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日 在不在意,看甜暖发酵成酸(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不明就里,酸却依旧在酸。酸能下饭,史二这顿吃得虽不痛快,但是很快。

    “我吃饱了。”

    其他人都才刚吃过一半,史二就把一满盘饭扒了个干净,给人怀疑胃口不好的余地都不留。只是醋这玩意儿,一开瓶就能酸飘几米。史二是想努力保持语气平淡来着,一开口,也是难以避免地飘出了几米酸,座上五人都闻得真切。

    自己这事儿做得是不地道,汪姳顿时不好意思了,在感受到对面王相的视线变得不太友好后,更是有些慌。也幸亏史二正低着头看餐盘起,不然瞧出这慌的原因,心得更糟糕。

    之前在教室,史二转脑筋想在出座位的两米间补救,汪姳现在也想在史二起离座的半米内补救一下。汪姳脑筋转得飞快,大概真有史二那困倦脑袋的四倍速。时间乘以速度,于是汪姳说出的话,距离史二的水平也没高出多点儿:

    “我、我陪你去图书馆……呃……”

    话尾戛然而止,不是史二做了什么,而是王相的视线突然冷得要死,王侯也包了口饭在嘴里嚼嚼嚼,然后皱眉。

    桌间气氛有异,大异,要想铃音姐妹察觉不到,那不现实。何音好动、话多、业务熟练,轻松抢在同样开口想说些什么的姐姐前面:

    “哎呀我们女孩子一起聊聊啦,汪姳你留下,王相陪他去好了。”

    大家都知道这是场面话,不会没眼地戳破。史二本没想好要去哪儿,听了汪姳的提议后的确升起了带她去一趟的念头,现在看王相的眼神儿,明显很不待见自家同桌,这让史二稍稍放心的同时,也对把这两人放一块儿的境况担心起来——这和之前的担心不同,但同样都不想让汪姳和王相待一起。

    史二这都准备强行戳掉场面话,答应汪姳领人走了,没想到王相却硬硬地回绝:

    “不了,咱也想跟汪姳同志聊聊,史二你自己去吧。”

    “同志”这个词并没有加重语气,一般只是敬称,有时用作玩笑。此时看王相那张脸,显然不会是玩笑,更不是敬称,用在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一想就让人心惊跳。汪姳的子明显抖了下,史二尽管还酸,同心却也泛了起来,而且王相之前那句话说得颇不客气,好脾气如史二对此也有些不高兴,想想便决定还是救她一把吧:

    “嗯……汪姳,跟我去吧,正好也介绍……呃,那个谁给你认识。”

    史二说着发现,自己到现在都没问过管理员小姑娘的名字!

    王相的不满立时转史二上了:

    “喂你个史二,不记名字是闹哪样?始乱终弃吗?”

    史二顿时噎了下。始乱终弃?这从何说起?

    这话也许符合王相的世界逻辑,他只顿了个句号的闲儿,便接着说:

    “一会儿去把名字给问了啊,立刻马上!”

    “……”

    史二心想王相今儿个吃火药了,咋爆个不停呢?啊,莫非是晨间cāo时憋了一肚子火,又或者更早些,上学路上杨焰那事儿其实弄得他很生气?

    “好了快走快走,去去!”

    王相开始抖手撵他,急不可耐的样子。莫名其妙被催被撵,史二心本就吃了王相的醋,又有先前那句不客气添料,这会儿就更不好了,顺势翻他个白眼,叨着“知了知了”,招呼汪姳打算走了。

    汪姳却踌躇了,看看王相,又看看王侯,最后低头不看史二,小声念:

    “我……我留这儿……好了……”

    史二只觉得脑子突然有些炸,口有什么东西想从嘴里出来,却被脖子卡住了,仿佛喉咙还不够粗,胀得有把头颈整个红掉的趋势。只是喉咙被堵,实在发不出像样的声音。史二只闷声应了下,便低头转出了食堂,看不到留下的汪姳是否泪眼汪汪。

    ……

    ……

    史二满拥塞不爽,到了图书馆也不知该干些啥。

    说来除了第一次来时是在正儿八经借书,后面的数次都不知所谓,从这点来看,他此时来这同样没意义。然而其后面的几次相见,究其原因,都只是史二想看管理员小姑娘罢了,光以动机而言,比起偷窥邻家姑娘洗澡也没好到哪儿去,以结果而言,更都是一般模样的尴尬奔逃。

    史二与小姑娘间的感成分,毫无疑问是以尴尬为绝对主导的,作比的话当是面粉,和水嚼久了能有些甜,比起与汪姳之间的暖暖甜甜差远了。只是眼下甜暖发酵成酸,酸得太厉害,着实需要一大把面粉来缓和下神经。从这点来看,此时来见小姑娘十分有意义。

    史二看书,但并没长出这么个文艺脑袋,就连拿小姑娘冲酸的念头也没想过。他只是在食堂众人的话下,依着惯xìng,抱着中气,带点儿冥冥中的指引或者是吸引,进了图书馆,站到了小姑娘面前。

    史二与小姑娘,两人之间隔了张桌,没让史二造就出“黑影罩顶”的恶霸场景,何况吊灯挂在小姑娘那边,史二离得近,影子也只是在脚后跟那儿转悠。小姑娘若在看书,怕是这张桌就能将他们拦成两个世界,史二不拿书这把钥匙,很难想能让两世相通。所幸此时小姑娘正好把书合上,厚厚的两沓书页往中间拍成一沓,发出的轻微闷响和史二站定的踏脚声合到了一块儿。

    史二这次来的时间比往常早了很多,小姑娘大概没想过这时候会遇着人,抬起的小脸显得特迷惘。

    史二站着,居高临下,视线打头就跳过了小姑娘迷惘可的脸,奔着不太明显的山谷去了。这完全是无意识的,跟听见人喊名字就会转头去找是同一种本能,更何况

    还有句励志的话叫做“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史二上次就是在这儿流了鼻血,败下阵去的。史二没空想那么复杂,只是无意识间,视线心安理得地一路下

    飘,扫过山谷,攀上山丘,很可惜没能看着山顶的红枫,继续往下就看到了那本书。;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