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深查怪玉引凶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哦?什么事?”乾隆降了降火气,转头疑惑的看着王降。

    “皇上,恕草民不敬之罪!”

    “尔等都是有功之人,若有逾越,朕又岂能追究?!王义士若是察觉什么,尽可说来。”乾隆摆了摆手。

    “皇上,还有各位大人,请看!”说着,王降像变戏法一样,从左袖口里掏出一样东西,手掌慢慢伸开,展示给众人看。

    咦?这是什么?乾隆率先走上前来,众人紧凑的围在乾隆周围,眼光都聚焦在王降的手里。

    这不就是块玉佩吗?一开始都这么认为,可是越仔细看越觉得不对。这哪里是普通的玉佩啊!颜sè纯正明亮,sè泽浓郁均匀,半透明翠绿sè的质地。达官贵人之家谁不弄个古玩,玩个玉石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纯冰种的老坑玉啊!这哪里是普通人家能拥有的呢!即使不明白玉石器皿的,也看出来这玉价格不菲。

    正当众人小声啧啧的议论玉佩,乾隆看着玉佩却越来越疑惑,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这是.....在哪里看过呢?乾隆正准备仔细回想一下,王降开口了:

    “皇上,这是七阿哥脖子上的玉佩。”答案出来了。那怎么会在你的手里?还没等乾隆发问,王降继续说道:“草民起初认为七阿哥戴的玉佩没什么事,可是草民帮叶神医抱七阿哥的时候,却让草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于是草民逾越了,顺手将七阿哥的玉佩找了下来。”叶桂也很是惊奇,就在帮自己抱住七阿哥的一瞬间就悄然无息的去下玉佩,讶异其功夫了得,但现在还是很好奇这块玉有什么问题,与乾隆和众人一起等待王降的下文。

    “皇上,这块玉还是由草民拿着吧,皇上....请看。”然后右手托着玉佩,左手指着玉佩上的一个极为细小的小眼,若不是眼力好的武人,很难发现这个小眼。

    “这.....又有什么蹊跷?”

    “皇上,草民也行走江湖多年,曾经见过一次这种玉佩,虽然质地没有七阿哥玉佩资地上乘,却也是民间一奇玉;也结识过拥有类似这玉的主人,因为草民也好玉石,与其好相投;奈何自从得此奇玉之后,草民的友人即怪病缠,不消时rì便已亡,之后友人家眷因草民喜玉石,既赠与草民把玩。”王降停顿了一下,深sè凝重继续说道:

    “草民也有摸金倒斗(盗墓)的朋友,他们通晓些玄学怪理。某rì当草民拿着亡友的那块奇玉把玩被倒斗朋友看到,他们对草民说了一番话,真真的吓到草民了。”

    “哦?说了些什么?”乾隆皱着眉头问着王降,疑问越来越大了,可是这怎么关系到七阿哥的玉佩了?难道..........七阿哥的玉佩有问题吗?

    “是......草民的朋友是说.......呃.....”王降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番话说出去,不知会引起多少腥风血雨。似乎定了一下心神,大声说着:“草民的朋友说草民亡友的那块玉是块毒玉!而七阿哥的玉佩和那块极其相似,所以草民怀疑,七阿哥佩戴的玉佩也是块毒玉!”

    什么?!!!王降的一番话,把宫内的一干人惊住了,众人面面相觑的互相看着,之后心惊忐忑起来;坐在远处边照顾永琮的富察氏一众也听到了王降的话语。富察氏面sè紧张,慌忙的把永琮又抱起在怀,像是生怕坏人抢走永琮。林常在和漪秀站着富察氏的边,护着这母子俩,老太后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王降和乾隆这里。看来宫里着实不平静了。

    钟粹宫顿时鸦雀无声,乾隆先是一愣,随后静了一下,紧接着大大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毒玉!谋杀皇子,论律当诛!

    “王降!(看来是真气着了,不然连王义士都不喊了,唉..乾隆大哥莫生气啊!)”乾隆怒极,咬着银牙,一句一字的吐出:“你能确定这是毒玉么?”

    “草民怀疑有三:一是玉有一个小眼,若是仔细瞅,像是细缝,有人用特殊工具将东西弄到玉的内部,并玉的内部雕刻上一层薄薄的画面或字,然后用玉粉填回,最后用特殊材料封口,表面上看,这还是一块美玉,而侧面的小眼,rì久就看不出来了。这种绝技始于chūn秋,相传绝于唐末(这段灵感来源于《茅山后裔》,极其感谢大力金刚掌大神的文中资料。)。”王降一边说一边指给众人看,乾隆的脸sè更加yīn暗。

    “其二此玉品相难得,拥有者非富即贵。古时达官贵人的子嗣,要是有体弱,丢魂的,家长便给孩子佩戴雕刻有殄文的玉,以杜绝丢魂现象的发生,直至孩子长大chéng rén。草民观此玉并不是唐朝古玉,因为在唐以后,珍玉极少,并且在唐以后刻在玉里的殄文几乎都不是善文。而以这块玉佩胃为例,应是唐后出土的玉石。再想起七阿哥此次发病突然,与此玉有莫大联系。”

    “至于证据....皇上,诸位大人,请看!”说时王降从腰间急速抽出一把匕首,只见黄褐sè的古匕,像是很有年头之久,隐隐散发着血腥之气。‘咔’的一声,王降发力用匕首将玉佩的横向切开,玉佩壁面被剖开三分之二。折腾近一个晚上,烛火还是依旧旺盛。王降随之将于玉佩照之宫烛边,隐隐约约的似有图案出现,围观的圈子在移动,都移到王降拿着玉佩照着的烛火边。

    嘶......真的有图案!玉佩的表面还看得不太清楚,但是看到剖面,隐约的像是猰貐花纹(又称为“窫窳”,古代传说中人面龙的邪兽,喜食人),这绝对不是给孩子戴着招魂镇魂用的!

    “相传猰貐是邪兽,但凡有名气的雕刻师都不会在玉内雕刻不吉祥的图案。据说佩戴邪兽的玉石,会使人阳气减弱,抵抗不住任何病恙,重者则会忽然人事不省,逐渐失去知觉,脉搏、呼吸会逐渐变弱,直至暴疾离世。经过这几点,草民认为七阿哥出痘为辅,而真正的是‘毒玉’,这个原因为主!”说完,王降站在一边静默。

    众人听完王降的分析,都觉得丝丝入扣,句句有理。叶桂捋着胡须思索了一下,也拱手说起来:

    “皇上,草民也觉得王义士的话有道理。草民行医数十年,不敢说jīng通,但也是看过些病患,像七阿哥毫无征兆的出痘不是没有,但是像七阿哥出痘之后这么严重,瞬时危及生命的,草民倒是头一次诊治。不得不说,内中必有些蹊跷!”先有王降的证据之言,后有叶桂的猜测之语,让在场的众人嗅到了yīn谋的味道。这难道不像圣祖爷那时的巫蛊时间吗?话说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胤礽第一次被废除太子之位,乃是镇魇(yǎn)胤礽。皇三子胤祉向康熙帝揭发:皇长子与一个会巫术的人有来往。经查,发现胤禔用巫术镇魇胤礽,yīn谋暗害亲兄弟,并有物证。胤禔之母惠妃出,向康熙帝奏称胤禔不孝,请置正法。圣祖爷不忍杀亲生儿子,令革其王爵,终,并将其所属包衣佐领及人口,均分给皇十四子胤禵及皇八子胤禩之子弘旺。

    自古皇室无亲,为了那张椅子,兄弟相残,父子反目的又有多少?!而如今的七阿哥圣眷正隆,难道不被人所嫉妒?人心隔肚皮,谁又知道谁心里想的是什么。

    “李玉!”乾隆低沉的声音让人感到发冷。自诩勤政民,宫妃一律平等待之,还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现谋害自己儿子的事。这叫什么?这是打自己的脸啊。气啊!怒啊!恨不得现场抓出凶手贼子,将其碎尸万段。

    “这块玉,包起来!交给刑部,命刑部、大理寺、宗人府三堂调查,无论涉及到谁,该抓该杀都给朕拿下。三rì后朕要亲审;若是抓不住主谋和凶手,让他们全部都朕滚回家!”

    “嗻!”

    “叶神医,尔等都跪安吧!刘金....”

    “奴才在!”

    “累了一夜,带叶神医和王义士去偏休息,明天再给七阿哥复诊吧!”乾隆怒了也乏了,挥挥手让其退下。

    一众退出外散去,原先哄闹的钟粹宫真正的静了下来。乾隆走到永琮的边,顺势做了下来。

    “皇上......琮儿的体温降下来了...皇上,您也劳累了一夜,明儿还早朝,去休息吧!”抬眼看着乾隆疲倦的神,劝慰着。永琮的病稳定了,富察氏的心也放下来了,顿时一股倦意涌上来。不放心其他人照看,自己强着疲惫照顾着永琮。

    “朕不累,倒是皇额娘该回去歇歇了!”说着,劝起皇太后。富察氏也与乾隆一并劝着,上来年纪的老人熬夜对体最不好。皇太后看着自己的小孙子已经转危为安,心也放到肚里。这时倒是困倦了,在林常在和漪秀的搀扶下回去自己的寝宫。

    偌大的内,只剩乾隆、富察氏和大病初愈睡着的永琮。富察氏心疼的握着永琮的小手,轻轻拍着永琮的子。儿子的健康是做母亲最大的愿望,何况像这次经历生死一般。

    “皇上......臣妾只想守着唯一的儿子,谁也不能夺走伤害我的孩子。”富察氏低着头轻声说着,但是两个肩膀轻轻的耸动,很明显是在压抑自己的感

    十几年的夫妻,乾隆知道富察氏是害怕了,愤怒了,惊吓了。往前一坐,轻轻的拥住了富察氏,拍着富察氏的后背:“皇后,不要害怕!朕一定会把这个人揪出来的!此人不除,朕的**就永无宁rì!”

    “皇上......”富察氏抬起泪眼婆娑的脸,说道:“臣妾想起来了,那块玉佩!”

    “怎么了?玉佩!”

    “那是那拉氏妹妹送的!”

    什么?那拉氏?!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