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日 书丢难找,却找了半袖子水(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史二今天的心很不美好。

    昨天的体育课,他与汪姳来到了排球班的集合点,发现有不少女生,很开心;发现铃音姐妹,更开心;发现侯相兄弟,十分开心;发现龙晨一伙,非常不开心……

    泛黄的阳光把学生们的脑袋堵上一层土sè,看着让人联想到地鼠。而当从排球班那丛地鼠脑袋中见着龙晨的那张脸时,史二顿时觉得自己心值的前面多了个负号,反shèxìng地就想拽着汪姳另觅他处。

    这一伙抽空就打篮球的人怎么会跑排球这儿来?史二百思不得其解。

    男女同科的只有排球一项,史二若想跟汪姳一起上体育课,就只能忍着了,大不了上课的时候避开那群人,他还不至于把这郁闷带到第二天。真正让他绪糟糕的是,他的书丢了……

    “唉。”

    如果只是丢书也不会如此,哪怕丢了课本也不过是花钱重买一本的事儿,偏偏丢的是从图书馆借的书,更何况里面还夹着管理员小姑娘送的书签……

    “唉……”

    想到管理员小姑娘的嫩嫩的脸蛋儿,想到她那清澈无辜的眸子,想到做的那个看完再还的保证……

    “唉——……”

    史二彻底瘫在了桌子上,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正好前面林麟的脑袋突然消失,本被挡住的晨光没了阻碍,穿过窗户,斜斜地落在汪姳的桌面上,却刚好避开了他,留着史二一个孤独的影在yīn影中成灰,特有幕后英雄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死掉的气氛

    史二现在没心去管气氛什么的,他这会儿正绞着所剩不多的脑汁,思考着一切可能。

    昨晚回宿舍后已经找了很久,今早到班后,自己的桌洞也找了十数遍,同桌和前后座的都拜托找了,但全没有发现。哦,当然,他不会说出那本书的名字的,只说是紫sè的封面。

    史二很纠结。他为了防止书被别人发现,特意装进了书包里藏着,毕竟就算放在宿舍,也可能被进来串门的同学发现,没想到都这样了还能丢。难道有人翻了自己的书包?可是昨天一整天,这包不是在自己边,就是有汪姳看着,就连中午吃饭那会儿都是如此,唯一的例外,就是体育课那会儿了。下课时谁先回来的不知道,上课来迟的……好像只有龙晨?

    史二趴在桌上沉思。这个很可疑,知道自己带了这本书的人中有龙晨,有作案动机的人中有龙晨,有作案时间的人中有龙晨……史二一拍桌子站起——

    “就是他了!”

    “……”

    班里一片寂静,除去专心听课的汪姳被吓得跳了下,就只有讲桌后的林麟被史二惊得手一抖,粉笔在黑板上划过,留下刺耳的呖啸。

    班主任硬着嘴角的线条扶了下眼镜:“史二,这条辅助线是必要的。”

    “啊、哦,哦……”

    “嗯。”眼镜男示意史二坐下,扫视全班,深茶眼镜遮住了眼神,看不出他的心,唯有嘴角依旧硬着的线条透露了点信息——显然这位班主任此时的心同史二一样不怎么美好。

    “那么谁来说一下,该留哪几条线?”

    班上依旧静着,眼镜男等了会儿见没人举手,便直接点名:“龙晨。”

    “……”

    “嗯?”没得到回应,眼镜男看向龙晨的位置,一个比较壮实的影屯在那儿。班主任皱着眉盯着他,沉吟着,似乎是在确定那坐着的是不是龙晨本人,片刻后却是眉头一舒,嘟囔了句“算了”,听得正面对着他的王相撑着头的胳膊一滑,险些撞上桌子。

    “龙晨!”

    “……”

    啪!

    眼镜男又喊了一遍后,也不知是没忍住还是嫌麻烦,直接粉笔一弹,飞锤一般jīng准地砸中龙晨的头,把那颗低垂沉思的脑袋直接砸到了桌面上,呯嘭两声连响,看得众学生一阵咂舌。

    如此大的动静,龙晨再怎么入神也得醒转了。他大梦初醒般地撑起子,揉揉脑勺,一脸迷惘:

    “啊?什么?“

    “噗哈哈哈哈——“

    龙晨一脸呆样,顿时再次成为全班的笑料,连刚刚被史二吓得缩起肩膀绷紧子的汪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恶狠狠地瞪那些笑的人,他也确实瞪了,只是瞪得有些疲软,全然没有半点威慑力。这份无力,连史二都看得清楚。

    这人到底怎么了?史二对龙晨的不正常极感兴趣,其中绝无半点同。他不会去干冷嘲讽的没品事儿,也不会去干落井下石的yīn损事儿,但这并不妨碍他去围观看闹,去欣赏一下讨厌家伙的下场,为自己找点乐子。

    可惜眼镜男是个特没八卦意识的人,他对龙晨的态度与不久前史二的三不管方针相同,而且不是赌气或避灾,是真的不在意,所以龙晨上发生了什么,他一句话都没问。

    挥手让幽怨瞪人的龙晨坐下,眼镜男转准备直接公布答案了,却见着林麟一脸无措地杵在那,顿时惊奇:“你怎么还在?”

    林麟尴尬地笑笑,走回座位,心下却早已泪奔三百里。

    ……

    ……

    叮铃铃的下课铃火灾jǐng报一般响着,完美盖掉了窗外秋蝉的唠叨,很实在地表现出史二内心的焦灼程度。他“啪”地一声站起,却是超在了班主任宣布下课的前面,吓得毫无心理准备的汪姳漏出小小的悲鸣。

    眼镜男合书的动作到了一半时被史二打断,瞥瞥他尴尬杵着的子,无声地继续合好,淡定扶了下眼镜:

    “有什么事吗,史二?”

    史二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之前一个劲儿只想着书的事,这当口也不知该回些啥,只好结结巴巴念叨些无意义的词。

    “算了,下课。”正如对龙晨的事不在意一样,眼镜男也没有对史二有兴趣,此时只是姑且展现下班主任的威严,算是尽了这个份的义务,但不得不说他实在是太敷衍了。

    班主任不追究,连股都没拍就干脆地走了,史二顿时有种如蒙大赦的感觉,当然没有那么夸张就是了。一口气松下,他突然感到不舒服,下意识地回头往龙晨那儿一望,果然这玩意儿在挤眉弄眼冲他笑。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