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 一人做贼,某两人奇了个怪(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昨夜龙晨回来得很晚,神憔悴,整个人都瘦了几圈。

    史二压抑下不挑食的同心,问他书在哪儿,这显然是得不到答案的。对此他早有所料,故而并未多么失望沮丧,或者说他已经失望沮丧到了顶点,来更多的也不会增加数值。

    浑浑噩噩一晚上,史二梦见了管理员小姑娘;小姑娘低头看书,书一合,抬头间就变成了汪姳;史二看汪姳入了神,猛然肩头被拍了下,转头发现王相这个妖孽站在边上,正对着另一个看书的人吹口哨;史二定睛一看,那被调戏着的是王相的同桌纪晓;见王相冲纪晓吹口哨,史二下意识地去找铃音姐妹的影,哪想铃音没找着,却意外望见一大红长裙的龙晨从远处跑来,那一脸灿烂的笑容瞬间将史二吓尿;紧接着就是一尊巨大的金sè王侯从天而降,将龙晨压入地里,彻底不见了踪影。

    在王侯的万丈金光中,史二总算浑一阵巨颤,从这奇葩的梦境中醒了过来。

    惊醒的史二猛地睁开眼,不急着大喘几口气压惊,旋即就又紧闭回去翻了个——上铺的板完全无法阻拦斜斜的晨光,大晴天早晨的光线已经足以刺痛惺忪睡眼了。

    “别睡了史二,快起!”

    上的温暖随着被子一下飞去了空中,史二不太愿地爬起。乡下的孩子一般不赖,也就是昨天真有点累了,这才像多睡会儿。

    可惜今天不是休息rì,史二哪怕赖成xìng也得起来上课。

    把史二叫起来的功绩让王相颇为自豪,脸上也就笑得颇为可,所幸史二在这短短两三天内便已经产生了抗xìng似的,心里默念几遍“这是男的”也就不恍神了。

    见史二开始穿衣,王相心极好地出门洗漱去,隐约能听到漱洗室传来惊叫,还有“哎哟尿裤子上了”之类的抱怨,看来外面那些人还远未习惯。

    史二整理好衣服铺,扫了眼宿舍内部——王侯不在,大概是去晨练了;龙晨……哦还在睡,被子裹成了一大团,他不吗?

    昨夜没能要回书,让史二心很不美好,本想不管他,但想起龙晨回来的时候那副病怏怏的样子,到底还是让他心软了分。当然也就只到喊他起的程度——

    “起了!”猛一扯被子。

    ——而且做法还很不温柔。

    毕竟是会干农活的孩子,史二的力气尽管比不上龙晨,但扯掉被子还是没困难的。

    裹着的被子被扯掉,连带着里面的龙晨也跟着滚了几滚。这下除了昏迷的和死掉的,睡得再熟也得醒了。

    龙晨从大T恤里伸出的胳膊细了好几圈,也像失了血似的发白,无力地搁在沿栏杆上耷拉着。史二一瞬间以为见了死人,差点没惊叫出口。

    “……唔……干嘛呀……”耷拉着的胳膊蠕了蠕,一个沙哑的中xìng声线闷声闷气地传了出来,很及时地把史二的惊叫赌了回去。

    史二吞了惊叫,可不代表他就淡定了。那跟王相有的一拼的中xìng声线,他一听就呆了呆,再往翻了个挪到边的那人看了看。

    “……怎么了?一脸呆像……”那人蹙眉,很不耐烦。

    “……你谁啊?”史二很霸气地无视了对方的不耐烦,愕然回应。

    ……

    ……

    早晨的校园到处都是赶路的学生,大家都在加快脚步以弥补多睡的那五分钟,没多余的心思去在乎一个戴了大帽子的人,哪怕这个人眼神躲闪步伐诡秘。

    史二一行四人今早的气氛很微妙,比昨rì中午还微妙。王侯毫不遮掩地盯着龙晨猛瞧,仿佛他脑袋上长了个PFP;王相一路拼命憋笑,脸抽成个画坏了的笑面佛;史二故作随意地四下乱扫,但每一扫都必然有龙晨的影闪过。

    感受着后三人的视线,龙晨没像前阵子的xìng子那样回过头去粗鲁吼两句,而是把帽子压得更低了。但是前檐压低,后檐翘起,几束长发从帽子里滑出,披散到肩胛,应极了“拆东墙补西墙”这句话。

    “噗哈哈哈哈哈哈……”憋笑快憋出内伤的王相,到底不会真去委屈自己。这一下喷笑出声,硬是吸引了周围大片匆忙赶路者的目光,想必这要远比从头笑到尾更具效率。

    当然,究竟吸引了多少双眼睛,史二是数不出来的,但至少举目望去时,就没见着不望向这块地儿的人。

    目光这种东西,其效果从来不在于发出者的本意,而是全凭承受者的感觉,甚至是自以为承受者的感觉。比如现在,这些目光有的包含些鄙视,有的是单纯的好奇,更有的只是下意识地望过来一下,且这各种目光都是聚焦在王相上的。可龙晨正值心虚的时节,立时便觉得如芒在背,仿佛这所有目光都盯着他了,全饱含着恶意,直想把他看得赤条条。

    于是他脚下更快了分。

    史二敢肯定,龙晨的脸一定扭曲了。

    看着龙晨大变模样的背影,史二不感叹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短短几天就把一只猩猩削成了猴子……这威力会不会太强了?

    现在的龙晨已完全不复壮汉姿,尽管脸上还有些横,但看着也就是个丑妹子。不过前凸后翘还是没有的,据其本人说,自家还是个男人没错。但皮白心眼儿黑的王相却说,按照眼下这效率,估计没两天就能彻底变女人了,吓得胆儿肥的龙晨满脸惊恐。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极大的异常现象。史二一时间就联想到了那个诡异的梦,最后那段龙晨穿着大红长裙灿笑奔跑的景象着实让人毛骨悚然,他下意识地不去想这梦境应验的可能xìng,也就没与其他人说。

    至于龙晨,这般噩梦般的事就发生在自己上,纵是他再怎么嚣张跋扈,也没法淡然处置,很果断地决定今天请假去趟医院——更何况他现在连声线都有向女xìng转变的趋势,王相之前说的那句笑语,他可没全当玩笑听。

    ……

    ……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