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 一人做贼,某两人奇了个怪(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当然这气解得毫无意义,史二也明白。所以比起庆贺炫耀猜中的厉害,他更急着考虑如何令龙晨回来后也不欺负汪姳。不过首先,为防万一,他得先确认个事:

    “今天那人来了吗?”

    “那人?”史二的话没头没尾,汪姳一时没领会过来,片刻后才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啊,那个人吗?没来呢。”

    果然么……史二正以为完美了,突然想到说不定是换了个人来,忙再问:“那有别人吗?”

    “嗯?”汪姳见史二有点急的样子,于是升起了点恶作剧的小心思,“每天都有不少人呢。”其实这也不算谎话,的确每天都有不少人,不过都是去洗饭盒的。

    “不少人!?”史二被惊到了,所谓关心则乱,他真以为汪姳是说有不少人欺负她呢,正要慌,子一晃却对上了汪姳故作疑惑的视线,“啊……呃……”

    史二毫不含糊地咬了钩,乖巧地让汪姳都不好意思了,便不再捉弄老实的同桌,从桌洞里拽出个塑料袋,打开给史二看:“没被欺负啦,衣服没cháo的,喏,干着呐。”说完,笑嘻嘻地看着史二。

    史二哑然,连“呃”“啊”都不说了。这不单是因为被拆穿了意图,也不仅是因为忘了这么个简洁的手段,同样不光是因为自家同桌会开小玩笑了,主要是因为塑料袋里有件衣物对他而言很是微妙。

    汪姳笑着等史二笑,结果笑是等到了,却是有些微妙的傻笑,而且脸红了起来。汪姳迷惑了会儿,陡然想起里面的确有件值得脸红的衣物,顿时脸也跟着炸红,忙一掩袋口,将少女的秘密关了回去,红着眼瞪史二,七分害羞三分恨恨。

    袋口掩起,顺带着也断了摄魂术。史二蓦然惊醒,自是被盯得羞窘无措,称得上二十分尴尬。

    “呃……?”

    “没问你这个!”汪姳脸更红。

    “那大?”

    话一出口,史二就知要糟。果然汪姳转往桌子上猛地一趴,埋起头怎么都不肯起来了。

    史二觉得这完完全全是自己的错,嘴笨也不足以做借口,这里该要诚恳道歉吧?

    史二正准备开口道歉,却有一纸条从后排递了过来。吴阳依旧闷着头疾书,却腾出了左手举着张纸条,由于方位的关系,姿势看着就别扭难受,吴阳下笔的速度也慢了一层,脸上倒是不变的yīn沉,看不出是否在不满。

    史二看到吴阳辛苦,赶紧接过纸条,上书仅两字——谢谢。

    见了这两字,史二想起过去看过的一句话——比起道歉,有时更应该道谢。莫非指的就是眼下这境况?

    史二心里默默对写纸条的人表达感谢,然后凑近汪姳正sè道:

    “谢谢。”

    呼啪!

    柔弱软弱懦弱,一切既有印象都脱不了个“弱”字的汪姳,今天中午,凶猛霸气地将一袋衣服抡在了同桌史二的脸上,惊呆了所有同学。

    ……

    ……

    龙晨今天终究是没来上课。史二几人回宿舍时并不曾与其一道过,对他们来说,龙晨存在与否,还真是件无所谓的事……不,还是有所谓的,他在时会让人心不好,就像空气芬芳剂,可惜是臭的。

    帝府的黄昏暗得像傍晚,史二一行走在路上,本该富有诗意的长长斜影完全化进了暗淡的背景里,一点韵味都没有。

    这完全不符史二想象中放学归途的诗画意,令他失望遗憾。

    抬头望望山腰,找到了那轮月亮似的太阳……史二本想找个素材,学文人sāo客吟上两句诗,但临到头了却又放弃,因为他发觉自己实在没这才能。难道真要来上一句“两个月亮挂山腰”吗?比起诗,这更像是山歌来着。

    一如这两rì中午吃饭的队列,王相与铃音三人走在前排,叽叽喳喳火朝天,很是给这略冷的时间加了温。但细看的话,王相何音二人的对话却是占了九成,何铃在一旁尽顾着手舞足蹈做表了,颇有林麟的风范,所幸没连那份刻意都共享来,因此显得可

    想到可的人,史二就下意识地摸了摸鼻梁——那一抡可真重,都流鼻血了呢。至于这鼻血中,那一抡占了几分,就只有他自个儿知道了。

    路过岔口,与铃音姐妹道别。侯相兄弟步调一致,伸手探进包里。撇开体型不谈,两人的姿势还真是同出一模,让人感叹不愧是兄弟。只可惜两人面相实在差距甚大,若非故意骗人,便没人会把他们当兄妹。

    想到这儿,史二突然有了一问:有没有人把他们当成侣?

    这个问题很失礼,史二自然美真去问。他在汪姳意以外的人面前没那么嘴拙。

    史二这边琢磨着侯相兄弟的可能xìng,不知不觉堕了邪道而不自知,那边的主角之一却不淡定了。

    “没了……”

    王相没能与兄长同步拿出PFP,紧张地把侧挎包抱到前翻找,都没去用翻龙晨的包的手法。可惜一番努力吴国,这正不淡定地呢喃。

    脑子里转悠不健康念头的史二惊得一颤,以为自己内心所想溜出了口,反shèxìng地就要道歉,却见到王相瞟都没瞟他。

    王侯这时候也不摆弄自个儿那台了,目光悠远遥望天际,然后天启般落了俩字:

    “教室?”

    “嗯。”王相点头。

    史二还以为他会“不错不错”或是“很有可能”这样说上四个字的,看来丢了机真的让他很不平静。

    王相极简短地回了个字后,瞬间拉回挎包拉链,转间那包就归了原位,丢下句“咱去找。”便yù奔走。

    史二来不及感慨这两人不愧是兄弟,骨子里都是一样的惜字,忙招呼:“一起去一起去!”王相寡言了,这话痨的位置得由他暂时顶着。左右他今天也不是头一把客串了。

    王相倒是不客气,头也不回地点点脑袋,连字儿都不蹦了,直接开跑。此时开学还没过几天,路边迎接新生用的彩旗尚未拔掉,若是起风,必然迎风而展。王相这一跑,长发就跟风吹彩旗似的飘起,一点都不符合物理规律。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