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日 告白无效,拒绝需要耍双簧(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

    “……”

    同桌俩尽皆无言。史二因为不爽,表现得比较露骨,看杨焰如看白痴;汪姳是个含蓄的人,她瞧了瞧史二,然后退后半步站直,很认真地回绝:

    “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对汪姳回答前看自己脸sè的小动作,史二十分满意,脸上显得好看不少。杨焰虽然弯着腰,眼睛却盯着汪姳的眼做深凝视状,汪姳这一小动作,他同样看得真切,心中火气。本想给史二难堪,没想到难堪的是自己,杨焰深吸两口气维持自己的风雅,假笑着问:

    “为什么不合适?比起这位史同学,我高超过……”

    “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废什么话!”

    杨焰的自夸才起个头,就被史二毫不客气地打断。故意给他难堪是一方面,阻止他说自己坏话也不是重点,关键是这人语速太慢了,跟古代教书先生念书似的,几个字的句子还要把尾音绕上几绕,谁听呀。

    从自我陶醉中被打醒,换了谁都会愤怒。杨焰白净的脸涨得有些红,一看就是怒了,不过他还是坚守着风雅信条,不发怒,继续对着汪姳说:

    “你看这位同学多么粗鲁,比起他来我更加适合你。”

    这句话史二本也想打断来着,却没想一向慢吞吞的杨焰这时候却用上了接近正常人的语速。巨大反差让史二一瞬间以为眼前的不是杨焰,这一愣神,就被他把话说全了。

    愕然了一下,史二也没多纠结。现在是个人都看出来这个杨焰有病,这样都能被他追到女孩子,那这个世界就没有了。

    果然,汪姳那边的认真也有些挂不住了,嘴角不时勾动一下,隐隐有笑要像chūn芽般从那勾儿长出来。

    “这个……我……呃……我喜欢粗鲁的……”

    呲啦——

    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后排传来,三人同时把目光聚过去,落在吴阳的本子上。那本子摊开的那面纸多出了个巨大的划口,断面跟狗啃的似得狰狞,末端被一支笔定住。

    吴阳表不变,伸手撕下划坏的那面纸,看看下一面上深深的笔迹,紧跟着也把那页撕了下来,然后不抬头,淡定开口:

    “没事。很好。”

    说完照着划坏的那张誊抄起内容。

    史二对这有种熟悉感,略一想便想到吴阳上次递给自己的那张纸条。莫非当初就是吴阳写的?

    鬼使神差,史二重复起拿到纸条那时的应对,跳过杨焰不看,对着汪姳竖起根拇指:

    “没事,很好!”

    杨焰的红脸黑了,汪姳的白脸红了,吴阳的手抖了下,笔划到了桌子上,所幸本子没再开个豁口。

    三人有异,史二再蠢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拇指放下,双手搓搓衣兜,不好意思说话了。汪姳却脸红红,迟疑了一阵,然后小小声地嘀咕了句:

    “谢谢……”

    一瞬间,史二觉得阳光灿烂,心里的怨气一下子就都没了。

    声音虽小,但既然史二听得见,离汪姳更近的杨焰自然听得更清楚,于是他脸黑黑地不再看汪姳,也不去看史二,而是缓缓直起子,盯住了吴阳。

    一瞅杨焰那眼神,史二就知道发生啥了——跟早上上学那阵一样,这人莫名其妙地就转移仇恨了。

    杨焰盯住吴阳不动,仿佛想散发什么王霸之气让吴阳抬头,可吴阳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低头挥笔无动于衷,只当前的人是雕像。

    片刻后,杨焰脸上挂不住了,本就已如风中残烛的雅气立时寥寥随风散,眼见着就要发怒了,却被一胳膊拽了出去:

    “少年,别挡道!”

    “你……!”

    杨焰憋怒瞪史二,史二扬下巴嚣张,然后自顾自地入座,把手伸桌肚下面,偷偷擦了擦掌心汗。

    杨焰嘴唇很是狂猛地抖了几抖,地震了似得。史二余光瞟到这景,差点以为他要喷出血来充作岩浆。

    这毕竟是现实,不是小说,杨焰没有演绎被气到吐血三升的壮丽场景,反而前起伏数下,渐渐平息了脸上的愤怒,然后恢复一开始那慢得人想挠墙的语速,对汪姳留了句:

    “相信我,我绝对是更好的选择。”

    史二记得早晨才听过跟这一模一样的话,心想那个杨焰不会翻来覆去就懂这三板斧吧?自己即便没有实战过,读了那么多书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心里顿时有点优越,有点开心,接着就把早晨那事跟汪姳说了说,于是两人一起乐了。

    而这时杨焰早已走远,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用敌意的目光望着前排的学生,只是离得较远,分不清他看的究竟是吴阳还是史二。

    ……

    ……

    史二和汪姳的相处又回到了原先的状态,两人似乎都忘了中午的不愉快,只是谈话的内容没再如昨天中午及刚刚那样涉及到一些羞人的内容,于是便少了一分亲近。史二对此有些遗憾,转念一想又觉得理所当然——本来两人就不是那么亲近的关系,现在这样的距离才算正常。

    两人都很自觉地不再越界,如此相安无事到了晚上放学。

    住在宿舍,晚饭同样得在食堂解决。前几天时,晚餐队伍都跟中午一样,今天中午却多了个汪姳。原本若是相处没有滞涩,今晚的晚餐队也应该有她一个,可惜与期待相反,中午的相处很不愉快,至少男生中有两个很不满,剩下一个王侯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心。这种况下,自然就只能请汪姳暂时离队了。

    史二觉得可惜的,想想邀汪姳同去的就是他来着,结果先生气的也是他。事对错暂且不论,自己至少应该展现一下为男子的气度的,当时却光顾着吃醋了。

    汪姳对晚餐没法同去也有些遗憾。以中午那结局,晚餐没法加入是显而易见的,她早有心理准备,但真临到头了,还是有种委屈的感觉,虽然她很清楚这是自作自受,没有好委屈的。

    汪姳的晚饭平时也是在食堂吃的,今天中午由于去了食堂,备好的便当留了下来,正好充作晚餐。两拨人就这样分开,一组去了食堂,一人留在教室。

    临出教室门口,史二转头望了汪姳一眼。汪姳正拿出花布包裹要拆,见史二望过来,笑笑挥手道别,独自留在空旷教室里的子隐在斜斜穿过玻璃的灿金光柱中,如同幻影一般。然后地府特有的暗淡黄昏降临,光柱突然消失,教室就这么突兀地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汪姳被突然降下的黑暗吓了一跳,发出短促的惊呼,下一刻便又回到了光明。

    恍惚间抬头,只见史二的手搭在电灯的开关上,然后那只手和人一起消失进教室外的暗淡里。

    ……

    ……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