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转安欢聚疑凶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那拉氏?!”

    “嗯...”富察氏低着头拧着秀眉,像是想起什么了,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皇上,臣妾记得永琮满月时,宫内外的大臣和各个的姐妹都给送过贺礼。当时皇上和臣妾都看上这块玉佩,当时玉佩上臣妾清清楚楚的记得还有字迹,好像写着母子平安。臣妾当时就对皇上说,这许是那拉氏妹妹送的。”

    “那拉氏?她胆敢!哼...朕现在就去翊坤宫。”乾隆气冲冲的就要摆驾翊坤宫。富察氏连忙起,轻轻的摁住乾隆的胳膊:“皇上,仅凭一块玉佩,我们不能说明和那拉氏妹妹有关;而且.......臣妾还有一点没有弄清楚.....”

    “还有什么?”

    “臣妾记得清清楚楚那拉氏妹妹送的那块玉佩上面刻有几个字,可是王降义士手里拿的那块毒玉,可是没有字迹的!”

    啊?!富察氏的一席话,顿时浇醒了乾隆的火气,慢慢冷静了下来。对啊!让皇后这么一说,反而回想起来了。人心静下来,脑子的思路也清晰活络起来。于是乾隆和富察氏俩人坐下无语,默默的思索着。

    “朕已经给刑部、大理寺三rì时限了,到时会给朕一个答案的。再说朕已经秘旨粘杆处着手调查了,皇后放心。”既然乾隆提到粘杆处,小po不由得插句嘴。粘杆处相当于清朝的锦衣卫,粘杆处,是我们清宫剧脸熟皇帝雍正创建的。粘杆处据说是个训练有素的报组织和特务机关,正式名称叫尚虞备用处。粘杆处的名字还得从雍正爷还是皇子时说起,当时雍正爷在自己城北的府邸,长有一些高大的树木,每逢盛夏初秋,繁茂枝叶中有鸣蝉聒噪,喜静畏暑的胤禛便命门客家丁cāo杆捕蝉。后来雍正爷等级做了皇帝,把政敌比作鱼、蝉、蜻蜒一样的小动物来撒网捕捉、加以控制,不得不说雍正爷也是很腹黑很恶趣味。

    粘杆处隶属内务府系统,选八旗大员子弟之獧捷者为执事人,管理大臣无定员,由王、公、额驸及满蒙大臣内特定。平时负责皇帝巡狩之时扶舆、擎盖、罟雀的工作,外表是个普通官署,是个伺候皇室玩耍的服务机关,实则是一个秘密的特务组织。

    话归正题,正当乾隆和富察氏说话当间,听见上传来声音......

    “渴...额....娘......渴....”声音微弱无力,可是在乾隆和富察氏的耳朵里听着却犹如天籁之音,永琮醒了...我们的永琮大大终于醒了。欣喜中,乾隆和富察氏双双奔向边:一个哪有皇帝威仪,满带着父亲的慈亲自去倒了杯水;另一个满怀母,忙坐在头轻轻抱起自己的儿子,胳膊肘托起永琮的头。

    唔.....咕噜噜....一杯水慢慢的喝下去。啊,真甜!水真是人类生命的源泉啊!这是外国哪个子说的呢?真没想到白水也能这么甘甜。永琮干涩的嘴唇,慢慢睁开了沉重的眼睛,缓缓的醒了。也许是病了几rì,睡了几rì,浑酸痛。眼睛睁开的同时,体机械的动了动。还真是僵硬啊!我到底事躺几天呐,体怎么像被打散了呢。我记得我好像发烧了....之后...之后....怎么什么都记不住了?!永琮醒了就在皱着小眉回想着,可是这个表看在乾隆夫妻的眼里,以为永琮那里又开始难受了。

    “琮儿,哪里不舒服了吗?告诉额娘。”富察氏担心的问。

    “恩,还是宣太医吧!小七怎么样?告诉阿玛,是不是又难受了?”永琮看着乾隆和富察氏满脸的担忧,心里不由得暖暖的。这就是自己这辈子的爸妈啊!真心的疼,满怀的担心,这一点都不掺假做作,这种自然的流露,是天xìng使然吧。自己上辈子是孤儿,这辈子真的是太感谢老天爷了。想到这里,永琮的小鼻子一酸,声音真真的的说:“阿玛,额娘,儿子不难受,儿子让阿玛额娘担心了!”说着,小手环上富察氏的脖子,小脸贴着富察氏的脸亲昵着蹭蹭。

    呼~富察氏松了一口气,贴着永琮的小脸,高兴地说:“琮儿,真的不难受吗?真是太好了!都怪额娘不好,额娘没照顾好琮儿,幸亏琮儿没事,要不额娘可怎么办....”富察氏说着眼圈红了,内心不停地自责自己,要是琮儿有什么事,真的怀疑自己还能坚持的活下去么。以后一定要更加照顾好自己的儿子。

    “小七没事了就好,祖宗庇佑!”乾隆慈的摸了摸永琮的小脑袋。“皇后不要伤心了,莫要伤了自己的子!小七是个有福的人,比永琏有福气。”

    “阿玛,额娘,儿子以后一定好好学文习武,把体练的棒棒的,好将来儿子要孝顺阿玛和额娘!”永琮的小脸一脸坚定。

    “嗯...那阿玛和额娘就等着小七的孝顺啊!哈哈哈...”乾隆很是欣慰,过了这几rì,终于可以开怀大笑了。

    一家三口就在永琮体康复的前提下,其乐融融的度过了一夜。翌rì,永琮体康复的消息,随着乾隆早朝,被朝堂内外纷纷得知。皇太后、林场在和漪秀一早便去了钟粹宫,叶桂也随医在永琮边。直到叶桂宣布永琮无碍,再喝几副汤药,休养几rì便可痊愈的告示下,钟粹宫的众人皆长出一口气。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祖宗保佑!哀家的乖孙孙终于好了。”皇太后与富察氏一并坐在边,看着坐在上不老实乱动的永琮,笑着聊着。

    “是啊,臣妾的心,今天听到叶神医的话,才真真放在肚子里。”富察氏说着还不时的拽拽因永琮在上来回移动,露出小后腰的衣襟,生怕再次凉到。

    坐在旁边椅子上的林常在也搭言道:“七阿哥是福大之人,有皇上和皇后坐镇,照顾七阿哥,那些小鬼岂敢放肆!呵呵....七阿哥还是健健康康的不是。”

    “七阿哥,以后要好好听皇阿玛和额娘的话,要好好孝敬皇太后,还有皇阿玛额娘,因为七阿哥这次真是吓坏人了。”漪秀不失的叮嘱着。

    “嗯!永琮记下了。永琮要听皇太太,阿玛额娘的话,孝顺黄太太,阿玛和额娘。”说完在上站起来,奔到皇太后那里,搂着皇太后的脖子撒着。

    “皇太太,琮儿以后不会惹皇太太不开心的,会好好孝顺皇太太,因为琮儿最喜欢皇太太,皇太太也最喜欢琮儿是不是腻?”

    “对...对....皇太太啊,最喜欢的就是小永琮!谁也不许欺负哀家的小永琮,皇太太啊,知道小永琮最听话了!呵呵...”一屋子女眷的欢笑声响在钟粹宫。

    一个太监不合时宜的唱诺道:“贵妃、纯妃娘娘驾到!”“大阿哥,三阿哥驾到!”众人的笑语顿时打住,看向内的门处。一阵踢踏踢踏的花盆鞋的声音传来,内的门吱呀一声,被侍在门外的宫女推开,届时走进两个女人和两个男孩。不用说,那两个女人一个就是皇贵妃那拉氏,另外一个纯妃苏佳氏。而那两个男孩,不必说,自然是大阿哥永璜和三阿哥永璋。

    “臣妾那拉氏(苏佳氏),永璜(永璋)给皇后(皇额娘),太后(皇太太)请安!”一行四人蹲福的蹲福,打千的打千。皇太后没有吱声,对几人颇有些成见。因那几rì永琮出痘面临生死垂危,俩人的小心思不说,大家其实也心知肚明。因为自个的儿子也没出过痘,怕沾染病气,尤其是在听说永琮面临生死的时候,都怕沾染晦气,所以就不来探视,也算说得过去吧。为孩子嘛;可是想想漪秀,还有林常在;漪秀那要是有孩子的,那林常在还没生孩子那,就不怕传染?皇太后有意晾她们一会,就让她们在那里请安。

    至于富察氏,看着这两位平时喊着姐姐长姐姐短的好‘妹妹’,不免内心有些气愤。富察氏在**秉持一碗水端平,那个宫那个阁要是有事,自己是又cāo心又搭力的;等轮到自己有事,谁上心帮忙了。那拉氏偶尔派个宫女太监前来问候,至于苏佳氏基本销声匿迹了.....也许互换也能理解。但是出了毒玉那出,富察氏打心底对那拉氏有着本能的戒备。作为怀疑对象,谁要害自己的孩子,作母亲的怎能还能笑脸相迎呢。想到这,富察氏也没有大多笑容,很平静的看着二人。

    四人等着太后发话,可是半天也没动静。起又不能起,也不能一直保持请安的姿势啊。正都在纳闷,皇太后看着也能太过,就发了话:“都起来坐吧.。”

    “嗻!”四人分别两边落座,那拉氏和苏佳氏一边,永璜和永璋一边。

    “姐姐,臣妾听闻七阿哥大病初愈,心里那个高兴哟!那几rì妾那个惦记哟,吃不好睡不着的,天天念着阿弥陀佛,就是祈求七阿哥早早康复啊!对了,还有三阿哥,我们永璋天天念叨七弟赶快好,好带着弟弟一块玩,是不?永璋!”一边说一边使眼sè用手小比划着永璋,永璋被其母的声sè无奈的迫,只得说:“是哦,皇额娘,儿臣也盼着七弟早些好起来。”说完,低下头,一个小哼从鼻子里轻轻发出。虽然声音小,可是富察氏还是听见了。

    “臣妾立马就和那拉姐姐赶来了,真是老天爷保佑,七阿哥大福啊!”苏佳氏看着场面有些冷,就插着言。

    “是啊!七阿哥经此,以后必然大有后福!姐姐这几rì也多有劳累,应该多歇歇。”那拉氏也不紧不慢的跟着。

    “谢谢两位妹妹了,你们有心了!”富察氏淡然一笑回应着,“永琮总算是好了,本宫心病也去了不少。对了..那拉妹妹,记得妹妹在琮儿满月的时候送块玉佩,姐姐还没道谢呢!”

    “你我姐妹,还用客!姐姐别折煞妹妹了..........”还没等那拉氏继续说,富察氏开口:“那块玉质很好,姐姐想问妹妹从哪里置换来的?姐姐还想讨要一块!”富察氏刚一说完,那拉氏被问愣住了。

    与此同时,乾隆下了早朝,这几rì耽搁的折子也得立即批复了,就马不停蹄的感赶到养心。哪知还没批几件,随侍一旁的李玉就悄悄的出去外,过了不久就悄悄的走进来,走到乾隆边,弯着腰低声的对乾隆耳语起来。不多时,乾隆金刚眉怒,气极扔出手中的奏折............

    想知何事?等等等等......下文!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