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日 你唱我唱,听那人歌声嘹亮(8)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外面下着雨,但并不似昨rì中午雨未下时那么黑。小姑娘桌子上方的吊灯没有亮,于是馆内理所当然显得很暗。就在这暗淡当中,那两条胳膊反而显得很白很亮,仿佛发着光般,却又像是吞噬光线的黑洞,霸道地把史二的目光拽了过去。

    比起昨晚上的顶级美景,两条胳膊再白再细也是强不过的。但昨晚馆内亮堂,那一片无毛虽白虽亮,却不如眼下的对比强烈,造成撼动的更多的是其稀有度。不可否认,无毛的那块儿的确好看,如今的小白胳膊更加好看。史二到底不是成大事者,虽有挣扎,却并不强烈,视线最终落在小姑娘的胳膊上,明显有着半推半就的感觉。

    就在史二觉得那两条小胳膊越来越亮,有演变成灯管的趋势,正怀疑自己该不会是淋雨发烧看花眼的时候,那边小姑娘在一阵轻微的呻吟中坐起了

    “呃……嗨、嗨……”

    盯着别人看,尤其是盯着女孩子看,是件很不礼貌的事,这一点史二还是清楚的。只是有的时候,有些事不是知道不该做就能忍住的,比如刚刚盯着小姑娘的胳膊看,那视线就不是他想移就能移开的。他不敢肯定小姑娘是不是被自己的目光给惊醒了,如果是的话,那也只好老实道歉。

    小姑娘与脸皮略僵、内心略慌的史二不同。她像是真的刚睡醒般,瞌着眼,抬起小手打算揉揉。

    史二心里一瞬间觉得不妙。刚才那胳膊那么亮,小姑娘刚睡醒的眼睛如此近距离地被这光刺着,没问题吗!?他下意识地想出声阻止,甚至手都伸了出去做那生离死别状,却在下一刻闭上了嘴巴——yīn暗的前厅里淡淡的白,哪有什么灯管般的光亮?

    小姑娘揉眼睛也就是几息的事,这边小手放下、眼睛睁开了,史二那边还没从反差的异样感中回过神来,依旧做着那生离死别状。

    “……?”

    小姑娘看着史二,也不说话,仅是神露出些许疑惑,又或者只是初醒的迷惘的延续。

    史二没想那么多,只当小姑娘是真的在疑惑,忙解释道:

    “今天中饭有个外人掺和,就闹迟了点。”

    “……”

    小姑娘眨眨眼,还是不说话。脸上迷惘依旧,似乎是没理解史二说了些啥。

    史二却是以为小姑娘在闹别扭了,而进门前就说过,他不怕小姑娘闹别扭,就怕不看不说话。现在虽然没说话,但好歹还在看着他。

    眼看着有戏,史二jīng神也振奋了起来,把从纪晓处得来的烦躁和从王相处得来的惊吓扫到脑海角落,向前两步倚在了桌沿,子微倾,做了个说书先生的起手式。他可不只是做做起手式的样子而已,而是真想努力把中午纪晓掺和的不愉快讲得愉快。当然,他自己是不能表现出愉快的,这愉快是送给小姑娘的。

    “是这样的。”刚说了句开头,史二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于是嘴唇接着说,“那个纪晓,本来出教室的时候是在我们后面的。然后就是出走廊的时候吧,王侯这家伙突然犯二了。你是不知道,王侯他本是一面瘫,其实看起来还帅的……嗯当然我喜欢的是女孩子。但他偏偏喜欢莫名其妙点头!哦,他这次倒不是点头了,他在那玩伞……”

    一开始史二还在担心自己的说书天赋会不会太糟糕,可讲着讲着,他自己兴致就起来了,什么担心都扔到了一边,自个儿讲得眉飞sè舞,以至于连小姑娘的反应——这个最重要的事,都不小心给忘了。

    小姑娘只是一直看着史二,不时眨眨眼,脸上渐渐从迷惘变回正常,然后变成感兴趣的表。从这点来说,史二已经成功了一半——小姑娘是否觉得愉快另当别论,至少是对史二的话感兴趣了。

    默默地听着史二在那讲得忘乎所以、神采飞扬,小姑娘睁着的眼却又渐渐瞌了回去,不过没全瞌上睡过去,仅瞌了一半。

    眼瞌一半,不是睡,叫打瞌睡。

    “原本王相吧就有点不开……呃……”史二兴致高涨,眼中本已没了小姑娘,但不经意间视线略过她的脸。小姑娘看书时,脸是脱俗的;跟史二交谈玩闹时,脸是可的;现如今打着瞌睡,半睡不睡,脸是可加脱俗的。史二的视线只是一瞬间的经过,便如飞虫过网,被蜘蛛的黏丝粘了个结实,脱不开了。

    自以为得意的说书被作了催眠曲,要说史二心中没有沮丧,那是骗人的。但见到了小姑娘这兼具可和脱俗两大特点的笑脸,他心中又觉得赚了。迄今为止,史二见过了小姑娘看书时的脸、吃饭时的脸、发呆时的脸、谈笑时的脸、别扭时的脸、高兴时的脸、天然时的脸,似乎唯独缺了个睡觉时的脸。眼下虽只是半睡不睡,但也面前可算是睡脸了,况且打瞌睡本——尤其是可的女孩打瞌睡——就是一种风景,史二没什么不知足的。

    静静看了看小姑娘半瞌的眼睛,见没了自己说话的声音后,她有睁大眼抬头的趋势,史二微微笑着说:“没事,我继续说,你听着就好。”

    听了史二的话,小姑娘没有回应,却乖乖地重新瞌下眼,继续打起了瞌睡。

    “……原本吧,王相就有点不开心……但那个纪晓,似乎是真的没眼sè……”原先史二讲得激澎湃,声音大大的响,毫无疑问远远超出了图书馆应保持的音量。而此刻,小姑娘打着瞌睡,史二的声音很自觉或者不自觉地便轻了下来,也柔缓了下来。虽然内容依旧是那个内容,但这会儿听着,仿佛成了真正的催眠曲。

    作为说书人,这个况其实是件十分悲哀的事。然而,看着小姑娘越瞌越下的眼,和越垂越低的脑袋,史二心里别说悲哀,连最初的沮丧都消散无踪了,心里留下的,全是一种平和的喜悦。

    小姑娘的小脑袋一点儿一点儿垂下,额头瞌近了桌上的厚书。

    史二伸出手去,动作轻慢,似乎连衣袖的摩擦声都想要抹消。

    史二的手摊在书上,接住了小姑娘本会撞上厚书棱角的额头。

    手轻轻放离,让小姑娘平稳地趴在书上,发出极轻微的鼾声。

    听了会儿小姑娘的鼾声,攥了攥掌心留下的痒,史二蹑手蹑脚地离开图书馆,背影依旧像贼……

    ……

    ……

    ————————————————————————

    看鞋底焦黑一片,望沥青逆流成河……阳光好可怕……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