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日 你唱我唱,听那人歌声嘹亮(10)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很快,史二又像说给小姑娘听时那样完全忘了周遭,声音放开来,硬是压了边其他同学的谈话而不自知。但那些同学却没有一个去抗议,只有吴阳偶尔皱皱眉头,可他平时就会时不时地皱眉头,让yīn沉的表略yīn狠,倒是分不出是不是在因史二的大嗓门儿不高兴。

    史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之前课间时他所讨厌的那些噪音源,一直在那说说说。两人一个光说,一个光听,片刻后,一罐饮料丢进了史二怀里,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砸了出来。

    “声音大成这样,我隔几个班都听见了。”

    史二也有点悻悻:“不、不会吧?我觉得还好哎……”

    王相无语地摇了摇头,突然问起汪姳:“感觉怎样?”

    “呃?啊,有趣的!”汪姳遇到侯相兄弟就习惯xìng紧张,跟史二遇到小姑娘就紧张一个样。

    “是么……给你。”王相突然一甩手,把手里另一罐饮料朝汪姳扔了过去。罐子翻转着划过道弧线,向手忙脚乱想接住的汪姳落去。汪姳擅长家务,运动能力其实不弱,眼神也没差到需要戴眼镜的地步,但手朝着飞来的饮料一合,却合了个空。

    王相看着饮料罐穿过她的双手,砸在她前的凸起上,弹回半空,然后才落到急忙缩回来掬起的手里,嘴角和眉毛猛地抖了抖。史二没抖,他已经直了——主要是眼睛。

    “不、这个……我不是故意的……”汪姳含了含,脸红红地,不知是不是敏感部位遭袭的缘故。她的确不是故意的,只是王相突然示好,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毕竟昨天中午史二在时两人闹得僵,史二走后更是各种通牒,老吓人了……

    “……没什么……反正跟我一样……”王相颇郁闷地抹了把脸。

    “咳咳!”听了王相的话,汪姳猛咳起来,也明白王相为什么要来示好了。

    王相一听汪姳在那儿咳,也发觉自己的话不妥,急忙补充:

    “一样平!”

    “哪儿平了!”史二瞬间雄起。

    两小个子顿时都被吓了一跳,然后同瞪。

    “呃……都大的其实……”史二瞬间萎了。

    这话在女孩子听来,自然是赞扬,比如汪姳现在就很害羞地把头埋桌子上了,显然又联想到前天中午的那场意外。王相的脸也红了,不过这大概就不是什么羞涩羞耻或是红光满面,而是怒的了。

    “史二。”

    “是!”

    王相脸sè不平静,语气却平静万分,这里面毫无疑问强压着庞大的怒气,仅是稍微想象下,史二就觉得自己很难活着离开了。他此时自觉深度理解了“作茧自缚”“自掘坟墓”以及“自寻死路”这三个词,真可谓是深得其中三昧,预感片刻后即可飞升成仙,而天劫便是眼前的王相。

    史二起立站直回答,如同军训时面对军官。王相却不像军官,更像文官,抿嘴不言好一会儿,做足了派头,让史二冷汗涔涔。一边的汪姳也双手攥着饮料,为难地看着两人,只是好不容易得到王相示好的她,实在没有介入两人间的资格和勇气。

    好半天,就连后排的吴阳都停笔抬头打量了,王相才开口:

    “再说一遍。”

    “……啊?”

    本以为口一开的刹那便会有狂风暴雨临的史二,做梦也没想到迎来的会是这么一句。这句话是常用语争执与威胁没错,但一般都是在一开始用的吧?哪有酝酿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的?

    “我叫你再说一遍!”

    不同于前两句的平静,这一句王相加了点重度,史二总算确定他的确在生气,但心里却反而松了口气,让他感到莫名其妙。正因为这丝莫名其妙,他没能紧跟着就答话,于是王相催道:

    “快说!”

    “哦哦……额……那个……都大?”

    “嗯。”王相干脆利落地点下头,隐约似乎有“啪”的音效,“再说!”

    “呃……都……大……”

    “嗯。”王相再次利落点头,嘴角上翘含笑,“哪儿大?”

    “……什么?”史二觉得自己似乎听错了。

    王相嘴翘得更厉害了:“哪儿大?”

    “……”史二眼睛直了直,当然这直和看汪姳时完全不同。

    “快点,哪儿大?”

    就知道他不可能就憋出个没水准的话——史二确认逃不掉这一局了,便深吸一口气,破釜沉舟:

    “羞羞、羞……羞羞羞羞……羞——”

    史二憋足了气,可别说第二个字了,就连第一个字最后的那个音都发不出来,脸反而变得通红,比之前的汪姳还红,也不知是憋得羞得还是气的。最后破釜沉舟没做成,史二干脆一改成了破罐子破摔,做了个老油条:

    “你一男人问这个干嘛!?”

    “你才……!”

    “咳咳咳!”

    王相被史二一声呛爆了,正要回嘴,却听夹两人之间的汪姳一阵猛咳。

    汪姳咳得有点猛,史二也顾不得跟王相怄气了,赶忙关心:“怎么了?”顺带着拍拍她的背顺气。

    “呃……没没,我喝饮料呛到了……”

    史二看着她手里攥着的饮料罐,默然无语。

    “……是想喝的时候被口水呛到了……真的……”

    被汪姳这么一打断,王相史二两人同叹一口气,也没了继续闹下去的心思——凡事总得有个气氛不是?

    史二拽回椅子坐了下去,对后被椅子撞到的同学道了声歉。王相则是回自己座位,转时还偷偷对汪姳眨了眨眼,让汪姳羞涩笑笑低头。这个小动作其实史二看到了,于是他心里生出多不爽,碰碰汪姳的胳膊道:

    “来来,我们继续说!”

    汪姳不好意思地调整好坐姿,摆出聆听的样子,很简单就让史二心里舒坦了。

    ……

    王相在史二那边时,纪晓一直在看。这会儿见王相回到座位,子一移便贴近一截,对着同桌道:

    “怎么不带我也买一罐呀?”

    话是抱怨,但语调甜腻,于是抱怨完全成了撒,是个男人怕心底都会有点点漾。然而王相不但不为所动,反而极罕见地板起脸,皱着眉头瞟了纪晓一眼,瞟地她心里拔凉拔凉的。

    ……

    ……

    ————————————————————————

    今儿晚上的风吹着超舒服,咱有去外面站一夜的冲动。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