音至少还能应和,史二和汪姳这会儿却只能老老实实递餐盘,连大气都不敢喘。

    ……

    “来了啊?坐坐坐!”

    史二两人刚回来,一个字儿都还没吐,就迎来了王相的殷切欢迎。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史二立时就绷紧了神经,通上报jǐng器说不定还会有“呜啦呜啦”的响声和红sè闪光。

    “我……”

    “她忘带盒饭了,过来时刚巧碰见。”

    汪姳刚想按事先说好的解释,就被史二抢了话头。史二不知道王相在打什么坏注意,但以此人为对手,毫无疑问得打起十二分小心。这种况下,他可不放心让汪姳这个猎物打头阵,即便两手捏了四个餐盘,抖得菜卤子都溅水花儿了,也不可以放松!

    汪姳抬头望了史二一眼,想想干脆全交给他吧。但史二并不是个担得起大任的存在,毕竟虽然有厚脸皮、有坏水儿,但本质上他还是个笨蛋,尤其说谎极不擅长。王相听了史二的解释,咧了咧嘴角:

    “她晚上不都在食堂吃的吗?”

    “……咦?”

    史二呆了,转眼看向同桌。这女孩捏着手指,转头往别处瞟,不敢跟史二对视。

    “噗……好了好了,汪、汪姳也来、一起吃、吃、嗤嗤……!”何音是个忍不住笑的孩子,但眼前这几位好说都是朋友,她没像音乐课上对纪晓那样笑开来,死忍着说话,可那脸实在扭得让人无奈。史二也就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笑吧笑吧,我知道的……”

    “谢谢……呵哈哈哈哈……”

    “淑女!”

    嘭!

    王相毫不客气地在何音脑袋上砸了个爆栗,把她剩下的笑都敲回肚子里,只剩下一脸委屈和眼角两滴泪。

    史二撇撇嘴没跟何音怄气,对这么个开朗活泼的小萝莉他也很难气起来。

    “都吃吧吃吧,汪姳以后也一起来吧。”王相毅然一副家主的做派,幸亏他单看长相像女孩胜过男人,不然一定很欠揍。

    史二心里暗翻一个白眼,在王侯帮忙把餐盘在桌子上放好,心里却仍不失jǐng惕——这王相昨天可是对自家同桌讨厌得紧,短短一天就变得这么好说话,谁信呀?里面肯定有问题,大有问题!

    ……

    ……

    ————————————————————————

    一节结束一个场景,完美的节奏=w=

    说来今天有个网友说咱有写小黄书的天赋……咱整个人都233了!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