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日 嬉笑打闹,深夜出门当苦力(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箱子虽然不算太重,但胜在数量多,整整七个。王相抱了个最小的,走起来还算轻松,王侯则一手两个,霸气无比地把最大的四个拎在了手里,比食堂里一手一盘一手两盘还要来得震撼,而且即便这样,他走得也比王相快,只是如此做时,他不得不把PFP塞进衣兜里了——他跟王相一样,穿的是件加了兜的大衬衫,只是王侯走的是冷酷路线,同样的衣服换他上,实在看不出煽或可

    三人就这么大箱小箱地进了宿舍楼的门,辛苦地上了楼梯,在王相一句“到家——”中回到宿舍。

    王侯王相把手中的箱子轻轻放在地面,让本想随手一丢的史二很自觉地轻拿轻放起来,然后看看一堆纸箱,心里升起一股成就感。

    王相躺上松缓了下体,然后翻了个个儿,问道:

    “史二你会装电脑吗?”

    “不会。”

    “……”

    王相露出略鄙视的眼神。史二对此表示无奈——这可不是推脱,他真不会。

    王相叹了口气,起

    “嘛算了,你就帮忙当个苦力吧,先拆箱子再说。”

    史二听话地拆起近前箱子,破掉胶带打开一看,愣了:

    “……这是电脑吧?”

    “是呀。”

    “……学校不给带电脑的吧?”更何况还是台式——史二在心里默默加上句。

    “它也就是说说而已,你还真信啊?”

    “……”

    史二抹了把脸,假装没看到王相越发鄙视的眼神。他可是良民,不跟王相这种捣乱分子争论。

    力气活是史二最擅长的。虽然家里没有电脑,但初中时上过计算机课,对摆设布局有些印象,现在又有王相在旁指示,摆放起配件还麻利。没多久,两台一模一样的电脑就完整地摆在了两人的桌上,看上去也仿佛是一对兄弟。

    史二看着眼睛发亮钻到桌肚底下连接线路,只留了两个脚尖露在外面的王相,觉得这孩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心里不设想了下舍管甚至眼镜查房的景,觉得到时候王侯怕是得用来堵门,而王相肯定是啥用都没有,藏电脑的任务多半得落在自己上了,看来这装电脑的知识得早点学会。想到这,他瞥瞥王侯——这个面瘫男依旧维持着背对史二的位置,看都不朝这边看,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电脑。既然如此,何必要买两台?

    “哈……差不多了。”王相不消片刻便搞定了剩余的工程,从桌肚底下摸出来,伸个懒腰,神清气爽,衣摆下露出的一截腰也很凉爽,史二看着就不由地想起晚上小姑娘无毛上方的那块儿,然后很自然地想到无毛的那块儿。

    王相似乎无所察觉,懒腰伸饱后放下胳膊,抬高的衣摆如午门铡刀落下,把史二发散开的思维斩断,然后小跳步走到窗前,在史二回过神后追去的视线里拽进一根线,拖啊拖拖到桌上一个小盒子似的设备后面,塞进插孔。

    “嗯,搞定。”

    王相拍拍手,挨个按下开关,于是有两处嗡响。史二认得,那是两个主机箱,但刚刚拽进来的那条线是什么?还有被塞了孔的小盒子是什么?

    大概是没想到有人不认识网线和路由器,王相没跟史二解释这两样玩意儿。略激动地把碍事的空纸箱踢到一边,拉出椅子坐下,静等开机完毕。

    史二也不是多么想弄明白那两没见过的玩意儿,比起看不出啥新奇的未知物,眼前快要跳到桌面壁纸的显示屏更令他感兴趣。计算机课上用的电脑都很古老,程序据说也很旧,无论是工作还是家用都没有实际意义,如今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最新版电脑,自然要好好看看有什么不同。

    显示屏画面一闪,清新的壁纸映入眼帘。史二一瞬间就同意了初中电脑很古老的说法——别的不说,但就这壁纸上篮的白的绿的,漂漂亮亮一个小山坡,就比初中电脑那死板生硬的纯蓝桌面要高级了不知几条街。

    史二对着桌面感动激动中,王相同样也显得有些激动,但显然不会是因为桌面壁纸。他啪嗒啪嗒密集地点击鼠标,在桌面上拉出一个个蓝底的框,看得史二莫名其妙。

    “你在干啥?”

    “测试鼠标。”

    “哦……测试鼠标干啥?”

    “呃……的确没啥用……”

    史二成功朝王相激动的心头泼下一瓢冷水,这是他难得的胜利。而他今晚已经胜了两次,如此连胜更是难得,只可惜再怎么难得,也没人因此而表扬他。

    停止测试鼠标,王相接着眼花缭乱地打开一堆窗口程序。由于闪动频率太快,史二基本没看懂几个,最后就见王相打开了浏览器,啪啪啪看键盘输入一行网址,敲回车进入,显出一个倒计时来。

    这个倒计时是有背景的,作为背景的是些眼睛大得夸张,头发五颜六sè的女孩子。史二瞧着这个背景眨眨眼,觉得不太像人类的同时,却也升起一股可的感觉。

    “这又是啥?”

    “游戏发售倒计时,咱要以最快速度玩到!……嘛,但其实还是得等网上放流了才能玩啦,注定不是第一手,啊哈哈……”

    王相高涨地开始解说,没两句就意气消沉地结束。

    史二歪了下头,对放流之类的专业名词表示不解。但王相已经叹着气关掉了网页,跟先前的网线和路由器一样没个解释。

    两人一个歪头一个叹气,王相突然说道:

    “啊对了史二,你鼻子已经不淌血了吧?”

    “啊?”

    史二呆了下,一摸鼻子,摸到两团纸,脸瞬间涨红——敢他还塞着这两团呐!?难怪王侯一直不肯看自己。话说之前去校门搬东西,那路上可不是空无一人的,顶着这个地jīng鼻出去,丢人丢大发了!

    史二正惊慌失措,直想找个洞钻一钻,宿舍的门却发着嘎吱嘎吱的锈蚀声,颤巍巍地打了开来——

    门外,一个个子极高,脸上有些横,显得略丑的女生,一脸惊恐地缩着……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