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 有人自恋,还有人似乎要恋(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久狐铃 书名:小书咒
    ()    这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明媚的阳光透过花窗帘,在史二脸上留下斑驳的影。史二疲惫地撑起子,用黑了一圈的双眼看看闹钟,无力地叹了口气。

    伸手摁向尚未来及鸣响的闹铃,一摸却没摸到按钮。史二皱皱眉把闹铃拿到眼前,前后翻了翻,总算找到了那个键,按下后丢到一边,转而看向站在宿舍门前照镜子的龙晨,并发自内心肯定这个人的诞生绝对是冥王犯了错误——

    昨夜,为了给第一天上课养足jīng神,史二早早地上了。王侯王相两兄弟也识趣地把PFP的亮度调到最低,轻轻地按键游戏,没给他们的舍友带来任何困扰。

    史二睡得很舒心,却在凌晨时被“咣唧”一声关门的巨响给惊醒了,整个人从上吓得一个鲤鱼打,差点没撞进上铺的板。

    无论是谁,半夜熟睡中被野蛮地吵醒,是必定会有怒气的。史二被惊醒,尚不太清醒,不假思索地就对龙晨吼起来。吼过后倒是清醒了些,于是有些怕,但龙晨的回应却只是一声饱嗝,以及扑面而来的浓臭酒气。

    同样被吵起来的还有王侯和王相,不过看这两位神清音准的样子,似乎是没睡。

    “谁?”

    王侯惜字如金,语气跟白天一样平淡,史二倒是觉得他应该皱眉了吧。

    王相似乎因为被打扰而心不好,不复白天那样多话,却依旧比哥哥字多些:

    “也是舍友?”

    “嗯,叫龙晨!”

    龙晨似乎神志不清,自己这边又有三个人,史二也就不去改变语气了,更是透出股恶狠狠的意味。不过大家此刻矛头一致,如此态度也无甚不妥。

    隐约中,史二看到王侯似乎点了点头,然后便听到他说:

    “丢出去。”

    说完自己动手,走上前去提起了一个大型物体走向宿舍门。史二觉得照那个轮廓看,应该是龙晨吧。

    王相看上去要心软些,开口阻止到:“这不好吧?”然后顿了几秒,似乎在思考该怎么处置,王侯也就提着龙晨等在那里,接着黑暗中传来“啪”的一声脆响,王相拍掌说,“从窗户扔吧!”

    “哈!?”史二被惊到了,“这是六楼哎?”

    “那丢女生宿舍大门那儿吧,正好制造点话题,能顺便冻死就更好了。”

    尽管帝府的气候比较冷,但毕竟是在夏末秋初的时节,冻死还是不至于的,顶多冻病。但这也够狠了,史二不开始怀疑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这样整。

    相比之下,王侯要正常多了,在一阵开门声中平淡地说:

    “就这。”

    史二正以为王侯心肠软呢,就听他又接了句:

    “方便。”

    好吧,他只是懒而已。

    几人中终究还是史二最心软,被侯相兄弟一通搅合后,火气也差不多消了,想着再怎么讨厌也是舍友,真丢外面着凉了不太好,于是提出了正常的意见:“还是丢他上吧。”

    王侯没有说话,倒也照史二说的提着龙晨走了回来。来到前,史二总是看清楚他是怎么提这人的了——从正面掐着脖子,就这么单手提着,可以看见龙晨手挠着王侯的胳膊,腿在空中一顿一顿地踢着,频率越来越低,似乎快到极限了……

    史二不由地吞了口吐沫,大感人看着越正经就越不靠谱。

    王侯在史二和龙晨的前站定,把手中的大型物体放下。获得解放的龙晨大口地喘气,发出破风箱般的声音,间或痛苦地咳嗽几声。史二心想,这一夜的经历一定会成为他的噩梦。刚这么想完,就见眼前一道黑影隐约闪过,痛苦中的龙晨顿时没了声息……

    “声源击破。”

    王侯说着意义不明的话,手一抄接住软到的龙晨,然后毫不停顿地一抡,就把人抡上铺去了,发出“噗哒”的尸体倒地效果音。

    面对目瞪口呆的史二,王侯点头道了句晚安,便平稳地回了,仿佛之前的事儿就跟出门上了趟厕所一个xìng质。这副万事不惊的姿态让史二无言以对,但听着两兄弟在那边进行事后的交流,又觉得那姿态很好,很喜欢。

    如此本该皆大欢喜圆满结局,奈何史二忘了一件事——就算龙晨昏过去了,不动也不说话,但酒气却不会因此就没了。不喜酒味的史二不好意思再次麻烦侯相兄弟俩,就这样在浓重的酒臭下失眠到了天亮。

    睡得不好,心自然也好不起来。史二挠挠杂乱的头发,换衣下,准备洗漱。

    王侯王相不在宿舍,不知是出去洗漱了还是收拾完毕已经出门。走到门前,史二眼不带斜地就打算无视龙晨开门,却被一掌抵住阻止了。

    “等等。”

    龙晨表严肃。

    史二看向他,心想莫非是要报复昨晚的事?侯相兄弟不在边,自己虽然势单力孤,但还是应该稍微硬一点儿……

    龙晨抵住史二,却没立刻看过来,而是继续对着镜子照了几秒,这才转过头盯住史二认真地问:

    “觉不觉得我变漂亮了?”

    “……”

    史二木着脸调头开门出去,决定再不听这人说话了。

    龙晨追出来两步,对着史二背影喊:“哎我说真的!”

    史二脚步加快了一分,同时心里对着后竖起根中指——这是他前天跟龙晨学的。当然他还不敢在现实中这样做,摆摆脸sè已经是他现在的极限了。

    公共涮洗室里此时只有王相一人,看着史二木着张脸走过来,嘴里含着牙刷寒暄:“围碎好(没睡好)?”

    虽然昨晚有可怕的犯罪发言以及坏主意,但王相这个人实在是缺乏那种恐怖气息,不像他哥哥,光是待在那儿就让人想逃,所以和他说话,史二还是觉得很轻松的。当然,更大的原因是,史二觉得王相昨晚是在开玩笑……

    听了王相问话,史二脸皱了皱,想起龙晨那肌**子的自恋样就有些恶心:“那个还好,就是一大早就见着有人在自恋。”

    王相吐掉牙膏沫子,含水漱了漱:“那个龙晨?问我他有没有变漂亮,是够恶心的,再说我是第一次看到他脸呢,真变了也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小书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