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日 在不在意,看甜暖发酵成酸(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这时中午的下课铃已经响过,这番没营养的对话倒是把明显想事儿想出神的汪姳叫醒了,忙离座让路,膝盖却磕到了桌腿上。

    幸亏是桌腿不是桌角,这点儿小痛若要泪目未免太过做作。汪姳没有故作姿态装可怜,讪讪笑了下,放慢节拍小心地出到走廊上,嘴角隐隐一丝勾起,有点小得意。

    这个小表很可,比装可怜要可得多。史二看着,心动之余,更是莫名涌起股感动,不伸出手想要拍掌。尽管最后回过神来,没真拍下去,但汪姳也看出了他想做啥,于是不笑了,脸红了,有点泪目了。

    史二很不好意思,还想说点啥安慰下,王侯却已经站过来招呼他吃饭了。

    如何补救?道个歉吗?史二趁着出座位这两米的距离转着脑筋,只是之前上课时撑着没睡,这会儿困倦感有些造反了,脑筋转不灵光,都站出来了也没能做个决定。惘然中抬头看汪姳,却见这位同桌已经不泪目了,反而恢复了原先的紧绷,只是看的人从纪晓变成了王侯。

    这两个人怎么了吗?史二看看汪姳有些僵硬的脸颊,看看王侯一直僵硬的侧脸,略感奇怪。王侯和汪姳之前应该没什么交集,就仅每天中午照个面而已,最多再加上第一天的时候邀请过汪姳吃午饭。

    史二已经出来了,王侯却没动,继续盯着汪姳看。

    史二觉得这视线无礼的,不气到女孩子也会吓到,果然汪姳的子有些抖了。

    “呃,一起吃饭吧?”

    史二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如此提议,毕竟看起来汪姳并不擅长面对王侯,何况记得她说过自己有带饭来,更是不会答应了,只徒增尴尬。

    汪姳显然也没料到史二会问这话,而且前几天初次受邀时,已经很好很合理地回绝过,莫非得再说一次?汪姳下意识地瞄了眼王侯的表,而王侯一贯没有表,这次连眉头也没去皱,对汪姳和史二的视线毫无反应,目光飘渺看天花板,仿佛能透过它看到天际彼端似的。

    王侯没个表态,汪姳忐忑了阵后,又纠结了阵,拖了不少时间,直到等在门口的王相都不耐地探头来看了,才软软地小声应道:

    “嗯。”

    其实汪姳回这话时,模样是颇可的,比起出座位那会儿也不逊,只可惜她对王侯和王相的在意,让史二有点小不快。这源自雄xìng最朴实的占有yù,倒也没个对错的问题。汪姳答应的话,的确会打扰到侯相兄弟,在意下这两人的态度就是件很正常的事了——想通这些后,史二便消了那些不快,只是终究没法很纯粹地开心起来,于是汪姳一路上更加放不开了,目不斜视,走得跟参加阅兵式一样。

    暂且不说史二的心思,王侯这位,那张一直硬着的脸上实在看不出态度;王相跟往常一样与铃音姐妹叽叽喳喳韶叨,平时就连史二都不带理的,如今不理跟史二一道走后排的汪姳,也没法判断是接受还是拒绝;铃音姐妹的注意力却是一直在王相这个小妖孽上,有没有注意到队尾多了个女孩子还是两说。

    众人该干什么干什么,没因为多了个人而多出应对。汪姳走在其间,像个透明人,哪一刻停下脚步不再跟上,说不定都没人能察觉。事实上,汪姳的确有了偷偷停下消失的想法,步子也不自觉落了一拍,成了一个人的第三排,小尾巴似的缀在最后面。但她垂着的头却摇了摇,抬起望望前方几人的背影,咬咬嘴唇跟了上去。

    “怎么了?”

    刚追上半个位,还未并肩,便被史二发现旁的女孩落下了。

    “哎……?啊,没、没事……”

    汪姳反shèxìng地回答。

    “……”

    “……”

    “噗呵呵……”

    这种没营养的对话,好像几分钟前才刚刚说过?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引得前排王相三人都回过头来探探。

    ……

    ……

    食堂一如既往的人多,当然这仅指打饭窗口那里。座位倒是多,空位随处可见,只是基本上每张大桌都有两三本书占着,一行六人想找出张完全空着的大桌可真不容易,这让史二很担心等以后升到二年级了怎么办。

    好不容易找着张空桌,六个人把课本往椅子上一放,嘭响中,空桌瞬间变满桌,有种小小的壮观。仅有的一点儿小瑕疵,就是汪姳大概因为还没混熟,放书时有点迟疑,慢了半拍,齐响中多了个小尾音,听着喜感。

    片刻后,侯相兄弟端着五个餐盘回来了,汪姳也解开包裹,拿出自带的饭。

    众人开吃。

    ……

    这长条形的六人桌,是两个长边各三个座位,按理说,现在这三男三女的队伍,以男生女生各坐一边算是合理。但史二他们却颇有意思——何铃何音中间夹着个王相,王侯史二中间夹了个汪姳,两边都是三明治,若史二再和王相换一下位置,那更是如对联一样对称工整。

    只是铃音姐妹这一般模样两种xìng格的双胞胎女孩,史二实在不擅长搭话,哪怕有侯相兄弟这同类型的一对儿每天耳濡目染,他也仅能不紧张而已。更何况还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朋友妻不可欺?看王相有事没事就凑两姐妹那儿,八成是真有心思了,他真没勇气去横插一手。

    而且,让王相挨着自己的同桌,太危险了!这个才是重点!看看现在,没挨着都赶着去搭话了!

    史二心里的愤懑无人解读。汪姳此时正一门心思都在王相上,不断尝试着插入他与何铃的话题,屡战屡败,却泪目了还不放弃,咬咬嘴唇继续上,全没意识到边这个同桌已经打翻了十几个醋坛子,吃啥都觉得酸,连眼睛鼻子都熏酸了。

    史二也说不清这酸从哪儿来。是吃醋吗?可两人也才认识没几天呀,这就酸成那样,自己的占有yù未免也太强了。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