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日 你唱我唱,听那人歌声嘹亮(6)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纪晓不请自来。就心来说,史二并不想让她掺和到一起,更关键的是,她若就这么成了固定班底,那等汪姳回来后,一行就成了七人。食堂最大六人桌,必然会有一个落单。而这落单的人,怎么看都会是不善言辞且软弱、更是被王相讨厌得紧的汪姳。

    一想到汪姳会因她而委屈,史二心里越发不爽。人的yīn暗心理多是被争夺引发出来的,史二现在要替汪姳争这个饭桌席位,便不自主地思考起些外门邪道,比如怎样让王相比讨厌汪姳更讨厌纪晓,怎样让铃音姐妹也讨厌起她,怎样让王侯对她皱眉甚至出声,或者反过来让纪晓讨厌他们……

    史二心里转悠着不好的心思,饭吃得心不在焉,不但速度由昨天的最快变成了最慢,还几次把筷子捣鼻子里,很是惹起了不少笑声。换个时候,史二可能会因此尴尬羞耻或者辩解,但现在他没这时间——他晚上就要把汪姳带回来,排除纪晓的机会只有眼下了。

    都说急中生智,但更多的时候,急了反而会忘智,至少史二眼见着时间越来越少,心里越来越急,更是一个好点子也想不到。若纪晓只是单纯地搭讪,史二催发起习自王侯的面瘫大发,也能勉强将他直接轰走,可这个纪晓讨厌就讨厌在她先施了恩,给铃音姐妹撑伞了。这恩施得对方高不高兴暂且不论,表达了好意这个事实是无法否认的,不然以王相那张可以反shè一切有sè视线的白净脸皮,早把这个打扰他与两姐妹谈话的不上道同桌轰走了——一报还一报,这就是史二觉得王相人坏却喜欢的原因。

    史二没王相那么有原则。龙晨打扰众人睡觉的时候,他心软想留他躺;纪晓帮着何铃撑伞的时候,他心硬想把她弄走。眼看其他五人都已吃好,自己餐盘里的饭也只剩下了最后两口,史二知道不能再等了。

    “我去图书馆……”

    哪怕是起说话的时候,史二也在飞速转着脑筋,并且故意把速度拖慢,节奏直奔着杨焰的水准而去。从没试过这种说话节奏,史二努力拖着音,愣是拖成了唱戏一样,还走调了……所幸,与不习惯的节奏不同,这种掐在最后关头边思考边行动的方式,他已经有了数次经验。说不定真是熟练度的问题,拖时间他没做好,点子却是想到了一个:

    “纪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史二是在说出要去图书馆时,联想到了昨rì中午的景。要说那顿饭的气氛于何时达到冰点,毫无疑问就是汪姳说要一起去图书馆的时候。那么此时如果纪晓成功上钩,也想跟着一起去,那必然会使王相生怒的吧?只是对她会不会咬饵,史二心里并没底,于是话一问出口,就开始祈祷自己的魅力足够。

    史二的祈祷大概是没有效果的。不是说纪晓没答应,而是她答应的太快了,几乎是史二话刚问完,她就两眼放光地答应,声调都高了一阶,把史二没说出几个字的祈祷掐死在腹中:

    “好呀我去!”

    “呃……哦、哦……”

    虽说这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但对方这么急着答应,史二心里还是着实吓了一跳。想想之前自己邀请她一起打伞的时候,她还犹豫来着,怎么这会儿就奔放开了?

    纪晓当然要奔放了。之前因为犹豫而错失的良机让她心头滴血,如今再遇机缘,怎能不赶紧抓住?被觉得自己不矜持算什么?这次要再让机会溜走,她可就连哭的地方都没了,未来甚至还会真的没了哭的地方。

    纪晓意料之外的奔放打了史二个措手不及,甚至打击了他对王相的信心。毕竟虽然放饵的是他,咬饵上钩的是纪晓,但最终cāo刀宰鱼的可是王相呀。若是王相此时突然来一句“两位走好!”,那yù哭无泪的就得变成他了!

    王相此人说话不靠谱,甚至连xìng格都不靠谱,但好在就目前为止的记录来看,他在这种关键时刻,还是挑得起担的。

    大概是没想到史二会去邀请纪晓,也有可能是纪晓的速答把他都惊到了,王相陪着史二一起愣了几秒,直到史二担心起这位屠夫是不是真掉链子了,才突然面朝史二笑开来,露出一嘴白牙,亮瞎史二一双眼:

    “你自己去吧,咱要跟纪晓同志谈一谈。”

    王相笑得实在是太灿烂了,杨焰那个阳光好少年跟他比,都可以说句“萤火与皓月争辉”,根本不符他原本只是中上的相貌。史二被这突如其来的耀眼晃了下,觉得有点眼花,然后对此反常状态感到有点冷,连王相话里代表计划成功的“同志”一词,都没能让他多点儿兴奋。现在的王相毫无疑问具备极大的危险xìng,史二想着还是先离远点儿吧,一切的不妥就让纪晓承担去,谁让她要跟汪姳抢位置呢。

    鼓起勇气、抛却矜持、舍掉女孩子的尊严,好不容易把机会抓在手中的纪晓,心里的愤怒可一点儿都不比王相少。但她却没有把愤怒表现出来一点儿,因为比起愤怒,她心里更多的恐惧。所以王相一开口,她便垂下了头,死死垂着,让自己不用去看王相的脸。

    史二的视野以及完全被王相那张光芒万丈的笑脸占据了,纪晓的异样是一点儿都没注意到。他勉强挂起笑容,但在王相越来越灿烂的笑容下,这已经连萤火都称不上了。史二自卑决定不跟他比笑了,把表一整,蹦脸皮作严肃状,并用极严肃的口吻说道:

    “我去了!”

    “去吧。去了就别回来了。”王相笑容依旧。

    “……”史二后颈溜下一串冷汗。这王相居然满脸光明地放诅咒,果然已经生怒……不,是盛怒了!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且有言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史二脑里蹿过两句古文,然后赶紧地开溜。

    “始乱终弃遭雷劈,别忘了……”

    临出食堂门口,背后突然轻飘飘来一句话。史二浑都是一紧,然后滚尿流。

    ……

    ————————————————————————

    写得兴起,把橙sè天书的兑换忘了……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