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父母喜爱奇病生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翌rì,乾隆早朝,文武百官列。圣谕宣召:从户部和各省拨取四百万两白银到军前,并且谕令傅恒再从内务府带走十万两白银,用于赏赐阵前兵士。大阵仗的行祭会礼,出征前的赐酒,证实了乾隆很重视傅恒的这一次出征。最主要的是在散朝时,不知乾隆是有意还是无意,说起七阿哥的事,最后还说了句:若朕之所有子嗣都如七阿哥般聪敏,我大清江山何愁万年不绝?朕之七阿哥,朕之曹冲。

    这句话什么意思?混在朝堂久了,一个个都像人尖子,七阿哥是皇上最喜欢的皇子,也是嫡子,今儿皇上还在朝堂说这些,曹冲...曹cāo最的儿子,要不是早逝,哪里轮到曹丕。同样聪慧,同样是子,那么七阿哥以后的份,大家心知肚明。

    朝堂的消息永远像插了翅膀的小鸟一样,消息越过紫城,流传到民间。老百姓不知道真实况,只知道你我口口相传,往往信儿越传越变味。一开始有的说七阿哥聪慧,因为是凤子龙孙所以与常人不同,之后最后更演变成文曲星下凡,更有甚者,说圣祖爷康熙投胎转世。

    面对这些市井俚言,朝堂之上风平浪静,可是暗下谁又说得准在干什么,早有人准备些什么,也有人预备些什么。然而在清水衙门的那些清闲御史,早早竖起他们的耳朵,闻风而动,不知道谁带头鼓噪,齐齐折子给乾隆。而折子的内容,不猜也能知道,无非是一些引经据典的劝说皇上早立太子以正国本。这些当官的心思,都想早点站对梯队,以保自家的荣华。

    乾隆看来这些奏折,留中没批,既没同意也没否定,而永琮继续在蜜罐里继续生活着。经过那晚推荐自己舅舅的事,也许是老天开眼,让永琮说话逐渐变得口齿清晰了。时间不会停,悄悄的在流逝,。因为乾隆和富察氏的疼,永琮没有过早的被送到阿哥所,由富察氏一直养在钟粹宫,这可是破了祖宗家法的事。谁让乾隆喜永琮呢!

    富察氏亲手喂养永琮,白rì添衣,饿了喂饭;夜晚盖被,了扇扇,不因自己是皇后,一个当母亲能做的,都在尽全力去做。在钟粹宫干活的宫女和太监,是各个宫内最享福的。因为皇后脾气好,从不打骂奴婢。就是因为这样,从宫女到太监,每个人也是真心服侍皇后和小主子永琮的,钟粹宫一片祥和宁静。这样的好空间这样的好地点,永琮的生活很是惬意。因为喂养得当,心好,两岁的永琮比一般两岁孩子要高,体相对来讲还是很结实,白白嫩嫩的瓷娃娃,基本是人见人,车见车载。在文化课方面,富察氏只要空闲便教永琮背诗认字,弹弹筝或木琴给永琮听。永琮背东西总是很快,并且能读出简单文章并解释大意(那不是穿越人士的优点嘛!我要穿越我也可以腻)。

    但是他最喜欢还是听额娘的筝声,深沉幽远,琴音清脆悠扬,不得不说自己的额娘弹琴的时候真的很端庄好看。听着会使人痴迷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上衣。”一句句稚嫩的背诗声,响彻在钟粹宫里。富察氏倚在软榻上,左手边坐着林常在和漪秀,右手边站着刘金侍候着,林常在和漪秀现在是钟粹宫的常客了,没事就来请安闲聊;深宫寂寥,也是缘分,几人的感也是越来越近乎。永琮就站着几人面前,负着手像个小大人一样,稚嫩而清脆的背着唐代孟郊的《游子吟》。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chūn晖”一首背完,众人喊好。

    “七阿哥越来越聪慧了,姐姐真真的生的好阿哥,呵呵呵...”林常在笑着说到。

    “舅母,灵安哥呢?”永琮闪着大眼睛望着漪秀问。永琮和福灵安处的很要好,福灵安很有大哥哥的样子,每每进宫总是耐心的陪伴永琮玩耍,照顾永琮很多无厘头的玩闹。

    “灵安也想阿哥,可是灵安去进学了,要不我就把灵安领进宫了,好一段时rì没和阿哥好好处处了。呵呵...阿哥想灵安哥了吧?行!舅母下回一定带你灵安哥进宫陪你。皇后姐姐,你说皇上英明决断,姐姐又美貌聪慧,七阿哥能不出众嘛!这啊,是龙生龙,凤生凤。”漪秀笑得很开怀。毕竟七阿哥的优秀,富察家也跟着长脸。

    “呵呵..好了,你们那,也别竟夸赞永琮,虽然聪明有余,但要戒骄戒躁。”富察氏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看着永琮的脸满是溺

    永琮背完就跑到额娘的软榻,两三下就爬了上去,调皮的眨着眼睛问道:“额娘,儿子背的可好?”

    “嗯,永琮要继续好好学习,不可懈怠。将来要做个像阿玛一样顶天立地的人,好吗?”

    “嗯,儿子要像阿玛学习.....”还没等永琮说完,就听哈哈的大笑声传进内,乾隆踱步进来。边走便问:“哈哈....谁要像朕学习啊?”

    永琮立刻跳下软榻,奔到乾隆面前,甩了甩衣袖,单膝跪地请安:“儿子给阿玛请安,祝阿玛体康泰!”富察氏、漪秀和林常在都起请安:“臣妾(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

    “哈哈,都起来吧,自家人,不讲虚礼。”乾隆笑着坐到软榻上,指着众人一并坐下。

    “是!”

    “嗻!”永琮说完一本正经的站着乾隆面前。乾隆看到自己的子很是上进,欢喜不得了,变有心再要考校一番,

    “会背只是粗浅功夫,刚才那首《游子吟》知道意思吗?”

    “嗯,儿子晓得。”永琮一看乾隆友谊要考较自己,自己也不能怂了,起码得给乾隆面前露露脸,人不能傲但也不能怂。

    “这首诗是讲慈祥的母亲手里把着针线,为即将远游的孩子赶制新衣。临行时她忙着缝儿子远征的衣服,又担心孩子此去难得回归。谁能说像萱草的那点孝心,可报答chūn晖般的慈母恩惠?就像是额娘对儿子的护一样。”永琮回答的很工整。

    “阿玛,儿子感觉这首诗其实还是不很好?”永琮想了想,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哦?古代先贤的诗句怎么会不好?”乾隆很惊讶永琮的疑问,故意板着脸问道。

    “儿子觉得母亲的自是不一般,生不易养亦不易,但是要是没有父亲的后天教导和关,作为孩子,即使生而圣,但是不一定能长为贤。故此,儿子认为母亲和父亲一样伟大,一样要赞颂!”

    哦?乾隆听了自己儿子的言论着实新奇不已,以前听着称颂至孝侍母作诗而流芳千古,没听过称赞父亲;自古以来,都是父严子顺,哪里有几个是父亲和儿子与母亲和儿子处的那般好。听了这些不由的眼前一亮,

    “说的不无道理,这些是都谁说的?”乾隆以为背后有人教的。

    “儿子只是读诗的体会,就像是额娘疼儿子,阿玛不也是疼惜儿子么?阿玛和额娘是天下间最好的父母,儿子要永远的伺候在阿玛和额娘的膝下。”永琮自己都感到自己说的很麻,但是作为上辈子孤儿,今生能得此父母,怎不是上天怜悯。说这些话也是出于真心。

    永琮说完,小腿蹭蹭跑到乾隆面前抱起乾隆的大腿(乾隆坐着,永琮个头只到膝盖),甜甜叫声:“阿玛!”

    刚才的一番话和这一声阿玛,把乾隆感动的哦,立马把永琮抱到自己腿上亲昵,这个儿子不枉自己这么疼,是个孝顺的孩子,看来嫡子倒是不同,与朕相似啊!看来朕以后要亲自调教自己的这个嫡子,若以后继承大清江山,辉煌也许会比朕的还要多,乾隆笑着心想。

    乾隆和众人又聊了聊,时间转眼就到了晚上。漪秀出了宫,乾隆看到了林常在那眉目含的样子,想想这些时rì也的确冷落了其他妃嫔,索xìng就摆驾延晖阁招林常在侍寝。

    富察氏不是妒妇,为一国之母,**之首,明白不能专宠。做到了怀博的女人,才能讨得皇帝长久的欢心。何况老天待她不薄,赐给他如此麟儿,还有何求。

    宫已经插栓,宫灯亮起,各寝宫也早已点烛火,通红的烛光把钟粹宫照的很亮,也许是累了,自从乾隆走了,永琮也没用晚膳,直接就倒在上迷糊着。富察氏看天黑透了,吩咐宫女给永琮沐浴做准备。只见永琮穿着小马褂躺在上,jīng神有些萎靡不振,。怕是白天来人多,闹的累着了。便轻轻走过去,坐在边,轻轻拍着永琮,

    “永琮,来,起来,额娘给你洗洗再睡.这样睡不舒服。”富察氏温柔的唤着。

    “额娘....儿子.....哈(打个哈欠)儿子......好困,儿子想睡了...”永琮还没说完就打瞌睡了。富察氏溺的笑了笑,唤宫女打来温水,给永琮擦了擦,就给盖好了锦被。自己洗漱完便蹑手蹑脚的进了被子,抱着心的永琮一起睡了。

    睡到半夜,永琮像是做了噩梦,半梦半醒之间,喊了起来。富察氏被惊醒,忙起安抚永琮,永琮眯着惺忪的睡眼,不舒服的拽着自己脖子间挂着的玉佩。

    “额娘,勒死我了,我不要带了,有坏人要勒死我....额娘,帮儿子拿下来啊!”永琮一边拽一边手脚瞪着锦被,富察氏看着儿子这样,登时慌了,一边帮儿子解脖子上的玉佩一边安慰:“永琮乖啊,额娘给你拿下来啊,乖,别急啊!”所谓手忙脚乱就是形容这时,永琮迷糊之间蹬踹着,富察氏害怕嘞到儿子,一时间也没解下来。

    “额娘,我有点痒...额...娘,我冷...我勒的慌...”永琮不像刚才那样拼命踢蹬了,好像是没了力气。怎么这么冷呢?浑像打摆子一样。是不是感冒了?!脖子那里好勒啊,额娘为什么不帮我拿下去呢,额娘.....永琮越来越冷,最后牙齿不住打颤。富察氏看到永琮脸sè不对,开始面泛cháo红,牙齿还在不住的打颤,立刻把手放在永琮的额头上。

    天哪!怎么这么烫!滚烫的额头像火一般把富察氏的手烫到了,真的慌了。打永琮落地至今还没有生病过,今儿和往常一样,怎么就突然莫名发病了?

    “永琮!永琮!额娘的乖儿子,听见额娘的话了么?”富察氏抱着永琮紧张的问。

    “xx**……”永琮开始说胡话了。

    “不!没事的!额娘在,永琮不怕!”已经失去过一个儿子的她现在心里生出了恐惧,生怕上天会收回这个孩子。富察氏紧紧把永琮抱在怀里,冲着外歇斯底里的尖声叫着:来人....宣御医!!找御医!!!...”

    一群宫女和太监听到皇后的喊声冲进来,看见皇后抱着永琮,知道大事不好。立马蒙住了,刘金上前看了看皇后怀里的永琮,立马缓过神来,指挥着:“你们三个,快去找御医!全部找来!

    “你们几个去延晖阁奏报皇上.”

    “还有你,你去点亮烛火,越亮越好.....”

    虽然刘金指挥着,钟粹宫还是乱作一团,恍如白昼的宫,来往的人群仿佛在富察氏的眼里静止了般,她的眼里现在只有永琮,她的儿子。而这时的永琮呼吸急促起来......

    yù知后事.........嘿嘿.......请看下章!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