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 有人自恋,还有人似乎要恋(7)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客观上来讲,史二很出sè地完成了王侯王相“早回教室”的要求——他在图书馆滞留的时间连五分钟都没到。史二本是想留个半小时左右的,当然他也知道不可能,仅是多少存了点幻想,但五分钟都没呆足实在太令人伤心了,于是当他回到班上的时候,脸sè并不那么好看。

    汪姳吃饭格外的慢,当史二站到了边上时,她才刚刚吃完。察觉到史二来了,汪姳露出笑容,正打算寒暄起,一抬脸就跟史二不太美好的表撞个正着,脸和子一起缩了下,正冒头的笑和话也跟着缩回去,仅剩下有点胆怯的起让路。

    正想着管理员小姑娘的史二没注意到同桌的表变化,倒是落座后回神,一抬头见着汪姳捏着饭盒有些失落地出门,直觉有些不妥,遂转问后面的吴阳:“她怎么了?”

    吴阳一直低头写东西,想来也没看见刚才那幕,却是头也不抬地回答:“寂寞。”

    “哈?”这答案略抽象,史二一时没能理解。在脑袋里转了几个弯后,他才省过味来,“她中午一个人吃的?”

    吴阳嗓子里平淡拖出个略长的“嗯”字,史二又是在脑袋里转了几个弯,才发觉这不是在思考答案,而是表示肯定。脑子里弯转的太多,他已经觉得累了……

    ……

    汪姳吃饭慢,洗饭盒也慢,愣是洗了十几分钟,才带着两袖子水回来了。

    袖子上水滴答滴答,跟眼泪似的直往地上掉,配上汪姳一脸委屈的表和红红的眼睛,跟淋了水的兔子一样可怜,一看就是遭了欺负。

    这下史二脑子里再怎么转别的事儿也得停了,忙出来帮她拧袖子,吃惊地问:“咋了这?谁欺负了?”

    汪姳抬着兔子似的眼睛,有些出神地看着史二拧袖子,却也没躲,失落委屈的表倒是不见了,小声说道:“没有欺负,我……我走神了,结果、饭盒掉池子里了,水溅出来……”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干脆只动嘴皮不动声了。

    史二自然是不信的,池子水能溅两袖子?又不是车子过水洼!史二把拧皱的袖子捋直,抬头还想细问,头一抬却只觉得看见了什么让他晃神的东西。等他回过神,已经忘了想问啥了,仅知道自己要问话来着。问什么呢?眼前只有完全没了失落的羞涩笑脸。

    “呃……你笑什么?”话一出口,便惊觉语气不好,忙更正,“不对,有什么好笑的?”

    “……”

    汪姳在那惊讶地张嘴愣住,还没哭出来,史二倒快先哭了。

    “那啥……我嘴笨……”这声音可真带一丝哭腔了。

    也许是史二把汪姳的泪给哭掉了,没的哭的汪姳只好在片刻的愣神后再次笑开来。这次不是羞涩的笑了,而是有点阳光的笑,顺带把史二没来及翻出眼皮的泪给晒干了。

    ……

    ……

    几只秋蝉有一搭没一搭地叹着气,史二和汪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偶尔带着后面闷着头的吴阳聊两句,午休这段时间满是懒洋洋的气氛。

    林麟中午不知干啥去了,一下课便没了影儿,直到临上课时才赶回来。看到史二一桌在聊天,林麟眼睛一亮,颇喜悦地凑上来:

    “聊啥……”

    叮铃铃铃——

    “……”兴冲冲地搭话却连一句都没能说全,林麟有些悲愤地扭过对着广播喇叭竖了下中指,回去做了好学生样儿。

    虽然不得不中断与同桌的交流让史二有些遗憾,但大体上他还是感激这上课铃来的及时。他不否认林麟是个好人,但这人不知为何对他抱有奇怪的好感,抽着空就跟他说话,免不得让人jǐng惕。这也就罢了,问题是林麟说话时总带着股刻意和逢迎,这让史二不太舒服,也就不想跟林麟说话。

    铃声响完,史二平整了jīng神准备上课,下意识地要转头瞄眼汪姳,却被龙晨一众硬生生地闯进视野。

    龙晨几人似乎是一路跑回来的,抱着球、喘着气、出着小汗,看上去累。史二扫了眼龙晨,心道:果然呀,虽然脸上横没变,但看起来就是有点像女的,虽然这女的丑极了。

    龙晨走着走着不经意间与史二对上了眼,冒着汗的红脸立时白了,仿佛遇着天敌般,也不知这两天的那股子欠抽劲儿去了哪里。

    对于龙晨这人,史二目前采取的是三不管态度——不管他想什么,不管他说什么,不管他做什么。于是走过边的是红脸龙晨还是白脸龙晨,都激不起他心中的波澜,反倒是汪姳朝史二坐着的里侧缩了缩,对史二投来的询问目光摇摇头,向后面被辫子甩了下的吴阳道个歉,慵懒了一中午的这块地儿好一阵鸡飞狗跳。

    ……

    ……

    人们总说“历史的车轮缓缓转动”,而载着太阳的车轮却是转得飞快,一不留神,便咕噜噜驶到了cāo场西边的山头上做了山大王。就在这开始泛黄的rì光中,高一(3)班迎来了开学第一天的最后一堂课,同时也是高中生活的第一堂体育课。

    “完美的安排!”cāo场zhōng yāng,王相抱着双臂,背靠流云,眯眼望着山头的太阳,一脸得志。

    “又不是你安排的,得意什么!”一边的何音拆台,自个儿却也脱离大部队,跟王相站一块儿享受,把比较害羞的姐姐丢在人群里羡慕。

    何铃藏在人群里,看看妹妹,瞅瞅王相,纠纠手指,然后低着头小跑出来,挨去了何铃边上,却不去看太阳,光是低头看脚尖,看着就像犯错挨骂的孩子。

    史二不太能理解王相何铃的满意,更不理解何铃为什么要特意跑出来,体育课安排在最后真的那么值得开心吗?从小干农活的他对顶着大太阳做事习以为常,在这一时段运动反而有些不习惯。

    疑惑中,耳边的嘈杂里隐约传来一声叹息,史二扭头去找,发现汪姳也正眯着眼望太阳,这才想起自家同桌擅长的是家务,户外运动定然比较尴尬,对阳光也必是弱的,于是觉得这体育课的安排果然甚好。

    ……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