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 一人做贼,某两人奇了个怪(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史二顾不上这一大把头发违反了哪几条公式,赶紧追了上去。所幸王相的奔跑速度没有凑头发的闹,维持在很符合其最矮高的水平线上,好好遵守了物理规律,史二没几步就追上了,带起的风让彩旗,远不如王相的长发来的飘逸。

    史二都能赶上,体素质上与弟弟成两个极端的王侯当然没问题。不但如此,追上后他更是一把将王相举了起来,横起胳膊,抱小孩儿似的让他坐在了小臂上。

    史二不自觉地观想起了汪姳和管理员小姑娘的音容笑貌,最后更是让中午害他被抡的那件衣物在脑海中大放光明,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突然想这些,只觉得观想一番后,此刻心舒体畅,念头通达,灵台清明,似乎略有所悟……

    史二即使处在那近乎顿悟的状态中,脚下也没缓,没多会儿三人就回到了教室。

    此时距放学铃声响起的刹那,已过了很久,再等片刻,便是校务人员前来锁门的时候了。

    如此时刻,教室自然是不该有人的。若到了别地的学校,甚至会有橙黄sè或金红sè的斜光透了窗户,在因天sè而显得略暗的棕sè桌面上、椅背上、以及灰灰窄窄的走道上,印出或长方或正方,但全都斜了的太阳——黄昏的太阳。

    帝府有黄昏,只是来得甚早,而且甚短。此时的教室,全没有那种诗画意,一如放学的路,更因四面有墙,显得越发yīn森。

    在这片yīn森中,仙女都得成鬼女,更遑论人了。

    只是那个人大家都认识,有熟的,有不熟的,有只见过的,但终归知道那是活人,不是鬼,所以即便是史二也没有惊叫。

    史二虽然没有惊叫,但不代表他不惊讶,同时还有种不知是惊喜还是惊怒的绪。

    尽管各种惊,但并无惊恐,于是短暂的沉默压抑后,史二开了口:

    “我的书?”

    那人本来有些慌张,听这一问,却是愣了:“这是何音的。”

    于是史二三人也愣了,几人大眼瞪小眼,皆是不知该作何回应。原本压抑渗人的场面,一转成了滑稽,此间众人却无一人笑得出来。

    这等时刻,还是得三人中熟的那位来破局。

    王相挥手在自己脸上拂过,抹掉了愣然的表,换上一脸轻松:

    “同桌小姐。那书能给咱看看吗?”

    王相此时的表足以安抚包括眼前纪晓在内的多数人了,可惜那变脸艺术似的一抹,生生给他添了极浓的一笔恐怖,就连侧面的史二都很是心惊胆颤了下,更别提直面惨淡的纪晓了。

    纪晓被吓得腿一软,一股坐到了后何音的椅子上,手也同样一软,拿着的书直着滑落,磕上大腿弹回半空,被其慌忙接住。

    王相无奈:“别紧张呀,咱还没打算吃了你,别怕别怕。”

    这话其实略有歧义,只是在场众人都没那个心思去琢磨,即便是王相自己恐怕也没去细想。

    没有细想琢磨,自然就没了多余的应对。纪晓老老实实战战兢兢,书就这么给递到了王相手上,没再弄出什么悬念来。

    此时天sè更暗了,也到了帝府每rì骤然降温的时间。王相和纪晓略微紧了下衣服,壮实的王侯自然是岿然不动如金刚神像,唯独史二一个猛得哆嗦起来,直觉得冷彻心扉。

    众人此时目光都聚在书上,就是站在最后的王侯都没注意到史二的哆嗦。史二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显得自己体弱,那太给农家男儿丢脸了,于是也照旧盯书。

    王相翻开了书,翻了几页后眼睛一亮,一根手指搭上了书的下沿。

    史二跟着手指盯过去,那儿隐约有抹银sè。虽然因为教室里实在暗的可以,也就王相这妖孽能看清书上的字,像史二这样的,也就只能大致辨认出书封面的颜sè图案和大号的书名罢了,更不用说看清楚那抹银sè究竟是什么,但瞧见那银sè时,史二立刻就知道那是啥了。

    “啊!我的书签!”

    史二激动了。

    王相没理他,自顾自地哗啦啦翻到漏出银sè的那页,缓缓从夹缝里抽出一张淡灰sè的镶银卡片,仿佛在抽剑。

    卡片抽出,顶端一根透明丝带无风自动,飘飘摇摇,妖异无比。

    史二没在意,激动地也不去管书了,直接就先要了书签回来,喜滋滋地看着。

    王相一手捧着大开的书,一手交了书签给史二,空下来就摆了个抱臂的姿势,压迫感强。只是他高比起纪晓矮了一大截,光凭姿势是没好效果的,所以他的目光就显得冷了。王侯此时也跟着凑闹,丝毫没考虑自己的目光可是能把龙晨给震住的等级,直接拿他那天生带威压的目光瞧起了纪晓。

    这一双管齐下,纪晓哪里吃的住,立时就慌张、慌惑、慌乱,表颇为复杂,最后终于掉下泪来。

    看到泪,王相和王侯眼神更冷了,全然没打算玩怜香惜玉或耍绅士风度,只有史二有些不知所措,瞥了瞥侯相兄弟一般冷硬的脸sè,心知他们是指望不上了,便亲自问:“为什么说是何音的呢?”

    话像质问,语气却完全就是哄幼稚园儿童的口吻,轻声细语的,还挤出了一张笑脸。只是对方要真是幼稚园儿童的话,给出的反应恐怕是一声大哭。

    有话说哭闹的女人智商堪比儿童,但毕竟不是,纪晓到底没真被吓得大哭出来。正相反,不知是史二硬挤出的别扭笑脸的确搞笑,还是中午的接触令讨厌盖了害怕,纪晓面对史二要镇定了些,抹了抹泪解释,细声细气:

    “是前天晚上,体育课的时候……”

    史二与王相对视一眼,心道果然如此。至于王侯,他的眼神一般没那么丰富,这会儿不瞧纪晓了,就又恢复了平常时候的悠远飘渺。

    纪晓低着头,没看到史二和王相的眼神交流。忽而有鸟轻鸣,纪晓也以比嘀咕略大些的声音念叨。此时若教室里只有纪晓一人,必然就会成了一副诡异恐怖至极的女鬼自语图,满满的都是咒怨气息。

    史二和王相对完眼神,忙着听解释,王侯则一直在走神,竟都没想过这一层。只听纪晓继续说:

    “我回教室休息,书在何音桌上,那个、颜sè很特别,不像课本,我就拿起了看了……”

    说着,抬头瞄了眼史二。

    此时史二与王相的交流已经结束,纪晓自然没能从他脸上看出异样,仅看到了一本正经。

    “然后、因为那个、那个、很、呃……有、有趣……就不知不觉一直看到、下、下课……”

    纪晓说着说着脸红了。

    史二脸更红,毕竟看了一大半的他,很清楚里面都是些什么内容。纪晓因承认看了而害羞,作为书的拥有者,史二这汉子的害羞,比起女孩来可丝毫不逊。

    但害羞是一码事,书的事还是得说清楚的。眼看那两人光顾着害羞不说话了,王相捧着书,假咳了两声。

    史二和纪晓顿时惊醒,纪晓更是意识到边到底还有个魔王在着,急忙收敛表加快语速:

    “我看入迷了,没注意打铃,何铃她们进教室了才发觉,一慌就塞包里了,然后、然后就带回去了……”

    最后那段很是语焉不详,如此明显的破绽,也就能糊弄下史二了,王相可是完全不买账:

    “你当时还回去就是了。”

    纪晓面露尴尬之sè,正要开口,却又被王相打断:“难为的话等她们走了再放回去呗,像今天这样。”

    窗外的天空更暗了,温度再降一截,就像王相的语气。伸到窗前的细枝晃动,隐有风起。

    史二却没在意这些,只暗道王相真不懂得怜香惜玉,还不如自己应付邻家女孩有风范,莫非是长得太像女孩子的缘故?

    王相虽然语气强硬,但说的的确在理。纪晓听着降温的语气抖了下,然后眼神飘忽了会儿,最后还是红起脸说了实话:

    “我……我想……想看……”

    说的像是“想想看”,其实是“想看”。

    史二不知现在该作何表,但至少知道绝对不是微笑就好,于是干脆就木着个脸,当了金刚王侯边的护法金刚。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着女孩子坦白这种事,王相此人何等的可怕!

    不同于王侯的面瘫,心黑如王相此刻也做不到兄长那般淡定。他有些纠结地揉揉眉头苦笑:

    “想看你跟她说就是了。”

    “不好意思呀……”

    纪晓立答,深垂着头,几乎连同声音一起吞进肚里。

    王相不语了。

    再怎么像女生,他终究不是女生。外表和习惯如何相似,女生的心思他还是悟不透。

    ……

    ……

    一番折腾,书和书签总算物归原主。王相把纪晓拉到一边,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些什么,就见纪晓紧绷的子猛然松了下来,表明快地走了。

    纪晓安心地走了,史二拿回了书,走得更是开心。

    当然,开心归开心,不代表这事儿就这么结了。就纪晓的叙述,其间疑点可谓颇多——

    书是在何音桌上的,看上去应是何音拿走了书,但这可能吗?人品问题姑且不论,就时间而言,体育课那会儿,铃音姐妹跟史二他们是一起离开的,中途又没有偷偷溜回班,她们哪来的机会偷书?更何况,把偷的东西堂而皇之放桌上,这是自己傻,还是以为别人傻?

    史二琢磨了会儿,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陷害了。可这有意义吗?桌上多了本不是自己的书,何音难道不会问?

    史二的脑袋没有多灵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候,他们已经回到宿舍了。

    开门进屋,开灯放书,王相突然开口:“史二你对纪晓有心思?”

    “啊?”史二没料到会有这一问,愣了下后忙摇头。

    王相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却又顿了下后有些促狭地说:

    “那你怎么都出汗了?不是兽血沸腾吗?”

    史二一惊,这才发觉额头上还真有一丝凉意。一抹,是汗。

    史二对此做不出解释,王侯难得地出来救场了:

    “跑。”

    “是吗?哦……”

    王相歪头想了想,然后接受。

    史二却有些接受不了。他追着王相跑时都依然冷得有些哆嗦,回来这一路上可都是在吹着晚风慢慢走,这会出汗?史二又摸了摸额头——没烧,不是虚汗。

    到这他又反应过来,自己是啥时候起不哆嗦的呢?当时尽顾着别的事了,都没去在意。

    这事儿着实有些灵异,让他回想起傍晚去图书馆的那次。

    那次的事儿由于太过灵异而显得不真实,尤其是史二并没有实际看到什么超自然的东西,故而他一直都把那次的经历当作了错觉甚至梦境,近rì来也的确相安无事。现在看来,还真有可能没那么简单?

    史二抖了抖,决定不去想了。这种超出自己理解的东西,当作错觉就好……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