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绝境柳暗花又明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快!快救皇后....”乾隆跳了起来,一把抱住后倒的皇后。怀里的永琮瘫趴着,烧红的小脸,一汗水已把小内衣浸透了。难受的表,瑟瑟发抖,看样子很冷,一个劲的蜷卧着。乾隆看着心疼不已,命人把皇后抬到对面的软榻上休息,自己也不顾出痘的传染,一把拽过锦被把永琮盖住,不顾湿腻,抱在怀里。隔着锦被,永琮滚烫的温度,把乾隆似乎都烫到了。

    “是!臣这就请脉.”吴谦恨不得一人长出八只手,像八爪鱼一样,能给七阿哥看病,还能顾得上皇后。探脉一番,斟酌说道:

    “皇上,皇后只是一时急怒攻心,痰迷了心窍,臣这就施针,皇后一会便会转醒。”

    “朕要听实话,朕的七阿哥到底怎么样?”乾隆怒道。

    “这个......皇上,臣不敢欺瞒皇上,七阿哥形不容乐观。一是发病突然,病势汹汹,现在痘还没发出来;二是七阿哥还不到垂髫的年纪,体力很难坚持,怕是很难医治,而且...恐有生命危险。”吴谦无奈的回着话。以吴谦的医术,已是太医院的翘楚,不然也不能让其做太医院的院判。他说的话基本已经给永琮判定了死刑。乾隆听罢,目瞪口呆,在一旁的林常在不由得眼圈红了。刚听到是痘症时,也不由得害怕,毕竟在那个年代,只要得了痘症,基本是不治之症,一分靠治,九分靠天。能撑过去的,就是大难不死,圣祖康熙爷不就是个极好的例子么?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林常在和皇后、漪秀相处的非常融洽,自己本无子,看见七阿哥不免母泛滥,对永琮也是倍感喜。由原来的害怕逐渐被担心和忧虑所代替,恨不得上前去哄哄抱抱永琮,以减轻他的病痛。

    乾隆几年前失去了永琏,那份内心的伤痛至今还未泯然。况且永琮现在是自己皇子中最聪颖的,也是自己最喜的,不能重蹈覆辙!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永琮,不由得紧紧的抱住,登时冲着门口大喊:“李玉...李玉....”

    “奴才在!”李玉小跑的近前。

    天子急怒了,“去!把太医院的所有御医都给朕找来!什么民间的,药堂的大夫都给朕找来,谁能救活朕的儿子,朕赏他一辈子荣华!快去!”乾隆嘶吼着。

    “嗻...嗻...”

    由吴谦施针,半个时辰之后,皇后富察氏悠悠转醒,醒来第一件事,便强撑着子起来,随侍的宫女生怕富察氏再次倒下,立即上前搀扶。富察氏看到对面上,乾隆正看着吴谦给永琮喂汤药,示意宫女扶自己过去。为永琮痘出来的药煎好以后,由太医院的值班医士和御药房的总管太监火速的端来。按清宫的规定,皇室成员进药,药要分为两杯,一杯由主治御医先尝,后院判、内监也得分别尝试,现在御医只有吴谦一人在场,所以另外一人尝药就得由御药房的总管太监来试尝。确认没有问题,才能给永琮成员吃。

    前一秒喂给永琮的汤药,后一秒就哇一声吐出来,反复几次,折腾永琮的小脸更惨白惨白。弄的乾隆衣服上到处是斑斑药水痕迹。乾隆也顾不得擦拭,让吴谦继续灌下去。

    迷糊中小声抽搦:“额....娘....阿玛.....”

    乾隆听到病中儿子的呼唤,心里不由的一酸。轻轻的哄着:“永琮啊,乖....阿玛在,阿玛是天子,定会护得你周全啊!永琮啊....乖啊!现在把药喝下去,慢慢喝下去啊!”永琮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还是怎样,吴谦再一次灌药,居然汤药可以一点一点的灌进嘴里;虽然还溢出来一些,大部分还是喝了进去。这时富察氏也被扶着走上前,坐在上,

    “皇后?你醒了.....?”乾隆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妻子,面容憔悴,关心的问。

    “皇上,还是臣妾来抱吧,皇上没出过痘,切莫传染了。龙体要紧...”说着要伸手抱永琮。

    下手的吴谦也进言道:“皇上龙体系天下一,臣恳请皇上移驾避痘!”

    “朕的儿子现在如此这般,朕怎能离开!朕没事,倒是皇后体微恙,去歇着吧,这里有朕在,百邪不侵的.”

    “臣妾....”说着富察氏眼圈又红了,古代医学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得痘症的十人有九人去命,老天可不管你是王公还是庶民(貌似这个老天还是很公平的)。“臣妾怕像琏儿那时,琮儿是妾的命啊!”

    “皇后....没事的,我们都守着永琮,他会没事的。”乾隆握着富察氏的手说。安慰着富察氏,也许也是安慰自己吧。

    分派出去的各路太监,现在已领院使刘裕铎等一帮御医,还有民间的的几位大夫都赶到了钟粹宫,人数瞬间爆满。吴谦领着太医院一帮在商讨诊治方案,另一边宫女不停的拧换湿帕给永琮额头降温,为了能让永琮躺着舒服些,把他放到上盖上厚被平躺下,乾隆夫妇坐在边,握着永琮发烫的小手,焦急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闹哄了一晚,太医还没想出办法让永琮把痘子发出来,只能每隔时辰就进一次汤药维持着,已近四更天了,在呆一会就要上朝了,乾隆和富察氏眼圈略黑一夜未眠,寸步不离的守着永琮。

    这时门被推开,有个太监唱诺道:“皇太后驾到...”

    一干太监宫女簇拥着睡眼迷离的皇太后进来,显然皇太后被永琮得痘症的消息所惊醒。脚还未落进,急切地询问声传来:“哀家的乖孙怎么了?为何没人向哀家回报?!皇帝.....”

    见皇太后进来,乾隆和富察氏立忙起上前搀扶,皇太后连忙摆手,示意不要挪动。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些虚礼,别搀哀家,哀家还不老;别给哀家请安,哀家现在不安!”皇太后有些不悦的说。乾隆和富察氏听后,一时尴尬的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接话。皇太后不是生气别的,而是永琮生病这么大的事居然没人禀报,居然是自己半夜出恭时,听见随侍自己边的两名宫女小声嘀咕听到的,这怎能不让自己生气?知晓皇帝孝顺,但是在众多孙辈当中,永琮打出生的时候就招人喜,自己的嫡孙自然的多偏些。随着永琮慢慢长大,越来越懂事,聪明孝顺,但凡有好吃的好东西,第一个跑来孝敬皇太太。每rì的早午晚请安也是风雨不误,时不时的还陪自己这个老婆子住一住,这样的感使得皇太后更加对这个孙子的喜和疼惜。

    当确切得知永琮得痘症的刹那,皇太后体一晃。内心满是悲戚,同样是几年前,永琮的嫡亲哥哥永琏,也是得病早夭。那时自己伤但想到孝顺识体的皇后还年轻,早晚还会有子嗣,过了些年也就平复了心。如今皇后已经三十多岁了,几年不见动静,好不容易生得麟儿永琮,失去怎么得了?而自己已然失去一个乖巧伶俐的孙子,难道上天还要剥夺哀家这个早慧的嫡孙么?

    想到这里,皇太后还哪有心就寝,吩咐宫女更衣之后就准备去钟粹宫。看官要问了,为什么皇太后来的这么晚呢?都是四更天了。那是因为皇太后临出宫门,变绕道去了佛堂。

    在佛堂潜心念佛经为永琮祈福消灾,足足用了几个时辰,可见对永琮的一片疼之心。

    “皇帝,实话告诉哀家,永琮到底怎么样?”

    “额娘不要忧心,现在太医和民间大夫正在会诊,一会就会有结果,额娘还是坐下歇一会。”乾隆说完把皇太后妇道一张金丝红木软椅上休息,随即又与富察氏相坐一起,守着永琮。

    过了一会,以吴谦为首的几名御医和大夫齐齐的赶过来,跪在乾隆面前禀报。

    “皇上,臣....臣等会诊之后....”吴谦竟然卡住了,没说下去。

    “快说!商量出给七阿哥的诊疗方法了么?嗯?!”乾隆大帝的气压陡降几百帕。

    吴谦咬咬牙,猛地在地上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哭腔:“皇上,臣等死罪!臣等无能...七阿哥的痘发不出来,内火不能外泄,恐怕凶多吉少...臣....”吴谦带头,后边一帮御医都跪下重重的磕起头来,一边磕这一边喊“臣(草民)无能!”一片嗵嗵的磕头声,像是把每个人的心都击打碎了。富察氏再也忍不住了,伏在永琮的小体上嚎啕大哭,那里还顾得上凤仪。皇太后瘫坐在软椅里,眼睛湿润了;乾隆眼圈通红,双手愤怒的紧握成圈,

    “饭桶!一帮饭桶!朕养你们何用.......啊!”乾隆在嘶吼,“七阿哥若有事,你们就都随侍在地下吧!”

    啊?!!!“皇上饶命啊!”“皇上...”又是一片求饶声。混乱的声音在持续,钟粹宫总管太监刘金一直在内随侍着,当听到七阿哥危在旦夕,顿时蒙住了。对于七阿哥是有感的,打从七阿哥降生,就是自己伺候在左右,七阿哥对奴才宫婢从来不打骂,遇到好东西还经常赏赐给下人,这么好的小主子,自己遇到事修来的福分。而且自己的荣华都系在七阿哥的上。以七阿哥的聪明贤智,如无差错早晚会克继大统。

    不行!不能让七阿哥有事!可是...很自己不会医术...不能诊治七阿哥;恨自己不能代替七阿哥。宫外自己年幼的弟弟得痘症也痊愈了,七阿哥也会的。

    不得不说人在危机时候的潜能是无限,刘金突然想到自己弟弟当年病被谁治好的事。当年穷,没钱看病,遇到一个好郎中,分文不取的治好了弟弟。

    对了!就是他!他叫什么了呢?快想起来!快....对,想起来了。

    刘金一个箭步窜到御前,跪倒大喊:“皇上,奴才知道有谁能治好七阿哥了!”刘金的一句话炸停了所有的声音。

    yù知下文,嘿嘿....敬请稍待!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